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小说1第403部分,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

杂乱小说1第403部分 第一章

“什么情况…”张阳缓缓的睁开眼睛。

眼前明亮的世界让他情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睛,张阳眯着眼睛努力的看着外界的事物。

忽地,张阳猛地睁开眼睛,嘴里喃喃道:“这医院的装修挺古风的啊!”。

张阳好奇的打量着周围: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几幅高雅的山水画,竹黑色的木椅,上面描有金菊蝶纹;镂雕彩漆的屏风;檀木精雕的柜子…

“床也做的很到位…很逼真!厉害了…”张阳摸了摸身边的床,是有“盖子”的床,周围有锦缎帘子遮盖。

“嗯…很棒!不知道这是哪家医院,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在我们这还有这种主题医院,也不知道是哪位同学送我来的医院…”张阳自言自语道。

原来,张阳和几个朋友一块去世界上最高的峰“猪木狼马峰”冒险,路过一个陡坡时,张阳一个不小心,不慎滑落山下!之后的事情,张阳就不记得了。

“咱们老百姓啊,今个真高兴啊嘿,真高兴!”张阳小心的摸了摸自己脑袋上的白布,劫后余生,张阳心情愉悦起来,坐在床上就唱起了歌。

“救我的是谁呢,是王强、张立还是肖建呢?哎,一定是他们一块救我的…等出院了请他们吃火锅!”张阳心里盘算着。

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了,张阳努力的探头看向屏风那里,心中想着:“是护士?王强?张立,或者是肖建?”

这一刻仿佛很久,但也很快!

张阳望着眼前穿着青蓝布衣服的俊俏少女,竟有些愣了。

“少爷,你醒啦?老爷很担心你呢,你想喝点水吗?我去给你端”。俊俏少女说着,便要转身出门。

“等下……”张阳回了回神,急忙叫住眼前的少女。

“少爷,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emm…咱们医院都时兴这么叫?叫少爷?老爷?王强呢?谁送我过来的啊?”张阳迫不及待的问道。

“少爷,咱们现在不在医馆呢,王强?是少爷新认识的朋友吗?”少女一脸疑惑的问道。

“妈的!难不成?!”张阳心里一紧,试探着问道“妹子,咱们…咱们的皇…皇上是?”

“少爷,我们岂能直呼皇上姓名?”

“快告诉我啊!”张阳着急的问道。

少女似乎有些怕张阳,急忙回答道:“是李世民圣上”。

“草…….”张阳内心一沉,身体往下一陷,仿佛整个人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呆呆的一句话也不说。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少女叫了两声。

“没事,你出去吧”。张阳有气无力的说道。

少女“哦”了一声就退出去了。

“穿越了…竟然穿越了!”张阳心里苦,他此时此刻特别不想知道李世民是谁,但就算他是一个理科生,再怎么“理”,李世民的大名还是听过的。

张阳唯一想做的就是让时间倒流,如果时间倒流,说什么自己也不会去挑战“猪木狼马峰”。

“唉,啥叫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就叫啊,就那一失足,掉下去了,唉唉唉,穿越了!”张强内心复杂,缓缓的躺了下来,脑子里想的都是过往的一切。

20年,说短也短,说长也长,自己的父母,自己的亲戚,往事点点滴滴的回忆起来,不知不觉,天色黑了下来。

张阳觉得肚中饥饿,又口渴,俗话说“民以食为天”,此时此刻,张阳纵然心中悲痛万分,但仍然挣扎着坐了起来。

“好饿啊…那妹子不知道去哪了,她叫我是少爷?难不成我穿越运气还不错,是个大官的儿子?也不知道是哪个大官,李世民那时代,唐朝的大官?嗯…很多啊,会是哪个呢?不想了。好饿啊!”张阳此时此刻只想好

文学

好吃一顿,这肚子饿的,实在是脑子都转不动了。

“来人啊,有没有人啊?”张阳大喊道。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少爷,有什么吩咐吗?”身穿青蓝布衣的少女走了进来,对张阳行了一礼。

“嗯…我饿了,整点吃的来吧”张阳吩咐道。

“好的,少爷您稍等…”说罢,少女退着走出门去,关上了门。

“这感觉还不错嘛,至少不用为生计发愁”,张阳决定下床看看,回忆往事真的是一件很费神的事。

张阳草草的系上了像浴袍一样宽大的衣服,趿拉着鞋走在屋子里。

“这都是木制家具呢,值钱!”张阳逛了逛屋子,摸了摸桌椅板凳,瓷瓶摆件。跨过屏风,拉开了大门。

门外的场景让张阳心里最后一丝幻想都破灭了,门外不是他熟悉的走廊楼梯,也没有刺鼻的消毒水的气味。

门前是一个小池塘,池塘边有着不多的假山和花草,整个院子不是很大,地面铺有较平整的石板。

“和电视里看到的一样…”张阳心里念叨着,走出了大门。

池塘内有几尾鱼,似乎感受到了有人到来,四散游去,张阳盯着水中的几尾鱼发呆起来。

远处的脚步声引起了张阳的注意,张阳抬起头来,穿过廊坊,看见了青蓝布少女端着些吃食朝这边走来,张阳内心一阵激动,有吃的了!

“少爷,你才刚刚醒,医生嘱咐不要到处走动,需要静养”少女恭敬的对张阳说道。

杂乱小说1第403部分 第二章

“傅子卫乃我去年入颍川结识的第一位俊杰,虽然只是个亭长,但在本地颇有名望,可不能慢待。”

第五伦离开魏地赶赴关中之际,刘秀也已率军离开昆阳城北上,抵达左队郡(颍川)襄城县(河南平顶山市襄城)。

他不同于其他绿林武装的严格军纪确实起了作用,听闻汉军至,投靠者

文学

络绎不绝。

而今日来投的,正是本地的一个小亭长,名叫傅俊。

“傅子卫和陈子昭却是同名。”朱祐一笑,看向紧随刘秀的高个持戟军官。

这陈俊乃是南阳西鄂县人,刘秀和朱祐在宛城举事失败南逃时,陈俊曾将刘秀堵在巷子里,差点缉捕,亏得刘秀一通嘴遁,让已经很久没收到朝廷俸禄的陈俊放了他一马。

等到更始称帝后,南阳诸县络绎归顺于汉兵,陈俊也一同降服,刘秀特地将他要到了军中,与之同衣食,十分喜爱,这大个子如今倒是成了刘秀的忠诚护卫。

“可不止同名。”刘秀笑道:“巧的是,我去年避吏至颍川时,路过傅俊管辖的亭中,差点被他当成贼给抓了。”

同样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除后二人结交,此番刘秀率军至此,傅俊听说是刘文叔到,竟毫不犹豫,带着十几个亭一起归顺,让刘秀又得数百本地子弟为生力军。

傅俊给刘秀带来的礼物,还不止于此。

“文叔……刘将军,看我将谁抓了来?”

傅俊亭长将一个五花大绑的新朝官吏推攮上前,却见此人身体壮大,却被绳索缚得极紧。一般的新吏,若被汉兵擒获,少不得要稽首求饶,但此人竟是不卑不亢。

傅俊洋洋得意地报功:“此乃左队西部督邮掾,名叫冯异,字公孙。这位冯督邮从父城县来,赶了一天的路。至我邻近的亭舍组织亭卒欲守父城县,正好被我擒获,此人骁勇,力气好大,还伤了我好几个亭卒。”

“原来你就是冯异!”刘秀麾下校尉们顿时怒不可遏。

这冯异奉左队大尹之命,监护郡西五个,很擅长打仗,这段时日可让刘秀的军队吃了不少苦头。因为冯异守在父城县,害得刘秀的进攻迟迟无果,遂只能转攻襄城。

今日意外擒获,众人都义愤填膺,欲杀之而后快。

但刘秀发现,冯异却站立犹如一棵大树,只正视自己,哪怕生死攸关,语速却依然很慢。

“久闻刘伯升兄弟之名,但汝等偷袭,算什么豪杰?”

“就算不打攻城战,你我整兵战于郊野,我部众虽少,被擒获的,必是汝等!”

这下,更是人人都嚷嚷着要宰了冯异,唯独刘秀对冯异左看右看,心生喜爱,却哈哈大笑,一挥手。

“松绑,如冯公孙之言,放他归去!”

……

地皇四年四月初,刘秀攻略左队之际,第五伦也带着八百壮士,抵达了另一个大队:后队。

后队便是河内郡,时值孟夏,正是河内天气最舒服的时节,但第五伦却没功夫南瞻淇澳,观其绿竹纯茂,也没时间去看看朝歌殷墟之地,俯仰古今。

甚至在路过汲县时,都没机会去看看那位传说中制作了水排的水利专家,杜诗。

他麾下八百人,几乎是“骡马化部队”,驾驭着驴、骡、马匹,以车代步,速度很快。

毕竟王莽要求第五伦五月初一抵达京师,倘若迟了,阿莽乃性情中人,一怒之下,这兵权不给了,第五伦的大计岂不是要泡汤。

河内,相当于后世河南省在黄河以北的那一部分,按理说也应该算作“河北”。但从汉朝起,河内在行政划分上,就一直归属“司隶校尉”,跟河东、河南绑一块,由中央直属,因为这儿的地理太重要了。

随行的冯衍又能评头论足显露本事了:“河内南控虎牢之险,北倚太行之固,黄河绕其南,真可谓表里山河,雄跨晋、卫,舟车都会,号称陆海。”

往南,河内隔着大河与洛阳相望,周武王由此渡河灭殷。

往西,有要道通往河东、上党,当初秦赵上党之战,秦军之所以能胜,正是因为夺取了河内,粮道比赵国还近。

往北,则深深插入魏地,乃魏之门户,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这地势,若河内有一位强势的大尹,第五伦都要感到卧榻之侧有人酣睡,无法安寝了。

好在,与河内的殷富四冲相比,这儿的武备实在是虚弱得很。

“因为郡兵大多被王邑征调,跟随郡大尹去洛阳汇合了。”

第五伦心中了然,他听说王邑的大军已经离开了六尉,将出函谷关,除了关中强征的壮丁外,其余各郡也凑了点人数,最终可能会真如王莽期盼的,弄出个四十万大军来。

而如今留守河内的,是本地的副手,管军事的属正,可却非宿将,而是一位名儒老臣,名叫伏湛,名望倒是有,但打仗能有几分手段,就是个未知数了。

且看第五伦一路赶来,遇上休憩时却不忘老本行:画地图,冯衍也瞧见了,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乱世开始,河内,这片粗安之地,将是魏地势力最先吃下的一块肥肉!第五伦这一趟行军,也附带踩点。

因为有朝廷制诏,一路畅通无阻,四月上旬时,一行人便抵达了后队首府:怀县。

第五伦没有入城,甚至都没时间拜会本地管事的属正伏湛,但却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自称是窦融的朋友,请求拜见。

杂乱小说1第403部分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