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第一章

看到对手的阵容选定,KT最后一手辅助位补出了塔姆。

Poke流韦鲁斯一个人的压制能力已经足够了,下路辅助需要的是保护能力,不然蜘蛛来配合泰坦的GANK太容易出事了。

文学

双方阵容选定。

蓝色方APK:

上路:Ikssu(山隐之焰,奥恩)

打野:Flawless(蜘蛛女皇,伊莉丝)

中单:Cover(刀锋舞者,艾瑞利亚)

下路:Hybrid(赏金猎人,厄运小姐)

辅助:Secret(深海泰坦,诺提勒斯)

红色方KT:

上路:Cheng(正义天使,凯尔)

打野:Bono(巨魔之王,特朗德尔)

中路:Kuro(沙漠皇帝,阿兹尔)

下路:Aiming(惩戒之箭,韦鲁斯)

辅助:Tusin(河流之王,塔姆)

泽元:“来吧!今年LCK第一场有天使登场的比赛,这个英雄还能不能适应这个快节奏的版本现在我们依旧要打一个问号。

虽然在世界赛后面的版本被砍掉了真伤换来了一定的前期能力,但是比起一干上单主流战士的强度还是要差很多的。”

Cat:“从阵容来说我还是要看好APK一点,KT这个阵容感觉有点太拖了,虽然有个韦鲁斯,但是天使和沙皇这前期看起来实在没什么战斗力。”

泽元:“确实,既然选了两个这么后期的中上双C,那就不要选巨魔了,你这个上中野强度怎么跟对手对抗啊?巨魔这一局除了刷野等打团,好像啥也干不了。”

Cat:“而且KT的阵容还有一个问题,韦鲁斯带彗星走Poke流,没有稳定的AD输出,这一把奥恩发育起来叠魔抗收益太高了。”

符文方面,林诚的天使选择了主系精密:征服者、凯旋、欢欣、致命一击,副系启迪:饼干配送、神奇之鞋。

进入游戏,林诚非常自信的萃取出门。

对线奥恩,问题不大。

考虑到阵容,林诚这一局天使打算走AD流。

毕竟Aiming的流韦鲁斯为了前期的强势选择了Poke,一旦技能放空持续输出太感人了,巨魔要撑肉的情况下由天使补足AD伤害是最佳选择。

单论伤害来说AD天使要比AP天使更高,但是容错率要低很多,输出环境以及技能的辅助效果肯定是AP天使更加出色。

不过等到中路英雄一露头,林诚就知道自己失算了。

对面竟然不要脸的选择了换线,刀妹换到了上路,奥恩换到中路。

泽元:“APK一上来选择了中上换线,让刀妹去打天使,奥恩到中路去面对沙皇。”

Cat:“这个选择没什么问题,刀妹前期在中路打沙皇不好打,奥恩在上面也占不到便宜,但是这么一换线刀妹就很占优势了,奥恩面对沙皇虽然还是只能挨揍,但是刀妹加上蜘蛛很容易安排天使的。”

泽元:“就是要看小夫的呀!舞台都给你搭好了,这把橙子哥开启抗压训练。”

一级上线,双方上路还算比较和平。

其实一级的天使非常强势,林诚完全可以迅速A满被动去找刀妹的麻烦,这个时候刀妹根本叠不上被动,只能被天使赶着跑。

但是真的没必要。

对面又不是傻子会跟他硬拼到底,在对面打野是蜘蛛的情况下自己主动去骚是很不明智的选择。

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第二章

这几个人都穿着缀满铆钉和尖刺的皮坎肩,露出了里面并不算强壮的身材,五颜六色的莫西干发型高高地耸立着,这些人都的脸上、身上似乎都有穿环的痕迹。

比如这个最靠近江霖的小青年,不知道用了多少发胶让绿色的头发立了起来,他的右边鼻孔上,穿着一个硬币大小的铁环,裸露的胳膊上,不知道画着什么奇

文学

怪的图案。

“几位看样子是第一次来啊?我知道几家特别刺激的,只需要一点点带路费就行。”绿莫西干头搓了搓食指和拇指。

这是一个要钱的手势,江霖从衣服兜里摸出了一张一千块的联邦币。绿莫西干头看到钱眼神马上就亮了起来,他又仔细看了看江霖,这才咧嘴笑着说道:“这位大哥一看就是有品位的人,只要再加点儿,我就带你们去这里最棒的一家店。”

“有多棒?”江霖把钱放到对方的手里问道。

绿莫西干头弹了弹纸币,确定是真钱之后,这才又略微凑近了一点儿,小声说着:“都是从里面那层弄出来的,到这儿来的都是为了这个,我懂。”

里面那层?

看来这些底层的小混混果然是有些手段的。都说强龙不雅地头蛇,可不就是这个道理。

江霖对黑德林使了个颜色。黑德林这才向前走了两步,挡在了绿莫西干头和江霖中间。

绿莫西干头本来有些不乐意,不过看到黑德利掏出的一张一万的联邦币,马上将重点放在了黑德林身上。

“你们来的特别巧,今天晚上有一场拍卖,货物都是顶好的,没有人介绍可拿不到拍卖场的入场券。”说着绿莫西干头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我正好有个亲戚在那边看门,只需要一点点费用打点,就能带几位进去。当然,如果你们肯花二十万担保金,我可以给你们弄到正经的席位。”

黑德林冷哼一声。“二十万小意思,不过我们需要最好的位置,而且我家少爷喜欢清静,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绿莫西干头一听这是来了大买卖啊,马上头如捣蒜,“放心,只要钱到位了,你家少爷就是想去拍卖台上都行。不过,二十万只是一个人的费用,而且我要按人头收个介绍费。您看……”

“说个数吧。”

绿莫西干头搓了搓手,然后伸出了两根手指,“两万,每人两万,保证你们拿到今晚拍卖会的A区包厢座位。”

黑德林一抬手,像是变魔法一样,掏出了一张十万的联邦币,“这是十万,都的两万算是少爷赏的。不过,你要是拿了钱不办事,可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话的黑德林,直接一掌拍在旁边的广告牌上,广告牌的柱子深深地凹陷了进去,似乎是再多一点点就要倒掉了。

绿莫西干头咽了下口水,从黑德林手中将十万联邦币拿了过来,“他们都叫我绿毛朱尔,可以去打听打听,我可从来不骗客人钱。”

“行吧,那小绿你去安排。对了,这里最好的酒店在哪里?”江霖才不管什么猪耳人耳的,一头绿毛跟小绿这个名字最搭配。

绿毛朱尔并没有介意江霖对他的称呼,说白了只要有钱,叫他什么都行,“这里最豪华的当然是美丽城大酒店了,我带几位客人去吧,然后晚上我来接客人。”

十分钟后。

江霖站在美丽城大酒店门外,酒店的招牌都坏了一半,大门看起来也是十分老旧,上面的金属门把手的外层颜色都掉了不少。

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