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美妇疯狂迎合,裸睡的丹丹 番外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第一章

第109章大结局

“不好意思,我第一天来上班,还要熟悉工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朱蒂小姐也回去工作吧。”

沐小弯看看自己一团乱的桌面,觉得光是收拾桌面,就得好久了,哪有时间和这个朱蒂还是朱天的废话。

“你用不着这么得意,等过几天老夫人来了,你就知道厉害了!”朱蒂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高跟鞋在地上咄咄作响,充分体现出她内心的不平静。

沐小弯耸耸肩膀,对于这种除了倚靠男人和争风吃醋之外什么都不会的女人,除了同情就是鄙视。

“部长,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以后要怎么称呼你们?”

在手游策划部敬畏的目光中,沐小弯开始了和新同事共同工作的第一天。

新的工作环境,新的交际圈,虽然沐小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面对这帮有点略微不正常的同事,她还是稍微有些不适应的。

朱蒂的挑衅没对沐小弯起到任何作用,她其实都懒得理她。总有些自以为是的女人,愚蠢的做着一些十分可笑的事情自己却还不清楚。

一个月以笙多少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虽然沐小弯原谅了越以笙和唐琪琪之间的事情,但这不代表她忘记了还有其它女人时刻惦记着总裁夫人的位置,男人再好的自制力都无法抵挡一个女人的投怀送抱吧。

“小弯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知道沐小弯第一次来越以笙公司上班,杨飞扬好心的过来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见沐小弯正埋着头一边收拾桌子,偶尔停下来眼神飘忽,完全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杨飞扬走到她身边她都没发现。

“没……没什么。”听到杨飞扬开口,沐小弯条件反射的急忙回答道。

“在这里还适应吗?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来找我,还有佳琪她很想你,你要是有时间下午去家里吃饭吧!”见沐小弯完全不在状态的各种迟钝,杨飞扬体贴的没有在多问什么,扔下几句话也转身离开了。

办公室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大家敲敲键盘和在纸上画图的声音之外,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小姑不知道最近过的好不好,听说她怀孕了,孩子应该很健康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这个可爱的小表弟,到时候就能跟凤启说他的小表叔了,想象一下让凤启叫一个比他小的孩子表叔,那样子一定很好玩吧。

这两母子相处的方式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本该被照顾的孩子在照顾一个半吊子的妈咪,像个小大人一样的凤启总是让沐小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觉得自己十分对不起这么懂事的孩子,这样的凤启不像个孩子,像个小大人,很少露出一个孩子该有的情绪和表情,即使是有那也多半是

文学

用来迷惑别人的,城府深到沐小弯根本猜不透。

在国外的这段时间,她所有的心思就是陪着凤启和洛熙,还有照顾和打理好舅舅赵华声留下的产业,因为凤启具有完全的继承权,所以一切的事情与其说是自己打理,还不如说是凤启在打理,沐小弯有时候很佩服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这么小小的一个孩子什么都会呢?显得她这个妈咪好像是个废物一样。

但很多时候沐小弯还是十分骄傲的,因为有这样一个令她骄傲的儿子,这是比什么事都让她开心的经历,她很庆幸当初没有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决定,即使一个人还是生下了她和越以笙的孩子。

他们经历过患难,经历过分离,一起大起大落,一起被李磊的恶毒卷入一场商业大战,索性这场战役终于是打胜了。

在国外这几年要说最难忘的莫过于在三年后见到李安可,当时的她一脸愁容,带着一个三岁的小女儿,眉眼像极了李安可。

可从李安可口中得知事情的经过时,她当时的震惊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猜不透那个安可口中的殷啸腾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为何要这样做,找一个女人代孕,就为了留下一点关于安可的纪念,但却阴差阳错的找了雅晴这样一个具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女人,最可恨的是居然将疾病由母体带给了可怜的久久。

久久的乖巧和发病时的痛苦模样,现在想想沐小弯都觉得好像是在眼前发生的一样,幸好安可和殷啸腾的缘分没断,久久的生命经过不懈的努力,用安可和殷啸腾两人的心脏各取少许,人工为久久做了一个人造心脏,从今以后她也可以像个正常孩子一样健康愉快的成长了。

天知道沐小弯有多喜欢长的像芭比娃娃一样的久久,凤启和洛熙也十分喜欢久久,一有时间就跑去医院看久久。

在回国之前,殷啸腾和安可两人才和好如初,久久也做完了最后的康复检查,本来沐小弯设想的是带着洛熙和凤启一起回来,可在回来之前洛熙忽然要求要留下来陪爷爷,沐小弯虽然不舍,但看到父亲沐振凤有些微躬的后背,以及鬓角的白发,她几乎没有犹豫的就答应过了洛熙的要求。

但在答应的时候忘记了征询凤启的意见,被臭小子甩了好几天的脸色,她那几天连说话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凤启不开心,最后才发现原来又被自己的儿子给耍了,其实洛熙留下的决定两个小人儿之间早就商量好了。

晚上下班回去的时候,凤启已经睡下了,沐小弯走到床边,在凤启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然后小心的关上门回了房间,却不知道小家伙其实是在装睡,只是在等她的这一吻,接受了沐小弯的晚安吻,凤启很快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回来一连忙了几天,好不容易把工作和生活的事情理顺了,这天沐小弯拉着凤启和越以笙一家三口收拾的整整齐齐,一大早就开车去看沐小弯的外公外婆。

本来沐小弯是想把两位老人接过来住的,可是两位老人非说自己这样住习惯了,不希望有太多的人打扰,沐小弯无奈只好给两人安排了新的住处,然后找了可靠的人去照顾两位老人的饮食起居。

安排的位置是越以笙郊区的别墅,这一片属于富人区,但是周围有一所老年公寓,里面的老人很多,经常在一起跑步组织各种活动,所以两位老人住在这里,既清净但又不无聊,老年生活可以说是相当丰富的。

车子直接从别墅里面开了进去,沐小弯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欢笑声,隐约还听到外公的声音,好像喊着将还是什么,不用猜肯定又是外公约了棋友在客厅下棋了。

“外公我回来了。”沐小弯冲里面甜甜的喊了一声,还没等她从门里跨进去,就见两位老人一阵风一样腿脚轻快的跑了出来,见到沐小弯差点没激动的眼泪流出来。

“我的小宝贝回来了,真是太好了,想死外公了,我和你外婆还寻思,你是不是在外面玩野了,已经不想要外面两个老家伙了。”外公一脸的激动,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沐小弯好笑的拉着两人坐回沙发里,冲凤启使劲挤眼睛。

“太公太婆坏坏,都不理凤启,都不想凤启的,凤启好难过,凤启要离家出走,再也不要理太公太婆了。”凤启的小脸皱成了包子,小嘴撅的老高,在向两位老人极力的表现着自己的不开心,那表情配上可怜巴巴的眼神,真的好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一样。

沐小弯在心里腹诽,这小家伙不去当演员真是屈才了,四个人各种互动,只有越以笙像个外人一样,坐在一边喝着佣人泡的雨前龙井,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只是有些玩味的看向凤启,似乎还在想着护照的事情,这件事他真的有种长江后浪拍前浪,前浪被拍在沙滩山的感觉,自己完全找不到一点破绽,根本通过护照什么都查不到,可护照是唯一的线索,他想不到除了护照还能从什么方面解开儿子给他的难题。

其实就这个问题越以笙通过旁敲侧击从凤启哪里打听过,可凤启只是说干嘛总要九折护照不放,其它的什么话都没说,他也试图不从护照出发,可实在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爸比你在想什么?外婆说是包了饺子,我们去吃饭吧。”凤启乖巧的用手在越以笙面前晃了晃,然后伸出小手去拉越以笙的大手,然后拽着他来到了饭厅,此时饺子已经煮好了,各种配料也全部在桌子上面摆好了。

越以笙走过去在靠沐小弯旁边的位置坐下来,凤启欢欢喜喜的坐到了太婆身边,不断的讲各种好笑的事情,逗着两位老人开心,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吃着外婆亲手包的饺子,这一刻温馨的让人不想打扰。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第二章

他并未忘记和这神族荒的约定…不过他不认为他现在能帮荒脱困。

若是八荒的修为足够,荒也不会让九玄和鲲鹏去经历所谓的危险来换取进入此地的资格。

“带我离开…呵呵。”荒好似听到什么笑话,发出一阵阵痛快的笑声。

也是因为那笑声,无数的涟漪蔓延。

苏翎也再一次感知到最初能无声无息削减他生机,神魂肉身等一切的恐怖力量,不过现如今,那力量伤不到他。

苏翎直接出声:“为何发笑?”

“无他。”

先是摇头,荒走到苏翎的身前:“比计划之中你归来得要早,也因为过早,你还一无所知。”

“何意?”苏翎感觉,荒话中有话。

“按照计划,你应该会自无尽战场中知晓些情报随后归来,不过你应该并未前往无尽战场,如若不然此刻也不会如此。”

说完后,荒的笑意越发浓郁:“无尽战场刚刚开启,你可以选择,让我现在便将你送入其中。”

“选择?那么另外一个选择又是什么。”苏翎心中的不解更甚。

“缘,一切都是,缘。”

低语落,荒看向远处隐于烈日之后的长河:“由我助你返本归元得知一切,作为交换,我将于时空长河问道,你将替带我继承荒之名镇守荒界,直至,有生灵替代你的镇守,你方能于长河问道。”

“这两个选择,有何不同?”苏翎只感觉,他好似触及到什么大秘密,而且,是和他自己有关的大秘密。

“第一个选择,你将会按照计划完成一切,随后遁入时空长河问道,自此诸多轮回之身归来成就永恒之身,不过…你将不会是你,替代你的是,当年定下计划遁入轮回的火羽金翅枭。”

顿了顿,荒嘴角上扬:“第二个选择,由我帮助你返本归元,你将能得知一切,不过作为代价,你将会失去当年火羽金翅枭自我手中赢去的问道之机,对你而言,你还是你。”

言语虽然绕口,苏翎却是瞬间就明白过来….所谓的第一个选择,一旦真那么做了,他就不在是他,而是,火羽金翅枭。

他虽然也是火羽金翅枭,可是,火羽金翅枭可不是他!

“看起来,我只能选择第二个,不过我很好奇,问道之后成就永恒之身,很珍贵吗?”苏翎微微耸肩。

“我会助你返本归元,届时你自会知晓一切,不必我为你届时…静心。”刹那间,漫天涟漪倒卷朝着苏翎涌去。

苏翎下意识就准备反击,不过最后却压下,而是盘坐在地。

无尽涟漪笼罩,对他没有半点伤害,相反的…随着涟漪的入体,苏翎感觉到,他的实力在以一种极其恐怖的速度提升。

同时,还有无数的记忆碎片一点一点的开始浮现在神魂深处。

那诸多记忆碎片中,苏翎看到,无数年前这里曾经有一场惊世之战…没错,就是曾经将仙魔妖修罗四界打得消失的那一战。

而那一战,有一名极其强大的妖族和神族击败无数对手之后才此地对决。

那妖族,是为火羽金翅枭。

那神族…也便是此刻的荒!

火羽金翅枭和荒的对决,将此地和四界的联系彻底打断,他们的一战也让荒界天地动荡,继续打下去,说不得天地都会破灭。

两者察觉后,只能停下战斗,只是….他们并未离开。

因为长河就在他们的眼前,那一条不断流淌,隐于烈日之后的长河!

那是时空长河,据说,时空长河蕴含着时间的奥秘,若是进入其中,还可逆转时空回到以前亦或者是去往未来。

众所周知,时间不可逆,可是时间长河却能逆转时间!

而在其中问道成就永恒,一旦成功,那么便可掌控时间之能,自此自由出入往昔和未来,也不会付出任何代价,堪称极其恐怖。

两者都不愿意放弃,可是他们又不能继续打,若不然荒界势必会崩溃,也并非他们不一起进入其中,而是此地需要一个强者来镇守,而上一任镇守者被他们击败后,将一切告诉他们,随即便问道离开。

上一任离开,他们之中便需要有一个留在此地充当镇守者,无奈之下,两人定下赌约,赌的便是,谁进入时空长河问道…..至于赌约的内容不足为叙,结果是火羽金翅枭赢得了赌约。

只是进入其中的时候却是出现岔子,因为枭最初和神族厮杀的时候消耗太多,体内力量无法抵挡长河侵蚀,无奈之下他自能选择兵解遁入轮回,同时以最后的威能定下天机决定归来之期。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有些可笑的结果。

作为他们这般的存在,性子自然是极其高傲,也不屑于违背承诺,故而…神族荒一直都未曾违背诺言,而是在此地等待荒的归来,也便是,苏翎。

不过,他不愿意违背诺言却不代表着他愿意镇守荒界!

故而,苏翎的出现让他很是惊喜,因为按照火羽金翅枭的计划,哪怕记忆尘封,可是却也应该是以枭为主导,而不是轮回之时诞生的灵智。

此刻…他也不算违背承诺,不管苏翎到底是火羽金翅枭还是苏翎这个人,对神族荒而言都没有不同,反正都是同一个身体。

一切的记忆尽数被苏翎所吸收。

而苏翎,还是曾经的苏翎。

慢慢的,苏翎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荒露出满脸的复杂。

没想到…此次进入苍穹问道之地竟然会得知如此之多,而现在,返本归元的他,不说太多,哪怕还为彻底自如掌控,可是正面和女帝,帝君等这般存在厮杀不成问题。

“你已经将问道机会让给了我,现在,你便是荒。”

说完后,那神族看向不远处的长河:“我将问道…之前和你一起进入的人和妖都是不错的苗子,想必无需太久你也会问道而来,我会等着你,三十元会之前的一战,还未结束!”

说完后,那神族身形一闪便跃入长河,没有带出半点浪花,也随着他的跃入长河,气息什么的尽数消失。

苏翎看着自己的手,在看看不远处的长河:“我现在便是,荒了?”

他,不是火羽金翅枭,故而哪怕得知一起,而且以他那坚韧的心性,此刻却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知多久后。

“苏兄。”随着有些气喘吁吁的话音,九玄和鲲鹏带着些许狼狈又出现在这里。

苏翎瞬间回神,心绪也彻底恢复如常。

时空长河问道吗?

他,有选择!

若不去问道,他也不会死,相反的,他若尘封此处,那么,无论多久,待到他将体内的力量彻底掌控下来,他便是荒界至尊,没有谁能超越。

若选择问道…想办法让九玄快速突破,而后让九玄接任荒之名,他又不是往昔那些镇守者,非要被打败才述说一切,而后问道离开。

九玄揣着粗气的面容之下有些不解:“苏兄,你在想什么?”

他不知道,为何他和九玄被扔出去,可是苏翎还在这里,而且苏翎的气息为何变得如此深沉?那个自称荒的神族又为何消失不见。

反观苏翎,面容露出奇异的笑意:“我在想…..”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第三章

百鬼堂和无

文学

情门的人大吃一惊,纷纷朝密道攻去,想要徒手劈开那条暗道,可惜于事无补。

玄风道长冷笑道:“都省省吧,机关已损,暗道永关,万斤玄铁压着这密道入口,无人能进入。”

百鬼堂和无情门的人脸色一变,万万没想到这扶风派竟是来阴的。佟琼脸色变得惨白,他没想到原来父亲他们已经想好了对策……

笙箫的眼中闪过了嗜血味道,对百鬼堂的人说道:“既然如此,今日我们就毁了这扶风派,杀尽这里所有人,让他们为公子陪葬。”

笙箫表面上看上去是温文尔雅的碧云公子,实则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人,顿时间由笙箫开始了一场杀戮。

百鬼堂和无情门的人只出杀招,且一毙命,他们的眼中只有血色的杀戮,什么都没有。那发狠的杀机让佟凛和玄风道长越发地慌乱。

扶风派和各大门派的人甚至毫无还手之力,他们的人几乎都要死绝了。

陌子成躲在一旁,他害怕了,他害怕死亡。他抚了抚腰间的玉佩,他还活着吗?

无情门的剑正想刺破陌子成的喉咙,却被青菊拦了下来道:“住手,这是我们百鬼堂的人。”

陌子成茫然地看着青菊,青菊朝他一笑道:“公子的玉佩在你身上,公子要保你。”

佟琼对着青菊说道:“青菊,快让你们的人停手。”

青菊冷笑道:“你有你的天下大义,我只守我的忠信诚义。这些人的命在我的眼里连公子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公子说过,兵戈相见,绝不手下留情!”说着青菊又用剑划破了几人的喉咙。

扶风派和诸门派早就大势已去了,笙离说道:“走,救公子要紧,我们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入口。”

百鬼堂和无情门的人扬长而去,只留下了扶风派的满目疮痍。可嵩山出院之人依旧两耳不闻窗外事,尽管兵戈刺耳,那书院依旧传来了朗朗读书声,只不过堇奂院长双目染上了些忧色。

此时诸葛云汐和墨白进了那密道,密道之中并无机关,乌啼子就静静地躺在那里。诸葛云汐和墨白一步一步地靠近着它,诸葛云汐发了狠,直接一个跃起,将装着乌啼子的盒子连盒掀起,收入囊中。墨白也并没有阻止,只是时刻警惕着诸葛云汐的安危。

此时二人所站的地面突然塌陷,坠入地下,危急时刻墨白用手护住了诸葛云汐的脑袋,二人直接摔在了地上。地下一片黑暗,双目聪明却也不可视物。

此时江湖上无情门和百鬼堂的人刮起了一阵腥风血雨,江湖人人自危,听说两大魔教重创以扶风派为首的各大门派,扶风派甚至毫无还手之力。

百鬼堂和无情门绕着扶风派却也不得门路,即使是阿狼却也只能低声呜咽,青菊眼睛通红,陌子成突然安慰道:“煜公子吉人天相,想必此时他们正在寻找脱身之法。”

诸葛云汐和墨白打开了火折子,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这里被困的不只他们二人,这里面几乎挤满了人,有年龄不大的孩子,有身强体壮的青年,有年龄颇大的老婆子等等。

诸葛云汐惊讶地观察到了他们彼此熟悉,抱团取暖,看来他们已经被关在这很久了。此时一道狠戾的声音响来:“等候二位已久,欢迎来到无尽杀境。从这里只能出去一个人,该怎么做,你们自己选择。”

话一出口,没有人动手,只听那声音再次传来:“三日,若三日没有人从这里出去,那你们都会死!”

一句话在那些人的心中泛起了涟漪,死?他们不想,可是杀人?他们更做不到。可这时一个青年人却动了,他开始向一个弱小的孩子打去,那孩子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接着那孩子身边的哥哥模样的孩子反手一掌,先前攻击的人后退了几步,嘴角有血迹流出。

诸葛云汐心中暗道不妙,这模式就和杀手组织一模一样,她在现代虽然不是一名杀手,却也经历过眼前这残酷的一幕,她知道,只要一人开始,那这里便会成为无休无止的黑暗地狱。

果然,这里开始了无尽的杀戮,而那些人不过是看诸葛云汐和墨白难对付而并不对他们二人出手。诸葛云汐看向墨白,果然,墨白看到鲜血,他的眼睛由那湛蓝色开始变为鲜红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