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一章

狠话撂出去后。

时依身边的莺莺燕燕没了。

司霁北心里舒爽了,时依耳根子也清净了。

更加能专注发展事业了。

不过聚少离多这种情况,对于明星来说,是习以为常的。

司霁北除了是圈内大咖,他还有自己的公司,也还有家族集团,这些都需要他这个大总裁盯着。

虽谈不上事无巨细,不过集团做得大,涉及面广,司霁北几乎是每天一个小会议,三天一个大会议。

以前是经常各地飞,视察工作,顺便拍戏。

现在是直接视频会议,时依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挡不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感,司霁北追着时依到处跑,是他活了三十年最幸福和快乐的时光。

这是在他看来。

加上时依大火后,那么多小鲜肉想要爬上时依的床,也不怪司霁北这么紧张。

小娇妻虽然不是那种随便就能勾搭上的女人,可她特会撩啊!

长着一张神仙颜值脸,随便一笑就能让人心花路放,平日里时依态度也客气,平易近人,一说一笑。

难道小鲜肉不会动心,设计爬床。

司霁北是担心,自家小娇妻在他没有全场盯人的时候,被人陷害设计。

吃亏,还要失身,真当他这个正宫不存在?

所以,在时依开启全世界巡演后,司霁北贴身跟随,晚上还能抱着小娇妻睡觉,这种快乐的日子,哪去找?

对此,时依没有别的看法。

谈恋爱就要腻歪在一起这种想法,对于时依来说并不盛行。

毕竟她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女人。

但男方能全程陪伴在侧,对于时依来说,这也是好事,避免双方的感情淡化,一方全程陪伴,是维持恋情的关键。

尽管,他们两已经扯证结婚了。

不过在时依的心中,她和司霁北依旧处于热恋模式。

也或许正是这种心态和相处模式,时依和司霁北的感情一直很稳定,小浪漫不断,笑点也不断,大激情也有。

几乎没有争吵过的时候,司霁北这种年纪的大叔,确实会疼人。

当然,对象也仅限于时依。

换个其他女人,司霁北连正眼都不甩,管你是谁,总之,不要在他眼前晃荡。

不然,司霁北这种禁欲高冷男神,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尤其是曝光了已婚后,司霁北周围原本只有100米内禁止异性靠近,现在已经延伸

文学

到了500米。

对时依的一片忠贞不渝,用这些细节在随时体现出来。

全世界巡演,不是谁谁谁都能做到的。

名气要足够大,知名度要足够广,唱功要给力,粉丝要庞大。

因为只在国内火,是个流量爱豆都能做到。

但要火出国外,达到能展开全世界的巡演,这个火要持续燃烧不灭,圈内地位要高,支撑巡演的歌曲要多,每场巡演的idea要新。

因为一些有钱有矿的粉丝,会全程观看完每一场演唱会。

就算一般粉丝,也是能在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通过电脑手机观看到相关消息。

演唱会是经纪公司圈钱的手段,还是最快的手段之一。也是明星圈粉最快的方式,好不好,看现场就知道!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二章

这件事闹得太大,影响极坏,庄太傅就算是为了保住这张老脸都一定会去皇帝跟前参宣平侯一本。

只不过,宣平侯怕他参么?

御书房参宣平侯的折子堆积如山,他不要脸的行径简直罄竹难书,杀人放火他是没干的,量不了重刑,可恶心人的事儿他是一茬接一茬,能把人气到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偏这些事儿罪不至死,大不了就是打个百八十板子。

打完了又是一条好汉!

宣平侯坐着萧珩的马车扬长而去,只留下庄太傅祖孙成了当街的笑柄。

原是要给萧六郎一个下马威,不料反被宣平侯下马威了,庄太傅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

庄家与宣平侯府不对付不是一日两日了,要说撕破脸是常态,可撕成这样还是很少见的,这是撕脸吗?这踏马是把裤衩子都给撕了!

安郡王着实冤枉。

今儿的事不是他的主意,尽管他心里的确有那么几分优越感,但总体而言他是被庄太傅连累了。

入内阁的风光被宣平侯的下马威搅和得干干净净,今日之辱怕是要成为他一辈子的黑历史。

宣平侯将萧珩送到翰林院,一路上宣平侯无数次想要厚着脸皮和儿子说话,萧珩一句“我昨晚没睡觉”,宣平侯闭嘴了。

宣平侯憋了一路,好不容易等到萧珩睁开眼,打算下车了,他才问道:“你干嘛了,一整晚没睡?”

“有事。”萧珩说。

宣平侯:……老子能不知道你是有事?到底什么事,你倒是说呀!

不能和儿子发火。

欺负庄太傅时有多爽,被儿子欺负就有多惨。

萧珩出事前,父子关系中宣平侯是占据绝对的强势主导地位,四年过去,二人的地位调了个个个儿。

“要不我给你请个假?”宣平侯道。

“不必。”萧珩淡淡地下了马车。

宣平侯跟着下来。

从前没仔细比过,今日不知怎的突然就看了眼儿子的头顶,然后他发现儿子长得太高了,只差一点就要越过他去了。

他可是武将,自幼在泥堆里跌打滚爬,长个子是应该的,这小子啥也没干,也没见他跑跑跳跳的,怎么个子窜得这么快?

眼看着萧珩就要走进翰林院了,宣平侯眼尖儿地察觉到他走路的姿势很奇怪。

他可是战场上活下来的人,除了这张脸能看,身上其实早已无一处完好的地方,他受过的伤只怕比萧珩摔过的跤都多,能看不出他的瘸腿与从前不一样了?

他问道:“你的脚好了?”

萧珩的步子一顿。

“真好啦?”宣平侯惊喜地看着他。

萧珩依旧不打算搭理他。

宣平侯叹道:“就那么恨我?你是不是在怪罪我当时没忙着查案,没赶去把你从火场里救出来?还是说,你在埋怨我没能早一点察觉到那伙人的存在,害你被逼得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直男在认错这种事上永远找不到重点,能把人气得用脚趾头在地上抠出一块菜圃来!

萧珩冷着脸头也不回地进了翰林院。

宣平侯一头雾水,怎么又生气了?

常璟驾着马车赶到附近。

宣平侯唉声叹气地上了马车,他往车壁上一靠,生无可恋地说道:“常璟,我太可怜了,萧珩他不认我,我要成孤寡老人了。”

宣平侯这句话的本意是,快说“你不老,你正当盛年,你还能再盛世美颜二十年!”

不料常璟直接陷入了沉思。

半晌后,常璟认真地来了一句:“没事,你死了我给你摔盆。”

宣平侯:“……”

却说顾娇高强度行医了一天一夜后,被萧珩抱到西屋沉沉地睡着了。

或许是她不认床,又或许是这间床铺上有她喜欢与心安的气息,她一觉睡到了下午。

而就在她即将苏醒前,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海域,海域之上是一个正在厮杀的战场,宣平侯位于一艘千疮百孔的战船上,手持长剑,身穿黑色玄铁盔甲,在血色弥漫的甲板上厮杀。

前方是一座岛屿,身后是一座城池。

顾娇没去过那座城池,可在梦里她就是能叫出那座城池的名字––––南海城,昭国最南部的一座小城。

至于那座岛屿原本是南海城的一部分,却被海上的匪患侵占。

宣平侯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扫荡海匪,夺回岛屿。

此次海匪的事情并不简单,因为就在宣平侯南下剿匪时,昭国的边塞传来噩耗––––前朝余孽与陈国勾结,唐明兵败,宁安公主被抓。

为了救出宁安公主,老侯爷孤身涉险,不幸中了前朝余孽的圈套。

边塞连失三城,皇帝龙颜大怒,即刻召远在酆都山附近的顾长卿回朝,命他重整顾家军,北上伐敌。

谁料大军尚未开拔,边塞便传来了顾承风与老侯爷双双身亡的消息。

原来,顾承风得知祖父被抓后悄悄地离开京城,孤身前往边塞,打算将祖父救出来。

他是飞霜

文学

,按理说从敌营里偷个人还是不在话下的。

但也不知中途出了什么岔子,他被前朝余孽发现,乱箭射死。

敌人将他的头颅割了下来,与老侯爷的头颅一并悬挂在了城墙之上。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陷阱。

边塞寒冷,二人的头颅在城墙之上悬挂了整整一个月,丝毫没有腐烂的迹象,老侯爷是看着孙子在自己面前被人乱箭射死的,他死不瞑目。

一双被冻住的腥红眼眸里充斥着愤怒与绝望。

顾长卿绕是在来的路上便做足了心理准备,可亲眼看到这样的场景,看到弟弟与祖父被人悬挂侮辱的头颅,他仍是血气翻涌,当众吐出一口血来!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