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白洁和5个男人一宿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第一章

巷战在继续,而红叶军士兵还在不断地流血。哪怕雨秋殇再三强调了要控制伤亡,可是在织田家那样专门针对红叶军士兵的攻击方式下,红叶军的士兵又怎能幸免?而其中,也有相当多的一部分人和内田五郎一样,习惯了为了救同袍兄弟豁出自己的性命,这二十年来养成的军魂也岂是一道命令就能改变的呢?

随着红叶军士兵的接连阵亡,越来越多的中队乃至大队失去了全部的红叶军士兵,只得从志愿兵里选拔临时的队长来接替指挥,战斗里已经大大下滑。而雨秋家守军的战线,也被不断压缩,直至天正十年(1582)6月15日中午时,被全部驱赶回三之丸内。织田军马不停蹄地展开了对三之丸城墙的侵攻,雨秋殇不得不把所有还勉强有战斗力的分队全部拉上城墙——他们一大半都来自原来的东城守备队,因为德川家康指挥下的关东大名们并没有采取重点击杀红叶军士兵的方针,所以东城守备队还保留着较为完整的建制。即便如此,三之丸城头也立

文学

刻陷入了苦战。

此时,三之丸内侧城内,北城守备队第一联队第三大队第七中队剩下的五十多个残兵正靠在墙垣边休息。两天前还有一百六十多人的他们,如今只剩下三分之一,基本上也是人人带伤,连中队长都换了两任。这样恐怖的伤亡比例已经远超普通军队的忍耐程度,可是枫叶山城的志愿兵们却靠着那顽强的意志还在坚持着。他们知道,他们是在为他们的红叶殿下复仇而战。他们知道,他们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乡和身后的父母妻儿而战。他们不能败,不能退,否则什么都没了。

与三郎怔怔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的两条裤子上沾满了血迹,一把砍缺了口的刀草草地别在腰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与三郎是绝对不会相信自己那个胆小怕事的父亲,就在不久前还在街巷里奋力拼杀,亲手斩杀了两个敌人。那可是凶神恶煞的敌方武士啊…自己的父亲明明连两个拿着菜刀的乱兵都怕,不敢出来保护爷爷奶奶,如今却又为什么如此勇敢?简直不像是一个人…

文助注意到了孩子的视线,却没有明白孩子的目光,只是对与三郎低声吩咐道:“三郎啊,到时候若是我也战死了,就由你来接替第七中队的队长。听命令你只需要听那边那个骑在马上的佐藤大人的命令,然后我问了第六中队的那个大人,他说若是要召开评定会议的话,他会带着我们中队的人过去的,你跟他走就行。”

“父亲…”与三郎还想再开口,却忽然听到了一阵马蹄声。他定睛看去,发现来的人是雨秋殇的亲信侍卫真田信繁,似乎是来传令的。只见他清了清嗓子,就在马上高声喊道:

“所有志愿兵听令,三之丸的街区和二之丸的城墙就是我们最后的阵地里!现在二之丸墙内已经挤满了避难的居民、后勤队和伤员,再也塞不下了!我们已经退无可退!如果二之丸的城墙被突破的话,我们将没办法保护百姓了!”喊完之后,真田信繁马不停蹄地又继续往下一处志愿兵聚集的地方策马而去,一遍一遍扯着沙哑的喉咙大胜喊着命令。

“所有志愿兵听令…”

所有的志愿兵听到消息后都是默然无语,现在等在城墙内侧休息的中队,基本上都是失去了所有红叶军指挥官的残兵。他们望向了二之丸的城头,依稀可以看到城头的楼梯边也挤满了百姓。一旦二之丸城墙沦陷,什么都完了。家园也好、亲人也好、这座城也好、雨秋家也好…雨秋平十几年来替这些百姓创造的一切,也将灰飞烟灭。大家没有多做交流,只是默默地握紧了自己的武器。

·

在申时三刻,三之丸的城墙也宣告沦陷。红叶军最后的士兵在城墙上流干了自己最后的血,15000红叶军和警备部队的士兵现在只剩下2000人不到了,涅槃备派去各个部队里担任指挥官的士兵更是所剩无几。几日的守城战里,他们足足给织田军造成了超过40000的伤亡,可是人多势众的织田家却没有半点停止进攻的意思。从山阳道、山阴()道和西海道赶回的部队正在路上,等到他们都抵达了又是一大批军队,织田家根本不愁人手。以天下之力围攻一家,又哪里会在乎伤亡呢?

此时,三之丸北城城墙上,织田家的武士已经彻底放松了下来。连最为谨慎的堀秀政,此刻也找不到任何担心的理由了。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第三章

第1021章神秘的人

那个人被雷云峰问的有些不自在,扫了一眼站在雷云峰身边的苏小嫚和韩妮娜,吞吞吐吐的好像有隐秘不可言说。

“你俩先到外面等我,看住了,不得任何人进来。”

“老大,这个人算个啥,有啥资格把我两人赶出去?”

“韩中校,不是这个人要叫你们出去,是我,难道你没听到吗?你和阿嫚赶紧出去,在外面替我站岗,这是命令。”

韩妮娜不满的拉着苏小嫚走出去,站在门口问苏小嫚:“你说这个人啥来头,为啥不敢在咱俩跟前表明身份,我看这里一定有鬼,再说老大身体还很虚弱,如果这人趁机……。”

“放心吧,那个人不是坏人,不敢把老大怎么样。”

“阿嫚,听你说话的意思好像认识他,那你说这个身份不明的人到底是啥人?为啥不敢在咱俩跟前亮明身份?”

“韩姐,你就不要多疑的瞎猜了,等老大出来不就啥都明白了吗?耐心等待,总会有结果。”

苏小嫚虽然对韩妮娜这么说,但她对这个人的身份也感到怀疑,因为她在天亮后再次见到他,好像有一点点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更想不清楚这人到底是谁。

雷云峰等苏小嫚和韩妮娜走出去,靠近那人低声说道:“老兄,你怎么会出现在永济城,又怎么被鬼子抓捕投进教堂的地下室,要是不违反你们的纪律可以告诉我吗?”

“雷长官,没想到还是被你认了出来,我这次带着四名兄弟潜入永济城,本来是想与潜伏在城里的人接头,没想到我们联络站的一个人被抓捕经不起敌人的折磨叛变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你事先一点都不知道?”

“事出突然,等我带着兄弟们赶到联络站,谁想掉进敌人提前布下的埋伏,竟然被包围在屋子里。在与敌人展开拼死激战为了掩护其他三名兄弟冲出去,最后弹尽粮绝还没来得及自我解决,就被扑进来的鬼子抓捕。”

“陈兄,你带领四名兄弟冒险潜入被日军刚占领的永济城,是不是要执行特殊任务,可以说你要执行啥任务吗?”

“实际我说出要执行的任务也不怕你,这次带领四名兄弟潜入进城,主要是想通过城里的组织购买一些部队急需的消炎药,可任务没完成还伤亡了三名兄弟,我和小刘又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被捕,要不是你冒险搭救,恐怕……。”

“陈兄过谦了,我俩虽然处于不同阵营,大敌当前能一块儿共同抗日杀鬼子,就通过这,我也应该救你和小刘。”

雷云峰又跟这位自称姓陈的人说了一阵话,不到十五分钟就从屋子里走出来,对站在院子里的苏小嫚和韩妮娜说道:“咱们马上返回队部,我想很快就会得到上峰新的指令。”

走在路上,韩妮娜看雷云峰一点都没有想说那个身份不明的人到底是谁,实在憋不住的问道:“老大,你快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再不说会憋死我的。”

“这么替那人着急呀?告诉你吧,这个人是我带着阿超和阿嫚潜入沁水城,第一个接触的小商人,算他倒霉,被突破永济城的鬼子堵在城里,看他不顺眼就把他和伙计小刘抓了起来,实际是一个受冤枉的老实人。”

“不、不对吧?我跟随猎豹突击队赶到永济城外接应你和阿嫚,可亲眼看到这个人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跟小鬼子拼命,看那架势就是一名经过训练的军人,根本就不像是你说的小商人,他一定在骗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