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让我照顾妈妈,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一章

“列位,我要结婚了。”

看着阿华和陆小蕾这对情侣,啊不对,应该说这对准夫妻露出的幸福笑容,散发出来的郎情妾意甜蜜气息,在场诸位未婚青年你看我,我看你,场面沉默下来。

依稀记得去年似乎也是这个季节,众人在刁军家的露台上喝酒时得知了阿华谈恋爱的事情,一年后的今天,两人这就要结婚了?

不过,一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已经足够清楚了解另一半了,似乎也并不是一时冲动,只要两个人喜欢,双方家庭认可,完全可以结婚了。

相反,谈恋爱的时间越长,反而越没有了结婚的冲动,谈恋爱结婚最佳的时长是二年左右,你会发现身边那些

文学

谈了两年左右结婚的情侣很多,而往往那些谈了六七年的情侣结婚的却很少,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跟对方结婚的冲动,所以才会一谈就是那么多年。

“好啊,你小子,居然连我都没告诉?”王晓乐表示不满。

阿华嘿嘿笑:“昨天才定的日子,没来得及跟你说,五天后在天海大酒店。”

“得,咱五天后再走?”高云看向了沈琼霄,用商量的语气。

“行啊。”沈琼霄对此倒没什么意见,反正之后还得旅完游再复工呢,现在她就闲人一个。

“哈哈。”阿华开玩笑:“那我可没两百万的出场费给你。”

“滚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车队什么的联系了没?”

陆小蕾开口道:“不麻烦云哥,我们就打算简单地邀请几个实在的亲戚朋友吃口饭,一共用不了二十桌。”

阿华道:“嗯,我们俩都嫌繁琐,也没找婚庆公司,到时候租一辆婚车接亲,直接到酒店,老刁做主持人,你们几个帮我放下鞭炮,大家唱几首歌跳个舞,热热闹闹得就行了。”

“哪那成啊?!你这也太简单了!”

刘锡明表示反对,紧接着高云也不同意:“不行,再怎么简单车队还是要有的,我给你联系,婚庆你不用找了。”转头对刁军说道:“老刁,你给吕子墨和赵晶晶他们几个打电话,叫过来当婚庆,拍摄记录婚礼全程。”

“好!”刁军也十分痛快,毕竟阿华也是他兄弟,当即拿起手机开始摇人。

高云也拿起手机,给高之山打电话,这事自己找倒也行,但是挨个打电话太麻烦,找老高性价比最高,现在他老人家在葫市神通广大,人脉横跨政商两界,方方面面的认识人很多,组个车队小意思。

自己在葫市一辆车也没有,法拉利也运到首都去了,却连一次都没开过……

妈的,早知道不运过去好了,否则现在夏天坐敞篷婚车正合适。

高云暗骂一句,电话通了,把自己朋友结婚要车队的事儿一说,老高便一口答应。

“没问题,你余叔叔就是做婚车业务的,劳斯莱斯幻影做头车,奔驰S级十六台,够了么?”

阿华在旁边听得真切,连忙道:“够了够了,用不了那么多,八台就够了。”

“行,十六台,那就这样。”高云正要挂电话。

“等会!”高之山问道:“你给人忙活倒挺勤快的,自己什么时候结婚啊?我跟你说啊,我和你妈这身体可是每况日下……”

“啊?啥?”高云佯装没听清:“我这听不清,信号不好,回头聊。”

啪的一下挂掉电话,在场的几个人包括沈琼霄,都笑得不行。

高云暗自嗤笑,心说别人笑也就算了,沈琼霄你笑个屁,求婚啊,你这时候向我求婚没准我就答应了,直女石锤了!

随后,众人对婚礼的具体流程进行了一番讨论,眼下车队有了,负责拍摄全程的摄像师有了,主持人刁军也有了,会场布置根据阿华说给酒店了一笔钱,他们会稍微简单的装饰一下。

至于其他的东西和繁文缛节,这对新人坚决表示不需要了,现在这些完全已经够用,否则太麻烦。

也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换做其他的新人,尤其是女方,巴不乐得婚礼越隆重越好呢,所以看正主没那个意思,众人便纷纷作罢。

细想也确实,在场几个人都是多才多艺的,到时候上去唱唱歌跳跳舞,气氛肯定不会差的,绝对比平常人家的婚礼要热闹。

……

晚上十点钟,众人各自离去,回家路上,沈琼霄开着车,忽然说道:“等回了首都,你也见见我父母吧。”

高云喝了能有四瓶啤酒,这么长时间也醒酒了,连晕的感觉都没有,点头道:“行啊,那就见见。”

“你之前见过几次女方家长?”

几次来着,都他妈忘了。忘了等于没见过!

因此,高云一口咬死:“没有,一次都没见过。”

沈琼霄不在意地切了一声,又道:“关于我父母的具体情况,之前我没对你说过,叔叔阿姨没问,我也没细讲,现在我跟你讲讲,你了解下。”

“嗯,说吧,我竖着耳朵听呢。”

“我家庭情况比较复杂……”

沈琼霄似乎在想怎么开口,半晌才道:“我的父亲五十三岁,母亲五十一岁,都没有叔叔阿姨大。在很多年前……大概是我上高中的时候吧,父亲先有了外遇,母亲为了报复也出轨了,但两人并未离婚,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各自都有外遇。在我高中的时候可能是怕耽误我学习,刻意地演恩爱戏码。”

“呵呵。”

说到这,沈琼霄忽然冷笑起来:“俩个人自以为演技不错呢,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实际上我什么都知道。”瞄了高云,意味深长道:“上高一的时候,我就开始看微表情分析之类的心理书籍,所以,她们出轨没多久我便看出来了。”

你搁这暗示谁呢?臭妹妹!

“你有事说事。”高云咳嗽道:“看我干什么?给我敲警钟呢?”

“你懂就好。”沈琼霄开门见山:“其实也谈不上敲警钟,只是阐述一个事实,你如果出轨我一定会看出来。而我对这种行为是绝不能容忍的,半次都不行,无论是精神层面还是肉体层面。”

“巧了,我也一样。”

两人玩味地对视一眼,沈琼霄继续说家里的事。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二章

陈兰刚走出华芯科技的大楼,手机铃声就响了。

“您好?哪位?”

“陈总,有时间喝一杯吗?”

陈兰心下冷哼,果然不出所料,只是没想到的是,对方这么急。

“我总该知道是和谁喝一杯吧!”

“陈总,我们见过,当然,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仰慕你的人,事实上,我对陈总今天的遭遇很是同情,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极尽所能提供帮助,包括向华芯科技争取您应得的权益。”

陈兰笑了笑:“时间、地点!”

“爽快,半小时后,蓝湾碧海F座。”

陈兰挂上电话,转头看向华芯科技的大楼,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进了一辆出租车……

……

97年是多事之秋,百年不遇的洪水席卷整个长江流域,影响的民众多达数千万,最可爱的人用血肉筑起大堤,王岸然看到电视上这一幕,也是泪眼婆娑。

没有经历过,就不会有体会,强大的祖国,对每一个华人来讲意味着什么?

王岸然清晰的记得,他刚进AMD的时候,一名打扫厕所的黑鬼,对着他竖起中指,直呼pig,而他甚至不能告他种族歧视。

黑人是弱势群体,而亚裔连弱势都够不上。

想到这点,王岸然心中也是一口热血,什么东西?一群大猩猩也敢歧视华人。

两百年来,白人发展了工业和科技,他们有骄傲的资本,而黑人有什么,暴力、犯罪,是你们歧视别人的资本吗?

简直是笑话。

忍气吞声,只为超越,也就是现在!

华芯科技顶层的会议室,椭圆形的会议桌上,参会的人都是面色凝重。

“在座的都是华芯科技的骨干,今天的议题是华芯科技今后的技术发展规划,涉及华芯科技在将来的科技浪潮中,是否能存活下来,并且能在芯片市场上站稳脚跟,很现实而且必须面对,我们采用的方式是头脑风暴,大家没有必要担心说错话,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群策群力,不过在此之前,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王岸然董事长讲话。”

王岸然压了压手,掌声停息之后,说道:“我先讲个故事吧,1975年,INTEL的先驱摩尔在IEEE国际电子组件大会上提出,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额元器件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这就是著名的摩尔定律!”

“事实上,从1975年到现在,芯片的发展一直在遵循着摩尔定律,我看,这个定律还将一直存在,你们感受到了吗?即便现在华芯科技最值得骄傲的cpu,最值得骄傲的显示芯片,最值得骄傲的软件、指令集,最为先进的技术,在18个月后,也会如同垃圾一般。”

“想想吧,你们现在还会选择486处理器的电脑吗?两年前,这可要三四百美金,而现在,三四十美金都没有人要。”

“IT/IC行业就是这么残酷,不前进就将被人远远甩在身后,你们知道吗?现在Intel每个月注册的专利已经达到数百件,他们有全世界最为先进的250纳米制造工艺,事实上,距离商用已经不远了。不仅如此,他们甚至已经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180纳米制造工艺的探索,未来的奔腾三处理器,单是制造工艺,就是我们拍马也赶不上的……”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