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5)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收起] 文章目录

妈妈的桃花源 第一章

“黄斑怪来了。”

“长得真丑。”

“你看他的脸,好恐怖啊。”

“他就是陈扬,那个怪物?这模样,还真是不敢让人恭维,虽说同学之间要互帮互助,要有爱,可这吓到我算谁的?”

……

海西省,中州市,云海高中校门口。

三三两两的同学不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目光时不时的看向不远的打印店。

此时正是夏季,天气炎热,多数人都已换上了凉爽的短袖短裤,即便如此,依然是满头大汗。

引人瞩目的是打印店门口,一青年却长袖长裤,即便汗水已经浸湿了后背,依旧未曾把袖子卷起来。

这青年正是人们口中的黄斑怪,陈扬。

只见他脸上有点点黄斑,有大有小,像是黄泥土黏在脸上一样。不仅如此,就连裸露出来的双手也一样。

面对周围怜悯又怪异的目光,以及那些不甚好听的话,陈扬早已见怪不怪,只能一笑而过,也不生气,若是几个月前,他或许会有些许反应,但现在已经习惯了。

自从那场交通事故后,他身上便陆续出现大小不一的黄斑,直至遍布全身,成为学校出名的丑八怪。

半年前,天森集团的一辆装载化工液体的车辆意外倾倒,恰好陈扬在一旁,幸运的是车辆没有砸到他,不幸的是车上一桶化工液体破裂溅了他一身。

一开始,陈扬并没有在意,可随着时间推移,身上逐渐出现黄斑。为此,他到市内最好的医院检查,也没有检查出问题,不管是吃药还是涂药膏,身上黄斑不见好转。

天森集团否认是化工液体的问题,像施舍乞丐般象征性赔偿几千元。

这半年来陈扬受尽冷眼和挖苦,性格愈发孤僻,学习受到影响,成绩一落千丈,在班上成绩

妈妈的桃花源|朋友的尤物人妻

几近垫底。

父母每日叹气,临近高考陈扬才幡然醒悟,奈何时间紧迫,要想半个月赶上进度,难!

高考无疑是个人生一次分岔路,高考成绩将决定是否能上大学以及学校的好与差。

父母从来是期盼陈扬能去一所好大学,奈何陈扬成绩一塌糊涂,注定要使父母失望透顶。

“老板,把这几份材料复印一下。”

陈扬摇头一叹,将手中的材料递给店老板复印,随后摸了摸手上的黄斑。

不知道为什么,近来几日,手臂上的黄斑逐渐出现灼热感,昨天甚至出现瘙痒的感觉,这让他有些担心。为了给他治疗,家里耗尽积蓄,并欠下上万债务,这个时候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病情加剧,因为家里实在负担不起。

但事与愿违,今早瘙痒感从手掌蔓延到双臂,整个早上陈扬在抓痒中度过。

下午瘙痒感再次转移,这次不再存在于表面,转移到皮肤下血肉中!

仿佛千万只蚂蚁在手臂内撕咬,那种感觉实在不好受。

现在瘙痒感似乎在消失,随之而来是阵阵的灼烧感,像是泡在80摄氏度的热水中。

以前身上除了长出黄斑,其余任何症状没有。

“难道病情要加重?有些病有较长的潜伏期……”陈扬微微变色,右手下意识扶在边上的桌子。

“同学小心,别被订书钉给扎到了。”老板随口提醒了句,桌子上有零散订书钉,供人装订使用。

身上的变化使陈扬心神不宁,经老板提醒,陈扬才发觉手掌摁到了订书钉。

订书钉恰好是开口向上,令陈扬感到奇怪的是,明明感到手心好像有东西扎进去了,但是并没有传来痛感。

一抬手,果然,有一排订书钉贴在手掌上。

陈扬翻过手掌,神情古怪。

订书钉半陷入手掌,上面没有见到任何血迹,并且手掌上的黄斑不知不觉中全消失了。

陈扬咬咬牙,把订书钉拔出,订书钉上没有沾染血色,伤口位置还十分诡谲,没有血,创伤部位显露出像是一粒粒紧密的黄沙,缓缓的蠕动。

那些黄沙快速聚合,伤口好似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什么情况?”陈扬彻底震惊,联想到半年前的事故,一瞬间想到了一对组合词。

基因突变?

这是唯一的解释,漫画、电影中没少出现。

而身上其余部位并无此情况,因此陈扬猜测只有双手暂时出现某种不为人知的突变。

“若是这样,是不是代表其他部位……”陈扬陷入沉思中。

这时一道声音打断了陈扬的思索。

“嘿,陈扬你也来打印复习资料吗?”

陈扬望去,几个熟悉的同学走了过来。

说话的人叫刘欣悦,在班上成绩不错,很是瞧不起成绩差劲的同学。

她的问话带着淡淡的不屑与嘲笑,似是高人一等。

陈扬微微点头,目光落在后头的少女脸上,学习委员苏瑾,同时是公认的校花!

苏瑾一脸清冷,五官精致美丽,皮肤白皙,秀发黑长,标准的东方美女。

身旁是高大帅气的班长孙皓,似乎是察觉到陈扬在大量自己心中的女神,眼里有一丝愠怒与嘲讽,同时有些好笑,心道癞蛤蟆也想登天,于是阴阳怪气的说道:“据我所知,陈同学在班上成绩垫底,临时抱佛脚似乎不太有用。”

陈扬默不作声,没有搭理对方,半年以来,这种冷嘲热讽他见多了,已经形成了免疫。这时候打印店老板把材料递了过来,向他收了十几块复印费。

“我看看你复印了哪些资料。”

见陈扬默不作声,旁边的刘欣悦心中有些不舒服,劈手夺过陈扬手中的资料。嫌弃的看了陈扬一眼,撇了撇嘴道:“近距离看更恶心啊,晚上要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了。”

孙皓见陈扬不搭理自己,心中本就有些生气,此时见刘欣悦这般嘲讽对方,感觉心中一阵舒畅,不禁一阵大笑,极为认同刘欣悦的说法。

二人的表现,让同来的苏瑾微微蹙眉,有些看不惯刘欣悦做法,然则两人是好友,不太好责怪对方。

刘欣悦把复印资料浏览了一遍,又给孙皓与苏瑾看了看,笑道:“这份资料知识面还算齐全,只是有些题目偏中等,你肯定看不懂,不要浪费时间,多背背语文课本,说不定能多拿点分数。”

孙皓亦是点头赞同道:“陈同学上次模拟考还被老师点名批评,连古诗词一半分数还拿不全。”

苏瑾把复印资料叠好还给陈扬,犹豫了下,柔声道:“还剩下半个月,你可以把基础知识点背牢,比如语文默写,英语单词,数理化公式,这些分数是比较好拿下的。”

相对于前两人,苏瑾语气柔和,声音悦耳,建议中肯,顿时令陈扬心生好感。

“谢谢你的建议。”陈扬有自知之明,知识点落下太多,剩下时日又少,只能从基础知识入手。

三人撇下陈扬去复印一份试卷,陈扬整理好手头上资料,按学科分类装订完毕才离开。

妈妈的桃花源 第二章

有人打架打输了喜欢找安慰,但李源不一样,他不承认自己打输了,虽然没有抓到老张作弊的证据,但他百分之百敢确定,老张一定是作弊了。

如此一来,自己就不能算输……

但是龙虎山那么多人在,他也不好让老张下不来台,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嗯?不对啊,这么仔细一想的话,老张该不会从一开始就抱着这个想法,为了预防被他开口质问,直接拉上一大帮人给自己站台吧?

好家伙,按照老张老谋深算,毒计百出的脑回路,这非常有可能啊!

妈了个巴子的,这场切磋从一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了啊!?

李源站在院子中,想到这里,直接呆滞住了。

好……好毒啊!

“师傅,在我心里,你还是最棒的!”黑炭儿赶回了院子,找到了李源,开口就是大声的安慰。

她想的可好了,就趁现在师傅意志消沉之际,用以体贴的安慰,趁虚而入!

这个机会把握住了,未必不能一举超越冯宝宝在师傅心里的地位。

“唉……黑炭儿啊,我告诉你,以后你大师伯无论让你干什么事情,切记小心警惕,再三防范!”

李源仰天长叹,道:“他太阴了!”

说好的老年热血番呢,怎么感觉热起来的就我一个?

黑炭儿看着自家师傅唉声叹气的模样,立刻开始脑补,并且脑补到位了,师傅承受不住失败的结果,一脸悲伤,而她用自己包容的胸怀,抱着师傅,抚摸着他的头发,说着让人暖心的话。

嘿嘿……嘿嘿嘿……

李源看着发出怪笑声的徒弟,一脸错愕。

好家伙,我输了,值得那么开心吗?

逆徒啊,你的孝心又被狗吃了吗?

李源没好气的轻轻弹了一下黑炭儿的额头,打断她的臆想,然后问道:“我和你师爷刚才那一场切磋,你有没有悟出了什么?”

“额……”

黑炭儿弱弱道:“没……没有。”

李源责

妈妈的桃花源|朋友的尤物人妻

骂道:“你看看你的那些个师哥,个个有所收获,你作为我的亲传弟子,怎么可以落后他们?”

黑炭儿:???

“师傅……他们都比我大多了。”

“他们也还比我大呢,年龄是问题吗?不,年龄从来都不是问题,问题只有当咱们不如人的时候,就要知耻而后勇,今日不如人,不代表永远不如人!”

以下,省略一万字口头教育。

黑炭儿直接被一通浓稠鸡汤给灌蒙了。

我在哪?我是谁?我在干什么?

黑炭儿看着李源一脸打了鸡血的样子,陷入了失望的沉默中。

这跟她想象中的剧本完全不一样啊,难得的机会,就这么丢失了?

好郁闷啊,感觉人生失去了意义。

李源看着黑炭儿这幅低落的模样,还以为是自己的话太重了,伤到了黑炭儿的自尊心。

“算了,我也不是非要你和我变得跟我一样,反正有我在,别人肯定欺负不了你们。”

李源摸了摸黑炭儿的头发,轻声说道:“我话有点重,以后会注意的。”

“嗯?”

黑炭儿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非常享受似的体会着李源的摸头杀攻击。

暴击伤害+10000。

黑炭儿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道:“师傅,我想出趟门。”

“去哪?”

“我去看看那些孩子,小小黑那件事后,我一直都有用占卜关注其他的孩子,我发现其中有几个生活状况不是很好,我想去看看。”

“还有大可爱,他那边有点奇怪,好像加入了什么组织,牵扯到了某个厉害的人物,或是牵扯进某件牵连甚大的事情里,以我现在的观法,竟然还没法看真切。”

“有危险吗?我陪你一块去吧。”

“不用啦师傅,我跟狼二一起去就行了,师傅你不是说这几天就要突破了吗?那就在家安安心心突破好了。”

黑炭儿笑道:“我算过了,这一趟可能会让狼二碰巧遇上一段大机缘,要是师傅你跟着一块去,可能就什么机缘都没有了。”

妈妈的桃花源 第三章

第两千九百五十五章:新的计划

这一次,众多顾客能把这些武馆弟子给收拾了。

最主要的原因在于,那些武馆派遣过来的弟子,最多也就是炼血之境。

然而,依靠数量的优势,能够拖死的,最多也就到炼血之境了。

真要是碰到了那些武馆馆主藏在最后,用做杀手锏的不朽骨之境的弟子了。

那在数量上的优势,还真就没什么用了。

所以,在自己的武馆之中,没有出现不朽骨之境的弟子之前。

齐乐觉得,还是继续韬光养晦吧。

反正收集藏宝图碎片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

等到合适的时间,一口气把那些武馆全部掀翻,岂不快哉?

……

“砰!”

这是拳头砸在桌面上的闷响声。

各个武馆派遣过去的武馆弟子踢馆失败的消息,自然是在第一时间传回了各个武馆。

那些武馆馆主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

第一反应,就是难以置信。

然而在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之后,砸桌子,摔凳子的表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新式武馆的棘手程度,让这些武馆馆主,再一次的聚到了一起。

“该死,这真的是一座才开办了一天的武馆吗?”

“我们这么多武馆联手,派遣过去的弟子,就这么被收拾掉了?”

“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几个损失较为惨重的馆主,一边拍着桌子,一边问到。

落龙城之中的武馆,也是有强有弱的。

对于那些强大的武馆来说,损失一些弟子,或许还算不得什么,不至于伤筋动骨的。

可是对一些弱小的武馆来说,除非是当成提款机的记名弟子。

要不然但凡有点损失,都要心疼好一阵子。

此次行动失败,不仅没有给那座新开办的武馆一个下马威,反而还助长了他的威风。

实在是和自己等人的计划不符合啊!

“这是我们的失误,没想到区区一个‘拜师费全免’的优惠,竟然能吸引那么多闲散的修炼者前去,这才导致了我们计划的失败。”

“那些该死的家伙,以前顶撞我们武馆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敢来破坏我们的计划。”

“真当我们的脾气好吗?”

坐在主位的一个馆主,沉声说到。

也算是解释了一下,此次行动失败的原因。

只可惜,他们依旧没有反思自己以往的行为,只是觉得,竟然有人敢忤逆他们!

真是该死!

“慢着,现在他们可都是新式武馆的弟子。”

“我们身为馆主,是不能向他们出手的,除非我们直接对新式武馆出手。”

“要不然,以踢馆的规则,我们的武馆所拥有的藏宝图碎片,就会消失。”

“武馆的名额,也会被让出去。”

旁边一位看起来就显得很理智的馆主,却是出声阻止到。

规则这东西摆在眼前,制约的可不止是新的馆主而已,对于他们自己,也是一种限制。

所以说,身处落龙城之中的闲散修炼者,和武馆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了。

该用的套路,其实也都会用了。

这个时候的一番操作,确实弄得这些武馆馆主很是难受。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107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