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500篇香艳短篇合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一章

天雾山,无道宗。

弟子居住区域。

华神医正在和涂雪曦与涂夜麟耐心讲解着。

“听着师尊的传授,的确很像是在胡说八道。”

“但绝不是这样的。”

“师尊所传授的东西,虽然十分不可思议,但是那的确是存在的!”

“我不知道师尊传授了你们什么,但我猜想,师尊所传授给你们的,绝对没有传授给苏师姐的要不可思议。”

“师尊传授给苏师姐的,那叫什么东西?傀儡一道,以命运提线控制他人!再不可思议的东西,都没有命运这玩意不可思议!”

华神医耐心述说着。

他自己说着说着,自己都摇着头。

如果换做他去修炼那个什么命运提线,傀儡一道的话,恐怕他都修不出来,甚至会觉得师尊就是在瞎扯。

可事实并非如此。

苏兮苏师姐悟出来了!

那就代表绝不是瞎扯出来的。

“可,可是,师兄,师尊传授了我们瞳之一道,我们……我们眼睛已经不见了。”

涂雪曦支支吾吾的说道。

华神医:“?”

传授两个失去眼睛都存在瞳之一道?

好家伙!

不愧是师尊!

够强的!!

华神医有些想吐槽。

可他转念一想。

不对。

这两位师妹师弟,最为特殊一点,似乎就是眼睛。

一种非常特殊的眼睛。

华神医绝强的医术都无法令其复原。

甚至哪怕是已经失去眼睛,都足以对华神医产生影响。

这种眼睛已经可以说,是一种天赋了。

师尊传授于两位师妹师弟瞳之一道,貌似也很正常。

或许,这瞳之一道,正是两位师妹师弟成长起来的真正契机,也是重见天日的契机!

想到这里,华神医隐隐约约有所领悟。

“师妹师弟,你们可方便讲述一番师尊传授的具体东西?若是能知道具体的东西,或许我能为你们提供帮助。”

华神医缓缓开口说道。

听到此话。

涂雪曦和涂夜麟都愣了一下后,便先后讲

文学

述了师尊和他们所说的那些话。

对比之前,他们现在对无道宗的人戒备也放下不少了。

自然愿意和他们这位师兄述说的。

当华神医全部听完后,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

“创造之瞳,虚无之瞳……”

“从无到有,从有到无,虚虚实实……”

“此道,在于心!”

华神医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重点。

他眯着眼,莫名想到了戒律殿的那座巨塔。

这种重点在心的,去那座巨塔或许有所帮助。

华神医默默点了点头,觉得有理。

“师妹师弟,师兄带你们去宗里面一座可以磨砺的塔去,这座塔可以磨练心境,或许对你们领悟师尊所传授的道有些帮助,你们可愿意去一趟?”

华神医看向两人,询问道。

“师兄,我们愿意。”

涂雪曦与涂夜麟齐齐开口。

“好!我带你们过去!”

华神医点头说道。

说完。

他也不再多迟疑,牵着这两名师妹师弟的手,往戒律殿的方向走了过去。

……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二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轰!一声超级巨响,仿佛一座大山完全崩溃,云雾笼罩着,神通之光扩散中,无数乱石冲天,烟尘滚滚,陡然在那血色的光芒中,随着一声狂笑,一场生死搏杀,似告一段落。

林牧脸色苍白,披头散发,踏在一块巨大山石上,他浑身浴血,环顾四周,眼眸赤红,有狰狞、狠绝之色狂闪,冷声道:“哈,哈哈哈,北原三个上魔宗,加上百鬼窟,尸僵谷,还有林某这些年来,所有的仇人,今日都来齐了,尔等为了我身上的骨魔至宝,还真是煞费苦心,好大的阵仗啊!”

“林牧,本座也不与你废话,你我都是魔门中人,今日局面,你逃是逃不掉的,也别指望我们会放虎归山,交出骨魔至宝,我敬你一代枭雄,给你一个痛快。”忽然一声断喝。

“不错,乖乖交出‘骨魔至宝’,否则叫你试试魔门手段,林牧,事到如今,你不要妄图反抗了,没用的。这里虽是魔界,魔宗、魔门无数,向来强者为尊,但,你林牧实在太嚣张了,你为了修炼‘大法’,血屠大小魔门上百,为了祭炼幽魂鬼王幡,更是抽取绝世魔修生魂,你,得罪的人太多了,今日,在这魔界北原之巅,我等联手,就是你的死期。”

“更何况,如今你手握‘骨魔至宝’,便是三大上魔宗的宿老,也忍不住出手针对你,今日,你说什么也跑不掉。”

“林牧,你这无耻淫贼,八百年前,为了勘破小无相心劫,不仅侮辱了我,更杀我全宗,将他们抽血、炼魂,你可知从那一刻起,我薛蝶,就誓与你不同代天,今日终于有机会报仇雪恨了,哈,哈哈哈,我倒要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经历了三年生死之战,到了此刻,还能活下来的,无不为绝世强者,他们团团围住了林牧,一个个面部狰狞,有的咆哮,有的冷笑,有的贪婪之色狂闪,更有的,仇恨不已?

群魔环视,敌人势大?今日局面,周围所有人,都恨不得杀自己而后快,逃不掉了么?林牧眸色一片赤红,双眼之中杀机狂闪,他对局势洞若观火,早就明白,此次定会陨落。

“哈,哈哈哈,在这魔界,哪一个不是杀戮滔天,手染千万鲜血,不如此,尔等会有今天的成就?既然想要杀我夺宝,还不动手,吼。”林牧嘴角冰冷的笑着,猛得一声嘶吼。

话语间,忽然向前一步,四周群雄,顿时瞳孔一缩,一个个双眼之内,警惕之色狂闪,甚至有的,面露惊悚,显然惧怕魔头的临死反扑,尽管,林牧此时看起来,似油尽灯枯?

群雄没有立即动手,只是封锁虚空,他们在等,等待林牧鲜血流尽,真元再也无法压制伤势,而后,自己走向末路。

“无胆之辈,难怪昔日,尔等斗不过我,既然你们不出手,那,我来吧,这是我最后一剑,也是最强一剑,哈哈哈哈,杀!”似看出了群雄的想法,林牧一阵嗤笑,蓦然冷喝。

吼声之际,林牧眼中杀机狂燃,探手一挥,有剑气如虹,无尽血光,激射八方,与此同时,林牧身体之中,滚滚热血,似被手中之剑抽取,面部枯萎之中,刹那成了皮包骨,痛苦的一声嘶吼,整个人冲天而起,滚滚剑光,似浩大无边一样。

呲吟,这是林牧的反击,最强一剑,也是最后一剑,此剑一出,天地色变,林牧冲天而起,周身上下,煞气狂燃。

这一剑,狠辣决绝,锋芒霸世,光耀北原,仿佛洗尽铅华,返璞归真了一样,更是在血光煞气内,蕴含了魔道之念。

“啊,不,这不可能,林牧你这该死的魔头,你绝没有这般境界的,不……”四周众人面色剧变,一个个身体狂颤。

这一瞬,整个魔界北原,所有魔修,都看到了这惊世一剑,都看到了一道血色光芒,将九霄天空,给生生刺穿,紧接着虚无扭曲,云收雨歇,北原平静了下来,天上,有一个巨大的黑洞,似一轮大日,高悬苍穹。围攻的诸雄,死伤不

文学

少,无不是喷出鲜血,颤抖着,骇然而望:“啊,这不可能!”

时空,仿佛在这一刻,都被切断了,一切的画面,在血色剑光,在那黑洞之下,仿佛定格。此时,北原苍穹,只一道身影,傲然而立,他周身煞气翻滚,豪情冲天,魔念狂燃。

“燃烧血脉,灭生一剑,我从来没有用过,今日一试果然威力不俗,哈,哈哈哈。”林牧彻底油尽灯枯,仰天狂笑。

“当初,我既选择魔道,就从来没后悔过,魔者嗜杀,可以随心所欲,只要够强,便能为所欲为,对弱者生杀予夺,不用有丝毫顾忌,可惜,这修魔之路,终没能走到尽头。不过我不后悔,若是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林牧,依然还是大魔头!”林牧冲天狂笑着,丝毫不理群雄的怒火,肆意张扬。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三章

易尘不再理会那大罗金仙,他根本不信什么天地大能的怨魂。这天地大能大神通者,那都是混元路上的重天境的强者,他们要是不想死的话,是很难搞死他们的。另外一个就是,如果他们没死透的话,死鬼回魂这码事,他们阮的溜圆。就算死透了,什么时候搞不好就回魂了,没见洪荒地仙界的天空和地府正闹着的吗。要说这里战死了大少大能这码事,倒不如说魔界各势力稳藏了多少高端战力来的好一些,这些混蛋不定就借着死上一回而隐藏在了幕后。真要到了各势力生死存亡的时刻,这些该死而没死的家伙,不知得爆发出多大的战力来,搞不好逆转战局都不一定的。

易尘和天魔不再理会大罗金仙,一路就往前而去。可过了老半天,还是没能走出这烟雾区域。回过头来看看,那大罗金仙正满脸苦笑的看着他们。

“喂,这里怎么回事?这又是什么该死的阵法?”易尘恨的咬牙切齿,他这辈子是见不得阵法了。他知道阵法玄妙,他也跟别人学过,可就是有学没有懂,越学越迷糊。就好像他在盘古脊髓之处,是参悟的透那禁制之道了,可禁制之道,不是阵道,阵道为后天禁制之组合,不为先天大道。易尘要想学得阵道,仍然任重而道远。

大罗金仙没回答易尘的话,而是上前拉过易尘和天魔的手,然后往来的路上一步踏出。景色一阵变幻,眼前不在是那烟雾,而是一片无垠宽广的灰色天地。是的,这里的天空是灰色的,这里的大地也是灰色的。天上没有太阳星晨月亮,连云朵都没有,只有一片灰蒙蒙的天空,大地上没有树木花草,也没有山川河流,更加没有什么生灵,这里的大地也是一片灰蒙蒙。嗯,地上还有一些惨白的骸骨,不多,怕是战死者的遗骸大都也化作了灰了吧。

易尘举目远眺,说好了的怨魂在那呢,一个也没见着。旁边的两人一样也是一脸的懵懂,这还是那满是怨魂的遗忘之地吗。天魔冲着大罗金仙道:“道友,这是你所说的遗忘之地?怎么一个怨魂都没有?”

大罗金仙张张嘴,他不知怎么回笑天魔的问话了。倒是易尘开口对天魔说道:“这里肯定是他所说的遗忘之地,不信的话你往地面上走上一遭,保证让你无限惊喜。地面之下的那些死鬼,应该是你的好口粮。”

天魔听得易尘的话,极力往那地面下看去,可惜这里似乎有这层层隔阻,他的眼力,竟看不了地下,他可怎么说也是大罗金仙级的。天魔不可思义的大叫道,“这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就看不到地下的?”

“没什么奇怪的,这里怕是正在渐渐的形成一个新的世界。马的,这里怕是又一个万族战场。”易尘也觉得不可思义,他是见识过一点世界形成这一类的,从这里的环境变化来看,只怕是真的应对着洪荒的万族战场来的。只是为什么这战场世界的形成会这么迟,难道还是因为重要与次要之分不成,不管怎么说,这事他记下了。

天魔这边可就不管这么多了,易尘的话才落下,他就如流星一样撞向了大地,过厮倒是个行动派,怕是和他以前作为域外天魔有关。作为有着独立思维能力的天魔,那怕是现在已经夺舍得到了肉身,他依然改不了他的天魔本性,大概也是自在贯了。

“轰轰”一串暴响,天魔撞在了大地上,大地翻滚,这个波及范围,估计得有方圆亿万里。还在大地往外“轰轰轰”的翻出去的时候,“呜呜”之声便伴随着冲天而起的怨魂悲呜满天而起。

等到大地翻滚停息时,这满天满地全都是怨魂了。这此怨魂被抛出地底的时候,一个个全都懵懂着,这过了一段时间后,却是被易尘三人吸引了,大战瞬息便爆发了。

“嗡”的一声刺耳之声传来,这无数怨魂“呜”的一声悲鸣,便围上了易尘三人。疯狂大战开始了,不,是疯狂杀戮开始了。易尘与大罗金仙一块,两人以快打快,一个个怨魂根本进不得他们的百丈之内,便给两人一一灭杀,这可真是死了再死的。这怪不得谁,怪只怪它们太弱,这里的怨魂,大概只相当于天仙一个级别。大地之上,天魔的嘴里吐出一条长长的舌头,这条舌头太长了,估计得有亿万里长。这条舌头四处乱卷,卷到那里,那里就有一大片怨魂被卷入天魔的肚里。

易尘瞧这天魔的手段,便知道,这只怕又是一个天魔的特性。这家伙以前是域外天魔时,怕就是这样通过不断吞噬同类天魔,才生出独立的意识思维,也就是真灵。不过,天魔类与生灵大不一样的就是,当他们能控制自我时,也就相当于生灵类的大罗金仙了。此时的天魔,算的上是真正的大罗金仙了,不管是真灵,还是肉身都是。只是没想到这厮还保持着他以前的特性,但这算是真性情吗,易尘不知,也许这算是他夺舍肉身后的本命神通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