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 (2018-10-31)  益母草颗粒 |   抢沙发  22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靳天寒,这个孩子其实……”
“其实根本不是你的!”一道娇软的女声,突兀的插了进来,打断白语瑶。
来人,就是许思思。
她穿着露肩的长裙,露出的整个右臂,都是金属的假肢,面色苍白,踩着高跟鞋,走到靳天寒的身边。
“天寒,这个孩子,本来就不是你的,她一直藏着孩子,不敢让你发现,就是因为如此。”许思思低声道,“当初我亲耳听见她跟林墨轩打电话,承认了孩子非你亲生,还求许墨轩想办法,帮她藏起孩子……所以,就算你真的去做了DNA检测,也注定只能失望……”
靳天寒刚刚恢复了几分柔和的表情,再度阴冷起来。
“白语瑶,真是这样吗?这个孩子,根本不是我的?”
白语瑶急忙道:“这个孩子的确不是你的,你跟我的孩子,还藏在外面!”
她往前走了两步,迫切道:“但你相信我,我当初真的没有出轨!生下来的那个孩子,真的是你的亲骨肉!”
靳天寒皱眉,许思思先一步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天寒的孩子,到底在哪儿?你把他找出来。”
白语瑶又哑口了,那个孩子被藏到那里去了,要问林墨轩才知道。
“我……我不知道……”
靳天寒陡然冷笑,抱着的孩子的动作,再无丝毫温柔:“白语瑶,你果真是,从头到尾,都在骗我。”
“我没有!”白语瑶失声解释,“我真的没有!孩子当真是你的,只是被墨轩藏起来了,只要他醒来,马上就能问到孩子的下落!到时候你大可去做DNA对比!若孩子不是你的,我,墨轩,还有孩子,全都任凭你处置!”
她神色凄惨却又认真,抬手发誓道:“我发誓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要不然我不得好死!”
靳天寒随手将孩子扔给一旁的保镖,点头,冷厉道:“好,白语瑶,我就再给你一周的时间。一周之后,你交不出孩子,我就缝了你那张满口谎言的嘴!”
许思思眸子一转,闪过几抹深色,随即又轻声问道:“那这个孩子现在怎么处置?”
靳天寒看也不看,直接往外走:“扔了。”
白语瑶心软,急忙道:“不能扔!靳天寒,这个孩子跟所有的事情都没关系,他完全是无辜的……”
“无辜?”靳天寒停下脚步,用力的狠狠盯着白语瑶的眼睛,“凡是跟你有关的人,全都不配说无辜!把这个孩子,给我扔到最乱的街区里去!白语瑶,你若是想救,那就自己去找!”
A市最乱的街区,那里到处都是进过监狱的劳改犯,也是贩卖人口,器官,还有毒品者的聚集地。
这个孩子若是被丢进了那里,哪还会有什么好下场?
许思思勾了勾唇,挽上靳天寒的手臂,假意道:“天寒,还是放了那孩子吧……毕竟……”
“没有毕竟。”靳天寒直接打断,“要怪就怪他运气不好,遇见了白语瑶……”
他头也不回,快步离开,许思思连忙追上去,一边询问他腹部的伤势如何,一边紧跟着走远。
而留下的保镖,果真抱着孩子,往车里走,白语瑶冲过去想要阻止,却被保镖一把推开。
车子随即发动,开走。
白语瑶拼命追,可双腿难抵四轮,车尾渐渐开远,消失在视野里。
浑身力气用尽,白语瑶无力的跌坐在公路边上,泣不成声。
靳天寒,你真狠!
在街边坐了半个小时后,她不得不暂且放下孩子的事情,马不停蹄的赶去了医院。
林墨轩还在抢救,生死未卜……
他一定不能死,要不然,她就永远不会知道孩子的下落,过去的那些误会,也永远都不能解开……林墨轩的手术,一直做到深夜,终于结束了。
他的命虽然保住了,但医生却并不乐观的告知白语瑶,林墨轩受伤后大量失血,导致了他脑部重度缺氧,所以他极有可能,会成为永远醒不过来的植物人。
白语瑶听得眼前发黑,身体一阵摇晃,艰难稳住身体。
她还是害了林墨轩……
白语瑶在医院寸步不离的守了整整六天,林墨轩始终昏迷,没有半点要苏醒的样子。
眼看着靳天寒给的一周时间,就要到期限了,孩子却仍旧下落不明,白语瑶心急如焚,熬得两眼通红,面颊消瘦。
她趴在床边,握着林墨轩的手,不断低语呼唤,乞求林墨轩能醒过来。
只要他说了孩子的下落,然后证实孩子与靳天寒的血缘关系,那他们就全都能解脱了……
“所以,墨轩,你必须要醒来。”白语瑶额头抵在林墨轩手背上,喃喃道,“只要你醒来,我就跟你走。去哪里都可以,就算是嫁给你,我也愿意……墨轩,你快醒来吧,我求你了……”
这两年,她连累了太多人,不能眼睁睁看着林墨轩这样永远躺下去。
“你快醒来吧,若你醒了,我们就厮守一生,以后我绝不主动离开……”
这是她欠他的,应该用一辈子来还。
“砰——”病房的门,忽然被人一脚,粗暴踢开,靳天寒高挑挺拔的身形,忽而出现在门口。
“白语瑶,你刚刚,说什么!”
跟林墨轩一生厮守,不离不弃?
白语瑶惊吓的回头,眸光警惕的盯着他:“靳天寒,你怎么来了?”
明天才是一周的最后期限,他怎么会现在过来?
又要折磨她吗?
白语瑶脸色登时惨白,后背冷汗涔涔,下意识的挡在林墨轩的身前。
这个无意识的小动作,却让靳天寒的表情,愈发阴寒漆黑。
“白语瑶,你还真是下贱。”他迈开长腿,步步逼近。
白语瑶绷紧后背,抖着声音道:“靳天寒,你想干什么?别靠近我!”
每次他一靠近,就会狠狠折磨她。
靳天寒眼神锐利,大手,大力的狠狠扣住白语瑶的手臂,将她扯到面前,俯身逼近,鼻尖几乎相贴。
“白语瑶,你就这么喜欢林墨轩?厮守一生,这种承若,你这放浪的身体,做得到吗?”他说着,用力一推,将她压在墙壁上。
强壮高热的身体,紧紧贴在白语瑶柔软的身上,体温交融,却只让白语瑶觉得恐惧和害怕。
“放开我!”她挣扎起来,拼命推拒,“靳天寒,你离我远点!”
她那点力气,在靳天寒眼里,根本不足为惧。
手往下一伸,直接扯开了她的裙子。
白语瑶尖叫了一声,使劲阻止靳天寒的手,却毫无作用。
他的身体,仍旧嵌入了白语瑶的腿间。
“不知道没有了子宫的你,干起来,又是什么滋味。”他解开了皮带,分开白语瑶的双腿。
白语瑶耻辱恐惧,不顾一切的放声尖叫。
她如今早已不算是正常的女人,也根本不能正常的与人做那种事情。
靳天寒明明知道,却还是要这样强上她,目的不过是羞辱她。
当着昏迷的林墨轩的面,狠狠的侮辱她。
不管她怎么奋力挣扎,靳天寒还是刺入了她的身体。
强烈的疼痛,让白语瑶的脸上,瞬间褪尽血色,疼痛让她颤抖,让她连叫都叫不出声。
靳天寒掐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扭过去,面对着林墨轩。
“你喜欢的男人,就在一旁躺着呢,白语瑶。”他嘲讽开口,字字尖锐,“当着他的面,被我上,什么感觉?你天生下贱,是不是觉得很爽?嗯?”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keli/79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