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特别大,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

儿子的特别大 第一章

龙飞骏的话激起阵阵议论。

但就算刚刚知情的人,也并不太惊讶。

雾隐绝域和雾神山,的确是最不利于人类文明展开攻势,而最有利于怪兽文明繁衍生息的地方。

孟超回忆了一下前世的情报。

那时候的他,只是普通市民,并不知道怪兽战争的最后一役,究竟是怎么打的。

但隐约记得,应该是在龙城西南方向进行。

因为惨胜之后,在龙城西南边,兴建了一座规模极大的烈士陵园。

连前世的“武神”雷宗超,都安葬在这座陵园里。

尽管如此,孟超还是问了一句:“具体有什么证据呢?”

“兽潮就是证据。”

龙飞骏说,“超级兽潮相当于百万人规模的大军,其聚集、整编、运动的全过程,不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

“只要追根溯源就不难发现,好几股超级兽潮都来自雾隐绝域,至少是西南方向。

“而且,在这半年的激战中,很多次我们重创了末日凶兽,却被它侥幸逃跑,也是往西南方向逃进雾隐绝域。

“用不了多久,当它再次出现时,被神境强者和列车炮轰出来,足以致命的创伤,却都恢复如初,其愈合速度远远超出野生环境中,怪兽的细胞再生速度。

“这令人不得不怀疑,雾神山脚下的雾隐绝域里面,蕴藏着某种神秘力量,能治疗甚至调制末日凶兽。”

孟超点头。

虽然不是直接证据,但和前世记忆互相印证,足以说明问题。

“原本,我们重点攻略的是东线,想要从东部相对平缓的山域,突破这片困扰我们半个多世纪的盆地,但掌握了这条关键情报之后,龙城的战略主攻方向,不得不一百八十度转弯,就算雾隐绝域这块骨头再硬,我们都要把它啃下来!”

龙飞骏环视一周,杀气腾腾道,“是,经过半年激战,无论军队还是超凡者都疲惫到了极限,但我们困难,怪兽却比我们更困难,不趁着敌人最虚弱的时候,将怪兽文明一举消

文学

灭,谁知道夜长梦多,还会发生什么惊变?”

孟超非常赞同这一点。

别看过去半年,怪兽文明被龙城文明吊起来打,打得像是三条腿的落水狗一样。

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就算虾兵蟹将统统都被人类绞杀殆尽,只要剩下的“妖神”和藏在妖神背后的“主脑”没有被连根拔起、挫骨扬灰,怪兽文明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有怪兽文明这个隐患,蛰伏在龙城文明的背后,人类始终不能调集100%的力量,投入到异界争霸的战争中。

所以,无论付出多么惨烈的牺牲,都必须攻克雾隐绝域,捣毁雾神山下的怪兽文明终极巢穴!

话说回来,现在人类对雾隐绝域中的情况一无所知。

不知天文地理,也不知怪兽文明发源地的兵力部署,兵种配置,还有多少末日凶兽,有没有别的机关和陷阱。

贸然向这片遍布沼泽、丛林、湖泊、洞窟、洪水、泥石流、雷电风暴……的陌生山区,投放重兵集团,即便艰难取胜,恐怕也会付出龙城文明不可承受的代价。

所以,龙飞骏介绍说,无论赤龙军、超凡塔还是九大超级企业,都一致同意,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采取强攻的战术。

最好能将大量铁轨直接铺设到雾隐绝域的外围。

然后调集全部列车炮和重炮集群,对整片雾隐绝域实施高饱和、地毯式、不间断的轰炸,炸他娘个昏天暗地再说。

话说,或许是前面半个世纪的资源太过匮乏,人类在和怪兽白刃相向的战斗中,付出了太过惨烈的代价。

以至于全体龙城人都患上了“重型火力匮乏综合征”,对大炮巨舰的崇拜,达到了迷信的程度。

最近几年,龙城人的生活富裕了,手头的战争资源日益阔绰,在某种报复心理的驱使下,疯狂铸造各类型的火炮。

从单兵肩扛的轻型火箭筒。

到动力铠甲搭载的蜂巢式火箭弹发射器。

再到安装了机械臂和生化脑,镶嵌晶石和镌刻符文的巨蟹型自走火炮。

乃至硕大无朋的钢铁巨兽——列车炮。

龙城人盲目信仰“没有什么是一发装填晶石炸药的列车炮无法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他娘的一百炮”。

这种“巨炮崇拜”发挥到极致,就连绝世高手轻易也不肯和怪兽拼刺刀,什么极限流、超杀流、兽魂流、枪斗流,都一边歇着,在无人机和侦察飞艇的引导下,重炮集群先来回轰炸三五轮,把怪兽炸得焦头烂额,四分五裂甚至灰飞烟灭,人类强者再慢条斯理上去打扫战场。

儿子的特别大 第二章

@@@@在黑岩连续更新了245天,更新了236万字,除去前期一天一更的时间,几乎每天都是1万字。

当然写的,有的地方还是不尽人意,每一本书都像是作者的孩子,我是尽量把它写好的,但是只能说能力有限吧。

这是羽哥在黑岩的第1本都市,只能说还不够成熟,前期的暧昧和装逼写的不够多,也不能说后面是修仙吧,只能说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局,挖了一个很大的坑。

关于结尾的话,不想写那么多,有些事情还是让大家去联想吧。

这种后宫式的结局,应该能够联想出很多的东西。

当写下大结局三个字的时候,宇哥,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同时也感觉心里酸酸的,你把书要完结了,就是一段旅程的终结,感谢大家陪我这么长时间,感谢大家200多天的不离不弃。

在此拜谢各位了!

新书的话,我准备写的好放一些,多加一些装逼和暧昧,但是马上就要收秋了,老爷子生病之后脾气特别的急,看到农活没人干就会生气,可能要一个月之后再出新书了。

能够聚到一起就是朋友,大家可以进群找我玩儿。

不说这么多伤感的话了,希望看我说的每一个朋友都健健康康的,幸福快乐!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各位道友我们江湖再见!@@@@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儿子的特别大 第三章

我以为买下星期五有鬼会花很多钱,张鑫却告诉我,其实林琼只是象征性的收了五万块钱,星期五有鬼就完全属于我们了,不过她提出一个条件,不要让小青再去找她,看来林琼是真的很想摆脱小青,星期五有鬼对林琼来说是一档可有可无的节目,对我们来说却是全部。

我当然答应,而且我相信小青一定会听我的不在去找林琼,简直就是皆大欢喜,哥们是相当开心,仔细看了看合同,确保一点问题都没有,把合同抱在怀里,大手一挥:“今天晚上我请客,饭店随便挑,咱们不醉不归,对了,把认识的都叫上,咱们热闹热闹……”

我一句请客,人人高兴,艾琳娜去找酒楼,我让疯子和小和尚去通知认识的人,两货还挺认真,把所有认识的人梳理了一遍,拿给我一看,吓了我这一大蹦,没想到认识那么多人,魏老爷子肯定要请,茅山妹子,鲁班书妹子,明拉……赵兴也写上了,苏梅,还有宿擎天,灵异小队长罗越,蓝双双,班小贤,张志新,廖仓兴,赵晓倩……

还不包括我们哥几个和小青,人数起码在三十个朝上,哥们忍不住咋舌,没想到在星期五有鬼这两年竟然认识这么多人了,一桌可坐不下,起码得三桌啊,这得多少钱?哥们有点肉疼了,可看着大家兴高采烈的模样,又觉得花多少都值了,人这辈子,这么热闹,这么高兴的事,能有几次?

夜晚,景天大酒楼门口,哥们穿的跟新郎官似的,站在门口和疯子迎客,脸上堆着笑,心里却暗暗嘀咕。来吃饭的应该会随点礼吧?不是我小气,先前豪迈的大手一挥,以为也就吃个千八百的,后来整出那么多人来。以为花个三五千了不起了,不曾想艾琳娜整了个酒楼,包下了酒楼一层,摆了四桌,都是好酒好菜。定金就扔进去了一万,哥们的脸就开始抽抽了。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星期五有鬼重新开张,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哥几个钱的创业资金又没有多少,今天这一顿饭,就得干出去两万多,还不一定能打住,要是能收点随礼哥们填补一下,倒也不错。正琢磨着随礼的事呢,穿唐装的魏老爷子带着魏华军先来了,哥们立刻就迎了上去,伸手抓住魏老爷子道:“老爷子你看,来就来呗,还带东西,这怎么好意思……呃!没带东西啊?”

魏老爷子是空手来的,笑眯眯的看着我道:“浪总,现在你可是真的总了,还差我老头子这点东西?”

“不是。套词,说习惯了!”哥们不好意思的装萌,心里却暗骂魏老爷子抠门,好歹也是一派当家。人家请你吃饭,庆祝新公司开张,就好意思空手就来?我正腹诽呢,魏华军从怀里掏出个大红包,笑着对我道:“浪总,红包老爷子早就给你准备好了。逗你玩呢。”

“这是怎么话说的……老爷子,咱们今天不醉不归啊……”哥们特好意思的接过红包,一捏挺厚实,这顿饭起码有着落了,顿时心情就好了起来,魏老爷子见我这个德行,摇摇头都没搭理我,上楼找李一灵说话去了。

疯子在一边探头探脑,问道:“浪总,魏老爷子家大业大的,红包肯定不少钱,打开看看!”

“看你大爷啊,财不外露不知道啊,再让贼给惦记上了。”

“看一眼怕个毛啊,还能看少了是咋地?浪总啊浪总,扣死你算了。”

文学

的刚跟我对付到这,我就看到一个特派头的人来了,眼睛一亮迎了上去,疯子却是目瞪口呆,没错,来的就是疯子他爹风正罡,老头收拾得利利索索的,一脸严肃走了过来,哥们堆起笑脸:“风前辈,欢迎,欢迎,你看看,来就来呗,还带什么东西啊,哦,没带啊。”

风正罡简直了就,空着手来的,我去,我通知他就是想收点份子钱……

风正罡跟我还有点笑模样,一看到风清扬,脸就沉了下来,风清扬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恨不得找个耗子洞钻进去,风正罡跟我说了几句恭喜的话,站在门口也不进去,对风清扬道:“跟着浪总好好干,别给咱们老风家丢脸,我在你卡里打了五十万,拿出来,也算是你给星期五有鬼做点贡献……”

哥们的眼睛立刻就亮了,热情且殷勤的把风正罡带了上去,出来后,急忙对风清扬道:“卡呢?给老子交出来,你不交出来,待会我就在你爹面前给你上眼药。”

“卧槽,浪总你还能不能有点节操了?”

哥们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幽幽道:“要钱,还要什么节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