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9;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妈妈的朋友9 第一章

神王困在星辰装甲里,很是消沉。

他就弄不懂了,你们都这么厉害了,还来三仙岛做什么?

就是为了欺负人?不是,欺负神族吗?

吕智见神王不说话,大概也猜出了他的心思,“太上皇的年岁大了,本王这不是奉命前来海外访求仙人嘛,为的就是延年益寿!”

“多大年纪了需要延寿啊?”神王细细一问,瞬间无语。

好家伙,连最基础的一百二十岁都没到,年纪轻轻就敢说自己老了?

吕智注意到一百二这个数字,根据他浅薄的生物学知识,人类寿命的极限是由端粒不断变短决定的,没记错的话,大概就是这个数儿。

这么一看,这神王说的还挺“科学”,不是胡说的那种。

再一细想,人类寿命的极限在神族这里竟然只是基础,你还别说,这么一看人家自称神族还真有些道理。

最起码他们的寿命不像战斗力那么差。

吕智这一波上心了,“敢问你今年高寿啊?”

“不足三百之数。”神王有种深深的无力感,真是空活了这些年头,一个毛头小子就把他制服了。

嗨,以神王的年纪,不说吕智是婴幼儿,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吕智一怔,原来还是个“老”神仙,好家伙,这一波我是不是有些不讲武德了?

他心里竟然产生了些许愧疚,于是一摆手,“来人啊,带走!”

嘿嘿,都说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这厮这是在示弱,企图蒙混过关,那吕智能上他的当嘛。

哎,专业的事情就让专业的人去做,相信到了黑甲卫那里,这神王就会老实了。

…………

战局已定,吕智这两天都在抽水,他那两个袖子就像两个超大功率的抽水机,呜呜呜的就是一阵抽,眼看着就要把黑色圆海抽干了。

他身边呢,三位将军正在兴奋的比比划划。

吕智偷听了一耳朵,说的是寿命的事儿,一百二十岁啊,这一波真是没白来。

微微摇头,他还有一件高兴事儿。

哎,这不是抽水嘛,还顺道收拢了几万斤的海鲜,这一路回去的吃喝是不用愁了。

“老四,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打发两个兄弟去搞些酒菜,吕义兴冲冲的过来询问。

吕智摇摇头,“莫急,莫急,等我收了三仙岛就走。”

接下来就是搬山运动了,平平无奇,用凡尔赛一些的说法,还真就不如几尾鲜鱼有意思。

嗯,那个曾经充当过斥候的神耀,那一手烧鱼的手艺,绝了!

一开始吕智是拒绝的,后来就,没抗住肚子的抗议,真香!

…………

酒足饭饱,船队正式返航,走的稍显匆忙。

其实这里面还有些内情,吕智通过灵魂传音得知国内又有人作妖,竟然都敢银票造假了。

会有人造假,这事儿吕智是有心理预期的,只是没想到竟然来的这么快,造的这么多。

根据黑甲卫的调查,北方的假银票都有些泛滥了,已经到了不管不行的程度。

嗯,这个北方不是原来的北方,它指的是收归大越的吴境。

妈妈的朋友9 第二章

前方,石柱环绕的荒原上,仅存的八大圣王簇拥着一口华美无比的混沌棺椁,那正是冥都大帝的棺椁。

这棺椁外其实还有一片大墓,墓中有宫阙,三宫六院,宇宙星图,整个墓葬皆是用混沌石雕刻雕琢而成,难以形容的华贵。

不过显然那座混沌大墓,在帝倏追击他们的途中,便被他们丢掉。

冥都大帝受了重伤,扛着混沌棺椁奔行更加迅捷。

而且这口混沌棺里三重,中三重,外三重,共有九重棺,棺与棺之间塞着不计其数的珍宝。此刻棺材板打开,从棺中飞出各种宝物,迎击帝倏与其同党!

从棺中飞出的每一件宝物都威能非凡,那是另一个宇宙的强者为了纪念葬于棺中的存在,将他们的宝物献给这位存在,填充于棺中。

他们期望用自己的宝物守护这位存在的尸身,护送这位存在进入混沌海,在混沌海中获得新生。

只是这些宝物迸发出的大道律动,与仙道宇宙的大道几乎完全不同,虽然有共通之处,但表达方式寻不到半点的相似之处。

仙道宇宙的天地大道是用仙道符文来表达,而冥都大帝前世所在的宇宙则是用一种苏云等人完全无法理解的表达方式。

苏云等人不懂,帝倏等人也不懂,因此面对这些宝物时不免有些手忙脚乱。

但很快他们便发现,对于这些宝物,冥都大帝也不懂。

躲藏在棺椁里养伤的冥都大帝,只是将这些宝物祭起来,至于宝物应该怎么用,怎么发挥出威力,冥都大帝也是一无所知!

帝倏已经基本看穿冥都大帝的把戏,正要痛下杀手时,苏云终于率众赶来,远远一声长啸,镇住帝倏与一众仙神仙魔。

拥着混沌棺边战边退的八大圣王不禁大喜,齐声笑道:“大帝说得没错!帝廷云天帝,果真是个信人!”

帝倏立刻防御,将脑壳掀开,露出那广袤无际的大脑。

他的身边,诸多仙神仙魔纷纷腾空,各自落在帝倏身上,严阵以待,显然对苏云也颇为忌惮。

上次苏云从他们手底下逃脱,最后一剑,甚至连万化焚仙炉也给刺穿,着实惊到了他们!

冥都大帝也趁机收回那些异界宇宙的宝物,依旧藏于棺中,朗声道:“帝忽,云天帝是我结拜兄弟,与我兄弟情深,岂是你所能揣度?”

他从棺中坐起,春风满面,丝毫看不出受伤的样子,但越是这样,表明他的伤势越重。

另一边,苏云满面春风站在五色船头,紫微帝君、晓星沉两大道境八重天的存在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后,荆溪捧着石剑站在三人身后,巍峨的身躯如同这艘楼船上的灯塔,两只眼睛射出两道光芒。

至于左松岩和白泽,在帝倏面前属于没有牌面的,就算是站在荆溪的前面,也颇不显眼,不被帝倏重视。

莹莹肩头,大金链子缓缓抬起一角,如同金蛇仰起头来,显然是注意到了冥都大帝的棺椁。

这口棺椁,可比金棺好太多了,大金链子不禁想把它也拴住,给它打个死结。

“咱们惹不起的。”

莹莹察觉到它的异动,悄声道:“你看另一个大个子脑门上的炉子,咱们要那个,岂不是更好?”

帝倏看向苏云,颇为诧异,道:“哀帝不去守住帝廷雷池,竟然跑到这里来,难道便不怕帝丰打坏你千辛万苦炼制的雷池,诛了你的妻子?”

“是前妻,不是妻子。”

苏云认真纠正他,道:“帝丰来袭,邪帝作祟,四极鼎也来我帝廷凑热闹,然而四极鼎被我斩成两半,还给帝混沌。帝丰邪帝与我会盟,定下池下之约,约定帝争之后,再决定雷池的毁或留。而今帝廷已经没有后顾之忧。道兄,看来你被困在冥都十八层,也无法与外界的帝忽取得联络啊。”

帝倏凛然,道:“你把混沌四极鼎劈成两半?”

苏云面带笑容:“我最近修为突飞猛进,已经是剑道六重天。荆溪的剑你应该也知道,此宝无物不斩,斩断混沌四极鼎又有何值得大惊小怪?”

帝倏哈哈笑道:“哀帝,你不要虚张声势!我虽然无法与外界的我联系,但是拥有最强的大脑,可以判断出你言语中的真假。你修为大进是真,斩断混沌四极鼎是真,但是你的实力是假。你还不足以威胁到我。”

苏云面上笑容不减:“唔?请赐教。”

帝倏笑道:“当年混沌海大潮,四极鼎与我一起前往太古禁区,那口鼎收了许多混沌海水,打算炼化这些海水提升自己的威能,对付逃出镇压的帝混沌。你若是劈开了四极鼎,混沌海水势必倾泻而下。为了应对混沌海水,你需要动用金棺。”

苏云心中微沉,帝忽得到了帝倏的大脑之后,的确变聪明了许多。

“想斩断四极鼎,几乎没有可能,除非你动用世上最犀利的

文学

至宝,将其威能完全发挥出来。此等宝物,只有巅峰时期的剑阵图才可以办到。”

帝倏笑道:“以你的本事,无法将剑阵图的威能完全发挥出来。能够完全发挥出剑阵图威力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帝倏,另一个是外乡人。帝倏炼制剑阵图对付外乡人,外乡人被镇压数千万年,久病成医。那么掌握剑阵图劈开混沌四极鼎的,必然是另一人。”

妈妈的朋友9 第三章

“东西可给我了?”

在场已经没有了外人,原主冷笑了一声,抬手就伸进了心脏处,从里面取出了一缕精气。

“即便你复活了她,她也早就不是她了。”

说完这一句,江浔就直接离开了。

银洛狐想要她的精气,无非是想用她的精气来复活那一缕魂魄。

世间能做到如此的也只有她的精气,可借助一缕魂魄衍生出整个灵魂。

可是新生的灵魂还是原本的那个人吗?

没有了原本的记忆,只有一张相似的脸,相似的灵魂气息。

说到底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即便灵魂气息一样又如何,他们的点点滴滴再也不复存在。

想到这,江浔忽然觉得银洛狐有些可怜又可悲。

情爱当真能让人如此迷失其中?

痛不欲生又不愿忘记,宁愿就这样承受着相思之苦?

……

“接下来你准备去哪?”

7747看着江浔的样子,似乎并不准备出去一般。

江浔抿了抿唇:“到底这么久了,人类的感情真的不好掌控啊,先回一趟现实世界吧。”

……

现实世界……

自从身体被取回之后,这个时间的时间就已经和她无关了。

所以江浔再次回来的时候,各处的发展有些超乎想象。

明明离开的时候还是各种陆地车,这转眼就变成了飞车了,各种悬浮通道还在不停的架设着。

一百多年过去,曾经的亲人都化为了一捧黄土,如今还活着的,也就只有她最小的弟弟了。

江浔悄无声息的来到病房,小宝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子女环绕,安详而又满足。

江浔只看了一眼就离开了,随后找到了宫皓月。

她也快要不行了,如果不是科学的进步,恐怕她也撑不到这个时候。

“你要死了。”

站在她的背后,江浔只说了这么一句。

宫皓月缓缓的转身,头发已经快要掉光了,脸上全都是皱纹,看到江浔的一瞬间忽然就笑了。

对于江浔如今的容貌一点也没有觉得奇怪,甚至理所当然。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这些年过的怎么样?”

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宫皓月也缓缓坐下,将这些年的事全都细细的说来。

“……当初你的离开,其实最伤心的莫过于你的父母,你给他们安排好了一切,然而却是再也不复相见……然而他们离开的时候并未有任何的遗憾,我让他们弄了一个虚拟的你,呵呵……”

虽说是假的,可是那时候,也只有相信了。

“多谢。”

那段时间,她正处于非常复杂的阶段,对于这边彻底的忽视了。

“有什么好谢的,辛劳了一辈子,我也该走了……”

……

告别宫皓月之后,江浔散了一些功德在她的身上,还有小宝,江浔也分了一些。

至于已经离开的父母还有江敏,江浔探寻到他们转世的位置,同样将功德赐予了他们。

下辈子依旧好好的便好。

……

再次离开这个世界,想必以后回来的机会寥寥无几,因为她的身份,蓝星和她的链接也被强制解除了,否则蓝星定将会成为下一个厄之地。

“走吧,该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