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9)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第一章

就在那漆黑的裂缝蔓延到了顾元初面前之时,顾元初直接一只手指抓了出去,破开了时空,一把攥住了那点过来的手指,猛地一抓。

“咔擦!”

这一抓,力大无穷,伴随着一声骨头断裂崩溃的声音,他竟然生生将这魔族大圣的手指头给掰断下来。

“啊!”

这魔族大圣惨叫一声,连连后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这一指头看似平常,但是却是蕴含着大道和法则,这一指头下去,甚至能够将一片群山都化为乌有。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感觉不可思议,无比震撼。

顾元初只是随手一抓,就让那一尊魔族大圣的手指头被掰断了。

“该死,该死!”

那魔族大圣不断咆哮着。

但是他的话音刚落,却见顾元初又是一巴掌扫了出来,直接一个大耳瓜子甩到了他的脸上。

“嘭!”

一声仿佛是金铁交鸣一般的声音传来,紧接着,这魔族大圣直接就被一巴掌拍翻在地。

“啊!”

这魔族大圣怒吼连连,他快疯了,他身为绝顶高手,在这仙道位面之上堪称已经是所向无敌的存在,天下间少有敌手,现在却被顾元初一巴掌拍翻在地。

“这一巴掌是教你做人不能太嚣张!”

顾元初神情淡然,似乎并不在意刚才一巴掌将一个大圣打翻在地,如同只是寻常的一巴掌一样。

这些魔族不是要羞辱人族么?

那顾元初就反过来羞辱他们,让他们知道辱人者人恒辱之。

顿时一众妖魔高手脸色都十分难看了起来。

那魔族大圣气的浑身发抖,眼神如同两把尖锐的刀子一样,凉飕飕的,冷冰冰的,死死的盯着顾元初,无尽的魔气释放了出来,交织成匹练,化为一个领域,直接笼罩向了顾元初。

一瞬间,就要以法则之力将顾元初给直接撕扯开来。

众人看到,顾元初周身的空间竟然如同被一股股恐怖的巨力撕扯一般,被生生撕裂,看起来,十分的惊人。

但是顾元初本人却是毫发无伤,仿佛他能够定住这一片的空间,任凭这魔族大圣如何利用领域来对付他,也根本浑不在意。

“该死的人类,给我死!”这个魔族大圣大喝一声,自己也发动了攻击,此时他的手中多出了一杆长枪。

长枪如龙,绽放出亿万道魔光,一下子朝着顾元初轰碎而来。

而下一瞬间,顾元初又是一巴掌甩了出去。

“嘭!”

没有人知道顾元初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一巴掌穿透了空间,直接甩在了他的脸上。

伴随着一声仿佛是巨石碰撞的声音,众人听到了一阵骨头爆裂的声音,紧接着这魔族大圣肉身直接炸裂开来,浑身都是鲜血。

他的元神直接从肉身之中挣脱了出来,想要逃走。

对于一尊大圣来说,肉身被打崩还不是真正的绝境,只要还有元神在,就死不了。

甚至还可以夺舍另外一具躯体,虽然不能和本尊用的躯体相比,但是也好过被直接杀死。

但是顾元初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反手便是一道剑光斩落下来,凌空直接将其斩成一团虚无的能量。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第二章

“哈哈哈,战云,羊羽天手中的神血之壤,少说也有五斤的分量啊,你们天宗竟然想要以五十亿极品神晶换取五斤神血之壤,这神血之壤何时变得这么廉价了。”天鹤家族的太上长老鹤千尺大笑道,看向战云的目光中有着毫不掩饰的鄙夷和嘲讽,可谓是针锋相对。

之前天宗想要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换取他们天鹤家族的寒冰神铁,这本就让鹤千尺心中极为不快,如今见天宗张开了血盆大口,想要吞下一块如此大的蛋糕,鹤千尺又岂能让天宗的人如意。

天宗的太上长老战云目光冷冷一瞥鹤千尺,道:“这神血之壤又不是你们天鹤家族的东西,你们天鹤家族还管不了这\\b。”旋即,战云目光转向剑尘,道:“羊羽天,老夫的提议你意下如何。”

剑尘没有给予回答,而是对着鹤千尺抱了抱拳,道:“这位前辈,晚辈有一事请教,希望前辈告知一两神血之壤在圣界的具体价格是多少,大概又值多少极品神晶。”

剑尘虽然知道神血之壤在暗星界的价格,但这个价格,可不代表就是圣界的价。

战云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看向剑尘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寒芒。

鹤千尺有些幸灾乐祸的撇了眼战云那已经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心中顿时觉得羊羽天此人是越看越顺眼,呵呵笑道:“\\b在圣界中,神血之壤极其珍贵,基本上都是以同样珍贵的各类神材进行以物换物,没有人会傻到真的去交换极品神晶。”

“当然,若真要用极品神晶去衡量的话,一两神血之壤,其价值至少都不会低于百亿极品神晶,若是有人急需神血之壤,这个价格还会进行无上限的翻倍。”

“因为在圣界中,极品神晶并不值钱,天地间的能量汇集,经过一段岁月演变之后,便会源源不断的形成神晶矿脉。放眼圣界,神晶矿脉是何其之多,但凡拥有始境坐镇的势力,无不是掌握着至少一条神晶矿脉,一些大势力,掌握的神晶矿脉更是多大数十条,每一天的产量都是非常惊人。”

“此外,极品神晶也唯有对神境界武者才会使用,但凡始境,修炼所用几乎都是彩色神晶。因此,极品神晶虽然是任何一个势力都必不可缺之物,因为培养后辈,以及各类阵法等都需要极品神晶供给能量,但它的价值终究是有限。

“而神血之壤,则是炼制高阶神丹的绝佳材料,此类丹药,即便是对太始境强者都有巨大裨益,羊羽天,你现在可明白了神血之壤的真正价值?”

“晚辈已知晓,多谢前辈告知。”剑尘对着鹤千尺抱了抱拳,旋即手指一弹,立即有一小块神血之壤破空飞出,直奔鹤千尺而去,道:“小小心意,\\b还请前辈笑纳。”

剑尘的举动,让毫无准备的鹤千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过他旋即就反应了过来,立即手一挥,以最快的速度收下了这一小团神血之壤,心里顿时乐开了花:“竟然有二两神血之壤,嘿嘿,嘿嘿嘿,这下又能炼制出两炉完整的祖血丹了,这小子不错,嗯,真的很不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1v1h紧致双处

错......”

见鹤千尺仅仅是说了几句话就得到了二两神血之壤,天宗的战云脸色是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因为在他看来,鹤千尺这二两神血之壤,完全是踩在自己脑袋上去拿的。

“诸位前辈,一两神血之壤,补偿各位在暗星界内的数十亿极品神晶,不知诸位前辈意下如何?”剑尘目光扫视周围,看向百圣城中的五十个势力。

至于天雷族和玉丹宗,则是暂时被剑尘放在一边。因为百圣城内就这两家付出最大,仅凭一两神血之壤,怕是远远不够。

“神晶损失是小,脸面损失才是大,一两神血之壤,还不够!”人群中,一名顶尖势力的太上长老面无表情的说道。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第三章

“两位长老,晨儿如今的修为虽然暴跌了,但以晨儿的资质,将来定然还会重新修回来的,所以……”

凌潇潇柳眉紧蹙,为难的辩解道。

中了大诅咒术,能解的只有大净化术,可这天地大道神通早就失传了,想获得谈和容易?

此时,凌潇潇也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可眼下的局势,她若不这样说,太高楚晨,那母子的结局定然是万分凄惨的。

“哼,重新回来?哪怕他将来真的有几率得到奇缘,修炼大净化术,也不知道猴年马月了,那时候哪怕天才也沦为废物了,我们凌家本族要这废物何用?”

“不错,我们本族从元墟界千里迢迢的抵达太玄圣国,本就是为了你的儿子,如今弄了半天,你的儿子竟然是个彻头彻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1v1h紧致双处

尾的废物,简直是浪费我们的时间。”

阴长老和阳长老的面色难看的几乎滴出水来。

而反观在场的所有圣院的圣师,学生,绝无神,绝天霜,凌飞阳,辛武耀等人眼里都是恶毒的快意。

他们都知道,资质和修为是楚晨今日唯一能逃过一劫的底牌,如今这底牌不复存在,那楚晨也就沦为了一条等待宰杀的鱼儿了。

“呵呵,两位长老,方才楚晨多方出言羞辱你们,你们念在他是天才的份上强行忍住了,如今已经确定对方是垃圾,那是不是得让小辈们出手好好的教训他一下,让他知道尊卑?”

“是啊两位长老,数月之前,我们凌家本族曾经派遣几个弟子前往神幽城通传凌潇潇这个孽障,言我们本族要亲临龙神大陆的事,不过那派信的弟子却是被楚晨无端的给杀害了,这笔账是不是也要清算下?”

与此同时,伫立在阴阳长老身后的两个凌家本族的妖孽阴测测的戏谑起来。

“那便让高山和四海出手吧,当场将楚晨给本长老镇杀掉,至于凌潇潇的话,将其擒拿,带回本族,承受刀山火海的酷刑,直到老死的那一刻。”

阴长老和阳长老面色阴冷,杀气腾腾的说道。

本来,他们之所以出面调停楚晨和太玄圣国的恩怨,无非是看在对方资质超凡,修为变态的份上。

如今对方已经成九天真龙坠落成地上的一堆烂泥了。

他们也不介意将这烂泥活活的踩死,一泄心头之恨。

“两位长老,一切事情都是我的错,晨儿是无辜的,请两位长老网开一面,放过晨儿一条生路吧。”

凌潇潇美艳的脸颊一片煞白,泪眼朦胧间,膝盖一曲,打算跪在地上磕头求情。

“娘,孩儿之前说过,今日哪怕这天塌下来,也有孩儿一个人顶着,你就在一边看着孩儿大发神威便是了。”

楚晨一把搀扶住凌潇潇,声音掷地有声。

在记忆里,自己的母亲历来强势无比,如今变得柔弱无比,楚晨内心也是难受的厉害,更多的是愤怒。

他很清楚,母亲如今面临的压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再也没有任何底牌了。

而他也不再是之前那个一直活在襁褓里的少年了,既然这样的话,今日他就大开杀戒,镇杀世间一切敌便是了。

“哈哈,一个微不足道的废物,好大的口气,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如此的大言不惭?”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128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