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炕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东北大炕 第一章

“没错。”

神藤树淡淡笑道:“小轩你不必意外,世界树原本就生长在通古河畔,因为世界树的陨落通古河才会干涸,你在下界见到的,则是通古河的一条分流。”

“原来如此。”

我仔细看去,发现世界树的根条正在汲取河水,滋养自身,一时间天地之中充满了让人心旷神怡的契合感,那是规则、秩序的变化,世界树正在接掌整个世界秩序,万千规则涌向了上界、下界,以及被灭掉的大千世界遗迹,宛若一朵朵绽放的莲花一般,正在这些位面开辟新的灵气源泉,世界树一旦执掌世界秩序,魔道的力量就开始正式被驱逐,就连天空之中的虚无之气也开始变得稀薄了。

世界树重生的过程很漫长,它并未真正的长成。

我坐在树下的一块大石上,百无聊赖的抱着神月剑,道:“神藤前辈,我就这么干巴巴的守着吗?好无聊。”

“修炼本就是一场孤寂的旅行。”

神藤树安慰道:“不过你也不用觉得孤寂,因为虚无世界的攻势已经即将来临,这是镇守三千世界的第一战。”

“来了吗?”

我抬头感应了一下,果然,一道道密密麻麻的气息正在快速逼近,来自于星宙中的某个虫洞,蕴满了虚无之气,确实是它们,来了。

通天河畔,一个原本已经盘踞着快要睡着了的庞然大物抬起头来,巨大的龙躯缓缓扭动,尾巴在通古河中激起了千丈河水,他缓缓睁开眼睛,道:“小主,老龙将与你一起驱逐他们。”

说着,仙古龙王腾空而起,巨大的身躯铺天盖地一般,但终究还是没有世界树那么庞大,他的身躯与与之相比,倒像是世界树下的一条小蛇般,而我则纵身跃上了龙王的头颅之上,站在两只龙角之间,手持神月剑,随着仙古龙王的腾空,一起冲向了九天。

天外天,世界树。

一切预言都成了真,就在这一刻,我有种心领神会的感觉,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使命,感受到了自己的责任,神月剑猛然激荡爆发出冲天神辉,而就在正前方,云霭滚滚压境而来,一个个庞然大物出现,是虚空巨兽,并且不止一头虚空巨兽,足足有数十头巨兽从云层中飞出,身躯蜿蜒。

就在数十头虚空巨兽的上空,“虚”的身影缓缓凝聚,依旧是那个老人模样,被虚无光辉笼罩着,看不清身形,他目光睥睨,看着正在茁壮成长的世界树,冷哼一声:“老树,你终于回来了,本座等这一天太久太久了。”

神藤树声音低沉:“虚无主宰,当年你们袭杀了世界树镇守人,这才得以趁机攻杀我的本体,而今天,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小轩,但凡进入天外天的邪物,皆斩!”

“是。”

神月剑铮鸣,一道数千丈剑光冲天而起,神曦光辉充斥着剑意,最原始的力量带着轰隆隆的雷暴斩杀而去,顿时一阵轰鸣声中,只是一剑就已经将一头虚空巨兽斩杀了,巨大的身躯不断崩毁,在原始力量的恐怖杀伤力下寂灭。

与此同时,仙古龙王一声怒吼,此时它与我的力量开始契合,也获得了一部分原始力量,一口龙息喷吐而出,烧得数千名虚无行者桀桀惨叫,转眼间就已经灰飞烟灭,真龙术涌动,龙王身形扭动,形成了一道道来自虚空中的风暴挤压,杀得虚无世界大军溃不成军。

而我则不断挥舞充满神曦的神月剑,以原始力量压制,与虚决战。

“蓬蓬蓬~~~~”

虚无之气与原始力量碰撞,震得九天狂鸣,整个天外天都被这一场战斗所照亮了,这一战,虚无世界整整派出了数十头虚空巨兽可谓是声势滔天,可惜事与愿违,仅仅是我和仙古龙王,根本不必世界树出手,就已经足以抵挡住他们了。

原始力量摧枯拉朽,将虚无之气一一震碎,转眼间“虚”的双臂就断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副空荡荡的袖子,身躯也不断弥散,他发狂般的怒吼,祭动虚无之气来攻击杀伐,但却在神月剑下一点机会都没有,我已经掌握了真正的无上剑道,再无破绽可言,虚的攻势尽数被看透,根本不具备威胁了。

“你……你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虚大吼,声音中满是不甘,而在他身边,一群虚无行者都露出了胆怯之色,数十头虚空巨兽只剩下十头不到,

文学

而且大部分都被神月剑斩断了部分触角,灰色鲜血流淌,惨淡不堪,虚无世界这志在必得的偷袭,却落得一个惨败的下场。

我立于龙王的头颅之上,一言不发。

身后的神藤树则淡然道:“他不是什么小子,他是剑王步亦轩,是天地间的唯一剑王,亦是我的传人,虚,放弃吧,否则只会给你的虚无世界带来灭顶之灾。”

“我……”

虚的身影渐渐的退入云层之中,声音依旧从远方传来,道:“不会放弃。”

看来,还有下一战。

……

我纵身从龙身上跃下,重新回到大石的边缘坐下,神月剑撑在身边,显得有些无聊,而仙古龙王则重新回到通古河畔匍匐下来,懒洋洋的再次沉睡了起来。

这里,一整片区域都被世界树规则笼罩,他人很难走入,除非我走出去,以至于就连堂姐也很难进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淌,转眼就已经一年过去。

苏颜,她去了仙古神境了,还没有回来。

师姐林慕昭镇守两大书院,如今已经是两大书院之主,号白鹿剑圣,她也难得能来一趟世界树,虽然很想来,但书院的事务缠身,最多也就一个月来一次罢了,跟我聊聊天,带点好吃的。

堂姐则统御步王府的众多修士,被神藤树派去征伐已经动乱的古荒了,据说绝世魔龙即将起兵,想从虫洞里杀出,为儿子魔龙后裔复仇,而堂姐则已经达到了禁忌巅峰,位列圣榜第三名,排名已经在绝世魔龙之上,有资格去一战他了。

阿瑶、阙然、赵昊、宋骞等人都随着堂姐去攻打古荒了,倒是留下我一个人在世界树下,十分孤寂。

但我不能离开。

从虚无世界到天外天,只需要数十息的时间就能抵达,所以我必须一直留在这里,纵然心头担心小颜的安危,担心堂姐她们在古荒的征伐之路,想念师尊和师姐,但却不得不留在世界树下,一刻也不能离开,整个人都快要变成树下的一颗化石了。

“刷~~~~”

一缕流光落在了世界树上空的某处,是荒古圣殿传人,他手握长剑,浑身澎湃着禁忌后期的气息,笑道:“步亦轩,我又来了。”

我看了他一眼:“荒古,你又来挑战我了?”

“是的。”

“不用浪费时间了,你打不过我的。”

“你……妹……”

荒古圣殿传人收起剑,从腰间摘下了酒葫芦,笑道:“其实我是来找你喝酒的。”

“下来。”

“嗯。”

两人把酒聊天,转眼几天过去,天际又是一道火红流光落下,这一次是炽羽,都是在下界一起出道的圣贤,炽羽一身金光灿灿,似乎已经得到了朱雀之王的真传,笑道:“荒古,你也在这里啊?哇,好浓郁的酒香,一起喝一个?”

“来来来。”

昔日打生打死的几个人,坐在一块大石上,相谈甚欢。

然而聚会只是短暂的几天,荒古圣殿依旧在追求无上剑道,炽羽则想踏出返祖的最后一步,成为天地间最强的朱雀,而我,依旧守在世界树下。

……

转眼数十年过去。

“神藤树。”我静静道。

“怎么了,小轩?”

“小颜在仙古神境还没有回来,怎么回事,是不是……仙古神境的那个人,已经击败小颜,将她融合了,我很担心,想去一趟仙古神境。”

东北大炕 第二章

“这个人是谁?有能力触及到雷劫的人,总不可能是一个无名之辈吧。”周义问道。

“关于这个人身份信息的记载全部被销毁了。”华永说道:“只知道是一个觉醒了雷系力量的雷族强者,其他的完全不知道。”

“他并没有什么挣扎,直接在雷劫之中消失了是么?”李增看起来很平静的问道。

“嗯……因为那次雷劫很特殊,所以被记录了下来,雷洲方面应该也有类似的记录,但是关于那个人的身份信息,真的一点都没有。”华永摇了摇头。

“看来,又是一个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啊,这个人只是消失了,但是并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死了,神之一族都出现了,这个人说不定是被那个什么神之一族给接走了,看中了他的资质?”向熙猜测道。

“你说的也有可能。”华永点了点头:“这个光柱就好像是通道一样,接引对方离开,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李昱瑾就要离开了啊。”

“看吧,我们的情报太少,这一切都是猜测。”周义说道:“我们这一群连雷劫的摸不到的老家伙,就不要去评论人家雷劫怎么样了,何况,我们现在还能感受到李昱瑾强烈的气息呢……”

——

李昱瑾现在的状态很特殊,他的身体是在沉睡的,但是精神却非常的情形,他的灵魂似乎从肉体里面脱离了出来,抬头看到的是一条通向天空的白色通道。

“下面是身体,周围是白茫茫的一片,这雷劫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昱瑾皱了皱眉:“难道是一路走上去么?”

他感觉到了这条通道的尽头隐隐传来了一些呼唤的感觉。

这样想着,李昱瑾就不断的向上方飞去。

在他的印象里,这是他第一次渡劫,也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了。

逐渐的飞向了天空,那股召唤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啵……”

似乎好像是突破了什么东西,李昱瑾直接来到了一片白茫茫的空间之中。

这空间里似乎有一片看上去就很豪华的建筑,一幢幢的排列过去,每一幢之间的距离似乎都很远。

粗略数过去,恐怕得有九十多幢。

“这是哪里啊……仙界?突破之后被接引到仙界了?”李昱瑾挠了挠头,随意的往里走了走,忽然看到一个一身死霸装的小哥正在自己的院子里面练剑。

“呦,有新人来啦,这次有点早啊,才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又有人来了。”死霸装小哥看到李昱瑾之后跟他亲切的打招呼。

“您好。”李昱瑾点了点头:“请问,这里是仙界么?”

“仙界?”死霸装小哥挠了挠头“也许是吧,我也不知道,我都来这里几百年了,我也没闹明白这里到底是哪里。”

“几百年?”李昱瑾张了张嘴。

“是啊……”死霸装小哥点了点头:“好长好长的时间了啊。”

“那你每天都做什么?”李昱瑾好奇的问道。

“练剑啊。”死霸装小哥说道。

“天天练剑?几百年?”李昱瑾又被震惊。

“这有什么,那边还有变一棵树在那更长时间的呢。”死霸装小哥摆了摆手:“自从我击败了友哈巴赫拯救了尸魂界之后……”

东北大炕 第三章

“没有了恶魔长袍的力量加持,如今的你又如何能够抵抗本座?”

霎时,随着两位大天使长对着恶魔深渊掠去,人神子森然的眸子注视着黑暗王,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

若不是这个疯子如此疯狂的举动,萧炎早已经死上无数次了!

黑暗王的举动,已经让得人神子彻底愤怒起来,半神阶强者的愤怒,着实有些令人不寒而栗!

黑暗王固然实力强悍,天赋异禀,可是后者在冥界这些岁月间,早已经将毕生心血倾尽恶魔长袍之中,恶魔长袍的损失,

文学

对于后者负荷不小。

“是吗……那不妨试试!”

黑暗王冷笑一声,周身黑暗潮汐涌动,瞬间将无尽炎盟所属收拢在冥墙之上……恶魔深渊的力量太过邪恶,这些强者无法抵抗。

反之对方天使国度和人界中心的联军,此时此刻脸庞之上尽是恐惧和不安,那些黑暗物质和恶魔之息,正源源不断的吞噬着他们的生命!

“臭小子,这是本王能够做的一切,剩下的一切,便交到你的手上了!”

声音刚刚落下,黑暗王再一次和人神子纠缠在了一起。

这是自己如今能够做到的所有……剩下的,只能拼尽全力为萧炎争取时间了。

“我也来助你一臂之力!”

看着下方深渊之中开始诡异涌动的恶魔之圈,萧焱大长老重重点头,而后头也不回的和黑暗王两人瞬间发起攻势,和人神子纠缠起来。

不过凭借如今黑暗王和萧焱大长老两人的实力,恐怕无法应付达到半神阶的人神子。

这儿,依旧是一副死局……唯一的破局之法,只有那个深处永无尽头下恶魔之渊的家伙。

远处站立在冥墙之上的无尽炎盟众多强者却心神缓缓透过冥墙,看着更后方的冥城位置……那儿的天地能量,空间秩序彻底紊乱,仿佛有着真正的神邸剧烈交锋,比起人神子都要强悍得多。

整个战场的局势再一次变得紧张起来,不过下方恶魔深渊却浑然不顾这种颤动,无数的力量瞬间收缩汇聚,对着萧炎的身躯之上注入而去。

“我们……能够杀死他吗?”

不知道为何,身躯一点点对着下方恶魔萧炎靠近而去,大天使长贝琳的天使之翼却剧烈颤抖,就连娇躯都战战兢兢,仿佛这一跃,是朝着死亡掠去。

“噗嗤…咚…咚!”

阿瑞斯没有回答,只是美目紧紧锁定着下方那道不可一世的恶魔之影。

恶魔萧炎身边心脏跳动的声音格外的刺耳,似乎随着恶魔长袍的加冕,墨绿色的能量朝着消融的身上扩散而去。

胸膛,头颅,脸庞……墨绿色恶魔之力充斥之处,早已经化为尘埃的血肉,再一次以崭新的姿态重生而出,携带着一抹无与伦比的邪煞之息降临于此!

恶魔不屈,火焰不死,龙骨不灭。

这一刻,萧炎的气息和生机居然飞速的死灰复燃着!

“动手!”

瞬息后,两位大天使长顺利抵达了恶魔深渊的半空之中,感受着下方的恶魔之力似乎在抵抗排斥着她们的下坠,旋即阿瑞斯脸上的所有情绪瞬间消失。

“是!”

贝琳唇齿微咬,和阿瑞斯一前一后,似乎组成了某些奇妙的排序。

“天使吟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