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岳双腿之间;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挺岳双腿之间 第一章

赵如意瞪圆了眼睛,“不对,他道行不够,根本镇不住劫气万象,随时有可能失智,这武修贤为修劫气,竟连命也不要了么?”

疯狂的兵甲遮天蔽日,迎着许易扑来。

许易盘膝而坐,双手急掐法诀,闪动刺目的金光。

便见他凌空挥掌,掌中金光竟凌空显化,瞬间化作一堵金色高墙。

“死!”

武修贤大手一挥,无尽甲兵的先头部队已先触墙。

轰隆隆,那金色高墙被撞得地动山摇,竟死死防住了兵潮。

“吼!”

武修贤大手一招,无尽兵甲尽数腾空,想要攀墙而上,岂料那金光游走,金色墙壁竟飞速长高,好似永无上限。

“随心笔,他竟修成了佛家神通随心笔,笔随心意。”

宋振东惊声喝道。

“这不是随心笔。”

说话的是个青袍道人。

“广运天君。”

众皆大惊,急忙行礼。

广运天君摆手道,“随笔心虽有笔出由心,万化万用之妙,但绝不能阻挡如此可怖劫气万象显化的甲兵。

如斯神通,我竟闻所未闻,看来,我南天庭是出了超级修士了。”

魏鹏远道,“不是随心笔,这是何等神通?看这金色墙壁竟似永无止境,这已超出了古神通的奥妙,似有道之真意蕴含其……”

他话音未落,金色巨墙便被一股强劲至极的劫气风暴攻灭。

无尽甲兵在一股滔天劫气风暴的冲击下,疯狂袭来。

便在这时,许易双掌一挥,金光再度被运起。

哗的一下,一条天河竟凭空而生,许易沉入河中,无尽劫兵冲入天河。

霎时间,天河瞬间凝固,无尽劫兵,竟生生被冰封。

连那劫气风暴也在其中消弭不见。

“这,这是什么邪……”

魏鹏远惊声呼喝,只觉头皮阵阵发麻。

“许易,若不灭你,我誓不为人。”

武修贤怒吼的声音才爆出,他整个人便被雾气吞没,忽地,化作一个巨大的雾气黑洞,雾气在其中急速旋转,隐隐绰绰可看出两道身影在其中挣扎。

“贤儿,悔悟吧。”

一道痛苦的声音传来。

广运天君大惊失色,“这是雄楚天君!武修贤,你这逆子,你竟吞噬了乃父,作孽啊。”

此声喝出,满场鸦雀无声。

魏鹏远死死瞪着陈清北,传意念道,“陈兄,莫非此事你也早已知晓?既如此,怎还能招这武修贤,你这是要害死我啊。”

陈清北冷眼斜睨,“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你既要求的急,又要灭许易,除了此獠我还能想到谁来。

放心吧,天庭断不能容此大逆不道的人活着,且等他灭了许易,就是武逆败亡之时。”

二人正传递着意念,武修贤的身体已彻底化作一个劫气黑洞,再也没有任何身影透出,雄楚天君痛苦悲怆的声音也彻底湮灭。

“吼!”

劫气黑洞射出一抹冲击波,直入冰封的天河。

瞬间,天河化冻,无尽劫兵再起。

挺岳双腿之间 第二章

虽说之前传出了些风声,可谁也没料到,盛皇会真的这般疼爱一个外姓郡主!

赐玉牌。

见之如见皇帝。

这可是真真切切的宠爱。

什么道听途说的消息也比不上这样的眼见为实让人信服。

紫芙一跃成了整个皇宫炙手可热的红人,人人都想跟她攀上关系。

皇子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去上将军府下拜帖,想要求得见上紫芙一的机会。

紫芙知晓这个小世界的男主是太子盛亭朝,有男主光环在身,最后继任大统的也只会是他。

见了这些人,若是让盛亭朝猜忌,岂不惹得一身腥臊?

权衡利弊之后,紫芙便闭门不出,称病不见外客。

只是这样,也抵不住那些想见她的人的心。

有些人,为显诚意,甚至是登门拜访,被两位暴躁哥哥直接轰了出去。

家里已经有一头觊觎仙女妹妹的猪了,可那是得小妹同意的,他们没办法。

不过这府外想沾染的几头猪,竟也想来觊觎小妹?!

出身皇室又如何?

统统配不上他们家的宝贝妹妹!

必须赶!

皇子们与紫家两兄弟完全讲不通道理,被气地险些跳脚,差点就动起手来。

只是还要仰仗紫家一门驻守边关,皇子们即便再气,也只能作罢。

转头在背后悻悻地骂他们粗鲁武夫。

称病之后,紫芙乐得清闲,在家琢磨各种药物的同时,陪自家小宝贝安静温书。

这期间,那上门投的赋文,也有了回复。

三位京城大儒,全部都回了举荐信,并且在信中对慕渊多加赞赏,甚至还流露出想与其见上一面的心思。

大儒的举荐信,在京城入考时,投递给考官即可,便能直接进场考试。

许多每年得到大儒举荐信的年轻人,都会在考前大肆宣扬一番,博得京城中人的诸多关注。

也有想要一鸣惊人的,憋到考试的那刻,才让其他人知晓。

只是……一次性得到三位大儒同时推荐,慕渊可谓是第一人。

毕竟,每个人喜好不同,研究方向也不同,并不是你觉得好的他也觉得好。

除非是能让大家都认同的绝佳好文章。

紫芙知晓慕渊是个不爱出风头的性子,事后也征询了他的意见,才将举荐信一事压了下去,没有宣扬开来。

慕渊尊敬做学问之人,他人有意想谈经论道,他便也写了回信,只是耽搁了几日没有送去大儒们的府上。

谁知就是这几日,京城内掀起了轰然大波。

三位大儒成名早晚不同,但时常在一起交流。

这次聚在一起,个个都喜笑颜开地吹嘘遇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之人。

然后……三人一对上号,才知道是同一人。

这一赋多投,他们还没来得及气愤,就一致发现那叫慕渊之人,竟都没给他们回信!

于是,在各番情绪搅扰之下,几位大儒联名在京城里寻找这位叫慕渊的书生。

能被三位大儒同时关注的人,自然也会被其他读书人关注。

知晓三位大儒齐齐给他写了举荐信后,慕渊这个名字,彻底在京城里火了。

挺岳双腿之间 第三章

@@各位书友:

大家好!

小婠新书《何以为姻》已经发布了,本书还是聚焦医疗及婚姻家庭。

这回医疗科室放到了是大家可能比较陌生的神经科,大家有没有跟小婠一样有个疑问:神经科医生是不是就是治精神病人的?医生接触久了精神病患者自己会不会也得精神病啊?

对于这些疑问本书可能会给出一定的答案。

当然这本书还会聚焦当下热门的婚姻家庭问题等,希望新老读者支持,记得收藏、订阅哦。

你们的支持才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小婠

2020.8.27@@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