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9)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一章

......晴空万里,大日高悬。

“咻、咻、咻”

慕容家的子弟院落前,七八道身影快速前行,为首两人却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材健硕,左脸颊有一道狰狞刀疤,正是慕容海;而那女子一身火红贴身绸裙,将其凹凸有致的妙曼身材烘托得诱惑无比,只是此女俏脸含煞,一双美目当中闪烁的却是恨意与屈辱,除了慕容冰兰还有谁。

紧紧跟随二人身后的却是慕容家年轻一代的几个强者,他们虽然处于前行当中,但目光却大都集中在慕容冰兰姣好的身材之上,眼中的爱慕不加掩饰。

“冰兰,你也太小题大做了,教训废无缺那样的垃圾,还要我们这么多人。”

“没错,我一只手就可以把他镇压。”

“废无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还敢约战慕容天,简直是找死啊,要不是叶天大哥罩着他,都不知道他死多少遍了。真不知道废无缺哪来的勇气。”

行进中的慕容冰兰听到身后传来的话语声,也不回答,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这一次麻烦大家了,事后冰兰必有所报。”

“诶哟,冰兰瞧你这话说的。”

“这慕容家谁敢得罪你就是得罪我们。”

“你们别抢啊,教训叶无缺,我来就行。”

慕容海双眼微眯,瞥了一眼身旁的慕容冰兰,眼中深藏一抹炙热,微微一笑,他自然猜出慕容冰兰此行的目的和原因,这也是他一起来的原因。当然最重要的是叶天不在家,不然他们可不敢来教训叶无缺。

教训叶无缺,在慕容冰兰面前博得一丝好感,对于慕容海来说,太过简单了。

“嗖嗖嗖”

在一座大小适中的木屋前止住身形,慕容冰兰望向小楼的眼神煞气十足,一旁的慕容海哈哈一笑,大步向前一踏,站在慕容冰兰身后的那些慕容子弟见状倒是悻悻的停下。

“垃圾,出来,我慕容海无聊想找你玩玩儿,这一次,让你两只手。”

张狂无比的声音从口中传出,左脸上的刀疤微微跳动,慕容海负手而立,心中却暗暗有些警惕,叶无缺虽然已经废了,但据其所知这十年当中除了公开的比试,想要欺压此人的慕容子弟并不在少数,可成功的却一个都没有。

“吱呀”

木屋的门打开,一道身姿修长的身影缓步而出,正是叶无缺,慕容海细细看去,突然感觉此时的叶无缺与过往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我道大清早的是哪条狗在我门前发病叫唤,原来是你,呵呵,既然疯狗发病,我就勉为其难的收拾一下。”

人还未出门,比之慕容海更狂三分的话却刹时传遍此处。

见到叶无缺出来,慕容冰兰眼如尖针,目光狠狠剜向叶无缺,可后者却视而不见。

听到叶无缺的话,慕容海脸上怒容一闪而逝,不过随即压下,瓮声说道:“废无缺,希望你的本事有你说话一半,否则就算我让你两只手,你也不过是个垃圾而已。”

缓步走到距慕容海十丈的地方,叶无缺璀璨的眸子透亮无比,缓缓地抬起右手,紧握成拳,悠然一笑,只是这笑声当中却有股藏不住的煊赫!

“慕容海,你信不信,我三拳就能打爆你!”

………………

在他们闹事时叶天却在……

睡觉……

没错是在睡觉,不过他冥冥之中感应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没错他所感应的便是慕容海那一群人在叶无缺家闹事,他之所以没有去帮忙是因为他知道了叶无缺寂灭成功了,若连慕容海都打不过,那就不配叶天护着了……

………………

回到这里……

“三拳打爆我?哈哈哈哈...废无缺,我还以为你约战慕容天是真的够有种,原来,只是疯了!怎么,当废物当了十年,熬不下去了?呵呵,废物就是废物,偶尔做点白日梦是可以的,不过要记住夹紧尾巴,否则指不定哪天我不高兴了,一指头碾死你!哈哈哈哈.....”

左脸颊的刀疤剧烈抖动,慕容天仰天狂笑,叶无缺的话在他听来,好像是蝼蚁志吞象一般好笑。

嘲笑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跟随慕容冰兰一同前来的五六名慕容子弟也是忍不住大笑而起,个个神情如出一辙,扫过长身独立的叶无缺,目光俱是不屑和蔑视。

慕容冰兰亦是红唇微动,精致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视曾与叶无缺有过婚约为耻的她这些年来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她是慕容长青的女儿,慕容家的公主,私下里曾无数次找过慕容长青想要其收回与叶无缺的婚约,只是一直没有成功,随着一次次的不成功,慕容冰兰对于叶无缺的厌恶也一次次的累积。

她心中认定之所以失败的原因定然是叶无缺死乞白赖的不愿与她解除婚约,叶无缺还在幻想等到他十八岁时好娶她。

婚约之事旁人插不得嘴,纵然心中对于叶无缺百般厌恶怨恨,可慕容冰兰依旧毫无办法,直到慕容天的出现。

对于慕容天这个族兄,慕容冰兰很有好感,其天资之高整个慕容家都有目共睹,长相亦是英俊,加之慕容天时不时刻意的讨好与她,慕容冰兰一颗芳心早已系在了慕容天的身上,而慕容天也顺理成章的言明要帮她解除与叶无缺的婚约。

这才有了演武场上的那一幕,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虽然一切都照着希望的方向发展,但慕容冰兰原本期望的叶无缺的屈辱、不甘、疯狂....的表情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竟然是轻松与高兴,甚至还说出了恳请慕容长青收回婚约的话。

众目睽睽之下,叶无缺的这句话,让慕容冰兰简直气的要昏过去,心中对于叶无缺的怨恨达到了极致,岂不料这个一废十年的少年竟然还敢约战天哥。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叶无缺被逼之后无谓的反抗,但慕容冰兰不这么想,她认为这是叶无缺对于她解除婚约的一种恶心,恶心她慕容冰兰。

“叶无缺,你这样的废物胆敢当面羞辱于我,更敢约战天哥,今日本小姐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双眸当中寒意弥漫,心中思绪翻涌,慕容冰兰那抹戏谑的笑容慢慢的变成冷笑,她要在这里亲眼看着叶无缺像一条死狗一样被别人踩在地上。

“笑够了么?要么开打,要么让路,大清早的,好狗不挡道,真是晦气。”

在众人大笑的同时,叶无缺缓缓开口,抬起的右拳慢慢放下,负手而立,再度变得平静淡然,刚刚的那股煊赫与锋芒似乎消失了一般,只是一双璀璨的眸子依旧透亮,清风袭来,黑色的武衫微拂,少年独立,气质洒然。

在慕容海的眼中,此刻的叶无缺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让人看不透的气息,比之昨日在演武场约战慕容天的桀骜霸气,现在的叶无缺给他的是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似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慕容海收敛住笑容,望了叶无缺一眼,神情慢慢的变得冷淡,健硕的身躯肌肉虬结,双拳微抬,眼中闪过一丝恶毒。

“昨日在演武场我怕出手太重会一不小心打死你,所以才三招将你击败,既然你说三拳就能打爆我,那今日我也就不用留情了。”

“轰”“嗡”

“看招!地煞虎贲拳!”

气血轰鸣,元力振荡,慕容海身子陡然窜起,高大的身躯向前疾走三步,右拳紧握,随其一声大喝,一股若有若无的虎啸声嘶吼而起,身后更是浮现出一头一丈大小的猛虎之像,气血贯透皮、肉、筋,步入锻体八重天炼骨大成的慕容海出手不容情!

“吼”

脚下石板碎裂,化作一只下山猛虎,慕容海一拳向着叶无缺直直轰来,拳劲澎湃打的虚空乍响!

“中品绝学地煞虎贲拳?慕容海也太看得起废无缺了吧?”

“对付废无缺这种锻体五重天的垃圾,用上地煞虎贲拳真是浪费!”

“谁说不是!不过也活该废无缺倒霉,呈口舌之利!我看这一拳废无缺得在床上躺上三个月了。”

那五六年名慕容子弟见得慕容海一出手就是中品绝学,都觉得有些诧异,不明白为何只是教训一个小小的废无缺,慕容海会如此认真。

红唇冷笑不绝,唯有双手抱胸的慕容冰兰隐隐看出慕容海似乎不只是简单的教训叶无缺而已。

“给我躺下吧!”

伴随着慕容海的大喝,眼神里闪过的丝丝恶毒不加掩饰,他的拳头已经崩到叶无缺周身一丈之内!

叶无缺依旧静静地站着,那双眸子保持着平静,随着慕容海的出手,他的右手也慢慢紧握成拳,缓缓从身后抬起,也就在慕容海的拳劲即将击中自己的那一刻,叶无缺才毫无平淡的打出一拳。

在慕容冰兰布满快意的眼中,身怀猛虎之像的慕容海与叶无缺两人的拳头轰在了一处!

刹时拳头的交击声传荡而出!

“嘭”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二章

青女揉了揉肚子,一脸的不屑,将背后的蓝色大葫芦摘了下来,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毫无淑女形象的打了个饱嗝。

“还不是你叫我过来的,本仙子还没吃饱呢,再说了,我帮你打工,你管顿饭还有问题吗?”

“……”

算了算了,不跟这个女人斤斤计较了。

暗道了一句,苏凡不再自讨没趣,活动了一下身子,冲众人说道:“走吧,去下一层,在这一层听故事花了不少时间,赶紧走吧。”

虽然小吉祥的身世已经搞得差不多明白了,但妖神冢还是要继续走的。

青女的脸色也重新恢复了正常,她快步走到了队伍的前头,一改平时的轻佻,语气变得十分严肃。

“后面几层可不好走,不像十二层,只需要找准一个方向走到底就好了。而且里面都是很棘手的家伙,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跟紧我。”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按照青女的剧本来走。

……

“青女,等一下。”

“怎么了?”

青女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苏凡。

苏凡脸色凝重,看着青女的脸,缓缓问道。

“你确定,你带的路是对的?”

“是对的啊,怎么了?”

青女一脸的疑惑。

“可是我们都已经走到第十五层了,怎么什么人都没碰上?你不是说很危险吗?我还很期待呢!”

青女的脸上立马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额,我也不太清楚啊。那个,啊哈哈,今天的天气似乎不错。”

“你别转移话题,我们现在在妖神冢里,周围妖气弥漫,哪里看的见天气?”

听到苏凡无情点破自己,青女顿时有些哑口无言。

“不对啊,我记得我上一次去妖神冢第十七层的时候,那些家伙都还在啊。”

“上一次,是那一次,多久之前?”

苏凡看着青女的脸,咄咄逼人地问道。

“我想想看啊,一千年,两千年,三千年……”

青女伸出双手,开始掰起了手指头。

“啊,我记起来了!是一万两千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年前!”

众人:“???”

看着青女恍然大悟的表情,苏凡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等等,之前江大哥说,颜洛川前辈没有带上你,让你逃过一劫。难道说,十三层之后的守卫都跟颜洛川前辈陨落在仙界了?”

苏凡这么一说,青女脸上的尴尬笑容愈发浓烈起来。

“哦!我记起来了,在我最后一次前往妖神冢十七层过后没多久。主人就离开妖神冢,再也没回来。”

一个古怪的念头慢慢从苏凡心头浮现。

或许,妖神冢后几层根本就没有人了!

“洛川前辈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让我想想。嗯……他叮嘱了我几句。”

青女挠了挠头发,思索道。

“叮嘱什么?”

苏凡立马凑近了一些,好奇地问道。

“他让我好好看家。”

就这?这也太简单了吧!苏凡眉头一皱,继续问道。

“还有呢?”

“还有就是,他让我没事少说话……”

“……”

苏凡无语了,颜洛川还真是明鉴!

又问了半天青女,苏凡终于确认了,那一次颜洛川的离开,就是为了回仙界渡仙帝至臻仙雷雷劫。

他将能帮助到自己的人或物都带走了,只留下了青女这个话痨。

也许是嫌她烦,也许是觉得有她没她影响不大,总而言之,青女活了下来。

想到这里,苏凡看向青女的眼神就多了几分敬佩。

归根结底,青女的这张嘴,竟然救了她一命。

苏凡算是服了,这种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走吧走吧,我们加快脚步,我估计,后面的路,没别人了。”

青女本来还想反驳一下,可是当众人来到妖神冢第十六层。

看到一处偌大的螺旋阶梯时,青女的脸色终于垮了下来。

“完蛋了,完蛋了,他们真的都不在了,第十六层明明要经过潮汐的小世界才能到达这处脊椎回廊,怎么现在直接就到了?”

“还有问吗?估计他们都跟洛川前辈一起前往仙界了。”

苏凡白了青女一眼,随口说道。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青女听了苏凡的话之后,脸色一垮,竟然失声痛哭起来。

而且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江河泛滥。

“卧槽!你哭什么啊?别哭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青女的体质问题,反正她哭起来,出水量巨大,不一会的时间,水面就没过众人鞋面。

听到苏凡的责怪,青女哭的更猛烈了。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三章

鲲鹏的巨鲲真身比饕餮更强、更大一些,一经登场就吓了饕餮和穷奇一跳,穷奇更是暗自庆幸!

饕餮也没料到鲲鹏竟是如此凶猛,不由暗骂穷奇废物,竟没拖延个一时半会!

饕餮猛吸一口气,加大了对长乘神的拉扯力度,企图抢先。鲲鹏怎肯如它所愿?也是不甘示弱,同样使力,两人僵持不下。

随着斗法的进行,鲲鹏到底实力上略胜一筹,胜负的天平逐渐向鲲鹏这边倾斜,加上长乘神也尽力向鲲鹏这边逃离,这种趋势越发明显。饕餮却躁动异常,十分不甘,但又无济于事,眼睁睁的看着‘美食’渐行渐远。

鲲鹏和长乘都稍松了口气,不过此时鲲鹏也不敢大意,穷奇和几股未知力量潜伏在侧,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

随着长乘越发接近鲲鹏,鲲鹏的吸力也越发强大,眼看长乘神就将逃出生天。

长乘松了口气,擦了把冷汗,后怕不已。虽然他也有秘法手段从饕餮口中逃脱,但是所要付出的代价也会相当之大!不到万不得已,着实不愿这样做。万一再悲催点,被饕餮吞下,跑到不知道哪个疙瘩躲个上千年,那可大大的不妙,磨也磨死自己了,岂不是身死道消一场空?

因此长乘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正想开口谢过,突然面色大变,只来得及向鲲鹏狂吼一声:“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小心!”

原来,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趁着长乘神刚刚脱离旋涡、心神未定,鲲鹏正自全神和饕餮比拼的时候,有三道攻击冷不妨的同时打将过来,迅猛凌厉。鲲鹏本体巨大,虽然听到示警,也不及反应,硬生生吃了这三记。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129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