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趴 强迫 哭 H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跪趴 强迫 哭 H 第一章

嬴政的话,虽低沉。

但发乎由心,更是入心数分。

让这些初入朝堂的将军各个都是面红激愤,恨不得为大秦肝脑涂地。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一统天下,终战息乱!”

将军们一同高呼。

浑厚的声音在秦王宫里回荡。

山呼海啸般的誓言如滚滚雷声,大殿中也是久久沸腾不止。

随即。

苏劫,王绾,熊启等人纷纷恭贺到:“恭贺大王,恭贺大秦!”

这些班底,就是秦国一统天下之人。

终于荟聚在了一起。

此时。

忽然,一道传讯,道:“大王,雁门关紧急军情。”

苏劫等人纷纷看去。

只见来人将雁门之事一一说了出来,尤其是蒙恬向百姓颁布了借粮法令,迅中所言,恳请大王原谅蒙恬自作主张!

要知道,这粮食是要三倍还给百姓的。

一时间。

朝堂上是纷纷变色。

不少人更是恼怒交加。

关中现在是什么情况,几十万人从陇西各地迁移到了泾阳所在的十五县,本就是咬着牙在用,恰逢关外三国几千里土地还要兴建,更多的百姓要重建家园,都张着嘴要吃。

朝中已然是劲力在调转。

可偏偏这个时候,却恰逢李牧飞骑打丘林。

王绾有些恼怒,道:“大王,蒙恬私自行事,有驳秦法,臣恳请调蒙恬回咸阳,以法治罪!!”

作为丞相,每天都在和粮食愁眉不展,现在到好!

而此前的十余位新进的将军,一个个也是面面相觑,不过,和朝臣们想的不同的是,纷纷赞叹蒙恬好大的魄力。

苏劫也是暗中点头赞许。

蒙恬也是这朝将之一,只不过因为镇守雁门关,而没有出现。

十余个将领没有多言,毕竟今日是初上朝堂,少说话,除非大王相问。

然而,王绾的话。

有人附议,有人陷入沉思。

嬴政摆了摆手,问道:“寡人到想听听,将军们的意思!”

嬴政指了指案几上的书册,也就是哪些少壮派的将军。

冯劫因为此前乃是少长史,本就多在朝中,此时摇身一变,已然成为了将军!

自然也属他最有发言权!

身份的转变,让冯劫立刻说道:“末将以为,诚如李将军所言,兵事多变,方略谋划务求万全,何为万全,宁备而不用,勿临危无备也。”

章邯,召平等人听完,顿时道:“臣等附议。”

一个问题。

就显示出了,朝堂上,文臣和武将的区别。

冯劫继续说道:“昔年,张仪鼓动楚国灭越而全军南下,却不防北边秦军,遂被司马错将军率军奇袭房龄,一举夺取了楚国的粮仓。今日北方亦如蒙恬所虑,一旦日久,若是胡人形成连横合兵之势,必成大患,到时若是草原被月氏一统,原诸胡,则势力日盛,若是我秦国东出还要灭燕齐楚之时,而北面,唯有李牧,蒙恬一支边军对应,不正如,当年张仪说楚,司马错攻房龄之鉴吗。”

冯劫的意思是明确。

蒙恬做的好。

蒙恬顶呱呱。

王绾顿时说道:“秦国上下粮食本就不多,雁门关乃是新进关要,关内制地尚未安稳,此时行兵,本相便觉得有失妥当,然而,若是调集萧关粮食,那胡虏攻打萧关,又待如何,萧关乃是关中之颈项,萧关一失,其害怕是十倍于雁门,诸位将军可有考虑。”

章邯此时想了想,上前一步,道:“末将以为,丞相所虑有所不全。”

王绾看着章邯道:“那你说说,有何不对。”

嬴政也看向这个二十多岁的将领。

章邯正色道:“战国以来,秦赵燕历来是华夏抵御北狄的北三军,而三国昔年历来传统都是各自为战,胡虏打哪国便是哪国接战,北狄久战成精,后来不再袭扰强大的秦国,也就是萧关,而专行攻打赵燕两国,遂使赵国最精锐的边军始终被缠在草原不能脱身,而燕国在秦开地以前几乎被胡虏打得无还手之力,而后来,秦开地北伐胡虏,让北部丘林氏的国土日益渐小,这些胡虏便开始不断的偷袭赵国以求颜面。”

群臣纷纷点头。

对章邯更是刮目相看。

暗道这等年岁,能上朝堂的,确实不简单,可谓一语见的。

嬴政赞许的道:“接着说。”

章邯拱手说道:“随后,李牧以二十万飞骑,破诸部落,驱逐单于王三千里,至此得以太平,昔日,东胡林胡如此势大,非今日丘林所能企及,如此诚然,其都不敢攻打萧关,何论今日之

文学

萧关,有此可见,丞相多虑也。”

章邯继续说道:“时才,冯将军比喻得当,雁门之重,就如今来说,远胜萧关,可谓天下第一雄关,雁门破,天下乱,雁门在,天下安,所谓万全,便是无战亦不能无备,何论如今蒙少将军只是调集粮草一条,并未提及增兵,已是为大秦现状而考虑,竟然如此,即便我等不能相助,也不能治罪。”

跪趴 强迫 哭 H 第二章

石碑胡同,赵国公府。

敬义堂。

内堂,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一群姜家子弟,邹氏与闭着眼昏睡的姜铎赔笑道:“您老太爷有甚么气,总也该出了,几位老爷都是有了春秋的人了,跪了两天两宿,也都知错了。再跪下去,怕是要出事。”

别说姜保、姜平、姜宁几个已经神情恍惚,连下一辈的诸多年轻子弟们,此时也都快坚持不住了,精神小伙神气不再。

姜铎多少还是要给这个大儿媳妇些体面的,从昏睡中缓缓醒过来,有气无力病丧丧一副暮气将朽的姿态,却仍将儿孙们折腾的欲仙欲死……

“泰哥儿……回来了没有?”

姜铎有气无力问道。

邹氏往人堆里一指,道:“也跪那了,昨儿晚上就跪着了……”

姜铎老眼凝了凝,缓缓道:“三大火器营,从来年节轮休,不会……不会都休沐。先前,姜泰才同老子说,今年,是他白虎营值守。甚么时候,值守将军,晚上能回家来了?”

姜泰膝行上前,心里害怕,叩首道:“老祖宗,是四叔让人叫了孙儿回来……”

姜铎闻言,长叹息一声,跪地诸人中,连十来岁的半大小子,都能听到姜铎叹息中化不开的失望。

“林哥儿,取笔墨来。”

姜铎喘息着吩咐道。

姜林忙去取来,姜铎缓缓道:“老子,要写遗折。我说,你写。”

诸人唬了一跳,姜保忙道:“父亲要打骂惩罚儿孙们容易,何苦要写这不吉利的……”

姜铎冷笑一声道:“有打骂你们的气力,老子不如去攮个女鬼!”

一旁邹氏吃不住这骚气了,嗔怪了声:“老太爷,这么多儿孙在跟前呢!”

姜铎掉的没毛的眉头挑了挑,瘪了瘪没牙的嘴,不过到底收敛了,没再继续骚气冲天,念起遗折来:“皇上,老臣……本布衣,躬耕于辽东,苟全性命于乱世……”

姜家子孙齐齐扯了扯嘴角,面色无奈。

您老这尊荣,和诸葛武侯差的有些远了罢……

许是姜铎也觉得不大合适,咂摸了下嘴,道:“罢了,划掉罢,功过交由春秋来定,老子还是谦逊些。”

众人:“……”

姜铎闭目休养了片刻后,又道:“皇上,老臣……自太祖十三年入军中,历经……历经太祖、世祖、景初、隆安四朝。世祖以微薄之功封国公,圣祖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立为军机,咨臣以当世之事。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罢了,这句也划掉罢。”

姜家儿孙心累,怪道昨儿这位老爷子让姜林读了半宿《出师表》,原来这会儿抄用……

又过了一柱香功夫后,姜铎方再度开口,这一开口,虽是粗浅白话,却又石破天惊……

“皇上啊,老臣一生谨慎,实不想因儿孙不肖,累得一世之名尽毁。长子志大才疏,不堪大用。次子庸庸碌碌,傲慢骄狂。三子已废,四子心思阴微,子侄尚不能容,岂能以诚事君?故而,皆不可用。赵国公之世爵,子不贤,则传孙,老臣请皇上念臣历四朝辅三帝七十二载微薄之功的份上,准臣所请,老臣叩首谢恩。愿皇上新政大行天下,开辟我大燕隆安盛世,打下万世不易之社稷根基。”

“父亲!!焉能如此?!”

……

宁国府,宁安堂。

“老太太,这事果真要商议,你老也寻错人了。小婧能做得了主?便是说动了她,蔷哥儿回来不认,她也是没法子的。所以你也别为难她了,等蔷哥儿回来,你与他谈妥了,自然也就作准了。”

眼见李婧下不来台,黛玉笑着解围道。

贾母生生气笑,转头同薛姨妈道:“我倒成坏人了!”

她这番安排,的确存着为黛玉着想的心思。

长子安排在外,超然于诸子之中,但贾家显然不会薄待了他。

便是没有那轻车都尉的爵儿,这边该给的恩宠一样少不了。

可这孩子却只认李婧一人,甚至心还在李家那边,便是不孝敬贾蔷、黛玉,也不犯甚么过错。

如此好处都舍给那边了,这边甚么也落不着。

从今往后,李婧说不得只想着往那边扒拉东西……

这是人性,不是猜疑。

所以,贾母才想将李峥留在贾家。

薛姨妈劝道:“蔷哥儿、姑娘都是第一等聪明的,他们如今的想法和咱们不同了。若不是相府又有了血脉,当初蔷哥儿还打算再出继一个姓林来着……”

众人轰然大笑,黛玉俏脸通红。

文学

贾母气道:“我自打进贾家门儿做重孙媳妇起,到如今连重孙都有了子嗣,大半辈子凭甚么离奇事没有见过?偏没见过这号将自己骨肉到处送的!”

不过也知道她说甚么没用,众人哄劝稍许后,看着孩子又笑了起来,道:“瞧瞧那眼睛和鼻子,和他们老子岂不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蔷哥儿小时候便是这般模样。”

凤姐儿好笑道:“对对,蔷哥儿还是个蛋的时候,老祖宗就瞧见过他。”

听闻此言,连宝钗都忍不住笑喷了。

贾母气笑啐凤姐儿道:“我倒看看你,过半年能下出甚么好蛋来!”

一些未经事的姑娘装着听不懂,满面通红憋的好辛苦……

这满堂欢闹中,李思忽地“咿呀咿呀”的笑了起来,登时引得一众人惊喜惊叹。

偏李峥许是嫌吵,“哇哇”大哭起来。

李婧面上挂不住啐道:“瞧你这怂样!”

自然引来一阵讨伐声,待李峥哭着哭着咳嗽起来,贾母都有些见慌了,一迭声让请郎中来。

黛玉一边关心的看着被李婧抱起的李峥,一面道:“刚已经派人去朱朝街尹家那边了,过一会儿就来。”

贾母激赏的看了黛玉一眼后,同薛姨妈等人道:“我原还担心这边,蔷哥儿是个不着调的,甚么事都随着性子来,也不理会许多世俗规矩。玉儿呢,打小娇弱,动辄落泪哭半宿。尹家那位又是那样的情况……我都常犯愁,这日子该怎么过?咦,没想到,蔷哥儿还是不着调,玉儿倒越发变好了!”

薛姨妈笑道:“是啊,愈发变好了。”

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当初黛玉丧母,五六岁孤身一人离了父亲远到京城来,寄人篱下之下,岂有不敏感多疑的?

再看看如今,父亲来京,位列宰辅军机,她成了相门千金。

说的人家又是这样的情形,处处拿她当宝。

若是都这般了还一哭半宿,那多半是失心疯魔怔了……

换做她女儿宝钗能有这样的家世,不比这强得多……

跪趴 强迫 哭 H 第三章

“这就是关键,提比略,今后,你要注意这点,必须要改变罗马现在的作风。X23US.COM更新最快能人居上,而不是全是一些只会趋炎附势的小人在身边。权力越大,越会迷惑你的本心。”

阿庇斯微笑着说到。

特尔提拉送来一盘水果拼盘,看着提比略,甚是喜爱。

而冥冥之中,阿庇斯也感到了一种召唤,罗马帝国将从此屹立在西方大陆上,将它的光明与文化传播到黑暗的角落,传播到欧洲北部,亚洲西部,巴黎、伦丁尼姆、艾菲斯、科林斯、帕尔米拉等一系列城市将兴起。帝国的道路网将像一条条血管般,将养料输送到帝国的心脏罗马。这座永恒之城,将在人类历史上焕发着无尽光辉。

与内薇娅的婚礼结束后,提比略的仕途也开始一帆风顺起来。在阿庇斯的操纵和安排下,提比略进入了元老院,成为了年纪最轻的罗马元老院议员。

阿庇斯逐步将一些不关大局的事分担给提比略做,但是像禁卫军这种绝对力量,阿庇斯还是牢牢抓在自己手中。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有一个人是绝对可靠的,在权力与财富面前,亲生父子都会反目成仇,更何况阿庇斯和提比略还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提比略,罗马发展的动力在于什么?”

罗马再度兴盛繁荣了起来,人到中年的阿庇斯一头秃顶,和提比略坐在别墅里闲谈。他的目光尽是祥和,而对面的提比略,则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蓬勃,充满了对未来无尽的向往。

“战争、掠夺?税收?农业收成或者贸易?”

夕阳的余晖下,提比略对阿庇斯的问题显然有些准备不足,他仓促的回答到,言语中却尽是不肯定和不确信。

“你只说对了一半。我的儿子,战争的确是罗马发展的动力之一,但并不是全部。罗马要长久的发展下去,并不能只靠战争。战争花费巨大,而且不是每一次战争,罗马都可以获胜。可以征服的土地也是有限的,征服后的统治管理问题更是令人头疼。如果征服后当地不断发生反叛,那么征服将是得不偿失,到时候就不得不派大量的军团进驻当地,军队费用激增会拖垮国家财政。”

坐在象牙椅上,阿庇斯缓缓说到。这画面仿佛就像亚里士多德教育亚历山大,但是阿庇斯知道,自己不是亚里士多德,提比略也不是亚历山大,太过庞大的帝国统治跟不上去,很快就会分裂。

“罗马要长久发展,中央政府必须有独立来源的收入,来为维持必要的开支。税收是一部分,贸易也是一部分,但是还不够,随着和平年代的到来,帝国人口会激增,这时,各级官员和政府机构会增多,没有了战争的收益,将来有一天,罗马必将陷入入不敷出的窘境。这时,就需要垄断一些利润高的行业,来获得稳定的收入。”

提比略在一旁认真的听,阿庇斯坐在装饰着珠宝黄金的象牙椅上慢慢说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