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9)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一章

“老婆,我回来了”

林正国每每想起自己刚出生的儿子就开心的无以复加,由于夫妻二人双方都是父母双亡,所以上午去公司向领导请一段时间的假回家照顾妻儿。领导很爽快的答应了他请假的要求。在回来的路上每当想起带薪休假,以及自己的大胖儿子,就乐的像个瓢似得,当然在路上的行人都远远的躲着他走,毕竟在路上能把嘴裂成那样的人不是有神经病,就是有神经病,要么就是有病,万一被咬一口还不一定怎么样呢...

“....嗯...”一路的好心情在林正国推开卧室的门口后,都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愕然。

“你..你..你是谁?老婆老婆...快醒醒...”林正国在呼喊老婆之后,便寻找起了武器。嗯..塑料扫帚..就它了虽然这个东西能不能当作武器用还是个问题,但是洁净而空荡的屋子里也就它还能用。

当每一个男人怀着开心的心情回家后,看着自己的妻子平躺在床上沉睡不醒,自己的儿子在一个自己不认识,而且嘴巴裂的快到耳朵后面的男人手里,都会笑不出来吧。

“..切..被发现了..该死..早知道就不笑了..走了就好了...”

听到陌生男人在那碎碎的念着,林正国的心彻底的跌进了谷底“快把我的儿子放下,你把我老婆怎么了,快放下..不然我和你拼了..”。

林正国已经慌神了,说实话这个时候一般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冲上去?伤到儿子怎么办。“这位大哥,有什么好商量,别伤害孩子,我有钱,我给你拿去…你看行么?把孩子先放下行么?…”

“钱?…你有很多么?呸..就你那几万块,能吃几碗面,额…也不少了…咳咳…不对不对什么面不面的…我要钱干什么,我要你儿子。”

林正国暗道:完了,这不是小偷或者拐卖儿童的,这是神经病大变态。联想到刚才他那裂开的大嘴。

“不要,求你了,我除了妻子和孩子,在也没有亲人了,不要伤害她们,你想吃人…吃我好了…我不会反抗的…真的,求你了…”

“我…我吃你妹啊!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吃人了?你见过这么玉树临风,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此处略去五百字,恩…最少)…的帅哥吃人么?”

这个时候,林正国在细细打量起抱着他孩子的男人…额…男孩吧。年纪不大,俊朗的外貌,穿着一身地摊货吧,毕竟自己也不有钱人看不出什么名牌不名牌的,一股不能言明的气质,乌黑明亮的眼睛仿佛能看透一切,微微带笑的嘴角,如果不是抱着他的儿子,也许自己的老婆会跟着他跑了吧,咳咳…想跑偏了。

“这位帅哥小弟弟,你看你帅的一塌糊涂(.2.),随便找个富婆,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把孩子给我吧,求你了。”林正国苦苦的哀求道。

“你才是鸭子…你全家都是鸭子…额…不对,后面那个不算。咳咳…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想收你孩子为徒,别想多了,没那么复杂”

“啊,收徒弟?你不是拐卖儿童的?你要是我,你信么。我虽然笨**,但也不是傻啊!你跑我家来,抱着我儿子,把我老婆弄晕了,还裂个大嘴,要吃人的样子,你和谁说你是要收徒弟,谁能信啊?还有你这年龄…嗯…你有18岁么?有身份证么?收徒弟,收你个爪…”

一个人抱着自己的儿子,老婆昏迷不醒,这都好半天了也没醒过来的意识,还是在自己家里。林正国彻底的愤怒了,大喊到:“你快把我儿子放下,在不放下我报警了,要是敢伤害我的孩子,拼了这条命,我也不会放过你…”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就要拨打报警电话。

看到林正国一副豁出去的样子,男孩幽幽道:“你不认识我?…啧…该死,这不是我那,怎么把这茬忘了。唉…别打电话了,抱歉,我的失误,忘了这里不是永恒天际了。”

看到男孩涣然大悟的样子,林正国一愣:什么意思?不是他那里?永恒天际?怎么回事,难道在发疯?可是为什么他说出来的话,让人感觉是真的?

虽然刚才的一切让林正国对这个男孩十分的警惕,但是和他对话的时候又…怎么说呢,好像这个人无论说什么,他都会信,哪怕明知道在欺骗他,也愿意相信,让人感觉很怪怪的…

“究竟怎么回事?能和我说明下么?”

“抱歉…抱歉,是我疏忽了,那我就和你简单说明下。不过我以下说的事情,希望你把他烂到肚子里,不要和外人说,和你妻子说没关系,但是其他人千万不要,否者会有天大的麻烦….”男孩一脸歉意的说道。

…….

经过半天的说明,林正国终于确定了一件事,男孩不是神经病,就是他自己在做梦。

“开什么玩笑,你是神仙?哈哈…哈,你能在有创意**么?用不用在那几本书出来,告诉我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交给我了?…”

嘭…嘭…嘭…(嗯,准确**讲,这个声音是幻想出来的。)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二章

“不用这么惊讶,我之所以会来这并不是抢大户,想必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你们动动脑子都猜得出,南昌这边朝廷政策下不去,其他省份也一样,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杀鸡儆猴,给别的省份做个榜样。”

方小白如实回答反倒令商人们放下心。看来朝廷铁了心要实行政策,连这位杀神都放出来了,想要阻挡朝廷的家伙不过螳臂挡车,最终会被丢进历史的垃圾堆消失不见。

商人们从一开始惶恐不安变得镇定下来,看一下方小白的目光变得火热。任谁都知道身后站了尊大人物,以后办事都能轻松许多。

使作俑者方小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让他们知道他站在身后,政策的贯彻性会深刻许多。

不过他有他的想法,见火候差不多了,方小白笑了笑,双手虚压,示意众人安静:“其实我呢还有个不情之请,大家都知道,朝廷虽然灭了鞑子光复故土,但耗费的钱财人力是个天文数字,国朝目前的税收来看几十年内都恢复不了元气,所以我觉得皇室有必要给自己搞条财路你补大战所带来的创伤。”

方小白的想法很简单仿造清朝时候的皇商,不同的是,此皇商乃专门为皇室服务,与政府没有任何关系。

其实他早就想组合一些人成立专属于皇室的财团,要知道对抗鞑子和混沌几乎把他库房里的金银财宝搬运一空。

他不是守财奴,但搬空所有钱财这种事好歹商量一下,艾拉瑞丽干的实在太损,那时他正好在济南血战,一个不注意竟然被她得手,哭都没地方找去。

眼前商人有胆气,有冒险精神,正值大航海时代,只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想必他们一定会想加入这场盛宴。

方小白的提议令商人们两眼放光,商人不缺银子,不缺女人,不缺土地,缺的只有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

要知道朝廷看他们如猪羊,强如大神沈万三,家财万贯富可敌国,可就因为他是商人,主动请疏修缮城墙,可这放在朱元璋那看法就不一样了,帮他修缮城墙?是不是还想取代皇位啊?于是铡刀落下,沈万三人头落地。

此举几乎寒了整个商业界的心(本人猜测当年晋商卖国原因肯定有里边的一部分),不过方小白不同,深知商业潜能,怎么可能会干那种杀鸡取卵的事儿?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请大家回去以后把消息告知亲朋好友,本王明日在此与各位商讨成立大明皇家财团事宜,本想设宴,然而南昌遭受重创,家家戴孝之际不可隆重举办,望各位谅解。”

谅解?能攀上方白子这棵大树是天大的机遇,少吃一餐饭也没什么大不了,少吃一餐不会饿死,如果没有来参加会议一定会后悔死。

商人们连声应允,拱手道谢,这样事情差不多说完了,方小白没想留他们下来吃午饭,商人们也看出方小白的目的,很识趣的告辞离开。

府衙内再次安静下来,方小白端起茶杯真想喝一口茶水润润嗓子却发现茶杯中只剩下零零散散的茶叶。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三章

“嘿,雷越,该起来了。”

“啊?”雷越迷迷糊糊的回答一声,只感觉整个脑袋天旋地转,昏昏沉沉的,被人叫醒后,感觉浑身的不适,尤其是自己的胃里,现在还泛着一丝的恶心。

摇了摇脑袋,雷越这才清醒不少,然后看了看四周,是个有些狼藉的房间。

“哎哟,我怎么被灌趴下了?”

雷越迷迷糊糊的起床,这才发现,在门口正有一个家伙在等自己。

“林庚,你没事?”

林庚依靠在门框边,手里拿着手机看着新闻,没有正眼看雷越,回答道“我当然没事,你喝酒什么时候喝过我了?”

雷越起床穿衣,问道“现在几点了?”

“十点半了。”

“什么?”雷越顿时一惊“怎么才叫我,接亲的车队走了没?”

看到雷越慌慌张张的穿衣服,林庚一笑“早就走了,大家说看你醉的厉害,就没叫醒你。”

雷越一拍脑袋“我答应过蒋天尘,要陪他去抢亲的,这种事情,他居然都能把我给丢下。”

林庚耸耸肩“谁让你昨晚给他挡酒那么厉害,要不然,现在躺在这里的,应该是他才对。”

“我靠,你这个家伙忒坏,今天好歹也是蒋天尘大喜的日子,你就这么想把他搞砸了?到时候他报复起来,可比你狠多了。”

林庚鄙视一笑“我会怕他?你还是关心下你自己吧,不过,你这也太慢了,快快,他们现在估计已经到酒店了,一会婚礼错过了,你看他会怎么收拾你。”

雷越正好把袜子穿上,嘴里嘟囔起来“伴郎没当成,还能怪我?”

收拾好了衣装后,雷越赶紧跟着林庚出了门,然后立马杀向了城里最豪华的凯迪丽国际大酒店。

只是让雷越没想到的是,这么短短的一截路,居然遇上了大堵车,最后没办法的情况下,只有跑步前进。

“林庚,你快点,这个点,估计婚礼都开始了。”

林庚在后面大骂起来“你也知道慌了,早上敲门半天不开门,我靠,这么大个地方,连个共享单车都没有,要跑死人啊。”

就在两人骂骂咧咧之间,终于汗流浃背的赶到了酒店门口。

进门之前,雷越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起来不至于太挫,这才在门童的指引下,一路弯弯绕绕的来到婚礼现场。

“雷越,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来,你要是再晚点,我非要把你轰出去不可。”

出现在雷越面前的人,正是龙柯,龙柯今天穿着一件笔挺的蓝色西装,看起来挺拔英俊,器宇不凡。

雷越只有讪笑道“见谅啊,昨天喝太多了,一时起不来,不过,还好,总算是赶上了。”

龙柯无奈的哼了一声,倒也没有为难雷越,便把雷越给放了进去。

此时,现场的婚礼礼乐早就响起,而雷越一进来,便看到了礼台上的蒋天尘,正一脸猪哥的样子,看着对面缓缓走来的新娘。

而对面走来的新娘子,穿着一身洁白浑身,看起来圣洁无比,她的脸上沉溺着幸福的神色,正在一名男子的牵引下,渐渐走向了台前的蒋天尘。

而这漂亮的新娘,正是龙柯的妹妹——龙溪儿。

龙溪儿在龙天运的陪伴下,走到了蒋天尘的面前,然后将龙溪儿的手,放在了蒋天尘的手中,露出一个威胁的笑容“小子,我把女儿交给你了,你要是敢对不起她的话,我魔族十几万兄弟,可不会放过你。”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128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