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

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第一章

次日天亮,鸡鸣声响起,范弘道醒了过来。入城之后该怎么做,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避开城门口可能存在的骚扰拦截,顺利进入城内。

本来与李小娘子两人分开,减轻明显性,各自混进城去是比较不错的选择。但是李小娘子在这个问题上犯了倔,死活不愿意分手,范弘道只能另外再想办法,直到此刻仍无头绪。

入城之事且放一边,既然在这里借宿了一晚,这时候理当去感谢主人家。正好有个年轻人送了一盆粥过来充当早膳,范弘道便请这年轻人引领着去拜谢主人家。

原来这主人家姓田名存义,家中有几亩地,算是个中等殷实耕读人家。主人也是读过书的,只不过到了五十岁也没什么成就,但却对读书人存有敬意,所以昨晚才会收留投宿的范弘道过夜。

范弘道便掏出银钱作为报酬,却被田存义拒绝道:“外门客房本就闲置,留宿先生也是物尽其用,并未给我家增添什么麻烦,故而不须如此多礼。”

范弘道心存感激,与田存义闲谈了几句,却听门外有喧嚣之声,询问道:“田兄今日家中有事乎?”田存义叹口气道:“些许小事,不足挂齿。”

范弘道再三追问,田存义才答道:“如今已经是秋后,官府开始派差。里长与我素来有怨,差役落在我家,怎奈家中长子有事外出,难以出差。我欲以银钱代工,里长却只是不许,故而委实难以应付。”

随后他又解释道:“今日是解送差役去县衙时候,所以里长又来家中搅闹,不想惊扰了贵客。”

范弘道恍然大悟,京师各种名目的差事繁多,需要大量人力,所以经常由县衙从京师百姓里征发差役,派差派到田存义家也不奇怪。只是这里面具体执行起来有很多可变通之处,但这里长却并不通融,就十分没人情了。

正想着,范弘道抬眼看到有个三十多岁的高壮汉子站在门首,身后还有十余个探头探脑的人。这汉子指着身边的人,对田存义喝道:“如今除了你家,人都已经齐全,现在要汇集送到县衙去!让你家出差的人出来,然后速速上路!”

然后这汉子又打断了田存义的解释:“不要说你家现在无人可派,若你那儿子不在,就请你代替走一遭!官府有急事,要人不要钱,按规矩你家总要有个活人出来!”

田存义气得胡子都发抖,他现在都年过半百,若去官府服劳役,最少也得要半条命去。

范弘道便明白,这汉子八成就是里长了。话说京城是分成了两个县,东半边是范弘道所属的大兴县,而西半边就是宛平县。现如今所处位置在西城郊外,当然属于宛平县管辖范围。

虽然范弘道是在大兴县南城分署挂职做事,但报出名头去,在宛平县县衙也该会有几分面子,毕竟两个县衙互相打交道的时候实在太多了。

又看了看出差服役的队伍,听到里长说现在就要进城送到县衙去,范弘道忽然有了计较,决定利用

文学

一下这件事。他对李小娘子使了个眼色,然后走上前去,对里长说:“多大点事情,你在这里大呼小叫什么,端的是无礼之极!”

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第二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第三章

完本了。

谢谢各位的支持。

也感谢一下各位编辑。

这本书感慨良多。

最早写这本书的初衷,其实是因为轻松流的大火。

其中代表作就是肘子的那本。

所以我想着以一个轻松为主题的特别仙侠类型。

可以看得出这本书实际上有许多段子与梗。

不过在写轻松类的时候,确确实实的发现,单纯的靠梗和段子,还不足以支撑整个文。

这本书的主线虽然有,但是并不明确,而且在设定体系上,爽感也不足。

虽然很开心,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而且在力量体系上,我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驾驭,更擅长都市和游戏一类的剧情。

所以这本书,其实写到后面已经出现了一些崩的情况。

按理说,这本书应该尽早完结。

但是我总觉得,行文之间缺乏了诸多要素。

这些都是一个作者必备的能力。

或者说,我们可以称自己为写手。

节奏,爽点,剧情,反转,创意,设定,金手指,这些要素的不同搭配组合能够焕发不同的精彩。

这本书,说句实在话,是我写书那么久以来,从一开始写,一直到完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