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杂交,快穿之情深一寸(h)

人杂交 第一章

所有的星辰都被白昼之光吞没。

明亮的光中,红色的影子高高悬浮,使得金乌都黯然失色。

赵襄儿从深埋了许久的柔软中恋恋不舍地抬头。

他们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变了。

周围不再是皇城的上空,而是一片白得虚无的世界,他们像是站在冰面上,上空是与冰雪相映的火。

等到骤然亮起的光芒散去,视线才终于一点点回到瞳孔里。

三人终于看清了来者的模样。

那是一头巨大的、不可描述的神秘之鸟。

它的每一片羽毛都有人那么大,若是真身展露,它张开翅膀的模样说不定可以覆盖整个赵国。

它不似凤凰那样拥有七彩的羽,它的身上只有红色,深浅不一却纯粹的红。

它的身体表面像是一个随时喷涌岩浆的巨大的河流,火星四溅,灼烫骇人,岩浆之流按照一个具体的,恢弘的轮廓不停地流淌变幻着,无法叙述它每一时刻的具体模样。

这是或许是朱雀的影。

它的神话形态包裹在了熔浆里。

但即使如此,它带来的威压依旧无穷无尽,那是视觉和心灵上双重的压迫,金乌在看到它的第一眼,便仓皇地顺着宁长久的眉心躲进了紫府里。

金乌还是幼雀,没有直面朱雀的勇气。

赵襄儿向着这只火焰燃烧的大鸟虚影缓缓走去。

大鸟之上,一个宫装女子缓缓地走了下来。

宁长久眉头皱起。

他发现,这个宫装女子与赵襄儿朱雀国中的侍女如出一辙,只是她带着更多的威严与灵气,宫装的长裙好似金色拖动的影。

“参见殿下。”宫装女子对着赵襄儿行了一礼,平静开口。

赵襄儿看着她,问道:“你是来接我回去的?”

宫装女子点头道:“是。”

赵襄儿问道:“我能留下么?”

宫装女子摇头道:“不可,这是娘娘的圣谕。”

赵襄儿蹙眉道:“你……也叫娘亲娘娘?”

“嗯。”宫装女子道:“其实很小的时候,我就在你身边保护你,一直到你十三岁为止。”

赵襄儿沉默片刻,觉得微微不适,她问道:“那十三岁之后呢?”

宫装女子道:“接下来的三年,娘娘为你安排好了所有的道路。”

“所有的道路?”

文学

赵襄儿微惊,她看了宁长久和陆嫁嫁一眼,成婚时略施粉黛的眉眼在连续的大战之后花了,看上去却很是可爱。

宫装女子道:“半个时辰之后,我会接引殿下去崭新的地方,那是一个在法则边缘建造的小国,你在里面完成最后的磨练,七年之后,朱雀神国大门开启,殿下便可回去,见到娘娘。”

“娘亲……”赵襄儿犹豫了一会儿,道:“这些隐秘让他们听到了,娘亲会生气么?”

她生怕自己问了出格的问题,然后连累宁长久与陆嫁嫁被什么“死人最能保守秘密”的理由给抹杀掉。

宫装女子道:“你若信赖他们,娘娘便没有意见。”

赵襄儿螓首轻点,松了口气。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赵襄儿问。

“接引殿下回家,解答殿下的疑惑。”宫装女子一板一眼道:“殿下可有疑问?”

赵襄儿想了一会儿,认真道:“我有疑问。”

“请殿下发问。”宫装女子恭敬道。

赵襄儿道:“娘亲是谁?”

宫装女子道:“娘娘是朱雀神国的国主,朱雀神。”

……

天地没有异响,但每个人的耳腔中都听到了雷声。

哪怕是早有猜测的赵襄儿,在真正确认此事之后也有些心驰神摇。

南州是世间的一个小州,赵国更是南州一隅的小国,而朱雀神……是世间十二位最强大的存在之一,自己竟是她的女儿?

“我是亲生的么?”赵襄儿疑惑道。

宫装女子道:“殿下是娘娘创造的,娘娘创造的所有生灵皆是她的女儿。而你,是她喜爱的一个。”

赵襄儿看了一眼捏在崭新的冰与雷构筑的羽毛,问道:“我也是这样的存在吗?”

宫装女子道:“此乃无可奉告之事。”

“那你说一些你知道的。”赵襄儿道。

宫装女子道:“我只负责回答疑问。”

宁长久盯着她,忽然发问:“我与襄儿的婚约也是娘娘亲自订下的吗?”

宫装女子冷冷道:“我只回答殿下的疑惑。”

赵襄儿想了一会儿,认真道:“我想知道,娘亲给我安排的命运,与我走过的命运,是否一致。”

宫装女子道:“你多次偏离了轨道,到最终还是走到了这里。”

赵襄儿平复心绪,问:“那你可以告诉我,娘亲给我安排的命运,原本是怎么样的吗?”

……

宫装女子说起了娘娘最初规划的图卷。

朱雀之影撑起的翅膀遮住了他们。

这片领域,除非白藏有心窥视,否则没有人可以看到此处的内容。但鱼王的计划失败,白藏虽为国主,应也不会继续深入而为,公然与朱雀为敌。

“十三岁那年起,你在殿前击败了荣国而来的二皇子和他的侍卫,真正开始修行,之后你的所有境界都会随着娘娘事先安排好的点缓缓向前,直到你十六岁。那时候的你达到了通仙的顶点,因为血统和能力特殊的缘故,你的通仙足以比肩长命。”

“这也是你履行婚书的年份。”

“这一年,娘娘早在瑨国设置了天启,九月,瑨国天启诞生,瑨国国君自以为得到神谕,在神灵的安排下创造出了一个杀人的木偶,开始策划将这个神灵降生的载体带去赵国。她安排了乾玉宫的一系列事,包括自己的死亡。”

赵襄儿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

这些事情在这两年里,她已经猜测得七七八八了,此刻听到宫装女子确认,她也并未觉得惊奇。

但她还是有一事无法想通:“若是我接纳了那份婚书呢?那之后的命运轨迹岂不是改变了?”

宫装女子答道:“娘娘安排的是你拒绝婚书的道路,若是你接下,那么赵国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娘亲会送你去未婚夫所在之处,后面的安排与另一位存在有关。”

赵襄儿握紧了宁长久的手。

他们对视了一眼,无需言语,他们也都知道,若是不经历这些,以他们的性格,这封婚书根本就是形同虚设的。

赵襄儿道:“那么这封婚书的意义何在?”

宫装女子道:“我不知道。”

赵襄儿秀眉微蹙,心想自己这个夫君也太便宜了吧?有和没有都一样?

赵襄儿继续问:“后面的呢?”

宫装女子道:“杀人木偶被瑨国潜入的杀手想方设法地投入了乾玉宫中,策划了许久的混乱在秋天的第一个月发动,乾玉宫大火,娘娘连同那些侍女被‘火’烧死,只余下几枚棋子事先逃逸出去,其中一位给了你一封秘信,你慢慢想通了许多事,明白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之后,你心中的复仇之焰燃起,开始精心布置起了复仇的计划。”

“在你很小的时候,你曾经‘误入’过古井,那是娘娘的安排,她就是为了让你看那头老狐一眼,这是未来你终将面临的大考。过去,五道境界的神魂难以打灭,只因为那位神明还活在世上,它庇护着所有当年与他相关的妖,但是这些年,他的力量越来越弱,而神国的镇国之剑已可以将它们杀死。”

“那么……为何神国之主不将那些镇杀的大妖都杀死?”赵襄儿不解道,那些大妖对于国主来说应是隐患才对。她也是现在才明白,那柄供奉在赵国的仙剑,居然是朱雀神国的镇国之剑……

宫装女子回答道:“将镇国之剑带出神国非常麻烦,而且在外面的世界每使用一次力量便会消耗一部分,如今在十二神国之外,隐约还藏着一个恐怖的敌人,所以国主不愿意让镇国之剑离开神国。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因为那一位还活着。五道之妖杀与不杀对于国主不重要,那如今他还活着,就很重要。”

赵襄儿道:“圣人?”

宫装女子道:“是。”

“圣人是谁?”赵襄儿问。

“一个将死之人。”她所能说的只有这么多。

赵襄儿没有追问,她继续道:“之后娘亲的安排呢?”

宫装女子道:“之后你开始实施杀死所有敌人的计划,而娘娘给你安排的最大敌人,便是杀死那头老狐,于是你打算借刀杀人,在放出老狐的同时,让它按照你的计划,清除掉那些必杀之人,最后以皇城作为决战地。”

“你按部就班,先杀死了乾玉宫之乱的主使,将雀鬼杀人的传言在皇城中散播开来,制造空幻。随后你挟持国师,偷走传国玉玺,打开红尾老君的第一道神魂封印,利用这道封印去杀死巫主。接着你指使宋侧夺走焚火杵,抢走赵复的王位,然后在皇城中与老妖狐进行第一战。”

“这场战斗娘娘只做了指引,并没有替你安排,若是你不幸败给了红尾老君,那娘娘只能给你重塑之后的路,或者……直接放弃你。当然,你是娘娘的女儿,所以你看来惊心动魄的谋划反转,在我们看来失败的可能并不高。”

“之后,你会杀死老狐,然后在生辰宴上遭遇一次刺杀。刺杀你的,便是实现准备好的杀人木偶,他潜伏在生辰宴里,趴在丘离的背上,在你放松警惕之时发动刺杀。那个杀人木偶拥有堪比紫庭境的修为,那也是你最惊险的一次。”

“接着,你会用尽一切手段,在仅有一口气的情况下来到了九灵台,唤出九羽,觉醒力量,杀死那个木偶人。”

“但同时,这个举动会引发墟海里的吞灵者。”

“吞灵者在计划中并没有作为你真正的敌人,它的作用是让你产生对天地的恐惧,这种恐惧会压迫你的道心,直到以后的某一天,化作点燃道种的火把之一。”

“负责杀死吞灵者的是你未婚夫的二师兄。他会在你即将身死之时出现,斩杀吞灵者。”

“至此,皇城对你的考验便算完成。”

宫装女子面无表情地说完了这些。

听着的三人都不自觉地锁紧了眉头,他们互相看了一会儿,都能察觉到彼此目光中的不对劲。

陆嫁嫁曾听宁长久说过他前世的事,隐隐约约能猜到一些变数的原因。

赵襄儿更为不解……那个杀人的木偶,为何从不曾出现?

“这与我所经历的不同。”赵襄儿说道。

宫装女子道:“是,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确实出现了,超出了娘娘意料之外的事。”

……

神国之主乃真正算无遗策的天人,除非是同样层次的人所作所为,否则根本不可能瞒过神主。

宫装女子坦诚道:“变数的发生在那个名为宁擒水的道士身上。那个道士来自临河城,临河城中藏着一个白骨尸魔,他是那个尸魔的棋子,却在娘娘的安排之下入了皇宫,尸魔力量并不完全,慑于娘娘之威,不敢贸然出手,只好悄悄尾随,伺机而动。”

人杂交 第二章

(谢谢dnad书友的月票)

月柔儿紧跟着月心儿的步伐,站着她右侧时不时的偷看她的脸色,见她脸色由脖颈到脸颊都是一片红润的潮红,眉宇间更是有一抹媚态,一副要动情了的样子。

月柔儿心中不由大喜,看来这大皇姐的定力也不怎么样嘛,想到昨日先被她吃了一棋她心中就颇有不岔,若是今日能借五妹之手好好给她吃点苦头那是最好不过了,到时自己在充头一次老好人假意帮帮她,她还给自己心中感激呢,这真是一石二鸟的完美机会啊。

心里想着,月柔儿目光落在草坪上的那群疯狂女子,尤其是中间那个被数女虐待的宫女更是触目惊心,若是换成是月心儿,那该多好。

公主们表面和和气气,一事好姐妹的样子,可是私下一个个都各怀鬼胎,各有心计,若是能将对方踩在脚下,几乎是每位公主的想法,这仅仅是她们自己的想法,更有各位母妃的推波助澜,因为这一切都可能影响到将来皇后之位的变数。

传闻五妹的母亲闭死关很多年了,可是一直都未出来过,私下底很多人都在传她已经修炼出了问题,可能已经身亡,不会对她们勾成威胁,其独女灵儿公主更是久病缠身势单力孤,更不会造成多大阻力,眼下大家都知道,那飞扬跋扈的大皇姐和其母才是重中之重,许多人都看够了她们的脸色,可是却从来都是敢怒不敢言,而更要象奴才们一般对她们笑脸相迎,阿谀奉承,月柔儿早已厌恶了这种生活,大家都是父皇的子女,凭什么自己要活的象个狗奴才一样,她不服,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现在五妹这个疯丫头竟然突然转了性子,竟然敢出头跟大皇姐对着干,这真是一个天赐良机,错过了可能就难有机会了,所以月心儿不知道的,私下里她已经吩咐人通知了其它公主来五妹府上,到时一同看大皇姐出丑,让她颜色扫地,在大家面前在也高傲不起来才好。

想到这,她差点笑了出来,约莫在过小半时辰,其它姐妹也差不多会来了,也不知道五妹这丫头这回到底会耍什么手段来收拾大皇姐,月柔儿真是好期待。

至于自己,她压根就没考虑过,她知道自己在五妹眼中只是个陪衬,大皇姐才是重点目的,即便自己牺牲色相但是能教训一番大皇姐,挫挫她的锐气那也是非常值得的。

月心儿见月柔儿默不作声的,浑身难受的她不由侧目看了月柔儿一眼,奇怪的道:“二妹,你不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嘛?”

月柔儿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有些热。”

府上的阵法有古怪,月柔儿非常肯定这法阵当中布置了甘种能调动人的情欲的手段,好在她有了上次的经历早有了准备,进来之前已经服下了一粒静心丹,所以身体的反应并没有月心儿那么大。

“真是奇怪了,这小贱人的府上到底搞了什么鬼东西,一个个丫头都变了态,就连本宫都有些难受起来。”主儿夹紧双腿,走起路来有些扭捏,可是那里的空虚和酥痒越来越强烈,她实在无法控制各种奇怪的念头,心里只恨得月灵儿咬牙切齿。

人杂交 第三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孙悟空和灵儿历经一千两百九十六年,终于到了不周山脚下。此时洪荒的实力出现了严重的断层,昔日的大劫之中各族高手精华损殒太多,以至于现在洪荒大罗金仙都少见。这些年来虽然没多少收获,但对灵儿来说所得之物却是无比珍贵,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她一件一件亲手寻来的。

于《山海经·大荒西经》中记载:“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据王逸注《离骚》,高周注《淮南子·道原训》均考不周山在昆仑山西北。不周山是人界唯一能够到达天界的路径。

孙悟空与灵儿正想上不周山上去寻宝之时,忽然天地间无数清气从天而降,然后就向着昆仑山方向汇聚而去。接着就是三道天道天柱通天彻底的立足于昆仑山上。

昆仑山,又称昆仑虚、昆仑丘或玉山。昆仑山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史上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古人称昆仑山为“龙祖之脉”,又为“万水之源”横贯长江、黄河、澜沧江。位于不周山东南边不远之处。

此时昆仑山上那三道天道天柱,其中一道散发出浓厚的阴阳气息。其气息直逼大罗金仙中期境界,天柱之中合有一个老者。只听老者道:“吾,盘古氏太清老子。”

另一个天道天柱散发出浓厚的毁灭气息,威势稍弱,只见其中走出一个威严的中年人。中年人也随老者道:“吾,盘古氏玉清原始。”

最后一个天到天柱则是散发出一股冲天的空间剑意,只见其中走出一个满身剑意流转的青年。也是对天说道:“吾,盘古氏上清通天。”

原来昔日开天时盘古化道之前,算得少了阴阳、乾坤、毁灭还有空间几位大道之主,其中乾坤会彻底陨落天地大劫之中,而阴阳、毁灭以及空间却会以其他方式避过大劫。所以在化道之时将元神一分为三,分别代表阴阳、毁灭和空间。然后三份元神各自卷起一份开天清气,又分别与开天玄气、始气、元气结合,结气成形。隐匿于昆仑山中,直至今日三人都修成大罗道果,才向天地宣告出世。

还不待孙悟空和灵儿回过神来,太阳之上就有了新的动静。话说当年盘古化道,左眼化作太阳,右眼化作月亮,满头的发丝化作了那漫天的星辰。只见太阳忽然光芒大作,然后是一声浑厚的钟鸣响彻天地,最后太阳之上也耸立起两根通天彻底的浩大天柱,一根散发出浓厚的太阳真火还有时光气息,一根散发散发出太阳真火与空间的气息。只听呱…呱…两声大叫,两根天道天柱中现出两只金乌。一只抓着河图洛书,另一只抓着盘古斧所化的混沌钟。继而双双化形而出向天宣誓道:“天地在上,吾名帝俊。”“天地在上,吾名太一。”

话说昔日道魔之劫,阴阳老祖逃出诛仙剑阵,却被罗喉将其本源一分为四,此时也化形而出。一份化作阴阳八卦之道,化形而出名曰伏羲。一份化作阴阳造化之道,化形而出名曰女娲。由于这两份是一起落入不周山中,化作人首蛇身之态,所以就以兄妹相称。另外两份,其中一份落于昆仑山以西,一个叫西昆仑的地方,化作西华至妙之气,结气化形而出名曰金母。一份落于海外一座由混沌碎片演化的蓬莱岛上,化作东华至真之气,结气化形而出名曰木公。

天地初开之时,盘古的十二滴精血结合天地煞气,沉入地脉之中,化作了十二枚血茧。如今血茧破茧而出化作十二祖巫,分别是:

蓐收:全身金色鳞片,左耳穿一条金蛇,脚踏两条金龙,人面虎身,肩胛处生羽翼,西方金之祖巫。

句芒:全身青木颜色,鸟面人身,脚踏两条青龙,东方木之祖巫。

共工:蟒头人身,脚踏两条黑龙,手缠青色大蟒,全身黑色鳞片,善操纵洪荒水势,北方水之祖巫。

祝融:兽头人身双耳穿两条火蛇脚踏两条火龙全身火红鳞片,南方火之祖巫。

后土:人身蛇尾背后有七只手前面也有两手握两条腾蛇,中央土之祖巫。

天吴:八首人面,虎身十尾,风之祖巫。

玄冥:全身骨刺,形如巨兽,雨之祖巫。

强良:虎首人身,拿两条黄蛇,雷之祖巫。

翕兹:人面鸟身,耳挂两条青蛇,手拿两条红蛇,电之祖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