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小说网,涨精装满肚子

po18脸红心跳小说网 第一章

啊….!

黑袍人咆哮,极尽冲撞。

奈何,魔家封印太强太可怕,符文不止锁了骨骼经脉,连其丹田,也一并封了,方才开了禁法,气势却一落千丈,彻底安分了。

“这座古墓,还有多少尸族人。”赵云上前,怕这黑袍老者跑了,又贴了极道封印符,顺便,还把老者的宝贝,扫荡了个精光。

“有种便杀了我。”黑袍老者嘶嚎。

啪!

魔子很直接,一个大嘴巴甩的很响亮。

黑袍老者喷血,三五颗牙齿随之横飞。

“来,我来。”

赵云拽开了魔子,一手按在了老者头顶。

完了,便是搜神术,对待嘴巴硬的,这方法最直接。

唔….!

黑袍老者闷哼,满目痛苦色。

搜魂很疼,便如一把锤子敲在了灵魂上,只一瞬,便是七窍流血,赵云无怜悯,对尸族也无需怜悯,截杀赵家的仇,都记着呢?

“看着都疼。”魔子一声唏嘘。

他未叨扰,随手拎出了酒壶。

搜魂术,他也通晓,但远不如赵云悟的深。

“准天境。”

赵云一声惊异,随之开眸。

“啥?”魔子一步上前。

“这地宫中,还有一尊准天境的尸族强者。”赵云当即道。

轰!砰!轰!

他话方落,便闻轰隆声。

轰声颇浩大,绝对地藏境的斗战,是准天境在干仗。

如赵云所看,真有尸族准天境,已与大长老开干了。

恶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尸族准天境,已

文学

然召唤出了两尊尸傀,皆是准天级,加上本尊,便是三尊准天境了,对上大长老和二长老,妥妥的三打二。

“意外之喜啊!”

赵云深吸一口气,直奔一方。

魔子也不分先后。

看来,他们先前未动瞬身绝杀和魔轮血祭,是极正确的选择,好钢用在刀刃上,对上地藏六重的黑袍老者,还不值得他们动王牌,要打也是打准天境,配合默契的话,一击便可将其重创。

这一点,打魔窟六长老时,便是个很好的例子。

不然,魔家仨准天境,也不可能封的那般轻松,准天境若死皮赖脸的遁走,即便三打一,也很难拦下。

所以说,带他俩来,可不是打酱油的。

虽是小兵儿,但有时候,能当大用的。

“三长老,速速进来。”

魔子去了符咒,传讯在外的三长老。

要封尸族准天境,得三位长老联手。

毕竟,魔家的三个长老,都是新晋的准天境,对上老牌的准天境,战力定是不足,三对三的话,会被对方跑了的,那

文学

就扯淡了。

“来了。”

何需魔子传讯,三长老也已进来。

真他娘的处处有惊喜,魔窟的据点中,竟有一尊尸族准天境,这,是他们未曾料到的,本以为全胜的一仗,到了还是出了变故。

不过,问题不大。

轰!砰!

古墓的地宫中,大战正酣。

与大长老对战的,乃一金袍青年,别看青年模样,实则是老家伙,多半用过永葆青春的丹药,战力颇强,至少强过魔家大长老。

瞧二长老,则是一挑二。

与之对战的,自是金袍青年的两尊准天傀儡,皆蒙着黑色的蟒袍,也皆是老者,不知是哪家的,定是尸族扒坟挖出的准天古尸。

“小看你了,竟进阶了准天。”

金袍青年冷笑,似认得魔家大长老。

正因认得,他才满目轻蔑,有全胜的自信,准天境也分强弱,如他,早已进阶准天有十余年,底蕴的积攒,是大长老比不了的。

“小看老夫,你会死的很惨。”

大长老一声暴喝,一刀凌天劈下。

师傅说过,打不打得过不要紧,重要的是姿势。

“将你连成傀儡,倒也不错。”

金袍青年幽笑,一掌震退了大长老。

这厮,的确很恐怖,身如鬼魅,一瞬逼至身前,一指戳向大长老眉心,乃绝灭的攻伐,一旦命中,便是板板整整的一击绝杀。

噗!

血光乍现,大长老受创。

不过,被命中的不是眉心,而是肩头。

噗!

另一方,二长老也受创。

毕竟是二打一,尸傀也很能打的。

至于魔家其他人,则竭力追杀魔窟,整个古墓,几乎每一条墓道、每一座地宫、每一座墓室,都有大战,轰隆之声此起彼伏。

嗖!嗖!

这边,赵云与魔子已赶到。

见了金袍青年,魔子眸子一眯,“尸祭?”

“怎么,你认得?”

赵云一边说着,便化出分身。

事实上,他在来的途中,已在墓道中,化出很多了,还有千秋城,也留了颇多分身,此刻正在吸收外界力量,只等加持他本尊。

“尸祖的小徒儿。”魔子说道。

“大鱼啊!”赵云听了,眸光熠熠。

若是把尸祭捉了,找尸祖要赎金,又能赚一票。

轰!

正说时,又闻一声轰隆。

三长老也杀到了,废话一句不多说,当场参战,帮的自是大长老,尸傀说可怕也可怕,说破也不难破,是谁召唤的,便弄死谁。

po18脸红心跳小说网 第二章

诗云:星外残星盘外盘,断阳副本几时完;人妖熏得道祖醉,互错身份心胆寒;分神乏术走潜龙,鸾凤仙城爆诈糊。

蒙邑,道号玄宗子,安子与其接触太少,无论性格或人品皆属一张白纸,但今时今日了解了,那厮简直是个不讲江湖道义的西门庆,不是,西门炎。

凤仙城野外密室,苦等八年余的域外传送让他一个人给造了,安子瞧着眼下布满灰尘、满目裂痕、仿佛燃烧过后留下的淡淡黑色道纹半晌无语,脑子里已经将那个脸有剑痕的丑逼碎撕万段,忒特么可恨。

然退路已断多想无益,另寻别处再刨洞府重新下阵,希望帝哥给力令鸾凤仙坟多出些意外拖住聂枭,忙活完事冒险潜入凤仙城打探消息,找机会走官方传送离开凌霞,去哪儿都成。

因张狂越修为上境升阳,致使关于碧云宫安博天的寻人消息淡去大半,再说既无影像、又无具体特征,区区十万晶没人放在心上,晃荡街面自然无人关注,忐忑心绪稍渐平复,七拐八弯到处踅摸传送区。

经引辰天劫降临,凤仙城早已重建,结构与原先一样,但正值翎凤涅关键时期,定是牛人坐镇重兵把守,依旧全城禁闭许进不许出,想离开鸾凤星除非持有城主颁发玉简,至于什么时候解禁……等通知。

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官方通道堵死那就走私人渠道,全球多的是空间阵道者,安子寻觅几处暗自摇头,收费太贵等级太低,且在本星打转,没什么意义,后一打听才知道,大师以上皆被官方登记造册,敢走私捏不死你;于是将主意打到城主头上,琢磨着玩儿一把夜探城主府,偷个信物啥的蒙混过关。

装着路人甲转悠踩点,猫一暗角手持元力探测瞪眼乍舌,满屏红点比蝗虫还多,这尼玛夜探等同送分,怎么办?

在城内晃了半个月一无所获,思来想去还是守着自家传送靠谱,独怕聂枭返回,以牛逼修为封锁全球,那可就真插翅难飞了。

传送洞府远离城池,藏于山坳之间,天空时有巡逻士卫掠过,安子怕被人堵了没敢在里边待着,隔着百十里遁入深山半腰,通过监视每日观察一番,时隔半年不知为何遭士卫发现,五人小队当场毁去并火速回城。

踩了猫尾巴惊动官方,安子欲骂无词立作反应,连续碎罢玉简窜到鸾凤月球,俯视一瞧吐了血,敢情连外空轨道都有人埋伏,乃真正意义上的天罗地网,得亏人少网稀窟窿大,否则就瞎啦!

惊了身冷汗立马驾星钗远离事非之地,驶向靠近冷阳第一颗行星,龟缩十年点亮传送,白光闪过返回银烟玉泉,手无星域图只得连接官方传送,三进乱七八糟城。

从道祖眼皮底下非法偷渡平安脱身,安平再造历史,踏出传送仿佛转世重生,低调行事寻一客栈立马联系蒙邑,非喷死那狗曰的不可。

还别说,秒通,蒙邑却比安子更惊呀:“可以呀!封锁那么严还能让你跑出来?”

“你个王八蛋还有脸说,害得小爷差点送命。”

“兄弟兄弟,听我解释……”

“解释你妹!看老子怎么在温侯那给你上眼药,洗净脖子等死吧你。”愤恨言罢关了通讯,出客栈刀斩虚空出城,御剑泗水回碧云宫交差闭关。

……

离开银烟二十余年,后十年发生了太多事,皆因鸾凤仙坟引起的涟漪,尤其是鸾凤星野外山坳之间发现的那座域外传送,直接惊动最高层,甭琢磨就知道出自宗师级高手,将那帮士卫骂得狗血淋头,为何?毁了传送如何得知去向?

两年后道祖归来一问三不知,城主当场下课回圣域抱重重重重孙子去了,哪儿说理去?

说句良心话,仙坟此局手段相当低级,但也不是没收获,至少看到个亮点,从战略上讲安平瞧见聂枭真容和说话声线,勉强胜了半子。

太始安危全系异形一身,聂枭非挖出那条太初泥鳅,就不信没留下点蛛丝马迹,私下寻到传送洞府,凭借七零八落的残阵,模糊推测出五个坐标,且相互之间差了十万八千光年,完全不挨着。

倘若聂枭对照多方信息仔细寻问,碧云宫安博天将无所遁形,但道祖一怒之下将城主贬回圣域坐了冷板凳,只好再撒大网,传法旨五方星域留意一个凝神炼体,其中就包括银烟,那位崇尚无为而治的莫问天长出一气,自语一句:果然不是针对我。

圣阳道祖亲下法旨,五大星域反应大致相同,无论是否抓到人总得摆个样子敷衍一番,反正哥们不差那点机缘,保住位子才是王道。

待安子返回银烟风声正紧,二愣子急于闭关领悟翎凤之翼,至于临时小队成员是死是活跟他没关系,在其眼里鸾凤之行利益没有最大化,尚属首次失败。

……

归心似箭御剑半月又见泗水,轻车熟路直飞鹰嘴峰腰,钻进洞府封好石门,支上画架凭记忆绘下聂枭容貌,两个时辰后得到一幅半身侧脸,正待揣摸性格飞进火符一道,白子靖造访,问罪的来了。

po18脸红心跳小说网 第三章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正在观星的老夫子双眼紧闭,鲜血顺着眼角、脸颊流下来,止都止不住。

不过此刻老夫子也顾不得去止血了,他镇定下来,在女弟子的搀扶之下,坐在地上,急忙说道:“大劫将至,杀劫来临,这一劫谁都逃不过去!速速将此消息,报告君上!”

当女弟子离去之后,老者一边捋着胡子一边喃喃自语:“太奇怪了,我可是将先祖留下的奇门遁甲修炼到了最巅峰,即使是寻常道君在天机之道上都无法与我相提并论,可是这一次……”

“不好了,这么大规模的杀劫,席卷整个人间,这比当年齐桓公出世之时的异象,还要惊人!”

“什么?这不可能!齐桓公乃是五霸之首,一身实力即使在道君之中也算是顶级的,如若人道气数加身,甚至可以短暂媲美大罗神仙,这和上古之时的天子、人皇也差不了多少了,你会不会看错了?”

“不会有错的,此次异象席卷天地,此次杀劫已经不是人间可以解决的事情了,不仅仅是人间,天界、冥界都在杀劫范围之内。这一次的影响,必定比太上降世还要大!”

这一夜,人间的天机术士们统统失眠了!

太乙神数!

奇门遁甲!

六壬神数!

梅花易数!

一种又一种堪称顶级的推演天机之法,在今夜一次次的被使用!

即使反噬甚大,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数日之后,闻名天下的几位诸子聚集到了一起。

“老夫擅长太乙神数,擅长观天下大势,此次劫数,横贯过去、现在、未来,甚至将会奠定下一个量劫乃至许多量劫的天下大势!这一劫,即使是道君、大罗也难逃!”老子捋着胡子一脸淡定的道。

“老夫擅长紫微斗数,此法乃是紫薇帝君传下,以周天星斗对应天下众生,以三百六十五颗主星,梳理人间万事万物的信息,以磅礴无量的信息为基础,推演未来!此次老夫推演的结果是:此界将会诞生出一位真正的皇帝,天下间第一位始皇帝即将诞生!”鬼谷子有些激动的道。

“大道阴阳,无极太一,吾乃阴阳家当代家主,吾夜观天象,真龙将出,人间乱世至此结束!”

一位位诸子,分别对未来做出了预言!

这预言又很快的传遍了整个天下!

诸子还是要脸的,所以尽管他们个个都知道真相是什么,但是并没有无中生有的说出来。而紫霄宫中的诸位玩家就不一样了,他们无所顾忌,肆无忌惮的讨论着。

“功盖三皇德胜五帝,始皇帝即将诞生?”

“当年皇天想要将神族三皇、五帝尊位,演化为一尊尊位,可惜他失败了!后来后土氏、伏羲氏、风里希、神农氏、轩辕氏五人相继执掌和氏璧,治理洪荒。”

“掐指一算,已有六代至尊使用和氏璧治理洪荒了,始皇帝或许是第七代!”

说到这里,这位道君就闭上了嘴,可是他暗示的太过明显,所以剩下的道君都明白了他的想法。

“奋六世之余烈?”

“只敲扑而鞭笞天下!”

一想到这里,许多道君顿时就不爽了:“又是定数?!!!”

“你们也可以成为始皇帝啊!”白起忽然说道。

“这位始皇帝将横扫洪荒,将一切保守封建落后的东西统统干掉!”

“不错,谁能将三皇五帝果味彻底合一,谁能完成横扫洪荒、清洗洪荒的重任,谁就是始皇帝!”

“对呀,你们也可以去试试啊,始皇帝是一定会诞生的,但到底是谁,还没定下来呢!”韩信一脸真诚的道。

“且,我才不听你忽悠呢!”

“当年,听你们的忽悠,我去竞争后土之位,结果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淹死了!”

“后来,我听你们的,去竞争女娲之位,结果我虽然也造出了人族,可最终却被认定为类人生物,距离真正的人族差了十万八千里!”

“再后来,我去和五帝竞争,还没见到五帝呢,就被他们的爪牙打死了!”

“接着我不服气,然后就打上了天庭,这一次终于见到了昊天,然后就被昊天当着天庭诸神的面给打死了!”

“后来昊天道化,天庭无主,我就想着此位与我有缘,结果还没坐上去呢,就被来自背后的一剑给杀了。这一剑乃是西方太白庚金剑气,到底是谁发出来的,我就不说了,懂的都懂!”

“好不容易等到人族五帝时代,我化身妖魔,祸乱洪荒,一开始玩的挺开心的,可是没多久,就被大羿列为天下十大妖兽之一,然后一箭把我给杀了。”

“这一次说什么老夫都不去了,老夫算是看出来了,这始皇帝之位,感兴趣的太多了,老夫与之基本无缘!”

“嘿嘿!”

“话可不能这么说,看到那边那个躺着睡觉的黑衣人没有?知道他是谁吗?他是魔祖罗睺!”说到这里,申公豹微微一笑。

“此外,他还是凶兽一族的皇者神逆,他为什么进步这么大?他为什么一直在这里躺着都大有收获?不就是因为他是第一个量劫的最终反派,太一氏的终生之敌!”

“即使当不了始皇帝,能当上始皇帝横扫天下过程中最大的敌人,那也是巨大的收获!”

能忽悠一个是一个!

越多的道君,参与这场劫数,最终清洗洪荒的效果,也就越好!

道友请留步!

这句话再次响彻洪荒!

一切大国小国,都开始刮地三尺寻找修士,挖掘底蕴。

有的国家,为了应对此次劫数,直接拿出了老祖宗的棺材板儿,开始祭拜祖先,希望祖宗们能拿出所有底蕴,庇护国家渡过此劫。

有的国家,拿出了大量的宝物,连国运都拿了出来,用来招揽道君作为供奉。

拿了国运,就别想跑了!

跑都跑不掉!

有的国家,则是直接和山海界之中的洪荒百族们联络在了一起,连国家图腾都拿出来交易,只为了获取力量!

这么一搞,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山海界入劫了!

大秦有理由,顺着这个联系,直接打进山海界,解决这些历史遗留问题!

也有的国家,乃是地上道国,供奉玄门神仙业位图,供奉三清,还有的国家,乃是地上佛国,国主是未来佛弥勒佛。

至于地上妖国、地上魔国、幽冥鬼国等大大小小的势力,更是不计其数!

他们的数目越多,嬴政就越是欢喜,越是满意!

……

随着时间的流逝,嬴政终于诞生了。

“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