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到失禁高H男男,撩我妈结果成功了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一章

手)机)站)ap).))电)脑)站)愈行愈远。(www.26dd.Cn阅读网,最快文字更新精彩小说!)

老牧总是喜欢不被打扰地站在图书馆厚重书架下沉思。

一个沉默,他们都是圣事部的中高层领导者,与众人保持鲜明的距离,即使是被圣事部内部三大组织之一“守夜者”嘲讽为教袍贵族的裁决厅成员,此时此地也刻意与往常私下关系的确不错的主教们拉开不小距离。

那位替奥古斯丁少爷悲哀前途的索卫主教在帝都生活了3o多年,恰好有资格了解到“海姬大人”的一些背景,于是他腿软了,满头大汗,感觉被撒旦勒住了脖子在把他往地狱拽。

所有人都识趣地闭上嘴巴。

一大帮主教们不约而同咽了一下口水。

梵特兰蒂冈教廷以黄金三角架做标志,而异端裁决所三大巨擘则构成一个黑暗三角形。

这不是一个象征性意味远远大过实质意义的会议吗?谁会真正把胆敢与圣事部“圣灵厅”“守夜者”“母羊”三大组织平起平坐的新人、那位机构人员目前恐怕还不到1o个的“neto”负责人、那个该死的背叛者帝国的笑柄“奥古斯丁少爷”当回事情?

这些大人物都是在各自机关中距离顶点总是相差那么一两步至多两三步的角色,在帝国中真正的权势者是不需要等候别人的

文学

小萨笛?

(另一本书瓶颈的时候写出来的东西,估计还算比较有趣。)

“本来可是差不多能与帝都红人大司祭拿破仑一起争辉的年轻人,现在却注定要一辈子生活在圣事部的阴影里,真是悲哀。”

“是哪位主教大人说可爱的奥古斯丁进入我们圣事部是件悲哀的事情?”一个身高足以媲美枢机大臣萨笛的女人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笑脸灿烂,如果不是身后站着一位理应列入帝国传奇人物行列的男人,想必主教们很乐意把视线稍稍向她胸口那对饱满果实转移一点。

萨笛的畏惧,不是她头顶“母羊之母”的头衔和光环,而是类似她将拜占奥教廷红衣大主教用黑炼金术炼制成傀儡的“小玩笑”。

真正的权贵终于6续登台。

“他亲自将那位优雅的帝国诗人公爵父亲送上了绞架?!”

就在夏洛特跳跃出第一步的时候,她就立即再不敢动弹。

拐弯后,是一条很长的大理石走廊,地面上绘有漂亮的花纹图案,如果没人在场,夏洛特就会偷偷调皮地跳格子。

夏洛特笑着指出正确方向。

执掌中部教区的红衣大主教盖穆缓缓走来,他没有推开那两扇沉重地会议室大门,似乎并不打算率先走入房间。

也许是因为角度关系,太阳撒下的光线透过精美石柱斜射向他,在他身后绽放,格外璀璨。

序《第4巨头》

帝都朱批特城,梵特兰蒂冈教廷核心圣约翰大教堂会议室门外,汇聚了一大批平时不易见到的显赫大人物,其中有辅助牧掌管帝都教区的枢主教本杰明伯顿,虽然45岁的枢主教尚未晋升离牧权杖只差一步的红衣大主教,但作为深得皇帝陛下和新牧双方信任的少壮派和保守派主教代表,包括帝都在内的所有贵族都相信这位枢主教可以在权力的阶梯上走得更远,甚至老红衣大主教安尼塔丝毫不吝啬赞美地说他在这位年轻虔诚者身上看到了教廷最新圣徒伊耶塔的影子,而事实上也据说伯顿主教最近一直在钻研圣徒那部晦涩如星空的《教诲》,这位并不年轻但在世人面前永远谦恭的枢主教大人此刻身边围绕着一大批教廷方面高层,例如像福音部埃尔大主教这类希望能从枢主教身上现“福音”的中年

一阵哗然。

阳光明媚的好日子呢。

帝国守夜人条顿祭司。

以国务院第4席国务卿帕尔梅大人为中心形成另一个圈子,他们是帝国教廷内部最富有漏*点的改革派,与本杰明伯顿这批人格格不入。

他由洒满温暖阳光的走廊拐入另一个不曾被光明眷顾的走廊。

在神圣帝国,对一个贵族最恶毒的诅咒不是“你死了就滚下地狱吧”,而是“你就要和梵特兰蒂冈教廷圣事部的家伙谈论教义了”。

“亲爱的罗伯逊主教大人,您一定是太专注于研究教义。难道没有听说这位奥古斯丁少爷就是揭罗桐柴尔德家族叛国的告密者吗?”某位耳朵灵敏的主教压低声音道。

他们不知晓眼前这位似乎让萨笛大人流1ou出忌惮神情的丰腴女性是谁,也不觉得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说话喜欢左右摆动身体的女人是危险人物,不过主教们都知道她身后穿着黄金重铠的骑士是朱批特大帝身边第2号皇家骑士,仅次于帝国6位大骑士的荣耀者。

“能把大致方向指给我吗?”年轻人略微尴尬笑道,“这里太大了点,出我最初的想像。”

夏洛特有意无意地转头,这一次却看到一个让她说不出意味地背影。

还有特别值得一提的那个曾是帝国最年轻大司祭的年轻人拿破仑,肩膀上总是蹲着一只小白猫,他是唯一一个与夏洛特擦肩而过还1ou出微笑的大人物,这让最大烦恼就是脸上雀斑太多的夏洛特雀跃了很多个日子。

而次席国务卿也同样没有推开房门。

两个大圈子之外还有两个小圈子。

一袭看不出地位的白色祭司教袍。

在梵特兰蒂冈,除了牧,半个世纪以来教廷权势排名前十的第第4位,始终不曾变更,他们就是高高在上彷若立于众神之巅的帝国神圣长矛,圣列司盾,这位从拜占奥教廷教皇第二顺位继承人转变为梵特兰蒂冈黑暗巨头的老人活了将近15o年,在他面前,金钱,权势,力量,似乎都矮小,如尘埃如蝼蚁。

怔怔出神的夏洛特转身,手一松,不小心失手将怀中的一本典籍掉落于地面,书本摊开横躺在大理石上,恰好处于一朵紫曜花绘图中央,她弯下腰,看到一行字,那是《阿约瀚歌13章》末尾的一句话。

还有那位“母羊”组织的母亲,绰号黑山羊女王的神秘女性。

“就是这家伙,被幸运女神宠幸又抛弃接着又被伸出橄榄枝的可怜虫而已,说不定哪一天他又会被打翻在地,一个连圣徒都无法教化的家伙,没有坚定的信仰就只能向魔鬼祈祷虚幻的荣华,恐怕这才是导致罗桐柴尔德的真正原因。”

“黑山羊女王”自顾自1ou出一个性感迷人的笑容,手指抵在嘴唇那颗痔上,歪着脑袋,一脸迷惑道,“真是我们圣事部最可爱的屠夫啊。”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二章

“游宇桑!是游宇桑!”一锤八十不还价极其激动,兴高采烈地在貘良后面挥手试图吸引对方的注意。

不过游宇像是没看到似的,暂时无视了他。

“终于亲自来了吗,决斗王大人?”

貘良思忖片刻,似乎是觉得一路被堵到这儿成功脱逃的概率也已经不是很大了,索性动作干脆地纵身跳下了马来,站定到了游宇面前。

一直这么逃下去确实也不是个办法。现在他据点也丢了,原本计划拿来试探游宇深浅的六岁儿也充当炮灰送掉了,继续这样躲下去只会越来越被动。

那不如索性搏一把,说不准就杀

文学

出机会来了呢?

想到此处,貘良的目光也再次阴冷了下来,视线有如冰冷的匕首在游宇面前扫来扫去。

冷静点,其实自己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害怕。

首先对方究竟是不是哈拉克提的分身都还是未知数——说起来其实这个推论根本完全是他自己的脑补罢了。

其次就算真是哈拉克提又怎么样?

他大邪神索克只残存了个灵魂碎片、以这半残不残的状态苟了下来,他估摸着哈拉克提纵然真留下个碎片什么的肯定也强不到哪去。

不然对方还跟自己玩什么战术玩什么捉迷藏?要是真的力量完全苏醒了,人家不是早就飞脸上来一炮给他索克轰成渣渣了?

貘良越想胆子越大,不由嘴角一勾,面目狰狞阴鸷地对游宇道:“哼,事到如今,就算是你亲自出动又如何?

别以为我会怕你!谁也不能阻止我的苏醒,要挡在面前的话,就算是你我也会用无尽的黑暗葬送!”

游宇:“?”

这货在自嗨个啥呢?

没头没尾莫名其妙的……

不过游宇这边也正有此意,他本来也就没打算在这里放对方跑路。

“决斗!”x2

【游宇,LP4000】

【貘良,LP4000】

“那么我先攻了,抽卡。”

游宇扫了眼这个起手,略一思忖还是选择了以赚卡为优先。

“召唤‘元素英雄·水泡侠’,守备表示。”

碧蓝色的水迸发,大量透明的水泡被抛上半空。一身水蓝铠甲、戴截面头盔的元素英雄“喝啊”地一声落地,蓝色的斗篷在水泡中飞扬。

【元素英雄·水泡侠,守备力1200】

“水泡侠召唤成功,自己场上没有其他卡的场合,可以抽两张卡。”(动画效果)

“接着是魔法卡‘英雄联合’。”游宇续道,“场上有名字带‘英雄’的怪兽存在时,从手牌特殊召唤两只等级四以下的‘元素英雄’。

特殊召唤‘元素英雄·烈焰侠’,‘元素英雄·影雾女郎’!”

火柱和幽黑的雾气双双爆发,红色紧身衣的烈焰英雄半蹲着来到了左侧半场,金色目镜下的视线仿佛也在熊熊燃烧。而穿着贴身铠甲的影雾小姐姐则落到了右半场,蹲伏着身子采取防御姿势。

【元素英雄·烈焰侠,守备力1800】

【元素英雄·影雾女郎,守备力1500】

“烈焰侠的效果,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卡组把一张‘融合’魔法卡加入手牌。接着是影雾女郎的效果,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卡组把‘变化’速攻魔法加入手牌。”

说话间两张卡牌“咔咔”地从卡组弹出,被游宇抽出到手上,短暂地展示,卡组同时迅速洗切。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三章

红月亮事件发生之后,荒野上出现了很多神秘未知的变化。

曾经一度导致人类文明与秩序崩溃的疯子,只是其中占比很小的一部分,因为当人们从最初被疯子吓坏了的状态中反应过来,开始了解并掌握了这些疯子的特点时,就发现……

……这些疯子,也就只是疯子而已!

倒是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只存在于荒野的鬼故事里的“红月异生种”,以及一些不知真假,更是无法分析其原理的奇异禁区的存在,成为了荒野上最大的危险。

其实说到底,这种危险的感觉,还是来自于荒野的广阔无边,与人类自身探索能力的渺小。

不论怎么说,在荒野中行进,需要时时保持警惕,这是第一守则。

当然,这是在一般情况下……

像陆辛与壁虎这种,在周围有着三个特战小队,一支后备军队,以及空中两架直升机的护送之下,从荒野上赶路的,那别说警惕了,就算是在车上睡一觉也是没有问题的……

陆辛就在车上美美的睡了一觉。

骑士团的事情已经解决,被他们抢走的东西也拿了回来,父亲已经发泄过一次怒火。

这使得此时的陆辛,有种前所未有的放松感觉。

……

……

可能壁虎也是想家了,急于回到青港城。

只在路上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于第三日的凌晨时分,来到了二号卫星城门前。

高墙上的巡城军,已经提前得到了通知,当钢铁怪兽的身影,出现在了城西门前的高射灯范围里面时,钢铁吊桥,就已经缓缓的放了下来,可以看到,桥的对面,有人在等着。

陈菁穿着一件合身的军装,衬得她本来就修长苗条的身材,更多了几分英气。她是那种漂亮到了极点,但又让人不敢直视的类型,所以无论是壁虎还是陆辛,都只敢偷偷的瞧她。

“从你们出发到回来,只用了四天零十三个小时五十四分钟!”

望着从车上走下来的陆辛,陈菁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腕表,脸色虽然还是平素的干练,但似乎可以感受到一点笑意:“比起你当初预计的时间,还少了一半。我看,当这个消息传到了那几位教授耳中时,他们又要因为究竟该给你定在什么级别而吵到互相揪头发了。”

“真凶残……”

陆辛想到了那几个教授的发量,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争吵的残酷性。

“好了,汇报任务进度!”

陈菁说笑了一句之后,便严肃了些,脸一板,认真问道。

陆辛本来也寻思跟她讲个笑话,没想到她这个领导范摆的这么足,忙下意识的认真了些,道:“入城袭击的骑士团共有七人,三位能力者,四位雇佣兵,如今三位能力者,都已经清除,两个已经消灭,另外一个应该已经押送回来了吧?”

“四位雇佣兵,死了三个人……”

“被他们抢走的画,已经夺了回来,还缴获了五辆摩托……”

“……”

陈菁眉头微微一凝,道:“确定那两位能力者都已经死了?”

“确定。”

陆辛点了点头,道:“死的一点也不剩了。”

陈菁的眉梢,微微挑了一下。

陆辛想了想,知道她,以及她身后的特清部,这时候一定很关心自己做任务的细节。

而在回来的路上,他其实也已经在心里过了几遍。

就慢慢开口道:“这三位能力者,一位是木偶系,我在黑水镇追上……”

陈菁道:“你先回去休息。”

陆辛怔了一下:“?”

陈菁看着陆辛诧异的眼神,笑了笑,道:“任务的汇报不着急,你能回来,或者说,能平安的回来,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先休息两天,会有一个专门汇报任务的机会。”

陆辛微微有些讶然,似乎没想到陈菁对自己这么放心。

而这种放心,虽然是小事,但让人心里很舒服。

“哎呀呀,这还是我们那位视工作比命还重要的陈大校吗?”

一边的车上,壁虎正拖着那个被他活捉的雇佣兵走了下来,远远的就笑着道:“活捉的人那个在这里,我跟你讲,这次骑士团一共有七个人,队长,我陆哥,解决了三个,而我一个人解决了四个,还活捉了一个,所以我的功劳可不小,陈组长你说的琳达那件事……”

“我会通知她的,你耐心等两天。”

陈菁转头看向了壁虎,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意道。

“等两天?”

壁虎明显愣了一下:“你们还没跟她说呢?”

“之前不确定有没有跟她说的必要。”

陈菁笑着道:“你能活着回来,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意外。”

壁虎:“……”

他的表情一时露出了笑容,一会又收了回去,过了半晌,才忽然打了个寒颤。

“好了。”

陈菁接过了陆辛递过来的银色手提箱,向陆辛与壁虎道:“送你们回去的车辆已经安排好,你们拿回来的东西,将由我护送至研究院,物资的损耗与清理工作也有专人进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