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H紧致,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限H紧致 第一章

足足过了两天两夜,殷素桦这才醒来,殷素桦一睁眼睛,就见的在床边用心诵读《黄庭经》的内经的李靖,只见殷素桦轻呼一声,脸色微红的看向李靖道:“靖哥,你怎么在这里,我这真是丢人,在你安全回来这么好的日子,居然先睡着了,靖哥你在这照看我那么久了,快些去休息吧!”

李靖听了殷素桦的话,微微一笑道:“无妨,无妨,我也不累,这样便好,我现在就告诉厨房,把米粥呈上来,你这一睡就是两天两夜,这两天滴米未进,还是先祭一下五脏府吧。其余的事情,待我们吃完之后,在说也不迟。”

李靖说着,就起身到了门外,朝守在门外的亲卫说了几句,不一会,就在殷素桦的房间的桌子上摆满了数种粥和几样小菜。殷素桦红着脸看了看正在桌边等着自己吃饭的李靖,害羞的道:“靖哥,你能否避让一下,待我、待我洗漱梳妆一下,再吃饭也不迟。”

李靖听了殷素桦的话,一抹笑容浮现在李靖的脸上,这古代的女人和现代的女人还真都类似,起床就要梳洗打扮一下。李靖想了想,二人对两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心照不宣,但是毕竟在人家闺房,看着人家起床、洗漱,也算是失礼。

李靖朝殷素桦点了点头,就朝门外走去。殷素桦见李靖出了门,这才红着脸起身,到了屏风后,开始梳洗起来,李靖闲着无聊,就在门口暗暗默声诵读《黄庭经》,通过仅仅两日的修习,李靖发现这个《黄庭经》真的是对神魂修为有极大的提高。

而且这《黄庭经》是现在的玄门教义,自己既然已经彻底进了玄门之中,自然要好生研习,这经文也算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李靖也算是很满足了。不知道多久,门内才传来那熟悉的声音,这是让李靖进去一起用餐。李靖自然也没客气,抬腿就进了屋里。

二人彼此虽然熟悉,但是在这么有“家”的气氛之下的用餐,属实还是第一次,即使李靖也感觉到一丝尴尬。不过除了这一丝尴尬之外的,全部是一种莫名的归属感。李靖观察殷素桦,见其双眼有些发直,吃饭时候有些心不在焉,明显对方的心中也是十分的平静。

在殷素桦醒来之后,不知道是不是燃灯道人先去东海龙宫打探玄元真人时,透漏了自己与其的关系,还是这玄元真君在侵犯陈塘关一段时间之后,就被人毁了道场,至于玄元真君,本人也不知去向了的关系,东海之上再也没有一支势力在履步陈塘关。

这下李靖和殷素桦就闲了下来,李靖的便宜老师,李靖再也没寻到过他的踪影,李靖心中暗暗腹诽,这燃灯道人当时跟自己说的好听,说什么他会在陈塘关逗留些时日,对《黄庭经》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询问他,到李靖想要寻找他时,整个陈塘关都没有找到他留下的蛛丝马迹。

时间荏苒,一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这一年是李靖从下山为止,过的最安逸的一年,这一年陈塘关一片繁荣,关外的自贸区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加上陈塘关的震慑,或者是燃灯道人的震慑,没有任何势力在之力惹事,各方面势力都在自贸区租用一块地皮,那个自贸区慢慢的行程一个足以匹敌陈塘关的巨大城市。

一年之中,对于李靖来说是收货颇丰,这一年之中,李靖与殷素桦的关系除了不同房之外,其余的事情简直就如世俗夫妻一般,殷素桦作为陈塘关的副总兵,慢慢的淡出了陈塘关的管理,却慢慢的扛起了陈塘关总兵府的各项事宜。

现在的总兵官府中,不再是原来的都是李靖的亲兵,现在什么丫鬟和仆役等一应俱全,总兵府上上下下被打理的井井有条。而李靖的亲信们,因为这总兵官府的护卫工作交给了大汉巨灵,所以巨灵还在府中居住,其余的人也全部搬出总兵官府,各自在关城之中寻找自己的府邸。

限H紧致 第二章

不日,熊和逍遥子,便出现在了西南边陲的这块土地上。

只有他们两个人。

熊非常希望自己的这次任务能够顺利,因为熊看见了,这块面积不大的土地上,有相当多的士兵。

除此之外,熊还看见了这个豪强的麾下,同样有着不少的‘门’客。

这让熊有些郁闷,因为这些‘门’客的水平,完全不亚于吕不悔‘门’下那些食客们的水平。

可是既然來了,就必须完成任务,既然做了,就绝不后悔…

熊暗自握紧了拳头,进入了这块土地。

不得不说,熊來的时候还是很好的,因为他们正好赶上了给豪强祝寿的日子,从各地赶來的人,都不少。

当然,熊和逍遥子也早就准备好了那伪装的贺礼,并以此作为通行证。

看见两人带着贺礼前來,‘门’口的士兵也就沒有阻拦。

就这样,熊和逍遥子,成功地获得了参加豪强寿宴的机会。

豪强很有钱,他的寿宴上,至少有上千人参加,当人,其中有百十人都是豪强的‘门’客,暗中保护豪强的安全,而其他那九百多人,才是客人。

熊和逍遥子,就‘混’在这九百多人中,暗暗地注视着豪强。

寿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豪强走到了众人中间,想要说一段祝酒词。

就在这时,熊拔剑而起,朝着人群中的豪强,发起了攻击。

这一战的所有结果,其实都在预料之中。

熊一把剑,解决了这个豪强寿宴上的所有人。

唯一的变数,就是唐锲。

而这个唯一的变数,导致逍遥子现在倒在了熊的怀里。

逍遥子的手已经变得漆黑,赫赫有名的唐‘门’暗器之毒可不是采两株断肠草搅碎了掺点铁锈那么简单,很快,逍遥子的半边身子全麻木了。

当熊拔剑的时候,唐锲就跳起身來了。

当唐锲跳起身的一瞬间,几乎同时发出了六十几件暗器,‘射’向熊。

逍遥子做了一件事,他挡在了熊的身前,然后朝着唐锲刺出了一剑。

逍遥子的剑,不偏不倚,刺中了唐锲的心脏,唐锲应声倒地。

可同时,逍遥子的身上,也中了不少唐锲的暗器。

“师傅,你不要死…”熊一脚踢开那豪强的头颅,然后哭着扑在逍遥子的身上。

逍遥子微微扬起了嘴角,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对熊说出了一句话“这个江湖,不像你想的那么明亮,在你看不见的黑暗中,漩涡丛生。去找到你心爱的‘女’人,然后隐居山林,对你來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当说完这句话后,逍遥子也咽了气。

此时,熊才意识到,自己又是一个人了,逍遥子永远地离开了自己,永远。

熊此时有些落寞,这感觉,就像逍遥子刚失踪的时候一样。

他反复回味着逍遥子的最后那句话,回想着自己生命中过往的‘女’子。

“我最心爱的‘女’人,是谁呢?”熊反复地在嘴里念着。

可是此时此刻,在熊的脑海中,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岚。

不论如何,熊都沒有办法忘记岚的面容,和她温柔可亲的话语,以及自己和她在一起经过的点点滴滴、渡过的每一天。

“岚,此时此刻,你在哪里?”熊扛起逍遥子,从豪强的家中缓缓走了出來。

沒有人上前阻拦,因为豪强已经死了,熊的实力,他们也都是见到了的,而且他们犯不着和熊去拼命。

熊朝着远处,迈开大步,一步步离去。

深秋的风,有些凉,又有些苦涩。

这苦涩,在秋意中,一点点融化,和熊的心殇,融在了一起。

熊带着逍遥子的尸体,回到了鲁国,來到了逍遥子在海边的木屋旁。

这里,是逍遥子一手建起來的,也是陪伴了逍遥子多年的地方,更是熊剑法提高最快的地方。这个地方,饱含了熊的回忆。

“师傅,你安息吧…”熊在海边,找了一块地方,将逍遥子埋葬了,然后孤身一人,走向远方。

熊是朝着西边离开的。

沒有人知道熊去了哪里。

事实上,熊回到了九道山庄,回到了那个自己成长的地方。

自从被猎奴联盟抓住以后,熊就再也沒有回过九道山庄。

熊不是不能回去,而是不想回去。

他不愿意见到九道山庄破败不堪的样子,也不愿意勾起自己那段痛苦的回忆。

可是,现在,熊却突然有一种想要回到九道山庄的念头。

他想要回到那里,找寻自己失去的昨天。

每个人都有昨天,今天和明天。

可是,昨天已经消逝。

今天还能掌控。

明天无法预知。

熊的昨天,又怎么会找的回來?

限H紧致 第三章

似乎从来没跟初九这样‘实诚’的人打过交道,听他说的直白,红衣人一时之间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倘若有人语含讥讽指他见不得人,反正也蒙了头脸,没甚面皮可言,打个哈哈就能蒙混过去,只是被初九脸上一副赤诚模样蒙骗,似乎真的是在为他的旧识着想的模样,红衣人张口结舌,喉咙里咯咯两声,楞是哈哈不起来。

倒不是他幡然悔悟,为初九赤诚所动,只是平常惯用的后招有些不应景,招架不来这等无视防御的实招。好在他也算是身经百战,审时度势,正声说道:“看小弟你也是个明白人,某也不跟你玩那些攀交情的虚头。实话跟你说了吧,某出身这山外近处秀蓉城世家门下,本身身份大有来历,知道无数高层隐秘,此行本是要做一件善事,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这山中氏族惨遭兵祸,因此前来提点。”

红衣人一边说话,细细观看初九脸色,见这少年脸上神色连续变幻,先还只是惊疑不定,后半句已是惊愕,不像是作假,似乎还在急切等待着他的下文,心中暗道有门,连忙调整气息,使得语气听起来更真实一些:“只是此事本属机密,还未传开,某身份特殊,此行万一暴露了身份,被对头抓住了把柄,告我一个泄密军机之罪,就要连累了满门老小,这才藏了身份。某方才见你修为不凡,功法亦是玄奇,于此行大有帮助,有心拉你做个帮手,你若答应了,某就将此事和盘托出,而且事成之后,亦能送你一份好处。”

听得此人如此大公无私,初九心中十分好奇,他还不知自家一番妆模作样已经欺骗了人,只是觉得这人必定图谋不小。他本来溯水而行就是打着游山玩水的主意,就当是放松心情,去凑凑热闹也无妨。

这几日一意修炼还不觉得,一连参悟出来三行身法,精神却有些疲乏,放松了心情之后才觉得‘剑意精进法’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灵敏,内功运转也更活泼,知道山上还是太过沉闷,此时的修行更适合出门走走,多些磨炼才能更多些领悟。

因此初九略作沉吟,煞有介事地说道:“若能消弭兵祸于无形……义不容辞。”

红衣人也想不到对方答应的居然如此爽快,只当是自己用对了方法,拿捏住了对方心态,按耐住心中振奋,一边整理思路编造假话,一边随口问道:“你可知这条河水两岸沃土连绵,却为甚没有人烟?”

初九左右看了看,摇了摇头表示不知,听他这么一问,也觉得奇怪,生灵向来逐水而居,这山中并非没有山民,即使是在三原八城地域,各家族封邑、城乡,也都是依水而建,一来人畜取用方便,二来,没有稳定的水源,族群根本不可能发展壮大。即使是军队驻扎,也要率先考虑水源,否则军中必生变故。有了稳定的水源,城邑才能大肆发展人口牲畜,才算是一份稳定的基业。

红衣人见他摇头,更觉得奇怪,指着他脚下的河水:“那你可知这条水叫什么名?”

见初九还是摇头,红衣人除了觉得编造假话的余地更大之外,心里头也甚是烦恼,只得按捺着性子,一五一十细细道来,不知不觉编造的更加顺口,起因始末也更全面,让初九由此而生出了许多联想——

“原来大师兄与二师兄,果然已经争斗过一回了!”

话说很久以前,这一条河水附近原本也生活着几支部族。其中一支居于河水上游,因河水源头处有瀑布垂落,终日里白浪涛涛,水流湍急,便把这一条水系定名为白水河,又因为这一支部族仰慕三原地域的繁华,为了便于交往,便以白水氏为号,与山外士族互通有无,有了许多发展,逐渐驱逐了其余几支部族,独占了整条水系,一时之间好生兴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