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第二章

“快走,快走。”

一回去,孟绍原立刻迫不及待说道。

李之峰跟着他的时间长了,当然知道他的心意。

这骗来的人,能不赶紧跑了?

被受害者发现了怎么办?

再说了,铁血卫士团伤亡如此惨重,好不容易补充进了二十个人,他这个队长能不乐意?

“怎么了?”

还没来得及歇口气,便要立刻出发,徐乐生也是大惑不解。

“去上海。”

“去上海?”徐乐生一怔:“怎么要去上海了?我和陈师长汇报一下。”

“徐乐生。”李之峰面色一沉:“你们陈师长说了,一切以孟处长的命令为准,否则军法从事!”

“是,立刻出发!”

徐乐生大声回答道。

那边,孟绍原已经急不可耐的叫出了吴静怡和虞雁楚:

“快走,快走,晚了就来不及了。”

吴静怡一看忽然多出来的二十个人,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少爷,你真是走到哪骗到哪啊。”

路过李之峰身边的时候,吴静怡忽然一声冷笑。

这一笑,吓得李之峰差点站立不住。

……

“报告师长,孟处长带着所有的人全都走了。”

“走了?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

“去哪了?”

“不知道,这是他留给你的信。”

陈德法接过信一看,脸色顿时变了。

这是孟绍原留给陈德法的信:

“陈师长,兄弟这次是真正对不住你了。兄弟的卫队在镇海全拼空了,兄弟得补充人手啊,问你陈师长借的人,全都带到上海去了。你放心,兄弟是个守信用的人,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等待抗战胜利之日,兄弟一定完璧归赵。”

陈德法整个人都懵了。

这唱的是哪出戏?

这是……

骗啊!

他妈的自己遇到骗子了!

陈德法呆若木鸡。

他哪里会想到一个血战侯家村的大英雄,居然还是一个大骗子?

“追,给我追回来!”

“师长,都走了一天了,恐怕追不回来了吧?”

“给我接军部!”陈德法气急败坏:“他妈的,我要找戴笠理论,骗到老子头上来了!”

说完,他看着上海方向,狠狠“啐”了一口:

“孟绍原,你这个狗东西,你就是个狗特务!”

……

孟绍原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陈德法在骂我,你们信不。”

“你还好意思说?”吴静怡给了他一个白眼:“你就等着打官司吧。”

“我怕打官司?我就不是孟绍原了。”

“也是,谁能比你无赖?”

孟绍原笑嘻嘻的把李之峰叫了过来:“我说李之峰啊,你和他们说过没有啊?”

“大概情况说了一下。”李之峰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大多都不是太乐意。”

这也在孟绍原的意料之中,当初把李之峰这批人拐骗来,他们不是一样也不乐意:“休息会,把他们召集起来,本长官要给他们开会。”

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第三章

外面的助教有人喊道:“弄死他!”

贾平安按着刀柄,外面,包东等人在靠近。

那人喊道:“上啊!”

可没人上前。

一群懦夫!

贾平安拿起铁棍,用锤子敲击铁套,可却纹丝不动。

“铁套冷却后会缩,于是箍死了铁棍,这便是热胀冷缩,但凡是铁匠就没有不知道的。但他们却不知道原理。而物理就是在分析研究这些道理。”

“武阳侯,这是为何?”

有学生问道。

这个捧哏不错。

贾平安说道:“新学认为,每一种物质都是由细小到肉眼无法看到的东西组成。咱们看着苍蝇觉着不怎样,可把苍蝇捉了来,凑拢一看,会发现苍蝇的身上有许多细微的东西……但若是有东西能再细看呢?人类最大的错误就是以为自己的眼睛能看到世间最细微的东西。”

“那些细微的东西组成了铁,无数铁被打造成了铁套,给铁套加热时,里面那些细微的东西在动,越动越大……最后铁棍就能轻松穿过去。”

“这不是虚无缥缈的什么做人的道理,而是对国计民生大有好处的东西。”贾平安说道:“你等想想,若是用铁棍和铁套来做大车的轴和套子如何?”

一个学生欢喜的道:“我想到了,若是如此,铁套和铁棍冷却后就会牢牢的贴住,如此自然稳当。”

“妙啊!”

贾平安侧身看着那些助教,“谁能和贾某论道?”

“别弄什么做人的道理。”贾平安真的厌烦了这些人,“整日就琢磨这些,于国何益?做人做人,头发都白了还在琢磨如何做人,到了棺材里还在琢磨着如何做人……

诸位,醒一醒,这世间不太平,你等想着如何做人,吐蕃、突厥、高丽……他们在琢磨着如何杀人!你等琢磨一辈子做人的道理,谁在保护你等?”

若是百家并行存在,这个大唐会是什么样?

墨家打造工业,纵横家琢磨外交……

每一门学问都有自己的存在理由,而儒学就特娘的敢吹逼,说自己包打天下!

贾平安一字一吐的道:“就在你等孜孜不倦琢磨着如何做人时,农户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缴纳的粮食养活了你等。

那些将士抛头颅,洒热血在保护你等……

贾某并非反对琢磨这些,只是想告诉你等,世间诸多豺狼,若是琢磨做人的道理能让豺狼束手也就罢了,可能让豺狼束手的唯有刀枪。

可如何能让刀枪更锋利?这是杂学。如何能打胜仗,这也是杂学……如何能增收,这是杂学,如何能让建筑更加固,这同样是杂学。”

贾平安深吸一口气,喝骂道:“就是你等最看不起的学问在养活你等,在保护你等。你们特娘的被保护的最好,被养的最胖。

做人要有良心吧,可你等一边吃的脑满肠肥,坐在家中安然无恙,一边却在鄙夷着这些保护你等的学问和人,你们特娘的是豕吗?豕每日看到主人家拎着木桶来了都知晓叫唤,若是叫骂一个试试?可你等就敢叫骂!”

“这是什么?”贾平安骂道“这是无耻!”

他走下讲台,缓缓出去。

包东刚想动,一群学生冲了过来,挡在贾平安的身前。

“让路!”韩玮冷冷的道。

“你……”肖立脸颊颤抖。

“请让路!”

学生们自发的为贾平安开道。

……

“陛下。”

王忠良进来,“国子监祭酒肖博求见。”

“何事?”

李治抬头。

边上的宫女上前,递上了手巾。

在冰水里浸泡过的手

文学

巾捂在额头上,顿时一阵轻松。

王忠良去打听了一番。

“陛下,贾平安大闹国子监,一番话激怒了诸多助教,如今国子监群情激昂……”

“他有这般大的本事?”

李治倒也好奇,“他说了什么?”

这个皇帝不喜欢儒学,但终归儒学是这个大唐的根基。

“……他还说农户耕种养活了那些人,将士们浴血奋战保护了那些人,可……”

“可什么?”李治真心不喜欢儒学,但却也知道儒学对帝王的辅助作用。

“嗯!”

李治只是轻哼,王忠良却身体一震,“他说杂学能增收,能让将士们打胜仗……如此儒学就不该吃着杂学弄的粮食,被杂学保护着……却叫骂杂学。他还说……”

“他还把那些人比作是了豕,不,说连豕都不如,豕在主人喂食时还知晓献媚,那些人只知晓叫骂。”

李治沉默。

王忠良心想贾平安这下算是彻底的激怒了国子监,接下来就会引来狂风暴雨。

陛下也会愤怒吧。

李治突然笑了。

“前汉时儒生只是在御座之下献媚之辈,后来学儒学的多了,为儒学说话的人也多了,于是渐渐出头。所谓废黜百家就是这个意思,你只能学儒学。”

李治惬意的道:“朕看重的是能吏,而非什么自称的大儒。朕看过许多大儒,说起儒学来滔滔不绝,可做事却一事无成。看看那些臣子,但凡有本事的,谁会一心抱着儒学不放?”

王忠良想了想,还真是。

比如说李勣,比如说当年的李靖……

“那些世家门阀学问传家,可那是什么学问?若是儒学传家早就灰飞烟灭……世家门阀的学问让人垂涎的地方就在于做事的法子,以及如何为官的经验。所以他们的子弟一出来就能出类拔萃……别人还在琢磨如何做官,如何做事时,他们早已轻车熟路了。”

李治突然笑了笑,颇为轻蔑的道:“为何那些学问不能入儒学?皆因大多不足为外人道。那些人一边说着漂亮话,把自家打造成了君子,希望天下人都去学着他们的道理做那等安分守己的所谓君子,自家家传的学问却都是功利。

别人变老实了,他们却不老实……这个天下,终究是老实人吃亏,不老实的反而扶摇直上。”

是啊!

王忠良也心有戚戚焉,李治见了就问道:“你难道也有话说?”

王忠良感慨的道:“奴婢就是个老实人,幸而陛下仁厚,否则哪有奴婢今日的好日子。”

这个马屁不错,李治受了。

“贾平安……”李治沉吟着。

武阳侯这些话算是说到了陛下的心里头,该被赏赐吧?

王忠良暗自艳羡。

“朕记得滕王前日禀告,说吐蕃那边的生意越发的好了,可货物却不够,让贾平安去看看。”李治淡淡的道:“儒学朕看不上,新学朕也看不上,不管什么学问,能帮助大唐强盛的才是好学问。”

老实人王忠良耿直的道;“陛下,可有人说儒学能帮帝王治理天下呢!”

“治理天下?”李治的眼中多了讥诮,“所谓儒学助帝王治理天下,乃是武帝时弄的噱头,不过是想神话帝王罢了。哪些人传播那等帝王至高无上,天下人皆该低头的学问。天下人都低头了,自然就好治理了,帝王也无需担心有人造反……可黄巾之乱哪来的?汉末三国混战时,忠心何在?”

他哂然一笑,“皇帝喜欢用儒学来让天下人低

文学

头……朕却喜欢用疆土,用大唐的赫赫威名来让自己标榜青史!”

……

“货物不够?”

贾平安才将去了国子监砸场子,堪称是酣畅淋漓,结果回来就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任务。

人渣藤已经要疯了。

“缺酒!”

人渣藤兴奋的道:“去年冬季咱们走私了些酒水去吐蕃和高丽,那些人欢喜的不行,有多少要多少,可……”

“那就卖。”

贾平安觉得这不是事。

李元婴甩甩头,“先生,我也想卖,可没酒了。咱们这边搜罗了酒水走私,长安……先生你去平康坊看看,都有人叫骂了。”

那么牛逼?

走私这档子事儿贾平安没怎么关注,没想到竟然做大了。

他去了铁头酒肆。

“酒水涨价了。”

天气暖和了,许多多的蛇头又能看到了。

“他们说有人大批收购酒水,不知弄到了哪去。”

“有人喝酒厉害。”贾平安睁眼说瞎话,“那个……多多啊!回头我这边给你多弄些。”

许多多喜滋滋的道:“多谢武阳侯,若是如此,我这里的生意定然能压过他们。”

贾平安又去了苏家。

大舅兄苏能是卖酒的,正好了解情况。

“是涨价了。”苏能看着依旧是混社会的模样,“说是酒水好卖,可朝中干涉……说是长安粮食不够吃,限制酿酒。”

长安的粮食确实是不够吃,否则李治也不会拖带着家小去洛阳就食。

难怪李元婴对此束手无策。

“舅兄你如今都改头换面了,怎地还是游侠儿的模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