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NP虐文里;乳汁小说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一章

“小徐宗主?”

看到了前方小徐宗主的背影时,方寸心间微微紧,又缓缓松开。

找到了!

这一次来炼魔渊,本来就是为了寻找小徐宗主,但因为小徐宗主过来的时日已经不短,所以方寸也不知道,小徐宗主是否已经在这段时间里,丢了性命。心里说不担心是假的,不过,好在这一行也算顺利,居然只是过来的当天,便已经找到了小徐宗主的下落……

不过方寸没有急于表现出什么,而是静静的在这群人身后坐了下来。

看起来,他就真像是一位极有底气的“将首”,认真与这些同僚坐在了一起。

心里,正在慢慢的思索着整体的计划。

虽然已经找到了小徐宗主,但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小徐宗主如今是个什么状态,还愿不愿意跟自己走?

如果他也像这个殿里的其他人一样,体内已经生出了“魔”,自己又该如何帮他?

最关键的是,如今的自己,有没有足够的实力,直接带他离开?“

……

……

心里默默想着这些问题,方寸倒是缓缓稳定了自己的心神。

这个地方很古怪。

无论是先前一个大殿里,那些给予别人传度的魔像,还是如今这个大殿里,那些沉默的盘坐,数量过百,看着那面空空荡荡的墙壁的炼气士,都能够让方寸感受到一点儿威胁……

威胁不大,只是一点儿。

但当这些只有一点儿威胁的人加起来时,又会如何?

毕竟,这里可是神秘莫测的炼魔渊。

方寸如今的修为不低,仙境之下,难逢敌手,但炼魔渊,却是与前朝大幽有着密切关系的,谁知道这个地方究竟有着多深的底蕴,传说中,大夏立国之时,便已经将大幽仙境大炼气士,杀的杀,镇得镇,降伏的降伏,但谁也说不准,是否还有一两个仙境高手隐藏其中。

冒然动手,倒有可能阴沟里翻了船。

如此想着时,方寸不急不忙,决定再观察片刻。

而也在他打定了这个主意,这一方大殿里,幽幽响起了一个声音:“传承至道,天地鸿蒙,吾为神族,至诚动天,参宇宙之奥秘,悟神魂之幽微,独断乾韩,吾意不灭……”

在这个声音响起时,所有在这个大殿里盘坐的人,皆微微一扬身子。

可以感觉到,他们的神魂,都在飞快的运转,法力也变得极为深沉,而比较奇怪的地方则在于,这个大殿里坐了这么多的人,但他们各自运转法力,催动神识,却又互不影响,倒是使得这个大殿里,出现了一种异样的圆融,一种犹如整体一般的,异常纯净的意识。

“他们是在悟道?”

方寸心里,顿时有了些许的领悟,而后目光变得幽深。

他明白那个声音,是在讲什么了。

那竟是某个存在,正在讲道。

这大殿里的人,看起来都像是失去了意识一般的木讷,但实际上,却是各自将神魂催动到了最佳的状态,每听到一句经文,便立刻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去参悟,领会其中奥秘。

就连前面盘坐的小徐宗主,也同样如此。

“魔道!”

方寸听到那句经文之后的一瞬,心里便已经有了答案。

那经文看似正常,但实则充满了执念与欲望,乃是最标准的魔道。

魔道与仙道之间,最大的区别,便在于执念。

只是,倘若境界不到,两者是区分不出来的,反而将魔念当我念。

将魔经当仙经。

发现了这一点的方寸,自然对此经嗤之以鼻。

不过,紧接着他就发现,在这大殿的幽深处,好像有数道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些目光,带着怀疑、审视,以及期待。

这使得方寸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如今整个大殿里,所有人在听到了那经义之时,便立刻催动了所有的神魂与参悟,消化,倒是惟有自己一点动静没有,倒显得自己有些特殊了,内心里斟酌了一下,觉得自己这时候还是稳上一手比较好,所以他便也缓缓做出了参悟状。

一时寂寂无声,像极了前一世全是尖子生的课堂。

那讲经魔道经义的声音,每过一会,或是半个时辰,或是三两时辰,都会响起一声。

而每响起一声,大殿里,便皆是参悟之相。

方寸本来计划着,要看他们什么时候才会起身,或是生出别样的变化,这样,自己就可以靠近小徐宗主,确定一下他如今的状态是什么样的,也好决定究竟该如何帮他。

但没想到,这经一传就是数日,期间居然一点变化也没有。

所有的人,都是如痴如醉,参悟着这道魔经。

而方寸,也从一开始的嗤之以鼻,渐渐听了进去,初一开始,他是以一种审视而抱有敌意的态度去听,自然不屑一故,只是装作了在认真参悟的样子,但细细听过之后,倒也有几句经义,打动了他,让他意识到,原来这魔道的经义之中,甚至也是蕴含着大道理的……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二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

文学

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三章

“此去崖山,太过危险?”

走到小区楼下,赵父突然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儿子。

看着眉头已然拧起的父亲,赵阳微微一笑道:“虽然有些风险,但并不太危险!”

“只不过,毕竟我一去崖山,至少便是数月不能归家;还是要多做些准备才好!”

赵父脸色稍好,缓声地道:“有喻统领还不够?”

“不太够!”

赵阳摇了摇头,道:“就算是二统领也还不太够!”

“难不成还要最高议团成员不成?”瞧着儿子那断然摇头的模样,赵父忍不住地笑道。

“最高议团成员也不够啊!”赵阳叹了口气,道:“毕竟不是咱们自家人!”

听着这话,赵父哑然失笑,但旋即便回过神来,道:“这话倒是有些道理!”

“这次冒险这番施为,自然也是为了打出名气去!”

“不论是何世道,医者都是不可缺少的;就有若今日那位孙医师,虽然并非觉醒者,但依然受到所有人的重视。爸,你现在实力已然足够,在外城也有些名气,但这名气却还不够!”

“有今日这一出,虽然其中有我一份力,但你这名气却是顺利打出去了!天命医者,加上孙医师的邀请,只要再顺利展现几番身手,那么在这新山城内,便将安然无忧!”

“就算我不在,有喻统领他们的照看,这新山城内,敢打咱们家主意的也就不多了!我也能安心去崖山村了!”

“唉……”

赵父轻叹了口气,看着满脸笑容的儿子,只是道:“为了这个家,真是苦了你了!”

“哪有,我们一家人,都要好好的才好……苦一点又算什么……”

大年初七,城卫大楼举行了一场小型的授勋仪式。

被授勋的只有三个人,参与授勋的也只有两个人,观礼的人不过十余人,正儿八经的是小型仪式。

站在最中间的赵阳,肩头之上,两根纹着金线的杠上,两枚指头大小的金星正闪闪发亮。

旁边的金云娜和许南相两人肩头都是两杠一星。

看着自己肩头的两杠一星,许南相忍不住地看了看旁边的赵阳,眼中略微地闪过了一丝不甘,但却不敢有任何的表现。

因为站在他们对面的,正式最高议团成员,城卫大统领刘峰。

“从现在,你们都为我城

文学

卫一员;不管你们以后,将在哪个系统,但在这此前,都需牢记你们自己的身份,不可给我城卫丢脸!”

“是!”

三人肃然敬礼道。

一身黑色礼服的刘峰,轻轻地抬手回礼,然后转身缓步离去。

只剩下喻强锋站立在一旁,看着三人,道:“尔等已然是我军所属,今奉令出发执行任务,当小心谨慎,不骄不馁!出发!”

“是!”

三人再次敬礼,看了一眼那边观礼的家属们,没有时间上前告别,俯身从身后拿起自己的背包背上,转身大步朝着旁边的通道离去。

只剩下十余位观礼的父母们,一个个不舍地看着那边熟悉的背影离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