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第一章

两天之后,罗贯中离京,李节与朱允熥也前去相送,虽然罗贯中早已经名满京城,但他平时并不怎么喜欢与人交往,所以这次离京也只通知了李节,李节又带上了朱允熥,三人在码头告别后,李节也派了四个信任的护卫护送他上船,然后三人也挥手告别。

等到罗贯中的船走远之后,朱允熥也不禁叹了口气道:“以罗老先生的年纪,恐怕这一别就成永别了!”

“是啊,不过罗老先生在外漂泊多年,这次也算是衣锦还乡,希望他能度过一个安稳的晚年吧!”李节也同样有些感慨的道。

“这倒也是,不过我也没想到写书竟然那么赚钱,刚才抬上船的金银就有好几大箱子,真是有钱!”朱允熥说到最后也露出眼馋的神色,他虽然是皇孙,但每月的例钱也是很有限的,有时他想买点贵重的东西,可能就要攒上几个月的钱。

“不是写书赚钱,而是写了好书,而且还能顺利印刷发行的才能赚钱,否则就像之前的罗老先生一样,写了书也无人愿意帮他印刷,另外还有更多的人可能连书都写不好,更别提赚钱了。”李节开口纠正道。

朱允熥闻言也再次点了点头,不过随即他又有些疑惑的道:“既然罗老先生赚了那么多钱,为何不把金银换成宝钞,这样不是更便于携带吗?”

“宝钞?你难道不知道宝钞贬值的事吗?”李节闻言也有些无语的看向朱允熥。

“我知道啊,可就算是贬值,他也可以换成宝钞带回苏州,到时再换成金银就行了,反正京城离苏州也不算远,短短几天时间,想来就算贬值也贬不了多少吧?”朱允熥再次自为聪明的开口道。

“你啊!还是太年轻了!”李节闻言也再次解释道,“宝钞现在已经不是贬值的问题了,而是许多人根本不愿意收,京城这边还好,毕竟宝钞就算是贬值,但至少能花出去,可到了外地,宝钞不但价值更低,而且许多商家都不愿意收,像罗老先生带那么多金银,如果都换成宝钞,恐怕到了苏州能换回一半的金银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么严重?”朱允熥闻言也更加震惊的道,以前他只知道宝钞贬值,但他只在京城活动,根本不知道外界对宝钞竟然如此的嫌弃。

“以后只会更加严重,甚至宝钞直接变成废纸!”李节再次断言道,这也是历史上发生的史实,大明宝钞就是一个国家滥发货币的最佳例子,幸好大明还有另一套货币体系,这才没有因此发生太大的动乱。

“那有没有解决的办法,我觉得宝钞还挺方便的,至少比金银和铜钱都方便携带。”朱允熥闻言也面露焦急的问道,他现在已经开始接触朝政,虽然对宝钞的了解不多,但也隐约感觉到宝钞是朝廷一个重要的敛财手段。

“办法倒是有,不过我估计陛下肯定不会同意。”李节想了想这才回答道,宝钞的事他早就注意到了,而且也一直在考虑着破局的办法,可是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是个死局,因为第一步就无法达成。

“皇爷爷为何不同意?”朱允熥再次追问道。

“宝钞就算是贬值,依然是朝廷的一大财源,虽然是竭泽而渔,但至少每年都能有一笔额外的收入,可以解决朝廷的许多问题,而想要解决宝钞贬值的问题,最初非但不能赚钱,反而还需要朝廷往里面赔钱,你觉得陛下会同意吗?”李节再次无奈的道。

“那怎么办,总不眼睁睁的看着宝钞变成废纸吧?”朱允熥听后也更加着急的问道。

“那倒也不是,不过这件事的关键不在这里,而是要看你二叔的表现。

文学

”李节转而再次一笑道。

“我二叔?他不是被贬到倭国了吗?”朱允熥闻言更加不解的问道。

“对啊,他去倭国就是为了开采白银,如果倭国的白银能尽快的开采出来,朝廷也就有了一个可以替代宝钞的财路,另外想要让宝钞不贬值,就需要与金银的价值挂钩,所以现在咱们着急也没用,还是老老实实的等着你二叔那边的消息吧。”李节再次解释道,这也是他唯一能想到可以解决宝钞问题的办法。

“这么复杂,难道你当初提到倭国有银矿时,就想到了宝钞的问题?”朱允熥感慨了一句又再次追问道。

“差不多吧,我可以告诉你,宝钞的价值远比现在所有人看到的还要大,哪怕是朝廷发行宝钞的那些人,他们也不明白宝钞真正的价值,只不过这件事急不来,等日后倭国的白银运回来后,咱们再写个奏本正式的交由陛下裁定吧!”李节说到最后也露出语重心长的表情,他想做的事情很多,可惜许多事情都需要时间。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第二章

波黑地区,《火星政报》也在波黑遍地开花,已经成了无数随着随着斯蒂芬一同崛起的新兴资本贵族们每日必读报纸。

“民主,自由这是西方文明的基石,我们帝国正是秉承着民主自由的思想采取了多民族合作共赢,忘掉民族忘掉阶级,全身心投入建设新奥匈帝国的思想中,各党各派都紧密的团结在以约瑟夫皇帝为核心的帝国内阁中,全面复兴奥匈帝国。同时我们有幸访问到了奥匈帝国斯蒂芬公司的总裁斯蒂芬,他告诉我们每一个奥匈帝国人民都应该或多或少有梦想,每一个奥匈民族都应该有一个梦想。一个没有梦想的民族是一个失败的民族。”埃尔顿安耐心的观着满篇废话的报纸。

“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地方

文学

自由民主的光辉还未照耀到哪里,帝国的光辉还没有传颂到那里,那就是非洲。”看到这里的埃尔顿安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他继续的向下看去。通篇都是描写非洲的惨象,上面还附带着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非洲的少年绝望的仰望着大地仿佛在祈求着上帝的降临,而他的身下就是中年妇女,下面的一行小字上写着,稍微一位有爱心的国家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人人生而平等!

埃尔顿安放下了报纸,此时巴里基也趁着军队休假回到了家,他脱下了外套,看着桌子上的报纸瞥着嘴对埃尔顿安说道:“父亲,你这么多天都看着火星报,也没有见你看到什么商机。”

埃尔顿安拿起报纸指着刚才的文章,对巴里基说道:“看看这个文章,你能看的出什么?”

巴里基拿起报纸阅读了一遍对埃尔顿安说道:“不就是通篇报道着非洲的情况吗?这有什么问题吗?”

“你认为难道是殿下闲的没事干报道这件事吗?”埃尔顿安对巴里基说道。

“父亲,你是说殿下也对非洲感兴趣了?”巴里基迅速反应过来对埃尔顿安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殿下现在盯上了非洲中部这些未开发的地区。”埃尔顿安说着翻出了前几期的报纸上面科普着当年1876年野心勃勃的利奥波德二世召开的国际非洲议会。

巴里基这才想起了前几天军队的动作对埃尔顿安说道:“父亲,前几日军队突然挑出了一批精锐走了。什么也没有告诉我们,只是说他们要去执行特殊任务了。”

“看来殿下真的要对非洲中部这块无主地区下手了。”埃尔顿安说道。

“父亲,我们不应该做些什么吗?”

“做些什么?难道对殿下说我们也想参加吗?巴里基,我告诉你如果殿下让我们参加一定会对我们说的。如果殿下不让我们参加,那么我们再怎么询问也没用,该是你的总归是你的,不该是你的永远也要不到。这就是我们身为封臣应该对于主君态度。更别说我们这位主君简直是一个金娃娃!才不到3年,就建立这么大的公司!”埃尔顿安说着。

……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斯蒂芬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博罗耶维奇和他挑选的200个人的武装团伙。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第三章

董策大声喝道:“传令下去,第一到第三十杀手队,作为后备队,其他所有杀手队,全部押上……”

“所有骑兵,围绕赵家镇,在步军攻进去之前,向里面‘射’箭,并且严密监视赵家镇其他大‘门’,一旦发现有逃走的,立刻追杀”

“是”

众人轰然应诺。

命令被传了下去,整个磐石堡大军都动了起来。

步军在前,在各自队正的带领下,稳步向前。

他们速度不快,但是非常沉稳,一步一个脚印,丝毫也不慌‘乱’。

他们都是组成的纵队,各队的队正走在最前面,手里持着带有三角旗的旗枪,枪尖朝天,三角旗随风飘扬。

第一排的队正,基本上都是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谁也不会突出来,谁也不会太靠前,也不会太靠后。

因为他们的位置,决定着后面士卒们的位置。

已经训练了无数次了,灭个人都知道自己身前身后的人呢是谁,都知道应该保持怎样的距离。

而在这第一排队正们的尽头,则是石进。

来到距离镇墙还有三十步的时候,石进举起右手,立刻有传令兵在阵前策马奔走,口中大喊:“停住,停住。”

同时,有旗语打起来。

所有队正,顿时都陆续停下。

想要同一时间停下,很难,但陆续停下还是可以做到的,而且能够保证大致还是维持在一个水平线上,差别不会很大。就算是有往前多走了两步的,也能很容易的退回来,把阵型给调整好。

十几个呼吸的时间,队伍就被调整好了。

然后石进一声令下,各个杀手队的弓箭手就从队伍中走出来,来到队列之前。

他们并没有排成整齐的队列,而是站在自己的杀手队前面,但是大体来说,还是在一条线上的。

石进高高举起右手,然后又落下:“放”

所有弓箭手张弓搭箭,开始仰‘射’。

一片箭雨朝着镇墙上落去。

这一次出动的杀手队数量,已经过百,弓箭手的数量,也是数百。

数百支箭朝着镇墙上落去,羽箭稀稀拉拉的,并不是很密集,但是由于数量足够多,几乎把正面镇墙上所有的角落都给覆盖住了。

而面对羽箭的袭击,镇墙上面的白莲教教众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原因很简单,他们没有可以及远的武器。

他们没有远程攻击手段。

制造弓箭,其实是相当复杂,相当麻烦的一件事情,需要相当多的程序和材料。

要制造一把弓箭,从开始选材料到最后制作成功,大致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就算是白莲教这些人从他们刚开始起兵的时候就制造弓箭,现在也不过是刚刚能够用上自己制造的弓箭而已。

更别说,他们之前根本没有这个头脑,根本就没想着要自己制造弓箭,压根儿就没想到这一茬子。

而且就算是有这个想法,有足够的时间,也未必有足够有经验的工匠和足够的材料来制造。

事实上,他们不但没想法,没时间,更没工匠和材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