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雪白的屁股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第一章

黄歇面对龙治的冷笑,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要死了,道:“本君死不瞑目!”

此时,李嫣嫣已然穿好了衣衫。

来到了李园身边!

龙治道:“你想瞑目?呵呵,又有何难。”

黄歇这才发现,原本以为这些人是李园豢养的刺客,没想到,这头人的身份就很不一般。

随即想到,时才李园口里的主上。

龙治叹息道:“既然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也算对得起你黄歇一世英名!本官龙治,来自黑冰台。”

黄歇闻言两眼一黑,李园,李嫣嫣,黑冰台,秦国!!!

那这个隐藏在背后的主上是谁,已经呼之欲出。

黄歇捂着胸口,两眼通红,指着李嫣嫣道:“你,你们,你们是苏劫的人,苏劫要夺楚国?”

黄歇一提到苏劫。

那些刺客门无一不收起了笑意,各个脸上一震,秦侯之名,岂敢笑耳!

龙治道:“不错,黄歇,黑冰台主上,便是苏武侯,我等奉苏武侯之命,杀黄歇,你以为,熊完凭什么这么容易死?你以为的一切,无不是苏武侯的谋略,你可瞑目?”

黄歇听道这里。

惨笑不已!

随即哭笑道:“嫣嫣,你好愚蠢啊,秦侯岂会放过你们,你们杀了我,将来如何坐得了楚王大位,你们拿什么去对抗苏劫。”

龙治立刻说道:“你也太小看秦侯了,他们为什么要对抗秦侯,李嫣嫣,你说呢。”

李嫣嫣闻言,脸色发白,道:“嫣嫣不敢违抗师尊。”

黄歇顿时愣住了。

“什么?师尊?”

龙治道:“黄歇,秦侯敬你乃是一代贤臣,可名传千古,一生来看,功大于过,所以才会让我等带你几句话,让你不至于到死都不明白。”

黄歇站了起来。

这一刻,他似乎又变成了那个睿智的春申君。

那个让列国闻风丧胆的黄歇。

黄歇深吸一口气,道:“成王败寇,本君无话可说,苏劫有什么话?”

龙治说道:“黄歇,你可曾忘记,你于江夏郡汉阳府外桃花山上桃花庙内提诗一事!”

黄歇心神狂震。

桃花山上桃花林,桃花洞里桃花仙。

桃花春雨桃花艳,桃花庙内桃花人。

桃花三月桃花运,桃花运连桃花心。

他年若得桃花面,身首异处也甘心。

他如何会不记得。

龙抬头。

二月初二。

汉阳桃花山盛开。

那桃花庙里便是当代文王夫人,杜莎,也就是诗中桃花人。

他黄歇爱慕多年,这首诗还是朱英献给他的。

黄歇问道:“本君记得,这和秦侯有什么关系。”

龙治叹气说道:“你既然要身首异处也甘心,今日便是你的应誓之日,嫣嫣,便是杜莎夫人的门徒,乃是文王庙之人,他兄妹二人出现在你的身边,便是武侯的安排,楚国迁都,亦是武侯的安排,陷害两庙,除去三苗,也是武侯的安排,你今日身死,更是武侯的安排,而李园和李嫣嫣,便是用来对付你们楚国的人,如今熊悍成为了楚王,整个楚国,都是武侯的,而你念念不忘的杜莎夫人,便是武侯的女人,大秦武侯夫人,更是秦王册封的美人,你明白了吗。”

黄歇心血一涌。

鲜红的血液顿时挂满了嘴角。

他听明白了这一切。

道:“好大的图谋,原来,原来就因为这一首诗,就一首诗?那本君和那纣王有什么区别。”

龙治笑道:“还真没什么区别。”

后世相传,纣王失去了天下,起因,是因为他亵渎了女娲,在女娲庙里提诗,当然,这是民间传说,不足为信。

然而。

同样,后世民间亦是传说。

春申君在桃花夫人庙里提诗亵渎桃花仙,夫人归来,让门下二妖化为李园和李嫣嫣,断去了令尹的江山,让黄歇应誓。

黄歇的什么江山?

便是楚国,黄国。

苏劫可能也想不到,后世的民间传说,居然是他一手促成。

黄歇泪流满面。

道:“原来如此,我黄歇,原来注定了会死,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啊,本君一死,楚国何在,八百年基业何在,本君一生的心血何在?”

龙治看着痛哭不止的黄歇。

说道:“令尹,接下来,是秦侯让本官转达给你的。”

“你初为左徒之时,外无宾客之助,内无王室之亲,却能说秦却韩魏以存楚氏,后又以太傅随太子入秦为质十载,终社稷而归太子,独赖其才而成大事,其智何其明也。”

“汝因功受封淮北,为楚令尹,尊号春申,兴复黄氏,使黄城治为无囚之地,五年,将兵救赵,八年北伐灭鲁,又治理江淮,兴修水利,复兴楚国,以非王室宗亲而相楚二十五年,楚王言必听,计必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名为令尹,实则楚王也,汝文治武功,才能手段可见一斑,一世英雄,暮年竟昏聩到欲取社稷而代之,此乃不忠不义也,你一世英名,本侯可叹可悲也。”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第二章

广固城外,三里,云门山。

一处荒岭之上,黑袍与陶渊明比肩而立,看着远处广固城中的万家灯火,以及城外平原之上,上万帐鲜卑帐户中的篝火堆堆,欢快的乐曲声与歌声,在整个空旷的夜空中回荡着,而烤羊炙牛的味道,也顺风传来,如果不是有这座坚城就在前方,会让人产生一种这里是塞外草原的错觉。

黑袍的鼻子抽了抽,喃喃地说道:“过了这么多年,鲜卑人还是没有学会跟汉人一样生活,在他们看来,这里仍然是草原啊。”

陶渊明微微一笑:“北方战乱多年,很多耕地荒废,即使是汉人的百姓,也有不少是躲在山中结坞而立,平原之上,就留给了这些鲜卑异族,不然的话,他们也没有地方走马放牧,好在汉人百姓还是能种出很多的粮食,让他们不用象草原那样养太多的牛羊,看起来,他们的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

黑袍冷笑道:“这种逍遥快活的好日子,也过不了多久了,身在乱世,是不要指望能舒服到哪里去的。”

陶渊明轻轻地“哦”了一声:“师父这回带回贺兰敏,是要引北魏攻打南燕吗?加上上次贺兰卢掳掠清河数万百姓的仇,足以让拓跋嗣起大兵来战了吧。”

黑袍摇了摇头:“不,拓跋嗣刚刚即位,立足未稳,国丧期间,也不宜大动刀兵,而且,你想想,贺兰部叛魏多年,拓跋珪也不能来攻,南北二燕一直能存在,你以为是什么原因呢?”

陶渊明正色道:“因为要南征南燕,或者是北伐北燕,都必须要以河北,幽燕为前进基地,需要在这里屯粮屯兵,然后等待时机,大军出动。北燕那里,要去辽东之地,山高路远,大军极难行动。而南燕这里,虽然路近一些,但南燕毕竟也有几十万大军,还有强大的甲骑俱装,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真要灭国,非起大兵不可。”

“但魏国的大军,是分散在各个部落之中,散居在几千里的漠南

文学

草原上,这些部落只想在中原掳掠,却不想在中原生活,毕竟要他们改变游牧的生活方式,转而农耕,很多人不愿意的。除非是象南燕的这些鲜卑人一样,不事生产,举族来中原游牧,他们只负责出兵打仗才行。”

黑袍笑道:“所以你想说,现在各部大人未必会象畏服拓跋珪那样地听话,拓跋嗣只怕未必能指挥他们,所以,暂时无法出兵,是吗?”

陶渊明笑道:“拓跋珪让各部大人听话,也不全是靠了残暴好杀,更多的还是给好处。灭燕之后,占了北方,用中原的物产来供应这些部落,所以人人乐得为之效力。可是北方的汉人却不愿意受这种压迫,汉人比较少的并州之地还好说,但河北之地,那些汉人世家就会在姓崔的,姓卢的这些带领下,对北魏阳奉阴违。这次的清河郡之事,就是个明证,他们打着北魏的旗号,却实际上处于半独立的地位,所以即使凶悍如拓跋珪,也不能在河北安排大军,因为那样就意味着要迁上百万人口的塞外部落在河北,现在的条件还不成熟。”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第三章

吴四宝也够损的,直接把林之江和王占虎带进了刑讯室。

汪瀚章是李

文学

士群的人,跟吴四宝是一条道上的,把人交给他自是放心。

“主任,这回可抓住林之江的把柄了,他就是军统特务林老板,没跑了。”吴四宝见了李士群,兴奋地说道。

“先别下结论,说说过程。”李士群道。

吴四宝把事情经过一说,李士群道:“这些都算不得铁证,林之江不会认,丁默村也不会认。不过,陆潮生说的对,如果在王占虎家里搜出狙击步枪,那就成铁证了。”

“对,主任说的对,为了防止消息泄漏,我已经派人把王占虎和林之江的家秘密监控起来了。”吴四宝道。

他毫不客气地把陆潮生的主意据为己有。

“嗯,不错,有长进。凡事就得多动脑子。”李士群夸赞了两句。

“嘿嘿嘿……。”吴四宝不好意思地笑了。

“林之江怎么说?”李士群问道。

“主任所料不差,他不肯承认,还说林老板另有其人,是他亲眼所见。我问他是谁,他说不见丁主任他不会说。”吴四宝道。

“那好,我去向丁主任解释,你去刑讯室等着。”李士群道。

“是。”吴四宝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李士群拿着金家志最后送出的情报,起身来到丁默村办公室。

“林之江是军统特务?不可能!他是我的老部下了,我对他最了解。”丁默村一听李士群说怀疑林之江,当即大摇其头。

“丁主任,我也不想怀疑他。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林之江瞒着你秘密加入军统,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你看这份情报。”李士群把那张纸递给丁默村。

丁默村看完情报,道:“这不能说明什么吧?或许是军统使的一计呢,现在金家志已经死了,死无对证的事,这能说明什么?还有,林之江出现在杀人现场,而且枪里正好缺了两颗子弹,看起来好像是他在杀人灭口,可他为什么要杀彭怀富?这解释不通吧?”

“这一点确实可疑。主任,我的意思是为了洗清他和王占虎的嫌疑,是不是先搜查一下他们的家?如果搜出狙击步枪,那一切不都很清楚了吗?”

“先见见人吧,看他怎么解释。搜家的事,可不能乱来。”丁默村道。

“那好,主任请。”李士群道。

丁默村坚持,让李士群很无奈,只好跟他一块往刑讯室走去。

“主任,我是冤枉的,吴四宝有意栽赃陷害!”

见到丁默村,林之江大声喊冤。

“不要胡说,吴副大队长会暗害你?之江,你我共事多年,对你我还是了解的。但是,就算我信任你,可事实摆在这里,你必须解释清楚,让李主任和吴副大队长信服才行。”丁默村沉声说道。

“主任,我真是冤枉的。”林之江道。

“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杀人现场?你怎么穿这么一身?”丁默村问道。

“主任,是这么回事。那天林明的手下出现在益善坊,我就感觉不对劲。本来把那人带回特工部严刑审问,不难得到答案。可后来被吴四宝给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