3年前 (2018-09-29)  益母草的功效 |   抢沙发  5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疼!”白语瑶推着靳天寒的胸口,满脸惨白,“靳天寒,你停下,我疼!”
靳天寒用力压住她的身体,表情狰狞道:“被我上,你就疼,被其他男人上的时候,你就爽?白语瑶,你就这么不喜欢被我碰?”
说到这里,靳天寒不由想起许思思给他看的那个视频。
视频里的白语瑶,喘息娇软,下贱放浪,跟她平时那正经虚伪的样子,天差地别!
这个女人,就是这么会做戏!
骗了他一年多,亏得他曾经,还想过就这样,跟她度过一生!
可到头来,一切就只是个笑话!
这个女人,无数次出轨,连孩子,都可能不是他亲生的!
想到这里,靳天寒的动作,就止不住的粗鲁凶狠。
白语瑶没有子宫,根本不能做这种事情,下身被撕裂了,温热的鲜血流了出来,靳天寒每动一下,就是钻心刺骨的疼。
疼得她眼前发黑,再没了挣扎的力气,如同尸体一样,僵硬的绷着身体,忍受所有的剧疼。
“白语瑶,你给我反应!”靳天寒不满,掐着她的下巴,羞辱的拍打她的脸,“给我叫,就像你在其他男人身下那样,给我大声的叫!”
白语瑶嘴唇颤抖,连喊疼的力气,都没有……
靳天寒越看她死板的样子,就越是暴怒。
干脆抓着她的身体,压在昏睡的林墨轩身边,狠狠动作。
白语瑶的脸,几乎撞到了林墨轩的头。
她忍受不住,惊恐的尖叫起来。
“靳天寒,你不要在这里!放开我!”
她挣扎起来,手掌不可避免的推到了林墨轩的身体,加上靳天寒大力撞击的力度,整张病床,都在摇晃。
林墨轩昏迷的身体,更是摇摇欲坠,几乎跌下。
白雅瑶又不得不伸手,扶住林墨轩。
靳天寒将她所有的在意,尽收眼底。
怒火越烧越旺,他抓过白语瑶的手臂,反扣在她背后,不让她触碰林墨轩。
白语瑶低叫不停,被逼出了眼泪,为了避免撞到林墨轩的身体,她用力往后绷起身,那动作看着,就像是在迎合。
靳天寒另一手掐住她的腰,嘲讽道:“有感觉了?没了子宫,还能爽,白语瑶,你可真够贱的啊!”
白语瑶咬紧嘴唇,连摇头的精力都没有了,浑身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忍耐疼痛和稳住身体上。
这酷刑一样的事情,好不容易,终于结束。
靳天寒抽身而退,扔开了白语瑶。
顾不得凌乱的衣衫和下身的疼痛,白语瑶第一时间,抱住了林墨轩几乎掉落的身体,挪回到床中间,同时检查他的身体。
靳天寒阴沉的面色,刚平息了几分怒火又涌上来,他一步上前,抓着白语瑶的头发,一把将她扯翻在地上。
“白语瑶,明天就是期限的最后一天,孩子,现在在哪儿?”
白语瑶跪趴在地上,腿间还在涌着鲜血,打湿她雪白的纤长双腿,惨烈,又凄美。
“墨轩还没有醒过来,只有他才知道,孩子在哪儿……”
靳天寒冷笑,眼神阴凉漆黑:“别给我找那些借口,明天,我若还是没有看到孩子,那林墨轩,就别想留着全尸!”
靳天寒说完,狠狠的摔门而去。
巨大的关门声,震得白语瑶心口又是一疼。
她闭了闭眼睛,却再哭不出来,而是扶着床沿,艰难的起身。
想去浴室,清洗自己满是液体的腿间。
刚站起身时,床上的林墨轩,忽然动了动手指。
白语瑶登时一喜,急忙拉住他的手:“墨轩,你醒了吗?”
林墨轩眼球不断转动,睫毛颤了颤,终于,缓缓睁开……“墨轩,你怎么样?”白语瑶握紧他的手指,着急又担心。
林墨轩费力的张了张唇,想要说话,却只能发出虚弱的气音。
“我去给你叫医生!”白语瑶刚转身要出去,就又见病房门口,来了另一个,不速之客。
是许思思。
“你来干什么?”白语瑶登时警惕,戒备的盯着那明显来者不善的女人。
许思思关上病房门,踩着高跟鞋,慢悠悠的走近。
“我倒是没想到,一个没了子宫,又被毁了容的贱女人,还能勾引男人。”她盯着白语瑶脖子和锁骨的暧昧痕迹,无比嫉恨。
尽管明面上,她才是靳天寒最关心,最重视的女人,但靳天寒,却从不碰她。
之前,她甚至试过脱光了钻进靳天寒的床里,却还是被他冷漠的拒绝,她甚至发现,他连反应,都没有。
可这个女人,不仅嫁给了靳天寒,还在失去了子宫后,继续跟他发生了关系。
这让许思思,怎么不嫉妒!
“那是靳天寒有病!”想起刚刚那场酷刑,白语瑶身体仍旧阵阵疼痛,“许思思,你过来,到底想干什么?”
许思思冷笑:“当然是来,看看你和墨轩啊。”
她扫了一眼刚睁开眼睛,还不能说话的林墨轩,勾唇妩媚的笑了起来:“哟,竟然醒了呢,那接下来,是不是该说说,孩子的事情了?”
听她提起孩子,白语瑶顿时紧张:“你要干嘛,别想动我孩子!那是靳天寒的亲生骨肉!”
许思思一脸不以为然:“我知道是啊,我刚做完DNA检测。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你那个孩子,是我掉的包。林墨轩,根本不知道。”
白语瑶猛然一愣:“你什么意思?”
许思思走到白语瑶的面前,玩味的盯着她那惨白狼狈的脸,慢慢说道:“我的意思是,你的孩子,现在在我手里。”
“你想对我孩子做什么!”白语瑶几乎癫狂,扑过去抓住了许思思的手臂,“把我的孩子还给我!许思思,你若是敢伤害他,我就跟你拼了!”
许思思一挥金属的假肢,鞭子似的打在白语瑶的脸上,将身体虚软的她,直接掀翻。
“跟我拼了?白语瑶,你现在什么都没有,拿什么跟我拼?”她冷笑,又走到了林墨轩的面前,眼神狠毒。
“你别动墨轩!”白语瑶预感到危险,撑起身体扑过去,急忙将许思思一把推开。
也不知是不是许思思猝不及防,竟真的被推翻在地,一头撞到墙壁上。
而床上的林墨轩,忽然反常的撑大了眼睛,原本苍白的脸色,更是诡异的涨红成了猪肝色,嘴巴大张,好似喘不过气了。
“墨轩,你怎么了?”白语瑶吓了一跳,急忙按下急救铃,“墨轩,你别吓我,你千万不要出事!”
两秒之后,林墨轩涨红的脸色,又突兀的褪成青白色,整个身体都像是过了电一样,颤抖起来。
“墨轩!”白语瑶被吓得哭了起来,茫然无措,便本能的压住林墨轩颤抖的肢体,口中不断大喊医生。
林墨轩的颤抖,渐渐停下了。
同样停止的,还有他的呼吸和心跳。
白语瑶大脑有些空白,仍旧紧压在林墨轩的身体上,忘记了反应。
医生终于赶到,看到白语瑶此刻的动作,急忙喊道:“别压在病人身体上,他胸口刚做了手术,这样压迫,会导致二次出血!”
白语瑶回过神,急忙起身。
医生两步冲来,匆匆检查林墨轩的状况,表情也随之越来越沉重,最后遗憾摇摇头道:“抱歉,病人已经过世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gongxiao/46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