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合篇500篇,木叶性处理医院(25)

短篇合篇500篇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短篇合篇500篇 第二章

不过,朱晓红是封元华的母亲,即便朱晓红才是真正的嫌疑人,封元华也不太可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韩彬换了一个方式问道,“你什么时候离开琴岛的?”

“有两三年了吧。”

“具体时间。”

“一八年过了年,我就去泉城那边了。后来工作稳定了,暑假就把老婆孩子也接过去了。”

“你去泉城从事什么工作?”

“我在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

“你之前在琴岛做什么工作?”

“也是设计。”

“琴岛这边的发展也不比泉城差,离家又近,你为什么要中途跑去泉城?”

封元华沉默了片刻,“想出去闯闯吧。”

韩彬追问,“我看不出这两个城市有多大区别,你要真想去外面闯闯,远一点的可以去魔都,那边的经济最发达。近一点的也可以去京城,工作机会可比泉城要大。而且坐高铁也并不远,为什么偏偏去泉城。”

封元华摸了摸鼻子,“可能是单纯的喜欢吧。”

韩彬哼了一声,“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知道我们为什么不抓你吗?”

封元华看了看一旁的朱家旭,“我听朱组长说是怀疑我涉嫌参与了一起刑事案件,具体是什么案件就不知道了。”

韩彬语气凝重道,“我们正在调查一起连环凶杀案,你现在是这个案件的重大嫌疑对象,如果你的罪名被坐实了,你很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封元华慌了,“我什么都没做过,你们凭什么怀疑我。”

韩彬冷声道,“你现在才知道喊冤是不是晚了点,我刚才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你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我告诉你,如果你自己交代不清楚,没人能帮得了你,等候你的唯有死刑。”

封元华手颤抖着,“警察同志,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从来没有用自己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在‘快买吧’平台注册店铺。”

韩彬反问,“那为什么嫌疑人会将赃款打入你的银行卡?是他有问题,还是你有问题。”

封元华道,“我也不知道。”

“你如果是这个态度,那就没必要谈了。你自己解释不清,谁也帮不了你。”韩彬收拾了一下物品,准备起身离开。

“警察同志,您等一下,我还有话要说。”

“什么话?”

“我……其实,那张工商银行的卡一直是我妈在使用。”

“朱晓红。”

“对。”封元华长叹了一声。

“你为什么要将银行卡给她?”

“很多年了。我当时也没多想,后来……就一直给她用了。”

“封元华,警方不是傻子,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她毕竟是我妈,我……”封元华用力的抓了抓头,依旧有些犹豫。

“警方查案是讲究证据的,你真以为你说什么警方就相信什么,你现在依旧是重大嫌疑人,在考虑别人之前,还是先考虑一下你自己。你说银行卡一直给朱晓红使用,也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与朱晓红这种上了年纪的妇女比起来,你更容易被警方怀疑。”

一听韩彬这番话,封元华显得愈发紧张,“警察同志,我跟您说实话,我真是冤枉的,这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早就知道她得出事,所以我才搬到了泉城,要不然谁愿意背井离乡,我在泉城人地生疏哪有咱琴岛好。但是没办法呀,我怕她连累我,我离开琴岛不是为了躲避警方,而是为了离她远点。”

短篇合篇500篇 第三章

PS:小年快乐啊!

……

显而易见,围绕着高爵士所主张的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和外汇基金独立运作,展开的交锋,不可能在香江银行业公会的会议上,得出个确切的结论。

反正,香江银行业如何加息的详细操作已经具体制定下来了,没有耽误正事,就当免费欣赏一场精彩大戏了,所以,散会后,除了争吵的当事者之外的人们,都脸上带着淡淡的神秘表情,脚步匆匆地各奔东西。

完全可以相像到,一个关于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互撕的大“瓜”,很快便会无法避免地通过媒体,呈现在公众面前。

财政司彭励治紧走几步,追上惠丰大班沈弼,满腹牢骚地质问对方,为什么没有遵守承诺,帮助自己在会议上打压高弦的嚣张气焰。

结果,沈弼语气淡淡地回了一句,“我忽然觉得,搞清楚高爵士的真实意图,更为重要。”

财政司彭励治被沈弼的出尔反尔

文学

气得够呛,于是意有所指地提醒道:“别忘了,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

沈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虽然正治谈判可以继续强硬下去,但刚才你也看到了,各家银行代表的反应,难掩怨气。”

财政司彭励治忍不住讥讽道:“恐怕是惠丰要动摇了吧。”

沈弼瞥了一眼财政司彭励治,“我也提醒你一句,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吧。高爵士明显把你和财政司,以及正府,做了一个切割,只是指责你不作为,失职,如果你还想保住财政司的位置,真需要一些技巧。”

一听这话,财政司彭励治的火更大了,“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我为什么那么做,还不是按照伦敦的意思行事!”

沈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有时候,找人背锅,是各方想要平息事态的默契。”

望着沈弼的背影,财政司彭励治心里有些发凉,这种可能好像真的存在啊,说起来,港府财政司这个位置一直都从资深公务员里遴选,而自己是从太古高管,“空降”到财政司,可谓开创了先例,难免惹人惦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推出去当替罪羊了。

……

财政司彭励治开始如何心思复杂,外界不得而知,而香江银行业公会这边动作很快,迅速对外宣布,自翌日起,将存款利率提高一点五厘,即储蓄存款为七厘。

不出高弦所料,这项措施对稳定港元汇率没有什么实际效果,港元汇率继续照跌不误,最多只是帮着那些才摆脱银行业危机的中小型华资银行,暂时稳定了一下人心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公开争吵的新闻,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了。

对于媒体的八卦,财政司彭励治自恃身份地没做理会,率先开炮的高爵士,也没有在公开场合进行正面回应,但一件小事,还是让公众对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公开争吵的兴趣,无比高涨。

有利银行宣布,刚刚接受了高爵士捐赠的一个藏品,面世于一九三五年的,香江第一张一港元纸币,其编号为A001,由高爵士早前出资五万港元,从伦敦收藏家处购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