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让我照顾妈妈:20厘米把女友干到走不了路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一章

岁穷月尽,挨年近晚,对大部分人来说,对除夕的印象是要远远高于大年初一的。

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多了一个女孩子的缘故,沈郁觉得今年的除夕格外有味道。

家里摆上了年桔、红灯笼,墙上也贴着喜庆的贴花,门口那块地方还堆着好多的气球,都是用线连在一起的,因为现在城里不让放鞭炮嘛,今年沈德祐别出心裁,学人家用气球爆炸的声音来代替鞭炮声,只要一拉手里的绳子,气球便会噼里啪啦地爆响开来。

张晓茹还托人买了以往除夕夜洗澡烧水用的柏树叶、柚子叶、长命草、桔子皮等,用一个大锅煮好水,等洗澡的时候,舀上一两勺加到洗澡水里洗。

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张晓茹便开始准备年夜饭了。

年夜饭可是除夕里最重要的节目,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喜庆地吃一顿年夜饭,团团圆圆。

今晚就有很多大菜了,梨香也没闲着,钻进厨房里给张晓茹打下手,她也要学习一下年夜饭有什么菜肴,就跟曰本那边的御节料理一样,每个地方的年夜饭大体都是那几道菜。

以前大家都很穷,一年到头都吃不上几次肉,过年就能吃到丰盛的年夜饭,这也是很多人期待的,只是现在生活物资丰富了,以前喜欢的菜式,放在现在吃起来,总觉得有些油腻了。

“梨香,阿姨来忙就行,你去洗澡吧,你喜欢泡澡,待会儿就舀两勺大吉水放到浴缸里。”

“嗯嗯,那我去洗澡啦。”

“洗完要换新衣服哦。”

“嘻嘻,好。”

她离开之后,沈郁就被老妈叫到了厨房。

“你去给梨香倒水。”

“哦……”

“拿那个桶。”

沈郁按照老妈的吩咐,拿了个干净的红桶,锅里的大吉水烧的很热,像是熬出来的汤,颜色也是茶色的,他小心翼翼地舀了两勺,提着桶来到了梨香的房间。

明明就是他的房间嘛……

房门关着,沈郁怕直接进去又撞见她在换衣服什么的,就敲了敲门。

“我给你拿水来了。”

“进、进来吧。”

沈郁打开门进去,梨香果然在换衣服,脱得只剩下单衣单裤了,怀里抱着一条大毛巾,浴室里冒着白气,浴缸正在放水。

梨香眨巴着眼睛,看着沈郁把大吉水倒到浴缸里,有些像是温泉里的泡汤。

“这个水好,洗完明年你就大吉大利,洗澡吧。”

“沈郁君要一起洗澡吗?”

闻言,沈郁吓了一跳,提着空桶看看房间外,还好老爸老妈没听到。

“我才不跟你一起洗澡。”

“沈郁君真变态,我是问你现在是不是也要洗澡啦!”

沈郁脸色古怪,看见她眼睛里狡黠的神色,便知道又被她耍了。

“我要洗澡了,你快出去啦……”

梨香推着他的后背,沈郁提着空桶被她推出去了。

关上了房门,来到浴室,梨香把身上的单衣单裤都褪了下来,伸出小手试了试水温,然后抬起脚丫子,一丝不挂地轻轻踩进了浴盆中,慢慢地坐了下来。

热量流进身体,她舒服地长舒了一口气,洗澡水有淡淡的甘草香味儿,这是她泡过最特别的汤了。

沈郁住的客房没有独立卫浴,他拿着换洗衣裤去外面的卫浴间洗了个澡。

他洗完出来,回到房间里换上新衣服,梨香还没洗好。

等他坐在客厅里嗑了老半天瓜子之后,她的房门终于打开了。

梨香穿着新衣服出现在沈郁面前的时候,他嗑瓜子的动作都暂停了一下。

“好看吗……”

梨香注意到他的目光,有些害羞,捏着裙子边边在他面前转了一圈。

“挺好的……”

沈郁继续嗑瓜子,又抬头看了她好一会儿,“你穿这个裙子不冷啊?”

“在家里有暖气就不冷啊,如果要出门的话,那我就再换一件!”

“喔……那今晚应该不出门。”

“今晚我们干嘛呀?”

“一起看电视,打牌。”

随着天色渐晚,丰盛的年夜饭也准备好了,一家子一起搭把手,把菜都端到桌上,今年的菜式比往年的更丰富一些,鸡鸭鱼样样都有。

“梨香今天真好看!没事,阿姨来,别弄脏了你的新衣服……”

“嘻嘻,谢谢阿姨。”

沈郁和梨香一起倒椰子汁,梨香拿着杯子,他负责倒。

张晓茹想起了什么,起身回房间,拿出一个玻璃瓶,“这是米酒,自家酿的,女人坐月子的时候喝特别好,梨香今晚尝尝看。”

“她喝不了酒的,一丁丁点酒就开始脸红。”沈郁看了眼提醒道。

“度数很低的,我都能喝,来一点尝尝。”

“嗯嗯!”梨香倒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双手

文学

捧过张晓茹倒给她的小半杯米酒,小小地抿了一口,口感十分绵软,她还蛮喜欢的。

“怎么样?”

“很好喝!有点甜甜的!”

“是吧,我就说这个酒不会呛人的,等你以后坐月子的时候,阿姨再给你酿一瓶,这酒用来煲鸡汤、煲鸽子汤都特别补,喝了奶水多多的!”

“好啊好啊!”

听着她俩的对话,沈郁一直在咳嗽,她们倒是一点都不尴尬,反而把他给尴尬死了。

“你要不要也来一杯?”张晓茹问

文学

他。

“我不要,我又不坐月子。”

“啧,看把你得意的,坐月子很辛苦的!”

一家子一边吃饭一边闲聊,气氛很是温馨,张晓茹和沈德祐都很开心,让梨香多吃菜,还给沈郁使眼色让他给梨香夹菜。

梨香今晚吃得好饱,而且还喝了两杯米酒!

这酒虽然度数不高,但怎么说也是酒嘛,一口两口的没啥感觉,喝多了之后,梨香便有些醉醺醺的模样了。

“沈郁君……我想吃那个菜。”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都软绵绵的,比平时更加甜腻了。

沈郁抬头打量她一眼,仔细一看才发现,她白皙的脸蛋染着一层红晕,大眼睛里好似有着莹莹的水光,甜甜的笑容里也多了一丝媚态。

见他好久都没夹菜,微微醉的梨香还撅起了小嘴儿,撒娇似的看着他,“快点嘛……”

沈德祐和张晓茹都不敢说话,只是一脸笑意地看着两个后辈。

“好好好……”

沈郁手长,给她夹了菜,小声提醒道:“不许再喝了,你醉了!”

“我才没醉……”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二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三章

“回礼也要准备一下,正好回去一趟。”

李栋打算弄一些好点的电子表,这玩意后世价格不高十多块就不错了,可现在不一样是好东西,回头赠送给大家又时尚又体面。

倒是张丽不好弄,送点啥呢,随身听,还是唱片机,真是有点为难人。“先回去,再想办法吧,对了,黄胜男说张丽找自己商量什么事来了。”

“小娟。”

李栋喊了一声,韩小娟提着篮子装满了猪草。“达达啥事?”

“我去一趟城里,可能要住一晚上,明天回来。”

李栋交代一下。“家里,你们几个早点睡。”

“回头得再弄条狗养着,滚滚长的慢了点。”

李栋嘀咕随手把小肥猫给抱起来。“走,跟我进城捉老鼠去。”

这次回去,李栋带的东西不算多,一蛇皮带山鬼花钱,还有几个瞅着顺眼的罐子,山货和黄精,其他没啥东西,来到池城快中午了。“先去找黄胜男吃饭,问问啥事?”

来到外贸公司办事处,张丽也在,这倒是好了。“李栋来了,正好想找你谈谈那件事。”

“张姐啥事,你说一声就成。”

李栋坐下来,好奇问道,黄胜男带了几次话了。

啥重要的事情,等张丽说完,李栋懵逼了。“内衣厂?”

“是,这边我和胜男已经做了一些工作,厂子地方找好了。”

李栋一脸懵逼,啥意思,自己要当内衣设计师,问题,自己对这个不太懂,一些模型没咋见过,俗话说得好,熟能生巧,自己没过手几个,这家伙猛地上设计师是不是太快了点。

“国内能放开嘛?”

再说,现在国内情况,建厂好像不太可能吧,张丽笑了。“我准备把厂房设在港城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问题不大,再说南边搞开发,我打算先在那里先设立一个办事处。”

先走香港对外出口,国内这边市场没打开之前只设一个办事处,李栋嘀咕这倒是好想法。“行吧,不过,设计师名字我觉着要国际化一点,李栋太普通了。”

“莱昂纳多李,你们觉着怎么样?”

李栋觉着自己气质拿捏上和小李子有的一拼配上这个名字。

“挺好的。”

黄胜男其实更喜欢刘德华,当然国际范肯定要取点国际范名字,莱昂纳多李,还行,张丽点点头。“没问题,那我们就做前期准备了。”

合约张丽准备好了,李栋技术入股百分十五股份,黄胜男百分二十股份,黄胜男外公百分四十主要投资人,张丽百分五股份负责运营管理。

其中百分二十股份,现在还没有具体明确说明,李栋心说百分十五不算少,只是内衣设计师头衔,多少有些超出李栋想象,啥时候自己还成了妇女之友了。

唉,看着黄胜男面子上勉强答应吧,这以后生活,唉,自己一多纯洁的人,可为了工作,这以后少不了要对一些形状过过手熟悉一下,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想象那场面,对自己心理健康影响多大,一个个熊熊,唉,难啊,做男人难,做一个为了妇女事业献身的男内衣设计师的更难。“为了生活,吞下这口横流的口水吧。”

李栋勉强签了字,成了一位光荣的内衣设计师莱昂纳多李,待遇还行,可惜现在没啥地方能花钱。“中午,我请你们吃饭吧。“签订合约,张丽心情很不错。

“可惜这里不是港城,有机会,你们一定要去一趟港城,我请你们吃大餐。”

“有机会的。”

李栋也想去看看,八十年代港城是什么样子。

国营饭店吃了一顿,李栋回到小院,这次回去要多带一些内衣,最好是买一套内衣发展的书籍。“不会被人当成变态吧?”李栋打了哆嗦,想想一下走进内衣店大量扫货的场景。

“哎呦。”

不想了,不想了,自己可是正经人,真是难为人。

“咚咚咚。”

得,有客人来了,李栋小肥猫给放下来。“别乱跑,外边可危险了,好好抓老鼠。”

“是你们,快进来。”

李栋笑说道,江娟,吴燕和蒋欣,李栋下意识瞄了一眼形状,工作需要工作需要,李栋暗骂一句,这工作可真难为人。“喝茶,还是喝咖啡?”

“咖啡?”

江娟几个一愣,李栋给弄忘记了。“美国的茶。”

“那我们要试试。”

蒋欣笑说道。

“那行。”

李栋带过来都是速溶咖啡,咖啡豆开玩笑,没那个技术,没那个功夫。“有些苦味,自己加糖。”咖啡杯,李栋倒是到了,这不刚招待张丽,乔治他们用的。

平时很少拿出来,咖啡杯加上小勺子,还真有点小洋气。“还能加点牛奶,不过我家没奶了。”

“不用了。”

几个女孩子摆摆手,抿了一口,眉头立马皱了起来,香挺香的,可苦味太弄了,忍不住加了两块糖,这才好点,真不知道美国人为啥喝这个茶。

江娟放下咖啡,掏出自己写的两篇散文和一首诗歌,这是来讨教,先前怕耽误李栋学习,现在李栋成了省状元,学校随便挑。“李栋,最近你有新的文章发布吗?”

“前段时间太忙没顾上。”

还真有一段时间没发布新的文章了,李栋心说,这次回去得弄几篇来,为此住人设,没办法,自己太年轻,要不直接说封笔得了。“不过倒是有些思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