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放在里面一整天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一章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陈句在奋笔疾书。

陈舒在边上如热锅上的蚂蚁。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陈句书写的越发的快,鼻息咻咻。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他直腰抬头,把毛笔掷于地上,骂道:“无德无礼,不死何为?”

陈舒哀求道:“阿耶,贾平安只要寻到咱们进货的地方,随即就会发现和咱们的货物不同,他会来抓咱们,阿耶,跑吧。”

陈句负手走出去,管事站在台阶下,回身道:“阿郎,还未传来消息。”

陈句点头,“让人乔装从四面走,百骑来的就那么多人,只要跟上去,咱们最后走……再无人能阻拦。”

陈舒心中一松,“阿耶,那县里呢?”

管事笑道:“郎君放心,县尉是咱们的人,不会有人来了。”

“可怜。”

陈句看着屋子,“陈家在此百余年,如今却不得不逃窜……”

“阿郎,这一路有过所,只要到了西北就不怕了。”

管事笑吟吟的。

“你对陈家的忠心……老夫知晓。”陈句含笑

文学

道:“回头到了西北,老夫不会亏待你,还有他们。”

几个大汉进来了。

这些大汉身材魁梧,神色平静,让人看了心中凛然。

“这些都是陈家的家底,可惜在酒肆里被那三个府兵弄死了五人。”

陈句颇为遗憾。

一个男子急匆匆的进来,“阿郎,他们都出城了。”

“好!”

陈句笑道:“任你贾平安奸猾如油,可在老夫布下的疑兵之前也得顾此失彼。可惜老夫并未从军,憾甚!”

他回身,“二郎,我们走!”

父子二人随即牵马从后面出去。

“没人。”

几个大汉查看了一番。

“走!”

他们专门走小巷子,当看到城门时,陈句低声道:“二郎,若是有拦截,你别管为父,只管跑,切记了。”

陈舒身体微颤,“阿耶,一起走。”

“听话!”

一行人缓缓出城。

“没人。”

陈句深吸一口气,“列祖列宗保佑,我们走!”

一行人打马而行。

“阿耶,到了西北就不怕了。”

陈舒笑道:“那些人会保护咱们。”

陈句欣慰的道:“是啊!咱们有学识。吐蕃人想在吐谷浑搅风搅雨,就得咱们这样有计谋的。回头给他们出个主意,咱们也算是能寻个立足之地,最后寻机去逻些城……大唐再厉害也去不了那个地方……”

“是。”陈舒眉飞色舞的道:“我去西北时

文学

,和我交割的商人说逻些城就是天神之地,一般人上去就会气喘吁吁,没几日就吐血而死。”

“安心!”

陈句刚想说话,前方有人喊道:“阿郎!”

这个喊声很突兀,带着巨大的绝望。

陈句只觉得心脏呯呯呯的跳,好像要从嘴里蹦出来。

他努力抬头,见到前方出现了十余骑。

为首的那人笑吟吟的拱手,“陈句……这是要去哪?走亲戚?”

陈句低声道:“二郎,晚些为父大笑你就跑,啊!”

陈舒浑身颤抖,“阿耶,你别去。”

陈句微笑道:“我的儿,咱们做的事死有余辜,没有生路了。记住,我一笑起来你就跑,跑得远远的,寻个大山钻进去,一辈子都别出来了,记住了?”

陈舒剧烈的颤抖着,“阿耶!”

“好好的。”

陈句看了他一眼,目光慈祥,随后策马上去。

“武阳侯拦路这是何意?”

“演技不错。”贾平安勒马,目光扫过那几个大汉,“这便是陈家圈养的死士吧,没有这等人,也打不死那三个府兵,这最后剩下的几个都被带出来了,也好,一战而灭,正好慰藉那些府兵。”

“哈哈哈哈!”

陈句仰天大笑。

一骑悄然从后面转向,随即疾驰。

贾平安没动。

陈句一直在笑,直至笑的咳嗽不止。

“弄死他!”

陈句策马往右侧跑去。

几个大汉冲杀了过来。

贾平安摆摆手,百骑蜂拥而上。

管事毫不犹豫的下马跪地,“陈家走私兵器,贱奴都知晓里面的勾当,只求活命。”

“杀!”

那几个死士果然身手不凡,但在百骑的面前依旧不够看。

疾驰中的陈句回头看了一眼,见自家的死士纷纷落马,不禁绝望的喊道:“救我!”

贾平安轻松策马从侧面绕圈追击。

再往右就是回城,往左就是百骑,陈句再无第三条路可走。

贾平安拔刀,“下马跪地!”

陈句骂道:“奸贼,你不得好死!”

“阿耶!”

陈句身体一震,回头看去。

两个百骑就像是驱赶小鸡般的把陈舒驱赶了回来。

贾平安冷冷的道:“你那些小手段以为能瞒过贾某?雕虫小技,班门弄斧!”

“阿耶救我!”

“武阳侯饶命。”陈句毫不犹豫下马跪地,“都是老夫的罪责……”

……

县廨,杨洁有些坐立不安。

“陈家如何了?”

小吏摇头,“百骑就在外面,还是没进去。”

晚些,杨洁坐不住了,起身出去。

“县尉!”

一个小吏冲进来,“百骑的那个中官来了。”

明静带着几个百骑昂首进来,见到杨洁就冷笑,“杨洁!是你说还是回长安说?”

杨洁面色煞白,身体摇摇晃晃的,“是……是陈家,是陈句……”

“带走。”

县城挂起了一阵风,百骑四处出击,陆陆续续带走了二十余人。

驻地外戒备森严。

“是走私。”

包东带来了口供,“陈家老早就在走私货物,最早是书籍,路子走顺了就开始走私铁器,后续觉得兵器更挣钱,就走私兵器……”

“许多事一旦开了头,就再也无法回首。”

贾平安觉得这都是人心不足惹的祸。

“弓都是在城中悄悄做的,就藏在那个酒肆里,酒肆就是陈家暗中开的。”

三个府兵去喝酒,其中一个喝多了去撒尿走错了地方,撞开了一个房间。

“里面全是兵器,那府兵的酒意都化为冷汗出来了,刚想叫喊,就被人从身后捅了一刀……”

“陈舒得知露馅,就令人突袭了那两个府兵,可即便是如此,依旧被他们弄死了九人。我大唐府兵……威武!”

包东唏嘘不已,“陈句说他都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本以为此事能平安度过,谁曾想却被查了出来。”

一个傻逼!

“对了,陈句想见你一面。”

“怎地,还不服气?”

贾平安起身出去。

临时开辟的刑房里,陈句浑身是鞭痕,让贾平安突然生出了自己就是恶人的感觉。

“老夫自问布置的滴水不漏,没想到……你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贾平安摇头,“你的布置漏洞百出。你唯一的手段就是灭口,就是扫清证人,可根源你却忘记了。一次杀三个府兵,这本就是极为不正常之事,你却自己脑补着把证据给补没了……自信到了你这个份上,实则蠢笨如猪。”

他转身出去,陈句嘶声道:“都是老夫做的,和二郎无关!”

贾平安止步,“你那儿子心狠手辣,三个府兵皆死于他的命令之下。而始作俑者便是你,若非你贪心不足去走私,怎会有破家的今日?”

破家!

陈句仰头喷出一口血来。

“看好他!”

贾平安走出了刑房,杨大树跟在身后,“武阳侯,这是什么手段?”

“分析法!”

杨大树捂嘴不敢再问。

“没这么夸张。”贾平安笑道:“一件事有表象和内因,一般人喜欢去探索表象,一旦被卡住之后就再无头绪。可为何不去想想内因?”

他站在堂前说道:“此事看似冲突,可从一开始就觉着不正常,是什么能驱使陈家胆大包天去杀死三个府兵?这才是此事的内因。顺着这个思路,你就知晓该如何去查探。”

“多谢武阳侯!”

在学识垄断的现在,这番话就类似于神功秘籍,被贾平安随意说了出来,让杨大树兴奋不已。

“好好干。”贾平安突然问道:“盗墓有趣吗?”

“有趣。”杨大树眼中放光,“先是寻到墓穴,随后打洞下去……里面的味道很古怪,掀开棺木的那一刻最紧张……”

……

一场马毬打下来,高阳酣畅淋漓。

“回家。”

回家洗澡更衣,浑身轻松啊!

再拿起一本书看看,高阳觉得这便是神仙日子。

“小贾怎么还不回来?”

肖玲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

高阳不喜欢人吞吞吐吐的。

肖玲低头,“公主,要个孩子吧。”

高阳一怔,无所谓的道:“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你说了和没说一样。

肖玲叹道:“那么多的田地钱财啊!公主,到时候……全都得交回去。”

高阳怒了,“到时候全部送人行不行?出去!”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二章

系统在唐刀的大脑里不断的响着,但这让他却一点不烦躁,甚至…兴奋。

这个“寡头(一)”的奖励很丰富,不过一天上升70%大约多个几千万甚至上亿的流水,而唐刀在意的就是武器革新和秘书两项,毛熊还在的时候,虽然硬,但其实,他们的武器已经有很大的落后了,全靠一身硬骨(小核)在后面撑着,武器也大多是威猛有余而缺少灵活。

要不然,那个帝国坟场也不会埋掉最后的荣光。

唐刀已经想好了,把这个用到轻武器或者火炮革新上去,至于秘书,这更好,老罗伯特一个人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反正什么交都不行,急需一个人能够帮忙,最好是男性,倒不是唐刀歧视女性,而是,有些工作不太适合女性。

“好,你们先下去吧,我上楼休息一下。”唐刀挂完电话后,对着宓建平等人说,“你先休息几天,这两天够辛苦的。”

宓建平等人目送着老板上楼。

“非洲怎么样,伙计。”小天使笑着说。

“太棒了,沙漠简直就是最好的天堂,我向往的自由。”宓建平说,“当然,如果没有必要,我不想再去第二次了。”

小天使被逗笑了,边走出房间边说,“天堂是因为你走过的路都是人家走过的,如果是少数几个人,恐怕,现在已经失踪了,在沙漠里最危险的不是野生动物,而是盗猎者,你只是运气好。”小天使这话说的还有点几分感触。

他当过一段时间的雇佣干员,那环境恶劣的,哪有宓建平呆的爽快?

小天使的话很直白,宓建平也不在意,对方这话说的虽然直,但确实准确,嬉笑着离去。

吧嗒。

唐刀将门锁上,然后抬起头,能看到右眼有一道光,屏幕中同样闪过一群人,然后就停下来后,一个人像慢慢放大,是个长相很清秀的男子。

赫斯特.西奥多,塞尔维亚人,41岁,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深造于华盛顿大学金融学,层就职于汇丰、高通,善于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拥有良好的信誉,缺点:轻微的种族主义者。

41岁的人还长得那么年轻,这娃娃脸了都。

普林斯顿大学是出了名的数学好,很多的菲尔茨奖得主都是这里的教授,而数学去进修金融,这说明他对于“数字”很有感觉,再加上这履历,完全能下放到子公司去担任总裁。

而他下一个则打算把武器革新用在步枪的研究上!

这个时代,杀死人最多的不是核弹,而是步枪。

乌克兰方面有最全面的轻武器研究所,光是一季度投资下去就超过800万美金,这种情况下,其实那帮人也是很给力的,发明了经由AK47改造的AK100系列,咋说呢,完完全全的毛熊工业味道,黑大粗,一点的漂亮味都没有,这让利昂娜这种追求美丽的女性也很不满。

花重金从欧洲请了枪支设计师入驻,希望能改变这帮只知道喝伏特加的男人们尝试一下小酌。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三章

张杨面沉如水,僵硬的面孔轻微痉挛,不甘命令道:“北门和西门的兵马后退五里,只要对壶关形成压迫围困之势即可,一旦高顺出城,就继续后退,高顺回城之后再围上去。”

做出这番妥协,他的心里极其愤怒,本想围困张辽,不曾想高顺率领精兵猛士接连出战,继南门的兵马溃败之后,东门的兵马同样败于陷阵营手中,这让他怒火中烧。

“想要围困张辽,我们的兵力不足,经高顺出城作战后,虚虚实实的伏兵之计全部都暴露了。”

缪尚无奈的苦笑起来,道:“暴露了我们的短处非但不说,而且还损失了千余兵马,实在是得不偿失。”

“丁原麾下任职时,高顺不过是一个不苟言笑的木讷之人,没想到还有如此本事,真是让我大惊失色。”

薛洪深感无力的叹息道:“就高顺一人,亲率八百余勇卒,就让我们的围城之计不攻自破,而我们还不敢迎其锋芒,实在是丢人,依我之见,应该依靠铁骑将陷阵营击败,否则这样下去,我们的士气将会丢尽,还有何底气对敌呢?”

“陷阵营中,弓驽兵皆是神射手,对于铁骑的危害很大,再辅以刀盾兵和枪矛手,若是冲锋势头被阻,对于铁骑来说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张杨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自从离开洛阳后,他麾下的两千并州铁骑增加到了三千,这支铁骑是他最为依仗的资本,可不敢轻易的拿出去迎敌。

万一折损严重,那他的底气可就丧失殆尽,想要立足于一方将变得十分困难。

张杨保全实力的做派,薛洪和缪尚一清二楚,见张杨将并州铁骑视作珍宝,他们只能无奈的沉默。

“我已有破敌之策,请两位兄弟无忧。”张杨自信满满表态,听了其言,薛洪和缪尚这才目露轻松。

数日后,壶关北门,张杨统领一万多大军开始攻城,军伍队列之前,从四周劫掠而来的百姓被驱赶在前,负责担土填沟,壶关城下的护城沟只要被填平,他的大军就可以借助云梯攀城而上,届时,攻破壶关有望。

张辽面如寒铁,紧咬牙关道:“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驱赶庶民百姓担土填沟,消耗我们的箭矢,这是无耻的做法,也只有那些无耻的将领,才会将百姓视若蝼蚁。”

曹性和韩浩自有职责在身,肩负着守卫其他城门的重担。

随在身边的高顺面色极冷,用满含杀意的语气道:“幸亏守卫城池的兵卒,并不是壶关的本地人马,若是壶关县兵得知家人被掳掠而来,免不了军心大乱。”

“城内若有躁动,格杀勿论。”张辽深知慈不掌兵的道理,现在容不得他去体谅庶民百姓的死活,战阵之上只有胜负没有对错,他不会为了怜惜百姓的死活从而不顾士兵的生死。

“诺!”高顺拱手领命,并且建言道:“壶关城内,只要是手持兵器之人,应当严加看管,以防他们忧心亲人的生死从而在城内生乱,一旦有人振臂一呼里应外合,我们必败无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