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一章

接下来的几天,秦枫回归平平淡淡的校园生活。

白天,秦枫在课堂上睡觉打呼。夜晚则是分为上半夜和下半夜。

上半夜,秦枫一般都是给林若雪交公粮。偶尔也要去一趟教师公寓,然后把余粮留给姬轻月。反正这个两个女人都得满足才行,这是一个老色批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下半夜,秦枫就会拖着疲惫的步伐,捂着隐隐作痛的肾,悄悄起床溜到秦氏帝国集团的黑科技实验室,对钢铁侠战甲进行升级改造,同时还着手研发一些新型的黑科技武器和装备。

现在的世界格局的变化太快,像J博士这样的危险人物肯定

文学

不止一个。所以秦枫不能仅仅依赖主角光环的能力,必须打造更多的黑科技,藏更多的底牌,只有底牌越多,才会立于不败之地。

“富人靠科技”这句话,牢牢印在秦枫的脑海里。反正现在秦氏帝国集团有的是钱,研发黑科技装备根本不需要担心资金的问题。

另一方面,蓝冰语按照秦枫的指令,老老实实呆在天京市,每天都去秦氏医馆上班,为病人诊治。

蓝冰语的中医天赋很强,她很快就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口碑。而且她还是中医泰斗秦枫的妹妹,所以年纪轻轻就在中医界得到了万人尊崇的地位,甚至被称为“小神医”。

总之,秦枫一家人过得越好,罗刹门就越焦头烂额。

苗疆西域,雾隐山。

罗刹门的主殿里虽灯火辉煌,却处处散发着阴森寂寥的气息。

宫殿里的气温逼近冰点,墙壁上除了渗人的壁画,还爬满了蜈蚣、蝎子等剧毒之物。

罗刹门的领主罗峰站在大殿中央,眼里冒着黑色的毒气,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有顷,一个身手矫健的黑袍人跑进宫殿,单膝跪在罗峰面前。

罗峰面露不悦,眉宇间隐约浮现怒气,急忙问道:“这么久了,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黑袍人满头大汗,颇具无奈地说:“领主大人,请恕属下无能,我们一行人尝试了很多次,都没能将叛徒蓝冰语引诱到咱们罗刹门的地盘。现在蓝冰语还在天京市,不论我们怎么旁敲侧击,她都不出天京市。”

罗峰的表情变幻莫测,眯着眼睛低语道:“这个结果,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看样子,是秦枫察觉了我的意图。此人智勇双全,不好对付。”

黑袍人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苦笑着说:“领主大人,您说的没错,天京市是秦枫的地盘。全城的每个角落,都暗藏埋伏。在他的地盘上,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咱们也无法把他们引到这里,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罗峰轻笑两声,声音透着冰冷:“无妨,我还有一个办法。只要你们按我说的做,秦枫就算不想来我的地盘,他也会被迫来一趟!”

黑袍人不明所以:“领主大人,属下愚钝,请明示。”

“既然秦枫在天京市的身份是救死扶伤的中医泰斗,那咱们正好可以从这方面做文章!”

罗峰的笑容愈发狂妄,接着他向黑袍人吩咐了几句。

黑袍人听后,瞪大眼睛,神色亢奋:“领主大人,您真是英明,属下这就去办!”

等黑袍人离开后,罗峰望向殿外的天空,咬着牙喃喃自语:“秦枫,这次我会给你找一个不得不走出天京市的理由,不出三天,你必定会乖乖来我西域苗疆。等你来到我罗刹门的地盘,我会让你好好领教一下巫蛊之术!”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二章

暗青色宝瓶向下倾倒,从中倾泄出大片大片的漆黑色魔水,将周阳打出的【乾阳真火】大片大片浇灭。

灰黑色魔幡凌空招展晃动,释放出大量的灰黑色魔雾,化作一种种魔物向着众修扑击而去。

那魔雾诡异而强大,具备着极强的侵蚀同化能力,甚至可以将修士的法术神通也同化成为自身力量,只有极阳属性的力量才能免疫这种同化,将它驱散净化。

青阳真人便承担了这份重任。

他已经收起了【玄阳引雷剑】,专心御使【大日金轮】释放出漫天炎阳之光来对抗那魔雾侵蚀。

但他也只能助众人对付这速度不快的灰黑色魔雾,像那杆神出鬼没的黑色魔枪,以及那柄诡异迅疾的鬼头长刀偷袭,他就无能为力了。

好在除他之外,周阳等三人单论本身实力可以说都比他强,对于自身防护也极其重视,都有着品阶不低的防御法器守护。

不过以四打一的情况下,却还被“天尸上人”这魔头打得不敢露头,这种情况让四个元婴期修士脸色都很是不好看。

周阳尤其如此。

他脸色难看的望着那只暗青色魔瓶,眼中满是惊疑之色。

若非此物倾倒出来的黑色魔水竟然可以浇灭【乾阳真火】,他此时绝不会如此被动。

而以他的见识,也竟是认不出那黑色魔水的来历,只知道这是一种至阴至寒的阴属性魔水,并且非是那宝瓶所能产生孕育的,暗青色宝瓶不过是一个容器罢了。

原本他看出这点后,是想通过慢慢消耗的方式来消耗那些黑色魔水,毕竟他的【乾阳真火】完全由自身法力所转化生成,只要他法力不耗尽,便随时都能生成。

可是随着交手一阵子后,通过“天尸上人”毫不吝啬的大洒水举动,他已经看出来了,对方那个暗青色宝瓶内装着的这种魔水,数量定然是远远超出他此前预料。

换句话说就是,他未必耗得过对方。

发现这一点后,周阳心中就知道,自己必须得出全力了。

他眼中寒芒一闪,挥手将【昊阳宝镜】、【厚土封天印】这几件在此战中发挥不出多大作用的法器收起,然后张口一吐,将【乾阳宝珠】给祭了出来。

轰!

炽烈耀眼的金色火光闪耀战场,随着周阳将大量法力注入【乾阳宝珠】当中,这件残破的七阶仙器,终于绽放出了属于它的独特光辉。

“落!”

只听周阳口中一声叱喝,天空中已经化作一轮金色炎阳的【乾阳宝珠】,疾如流星一般猛地向着“天尸上人”所化三头六臂怪物轰了过去。

这一次,金色炎阳所过之处,迎面浇来的黑色魔水直接被气化成烟雾,再不复此前威能。

见到这一幕,那三头六臂怪物当即一声咆哮怒吼,左边狮头大口一张,一道充满污秽气息的黑色魔光便激射而出,径直撞上了疾飞而来的金色炎阳。

在这黑色魔光污秽之下,金色炎阳的光辉瞬间为之黯淡了许多,与法器心神相连的周阳本人,更是直接被一股死寂、阴冷的意志所侵入元神,令他元神一阵猛颤不止。

好在感知到他元神受到攻击后,他炼制的那件元神秘宝受到刺激下,主动释放出一股力量为他稳住了颤动的元神。

喝!

他口中一声低喝,再度发力催动【乾阳宝珠】。

顿时间,原本受阻难行的金色炎阳,再次爆发出璀璨火光,继续向前滚滚推进了起来。

三头六臂怪物显然也未料到,在自己的本命神通攻击下,周阳竟然还能催动那金色炎阳继续进攻。

以至于当他想要做些什么补救措施的时候,金色炎阳已经来到了他近前。

于是他只来得及将手中那杆黑色魔枪往前一点,便被无尽火光所淹没。

吼吼吼!

充满着痛楚之意的咆哮怒吼声接连响起,在硬生生吃下周阳倾尽全力的一击后,三头六臂怪物终于受伤了。

当他奋力从金色火海内冲出的时候,全身大部分区域都出现了严重烧伤,溃烂的伤口处不断有着黑臭污血溢出。

文学

原本这种伤势看起来虽然可怖,但对恢复力强大的三头六臂怪物而言,并不是多么严重,只要给他一点时间驱除伤口处残留的异种力量,不用多久便可尽数痊愈。

可敌人又怎么会愿意给他这个机会。

聂玉霜和郭淮阳在见识到周阳那一击所产生的威势后,便已经意识到这是个极好的破局机会。

故而当金色炎阳命中三头六臂怪物的时候,两人也是各自施展绝招完成了连击。

聂玉霜张口一喷,便有一道白茫茫寒气飘飞而出,化作一道气箭向着三头六臂怪物激射而去。

这道白茫茫寒气看起来不怎么起眼,却是玄冥仙宗内赫赫有名的一门大神通【冰霜玄冥气】,有冰封万物的可怖威能。

而且聂玉霜为了增加这门神通的威能,在使出这门神通的时候,更是不惜损耗元气的以本命寒元所催动。

如此这门神通的威能虽然依旧赶不上【寂灭玄冥神光】,但也极为接近了。

白色气箭一闪即逝,很快就命中了刚从火海中脱身的三头六臂怪物,然后直接将其冰封了起来。

与此同时,郭淮阳也是一声大喝,张弓搭箭向着被冰封的三头六臂怪物射出了手上箭矢。

他手中那张弓在流云洲修仙界也是件赫赫有名的法器,名为【惊雷弓】,品阶高达六阶中品,弓臂乃是使用【万年天雷竹】所制,弓弦更是使用六阶中品银蛟的蛟筋混合【天雷玄金】所炼成。

这张弓原本是不需要搭配箭矢的,修士可直接以法力拉动弓弦催发出雷电箭矢攻击。

现在郭淮阳却在弓弦之上挂上了箭矢,可见那箭矢也非普通之物。

事实的确是如此。

那根被郭淮阳射出的箭矢,又叫做【天雷诛仙箭】,本身也是一件六阶下品法器,而且是专门为了配合【惊雷弓】这件法器所炼制的配套法器。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三章

云轩不得不又重新走回到那条狭隘的通道上,窄窄的夜空中已开始微微泛白,带来死亡和恐惧的夜晚,终于迎来了第二天的光明。

一名身穿高级军装的守卫从后急步而上,来到涂辽耳边,急促地说了一番话,涂辽一对细长的眼睛顿时闪出了亮光,直到那名守卫走后,涂辽眼珠一转,边走边对云轩说道:“夏启修士你是聪明人,相信也猜到了吧,先前的仙狱暴动正是某些人为了妄图取道友的性命为引发的。”

云轩冷淡回应:“涂辽大人,你是不是在暗示我,单廷龙那个混账东西专门策动了昨晚那场惨烈的闹剧,其真正目的只为了取我一人性命?”他转头嘲讽地看了看涂辽,冷冷说道:“若真有十足的证据,那么恭喜你了,涂辽大人,你将升职为监狱长了。”

涂辽和蔼一笑,说道:“真相是什么,我现在还不敢轻言判断,不过,昨晚仙狱大阵为何会突然切断阵眼的阵源,确实是来自单廷龙大人的命令。”

“哦?”云轩对于为何会中断仙狱大阵阵源如此之久一事,也颇感疑惑。

涂辽眯了眯小眼睛,沉声道:“守护阵源处的老头子已经愿意出来作证,因为单廷龙大人这个莫名其妙的命令,令云州仙狱里起码死伤了过万名囚犯,近四百的守卫兄弟……”

云轩微微皱眉,想起了昨晚混乱中四周那若隐若无的混乱元素,如今再听一出事,就有守护阵源处的老头子愿意来指证,他恍然大悟,仙狱大阵迟迟没有恢复阵源供应,原来是有有心人参与其中了,云轩不由得冷笑道:“谁说云州仙狱的内外系统缺乏沟通呢,我看涂辽大人就与好些人有着紧密联系呢,譬如说某些守护阵源处的重要人士。”

涂辽的脸色终于变了变,但立即又恢复了常态,笑道:“夏启修士果然是位非常人物,只凭片言只字,就能联想出如此多的事情来,这毕竟不能等同于事实啊,嘿嘿!”

云轩仔细打量着涂辽身上精工细作的行头,以及手指上那几枚一眼就知是价值不菲的戒指,不禁又多联想到了一些事情,低声说道:“如今云州仙狱的几万犯人总是在白玉灵矿里挖掘那些值不了几个钱的石头,可见多浪费人力物力啊,假如能由擅长经营的涂辽大人来管理的话,这数万个免费劳动力在手,或是换一种工作方式,那可以创造出多少惊人的财富呀,哈!”

仿佛被人看穿内心的某些想法,涂辽的脸色不由得再次难看起来,他强颜一笑,说道:“夏启修士说笑了。”

云轩将涂辽这份难堪看在眼中,心中掠过一丝快意,但很快又被另一些负面情绪所取代了。

……

广场上尸横遍野,浓郁的血腥味道充斥着每个生者的嗅觉,不少伤者正在广场边缘上做着救护处理,呻吟声处处可闻。

老霍林替代了涂辽的位置,继续引领着云轩前进,当绕过一群伤者时,云轩赫然在其中看到了昨晚第一个对他发起袭击的豪猪,只见对方伤痕累累,体无完肤,但即便如此,在众多伤者中也只能算是普通重伤,医修人员甚至还没能腾出手去处理他,只能任由豪猪坐在地上干哼哼着。

云轩不由得对他牵了牵嘴角,没想到昨晚全场第一发动进攻,身陷敌阵的他竟然死不了,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后者似乎感应到了云轩的目光,回瞪着云轩,但他已经没有发怒的力气了。

走进石屋群后,老霍林好几回头看看云轩,欲言又止,直到最后将云轩送回囚室,他才低声说了句:“谢谢……”

云轩无声叹气,只是在靠窗边的墙壁上,又是划了一划,不知不觉,那里已经画了密密麻麻的“正”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正如所预料的那般,云州仙狱先是展开了内部调查,内防多名高层人物和狱卒都受到牵连,不少犯人也遭受了惩罚,宛州珍宝阁和帝都皇城派来了特殊人员进行监督,务必要对云州仙狱的管理系统进行一次严格的清洗。

原本就“走火入魔”的单廷龙大人,在此情此景下,伤势就更重了,他那位倒霉的副官起码为他承担了过半的责任,看来单廷龙下台是迟早的事,但新任的监狱长到底是由涂辽接任,或是另有其人,珍宝阁和帝都的人员仍在斟酌之中。

在此期间,九州的人族内战继续如火如荼地进行,主战场大多集中在无常阁这片抱遭摧残的土地上,以慕容杰为首的势力一边对靠近幻象森林和南海一带的国土进行变革,实施仁政,一边抵抗外敌,且战且退,无常阁的领土面积在短短几个月内,丢失了起码一半!

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无常阁阁主慕容杰采纳了副阁主秦小天的建议,将无常阁的修士大军主要集中在了北面,计划先将正天门击退。而副阁主秦小天则统率着无常阁的三支修士大军,与正天门门主许蒋尤所率领的主力大军,在无常阁北面领土上,展开了寂静时代末期的第一场大战役,双方参战的修士都超过了二十万。

由于许蒋尤的错误决定,首先与无常阁撕破脸皮,本来是打着来支援盟友的军队旗号,顿时变成了不仁不义的小人之师。相对的,无常阁马上成为了保家卫国的正义之师,开战以来,整个九州世界的舆论还是第一次站在无常阁这边,指责正天门的不义之举。

相比起来,玉衡宫的做法就聪明多了,他们的修士大军进入无常阁所属的领土后,仅仅是接管城池和防御要塞,从未降下无常阁的旗帜,对外仍是宣称帮助盟友镇守,不像正天门门主许蒋尤,打着来支援盟友的旗号,明目张胆地更换上正天门的旗帜。

其实两者之间并无差别,目的都是一样的,只是所使的手段不同,因此才就会有不同的结果。

在这场空前规模的战役中,无常阁新一代领军人物秦小天锋芒毕露,以骄兵之计诱敌深入,重创正天门主力军团。于九隆山脉的决定性一战中,更是亲手斩下了过于冒进的正天门门主许蒋尤的头颅,此致,秦小天一战成名,威震当代!

一颗新的巨星冉冉升起,意味着另一颗巨星的陨落。

几乎同时,正天门内顿时乱成一团,军中剩余的各大小修士统领经过短暂商议后,很快便如潮水般溃退出了无常阁的领土,宣告退出了此次内战的行列。

继承人之一的许天正趁此机会,立即开始了夺权行动,而远在云天宗的许木惊闻父亲阵亡,匆忙赶回正天门,维护自己少门主的地位,当然,他做梦都不会想到,当年云天宗里,那个仅仅只是外门弟子的秦小天,竟然有朝一日成为了自己的杀父仇人。

正天门的权势争斗,令他们宗门内的形势变得严峻起来,这对于无常阁而言,无意是件大大的好事,至少不用再顾忌正天门,可以放手对抗剩余的强敌了。

帝都皇城中的女皇听闻正天门门主许蒋尤的阵亡,甚是怅然,同为当代九州人类的领袖中,不成想,最早回归轮回的并不是自己,而是正天门门主,在兔死狐悲的忧郁下,李清水做出惊人决定:“朕,要御驾亲征!”

帝都女皇亲临前线,顿时令帝都大军士气大振,人人奋不顾身,全军更是势如破竹,直往无常阁的心脏——无常峰插去,无常阁才刚获得短暂喘息的机会,形势便又一次紧张起来,不过幸运的是,当初白素和秦小天私下达成的协议,终于开始慢慢起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