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性奴学校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一章

共和2294年,5月12日,罗马帝国,“索菲亚之墙”外部,突厥军阵地。

(注:欧历1453年)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

一处阴湿的山洞中,突厥上尉贝拉特躺在脏兮兮的地毯上,翻着一本缺了不少页的诗集,情至深处,忍不住用生疏的汉语读了出来。

“轰轰……轰!”

可不待读完,帐外突然传来连片的炮声,打断了他的吟诵。

他眉头一皱,看了看手表,见上面的指针指向12:58,摇头自语道:“炮击准备是一点开始,两天不调,破表又慢了。”

这块表是当年他从埃拉泽陆军学校毕业后他父亲郑重地送给他的,而父亲又是从爷爷那里接过的它,年头可想而知了,走时自然不可信任。但自从突厥第三汗国进入全面战备状态后,民生物资的生产受配额管制,手表这样的奢侈品很难买到,即使是旧表也很珍贵,只能凑合着用了。

“算了,反正该动了。”他将书塞进被当成枕头的背包里,然后提着背包站了起来。

此时,山洞中的其他人也被炮声震醒,很快在贝拉特的指挥下站成一行,跟着他走了出去。

今日阳光强烈,乍然从阴暗的山洞走出,他们的眼睛短暂眩晕了一会儿,只余耳边的轰鸣声和鼻中嗅到的烟味给他们带来一些外界的信息。

不过这不是大问题,眼睛很快适应了新的光环境,一副壮阔的景象展现在了他们面前——群山围绕的谷地之中,复杂的轨道系统交错纵横着,十余台钢铁巨兽正沿着轨道被机车头从山体工事中缓缓拖出,每一台巨兽身上都有一根长长的炮管。车辆就位后,这些炮管就被液压杆顶着逐渐升起,炮口对向了北方的天空。

“哟哈~”贝拉特身边一名中士吹了个口哨,“乌尔班大炮!”

贝拉特也朝它们看了一眼,然后很快收回目光,吼道:“亚历山大之墙没用上它们,现在到了索菲亚之墙,就该让它们发威了。走吧,接下来该我们登场了。”

这些巨兽乃是乌尔班钢铁公司生产的90式超重型列车炮,是突厥陆军序列中最为重型的军事装备之一。它的核心是一门口径高达420mm的火炮,原本是为海军计划中的新一代战列舰所设计的,但突厥海军的造舰计划因陆军和空军的预算挤压而搁浅,新火炮便转而用于陆战,剑指罗马帝国在小亚细亚半岛上修建的众多要塞。

如此巨大的火炮,整套系统的总重高达数百吨,不可能用常规车辆运输,只能通过铁路转移。原本,他们是准备用来对付罗马军在小亚细亚半岛中部修建的强大防线“亚历山大之墙”的,但由于新锐的装甲部队的出色表现,突厥军借道缓冲国西亚美尼亚一举突破了这道防线,震惊天下的同时,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列车炮的光彩也就相对黯淡了。

罗马自古以来就有修路的传统,小亚细亚半岛上修建了完善的公路和铁路网络,这些路网在过去益于国计民生,可现在却方便了突厥军的入侵。突厥战车借此在半岛上纵横驰骋,一直到西北部的“索菲亚之墙”前才被阻拦下来。

索菲亚之墙是罗马军在半岛西北修建的一道防线,虽然规模较小,但依山而修,又临海可以得到强大的罗马海军的支援,反而无可突破,只能硬碰硬强攻。眼看着进攻矛头在这里被挡下,而前方不远处便是罗马首都新罗马城了,突厥军心有不甘,从后方将列车炮调集过来,试图借之攻破防线中的坚固工事,制造突破口。

今日,就是该他们亮相的时候了。

贝拉特一行人从半山腰的山洞出来,沿着山路下到山谷之中。与此同时,还有不少士兵也从山体各处的藏兵洞中出来,集结后离开山谷,奔赴前线。

“都打起精神来,注意警报!”贝拉特吼了一嗓子,继续带队小心地沿着山脚向目的地前进。

此时罗马军的炮兵也发动了反击,炮弹从西如雨点般飞过来,砸在突厥军的阵地上轰隆作响土石飞溅。列车炮所在的这个山谷位于阵地后方,且有山岭遮护,受到炮击的可能性很小,但枪炮无眼,也不能排除万一。更何况头顶上还不时有双方的战斗机在交战,万一被发现了说不定就有几发炸弹从天而降,还是小心点好。

果然,正当他们小心走路的时候,突然一道震颤从脚下升起,紧接着就是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和垮塌声从西北方传来,令人汗毛直竖。看样子,应当是一枚巨大的炮弹打到了那边的山体上,威力之大连山的另一侧都能感受到。

贝拉特脸色立刻一变:“是舰炮轰击!”

普通的陆军火炮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定然是黑海上的罗马战舰的大口径舰炮发威了。罗马海军一向享有盛名,在海上对历史不长的突厥海军形成了压制,如今在这近海地区作战,强大的战舰也能对岸上造成巨大的威胁,是突厥陆军的最大的威胁之一。现在,罗马人显然是又把这些海上铁城抬了出来。

果不其然,稍后强烈的舰炮轰击声陆续从西北传来,而一段时间后,大批量的突厥战斗机出现在东边的天空上,往西北边的黑海上飞去。

战斗机飞得很低,贝拉特抬头看去,从轮廓中辨认出了它们的型号:“铁蜂四,还有不少九一式……加油啊!”

突厥海军不足以与强大的罗马舰队抗衡,但空军拥有不少设计优秀的战斗机,不但在与罗马战机的战斗中体现出了优势,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海上的战舰造成威胁,是突厥军方最大的依仗之一。现在罗马战舰既然在海上发威,而突厥人却拿不出同等级的战舰对抗,便只能派出战机驱离了。

目送它们离去后,贝拉特加快了脚步:“我们也得抓紧了,不能让罗马人的战舰太过猖狂。”

不久后,他们来到了一台部署到位的列车炮旁边。站在近处,如楼宇般高大的巨炮压迫力更显,技工和炮兵们在上面如同工蚁般进进出出,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贝拉特等人没有加入他们,而是分成几队,大部分往周围山头上攀去,贝拉特本人带着最后一队沿着铁轨进入了巨炮后方的一处营帐之中。

“贝拉特上尉?”哨兵认出了他,但还是尽职地检查了这行人的证件,才放他们入内。

这个营帐意外地非常洁净,贝拉特等人先是在入口处换上一身洁白的罩衣、套上鞋套,然后才往内部的帐室走去——里面别有洞天,不但洁净程度更上了一个等级,还整齐的放置着数台一人高如柜子般的仪器,每台仪器的面板上都密密麻麻布置着小按钮和指示灯,相互之间还用线缆连接着,令人望而生畏、头皮发麻。

见了它们,贝拉特的表情就像见了女朋友一般,欣喜且温柔:“宝贝们,今天就全靠你们了!”

这些仪器虽然体积不大,但重要性相比外面的庞大钢铁机械不逞多让——它们是进口自华盟的晶体管式电子计算机,在几年前还是严禁出口的尖端设备,直到前不久才因为技术换代和突厥国的许诺才部分解禁。计算机在许多领域都有重要应用,但在当下这个场合,它们最大的作用是根据观测结果迅速计算出弹道,让炮弹准确高效地落在目标头上。列车炮虽然威力卓绝,但射速缓慢,按以往的炮术需要多次校射才能击中,现在有了计算机辅助,射击效率便提升许多,如虎添翼。

这些高精尖的电子设备也需要专业人才来操作,贝拉特等人所属的就是为之专门成立的一支电子部队,他们皆有优秀的数学成绩,又经过了华盟工程师的培训和考试,是突厥军中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在,他们就该出手了。

很快,又有一名中校带着几人进入了帐室之中。他们是列车炮部队的军官,此来是与贝拉特等人联络协调并进行监督的。两队人确认过身份,交流过任务,便各就各位开始工作。

贝拉特等人启动计算机进行检查,而中校通过电话与指挥部进行联络,同时前线各观察站又不断将目标数据传输过来。不多久后,准备工作就绪了。

“炮击可以开始了,前两轮数据不足,不会很准,但之后就可以校正过来。”贝拉特向中校做了报告,然后笑着说道:“凯撒号很快会给它的帝国陪葬的。”

……

同一时间,黑海南部海域。

漫天的突厥战斗机逐渐分离,其中作为主力的铁蜂四型新锐战斗机折转向西,迎击紧急赶来拦截的罗马战机,而剩余的为数不少的九一式战斗轰炸机则继续向海上的罗马舰队扑去。

它们的体型相比海上巨大的战舰不值一提,但机腹部挂载的500kg穿甲爆破弹能够对战舰的水平装甲造成严重威胁,机翼部挂载的小型炸弹也不可轻视,海上的七艘罗马战舰如临大敌,纷纷做起了规避动作。

这七艘战舰里面,两艘是较为老旧的马其顿级巡洋舰,年龄比这片战场上大部分士兵都大,设计时空中的威胁尚不明显,因此没有配备足够的防空武器,现在为了自保不得不布散烟雾,在让敌机丢失目标的同时自己也失去了继续炮击的能力。

还有四艘是驱逐舰,吨位很小,但配备了许多

文学

中小口径的防空炮,现在便一边在海上画起圆圈,一边在天空中编织起了弹幕。

最后一艘最大最为显眼,也正是这支舰队的旗舰,新锐的凯撒号战列舰。

凯撒号战列舰是罗马海军重建二百余年来最为强大的战舰,标准排水量高达四万四千吨,装备九门400mm舰炮,船体设计和武器布局优秀,装甲厚重的同时航速可达30节,曾一度登上华夏军事杂志《观海》评出的世界十佳战列舰榜首,是罗马帝国的骄傲。

这型战列舰是十余年前登基的君士坦丁十一世主导的海军振兴计划的产物,没有采用平静的地中海中常见的低干舷设计,而是针对风高浪急的北天涯洋应用了飞剪艏和高干舷的特征,是一只意在纵横大洋的蓝水巨兽。然而它建成之后没有在大洋上与同级别的钢铁怪兽对轰,却拉来了内海岸边去轰击陆上的敌人,现在又要被天空上的敌人逼得左支右绌,实在是令人唏嘘。

但是,这不意味着它就没有还手之力了。

“全面进入防空作战状态,主炮装填对空弹!”

凯撒号的内部指挥室中,舰长乔瓦尼·朱斯蒂尼亚尼大声发号施令着。

不需他做出进一步的指示,指挥室中的其余人员自然按照预案,将具体的指令传递下去。这艘“海上城池”的内部结构也如同真正的城池一般复杂,或许更复杂,执行各种功能的舱室层层叠叠分散在厚重的钢铁舰体内部,新来者必定会迷路不可。然而在舰中上千训练有素的军官和水兵的操作下,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刚才凯撒号执行岸轰任务时虽然只是以微速巡航,但锅炉一直在待命着,此时遭遇空中威胁便全力全开。预热后的重油喷涌入燃烧室中,释放出磅礴的热量,进而催动锅炉淡水变成高压蒸汽,推动四台蒸汽轮机高速旋转,再通过减速机构带动螺旋桨喷吐海水,将整艘战舰推动到三十节极速。与此同时舵面偏转,使得航向亦不断偏转,整艘船在海上高速转起了圈子。

另一边,前二后一布置的三座巨大炮塔底部的弹药室中,回转储弹盘急转,将指定的对空炮弹送入提弹器之中,进而升入顶层的装填室中。在装填手的操作下,半自动装填机先后将炮弹和发射药填入炮膛之中,然后又将炮膛锁住。炮塔内的三根炮管先后填入弹药,而三座炮塔同时动作,很快九门主炮便准备就绪。

与此同时,舰桥之中的技术人员不断观测计算敌机来袭的方位,输入舰内配置的机电式弹道计算机中。这种计算机技术较落后,但可由罗马国自主生产,且稳定可靠,计算速度和精确度也够用了,短时间给出了结果。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二章

朱玉宁与李节准备的礼物送上来了,其中除了那些普通的礼品外,还有两大一小三件比较特殊的礼物,其中那件比较小的礼物被朱玉宁亲手送到郭惠妃面前。

郭惠妃也笑吟吟的接过礼物打开盒子,而当盒子中的礼物时,也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只见她伸手从盒子中拿出一个玻璃瓶子,瓶子中装着一种淡粉色的液体,这让她也惊讶的问道:“这个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香水?”

“惠妃娘娘说的不错,这正是香水!”朱玉宁也笑着回答道。

当初李节给朱玉宁准备生日礼物,就送了她三瓶香水,除了她自己留下一瓶外,剩下的一瓶被朱玉清抢走,最后一瓶则被她送给朱标,然后又由朱标转手送给了吕妃,而经过朱玉宁的三人之口,香水之名也早就传遍了宫中,甚至后来朱标都找李节想再要几瓶,可惜后来李节根本没时间,所以香水也就成了传说中的东西。

“哎呦,这可是个好东西,玉宁快教我怎么用!”郭惠妃这时也十分兴奋的拉着朱玉宁道,女人总是爱美的,与年龄无关。

朱玉宁当即也将香水的用法教给郭惠妃,等到涂抹过香水后,郭惠妃还特意让老朱闻了闻,可惜身为钢铁直男的老朱却只说了一句“挺香的”,然后就没有任何评论了,对于他来说,这香水和其它的香料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接下来李节又亲手打开了第二件礼物,这个礼物是一面镜子,不过这面镜子却有些特殊,因为它格外的大,足有半人高,固定在雕花的木架上,完全可以做为一面穿衣镜,因为它可以将人的全身都照出来。

“怎么会这么大?”郭惠妃看到这面玻璃镜也十分惊讶的问道,周围的其它公主、郡主等也全都露出震惊的神色,本来玻璃镜子现在已经不算稀罕物了,可一般她们买到的玻璃镜子也只有书本大小,像眼前这么大的镜子却是第一次见。

“启禀娘娘,以前的玻璃镜子之所以太小,主要是玻璃做成平板容易碎裂,所以只能做成小块的镜子,不过最近玻璃作坊那边有了突破,可以制作这种大块的玻璃,所以镜子自然也就变大了,这也是作坊中出产的第一面大镜子!”李节笑着解释道。

“这小子真会讨女人欢心!”老朱听到李节的解释却是嘟囔一句,因为在他看来,李节搞的香水和镜子也只有女人才会喜欢。

郭惠妃听到李节的解释却十分高兴的让人收下镜子,随即又看向第三件被人抬进来的礼物,目光也满怀着期待。

只见李节伸手将第三件礼物上的红布拉开,结果当下面的礼物露出真面目时,整个大殿中的人都露出面面相觑的神色,因为没有人认识这东西。

最后一样礼物通体透明,看起来亮晶晶的,似乎也是用玻璃做成,外形上看起来像个房子,但却很小,反倒是像孩子过家家用的东西,可这种东西怎么能用来做寿礼?

“这是什么,一座玻璃小房子?”老朱这时也好奇的问道,不过以他对李节的了解,对方肯定不会送无用的东西。

“启禀陛下、娘娘,这是一座玻璃温室,只不过现在还没有造出来,所以我就将它缩小做成一个小样子,以便让陛下和娘娘知道这东西的用途。”李节笑着解释道。

“玻璃温室?这是做什么

文学

用的?”郭惠妃这时也好奇的问道。

“启禀娘娘,我听玉宁说您喜欢养花草,不过每年冬天寒冷之时,许多花草都会被冻死,更别说开花生长了,但有了这种温室就不一样了,在这种温室里,里面的花草不但能正常生长,甚至还会开花,完全不必担心受到严寒的影响。”李节再次笑着解释道。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三章

“淮东的事,你也派人去查,朕要知道真实情况!究竟有多少人涉案,京内是否又牵扯了什么人,朕都要知道!”唤来李崇矩,刘承祐一副不怒自威的表情,淡漠地吩咐着。

闻令,李崇矩依旧沉稳而干练,并不废话,抱拳即道:“是!臣立刻去安排!”

“等等!”刘承祐挥了下手,略作沉吟,道:“秘密进行调查,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是!”李崇矩脑海中只闪过一念,应道。

关于此次淮东贪腐案,刘承祐虽然把几名宰臣的叫来耍了一通威风,但终究是将之下放刑部与都察院调查处置。这种情况下,刘承祐并不打算节外生枝,至于动用武德司,只是想加一道保险了。

从淮东此案目前的情况看,转运司、按察司连同都察院,似乎都出了些问题,刘承祐岂能不引以为戒。而关键的问题是,这三衙都是刘承祐设立抑或改制的,深深地烙刻着属于他这个皇帝印记。出了此等大案,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在刘承祐这里,是对他威信与脸面的一种伤害。

“武德司在淮东布有多少探子?”刘承祐问。

“回陛下,各级探吏共计67人,其中包括都知在内的精英人手12人!”李崇矩不假思索,答来。

“人太少了!还需扩充!”刘承祐看着李崇矩,吩咐道:“朕不需要做到完全监控,那不现实,但至少在有些风吹草动之时,能够有所察觉!”

“臣明白!”李崇矩还是那般沉静的表现。

“去吧!”

“臣告退!”

“陛下,给事中、礼部侍郎使蜀归来,殿前候诏复命!”心情烦躁间,张德钧前来通禀。

“他回来了?”精神稍有提振,刘承祐即吩咐一声:“宣!”

未己,赵普一身一丝不苟的官袍,稳步入殿叩拜。

“赵卿免礼!”刘承祐打量着赵普,目光在他身上扫视着,轻笑道:“看来成都养人啊!”

使蜀一趟,赵普整个人明显富态了些,圆润了些。面对皇帝的调侃,赵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豁然道:“臣在成都,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孟蜀主臣,热情款待,十数日下来,身体也就胖了!”

在和约达成之后,赵普还在成都多待了些日子,名曰游赏,实为刺探。大低是为了秀肌肉,打消日后汉军伐蜀的念头,孟昶还主动去郊外检阅军队,并让赵普一行人随行。殊不知,如此反到让人看出其心虚。

“看来所谈甚欢啊!否则孟昶君臣何以如此厚待!”刘承祐说道。

闻言,赵普取出一封本章,递呈给刘承祐,道:“经臣与蜀相李昊、毋昭裔襄谈,共达成和议四条,请陛下过目!”

接过,翻开察看起和议细节,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一副满意的神情。当然,刘承祐关注的,也只有岁贡明细了,再没有比这更实在的了。

合起册页,刘承祐看着赵普,温和道:“赵卿果不负使命,这也算意外之财,但对于大汉而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卿此番使蜀之功,值得大力褒奖啊!”

面对皇帝赞扬,赵普面上虽露喜色,但言辞还是十分谦恭的:“陛下,臣实在不敢拘功。此番所以议定,一者,仰赖陛下天威;二者,大汉将士浴血苦战之功;三者,也是孟蜀君臣志气已丧,软弱可欺。”

“看来,赵卿往成都一通,所获匪浅呐!”听赵普之言,刘承祐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见他仍旧站着,吩咐赐座上茶,道:“与朕讲讲,成都见闻!”

“是!”恭谨落座,赵普稍微组织了下语言,从容叙来。

“……递交国书之后,臣游于成都市井,情况果如武德司所报,因蜀廷加征之故,人心浮躁,民情不安,斗米价格,已至二十四文,每有新粮,往往遭到哄抢。成都罗城,周围近三十里,两江怀抱,交通便利。

蜀廷于成都周遭筑羊角墙,规模庞大,乃孟昶早年所建,以作防御,周围近五十里,然多破损,臣到时,发觉蜀廷正调动民力修缮。”

“据说蜀国粮价最低时,至于斗米四五钱,到如今,这是翻了数倍了!”刘承祐道。

“前两年,为固秦凤御备,蜀国钱粮,多输北方,然道路转运不便,百万军粮输送,耗损巨大。后连遭大败,军情紧迫,国中粮秣,皆紧先供给边关,再兼奸商作祟,是以成都粮价,居高不下。臣还京之时,尝建议潜伏之武德司吏,秘密勾连蜀商,继续抬高粮价……”赵普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