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9)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第一章

“真是见了鬼一般的经历啊!”

路奇感叹了一声,在他的一生中,对待敌人毫不手软,为了审问情报,更是无所不用其极。

他本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什么,能够超出自己认知的战斗以及审讯方法了,直到田越的出现,还是给他狠狠的上了一课!

抓住敌人的****,射皮筋一样的将其射上天,这种战斗路奇一辈子也没有经历过。

但凡是个正常人……不,但凡是个人,都不会想出这么缺德的战斗方法!

就在路奇想要彻底把这一幕,永远的从自己的记忆里删除时,田越,一脸欣喜的出现了!

“路奇前辈,没想到我们第一次联手,取得的效果就这么好,看来,您的临战应变能力,真的是十分强大呢!

“如果可以,我这一次宁愿不要这种应变能力!”

路奇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

“田越,你刚刚没有看见我的具体情况吧?”

“路奇前辈的英姿,我怎么可能没有看见!”

田越拿出了刚刚速拍好的照片,向着路奇递了过去:

“为了拍到前辈帅气的姿势,我可是非常努力的冲到了拍照的绝佳位置,第一时间拍摄了照片呢!”

路奇:“(;一_一)”

“田越,我命令你……”

路奇随手撕碎了手中的“精彩”照片,声音冰冷,犹如九幽般传来:

“你必须把这一幕给我忘记!”

“诶……”

路奇的命令,让田越很是不满,但是看着路奇那副认真的样子,田越还是点点头同意。

然而,路奇不知道的是,田越的手里,还握着十好几张路奇的“精彩照片”!

田越不着痕迹的把这些照片,往自己的怀里又塞了塞,随后向着路奇递出了“冥王”的设计图纸:

“前辈,我这一次可是十分努力,您可要多给我争取一点儿好处啊,尤其是金钱方面,我可是一直不嫌多的!”

“放心好了!”

路奇接过了“冥王”的设计图纸,扫视了两眼,确定自己看不出毛病后,将其收了起来:

“你这一次起到的作用不小,我会好好给你记上一笔功劳的,话说回来,其他人在哪,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我们还是去找他们吧!”

………………

事实证明,路奇想的没有错,当他们来到内罗的所在地时,只看见了脑袋上肿起一个大包,昏迷在地的内罗。

至于草帽一伙的海贼,则是全部不见了踪迹!

“内罗,醒醒!”

眼下可不是讲究什么兄弟义气的时候,田越先是一桶水兜头浇下,随后便是一顿耳光下去,其出手狠辣的程度,让路奇都敬佩不已,不过,也得益于田越的干脆利落,他很快便将内罗抽醒,: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具体的我不清楚……”

内罗龇牙咧嘴的摸着头顶的大包:

“我只看见了一个拿着火腿,穿着绿底白色竖条上衣,胖的像个冬瓜一样的家伙,从窗户处撞了进来,随后他抬起了手,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啊……”

田越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你这家伙真是没用啊!”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路奇一把抓住了田越和昏迷中的路飞,跳出窗外,利用月步向着正义之门的方向赶去: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第二章

最后回到了原点。

此次论佛是由菩提佛子引起的,最后也回到了菩提佛子身上。

明光主持神情凝重的定望纪平生,沉声说道:“既然你那么想要带走菩提,就先过贫僧这一关吧。”

“呀,不是。”

纪平生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子,干笑道:“其实也没那么想吧,顺手牵羊而已。”

他最开始的目标仅仅是帮助绮罗阻止佛子西游,防止宗门弟子外流。

可谈着谈着,他突然感觉菩提佛子资质挺好,又傻又白,就想拐回到宗门里养着。

要说多迫切,到也没到那个地步。

明光主持:“......”

菩提佛子:“......”

明光主持脸色一黑:“闹的这么沸沸扬扬,你告诉贫僧是顺手牵羊?这未免也太儿戏了吧。”

纪平生一脸无辜的说道:“这又不是我闹的,还不是你们圣光寺的金主秋大小姐搞的。”

门票,场地,观众都是她弄的啊!

纪平生和明光主持对视一眼,转头看向了秋新蝶的方向。

秋新蝶正坐在观景台的靠椅上,优哉游哉的吃着精美糕点,旁边还有夏夏侍女在扇风。

恰意自得。

当察觉到了两股幽怨的目光后,秋新蝶急忙将口中的糕点咽了下去,回瞪了明光主持和纪平生。

同时还搓了搓手指,表示自己给足了钱。

好。

你有钱你有理。

纪平生和明光主持默默转回头去。

在短暂沉寂后,明光主持看向了外场的菩提佛子,冲着他招了招手。

“菩提佛子,过来。”

菩提佛子一脸茫然的站了起来,老老实实走到了纪平生和明光主持的下方,恭敬问道:“主持何事。”

明光主持没有回他,而是扫视了一圈周围的所有修士,包括佛门和尚。

他的脸色有些沉重,仿佛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深深的吐了口浊气后,声音敞亮而平淡的说道。

“有一个事实虽然不是很重要,但贫僧觉得还是说出来好一点。”

“关于菩提佛子的身世问题一直有很多谣言,那些谣言全部是错误的。”

所有人屏住呼吸,将目光全都放在了明光主持身上,想要知道到底会自爆出什么样的猛料。

看来,八卦也是生物本能。

明光主持顿了顿后,坦然说道:“菩提佛子不是人!”

“而是一株在圣光寺的菩提树幼苗,在经过了天道雷霆洗礼后开灵,又有漫天佛影显现,所以为圣光寺佛子!”

明光主持道出了菩提佛子身世后,令全场人为之一愣。

愣神过后瞬间大惊,齐齐用震惊的目光看向了菩提佛子。

数千道的目光压力射到菩提佛子身上,但他依旧十分淡定的站在原地,面不改色,心中毫无波澜。

与圣光寺百分之九十九的佛门弟子都不同。

他可是真真正正的闭关了二十年潜心修佛,心智虽有成长但依然是白纸一张。

外界的任何情绪言语都无法伤及与他。

没别的,就是因为他不懂。

“菩提佛子不是人竟然是树?!”

“传了二十年的谣言就这么破了?”

“菩提佛子变个身瞧一瞧啊!”

“感觉,貌似也没啥问题啊!”

“谁管你菩提佛子是不是人啊!还开不开始了!”

在震惊过后,围观群中突然反应过来。

菩提佛子是不是人与他们何干,他们只是来看热闹的啊。

而在场的佛门中人也仅仅是微微一愣,随即摇头苦笑罢了。

佛门更不在乎。

“看到了吗纪施主。”

明光主持看着逐渐平静下来的浪潮,对着纪平生说道:“菩提佛子到底是不是人根本不重要,就算曝光了依旧可以带领西游。”

明光主持自爆秘密,就是为了打消纪平生的念想,继续让菩提佛子带领西游。

可他不知道,菩提佛子怎么滴从来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他不能去西游!

纪平生紧锁眉头,注视着明光主持说道:“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你从来没考虑过菩提佛子是怎么想的。”

说着,他低头看向了下方的菩提佛子,高声问道:“菩提佛子你告诉明光主持,你想去西游吗?”

菩提佛子摇了摇头,大声回道:“主持,我不想去西游,我想要繁......”

“够了!”

纪平生毫不犹豫的打断,后面的话就没必要说出去了,要不然会被笑话死的。

他看向明光主持,笑着说道:“圣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菩提佛子不愿意做的事情,主持却强压与他,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阿弥陀佛。

这又是哪个圣人说的啊!

明光主持心中暗骂,怎么道统的圣人净说些这种有理之言,让他这种无理之人无话反驳。

明光主持张了张嘴,最后憋出了一句话。

“这是为了他好。”

此话差点没让纪平生笑喷,都玄神新历几千年了,还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极度勾引

有人说这种话呢?

倒不是说这句话不对,只不过需要换位思考。

纪平生轻笑两声,说道:“既然是为了他好,那将他交给我,也是为了他好啊。”

明光主持脸色阴沉:“纪施主认为自己能够更好的教导菩提佛子?”

纪平生耸了耸肩膀,不予置否,只是默笑着看着明光主持。

“那贫僧就要听听纪施主准备如何教导菩提佛子了!”

明光主持不怒反笑,冷声说道:“菩提佛子在圣光寺二十年,念一千佛经,诵亿万经文,修为在此之前更是碎宫之巅,比纪施主的修为还要高上几层。”

“心性善良,才广智敏,身负玲珑意,与佛近三寸。”

“敢问纪施主,你还能教他什么!”

明光主持的声音浩浩荡的冲进了纪平生的脑海里,令他神魂颤抖,心神不稳。

“呼。”

纪平生长舒一口气,压下被刺激的灵气后,凝视着明光主持,淡淡说道:“佛经不需太多,有三两卷即可。”

“经文不需常念,心明即可。”

“在佛门中,修为只是点缀罢了。”

“心性善良者我教他世间险恶,才广智敏者我教他专精一物。”

纪平生语速缓慢,一字一句的将明光主持说的话全部反驳回去。

最后,他微微抬起下巴,在平视中俯视明光主持,猖狂道:“玲珑意让他近佛三寸,我上清意让他近佛半尺!”

“你!”

明光主持神情猛变,脸色由紫转青,被气得浑身发抖。

纪平生这轻飘飘的几句话,将圣光寺培育菩提佛子的这二十年全部否定了!

什么佛经,什么经文,什么心性。

在纪平生嘴里全部化为了乌有!

“纪施主你未免也太狂妄自大了!”

明光主持神情大怒,双目圆瞪的盯着纪平生,怒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圣光寺做错了吗!”

不只是明光主持怒了,而是圣光寺所有人都怒了,纷纷斥责纪平生。

“不要你以为,我们可是对菩提佛子全心全意培育的!”

“圣光寺的大量资源全部倾斜给了菩提佛子,岂是你一两句就可以否定的!”

“纪施主你应该为你所说的话道歉!”

这些高僧平日里都没少教导菩提佛子,可在纪平生嘴下都成了无用功,他们岂不会愤怒。

场外的神交大师更是摇头叹气。

“纪施主,说错话了啊!”

而纪平生本人却对这些斥责声毫不在意,对着愤怒的明光主持,面不改色的说道:“你们圣光寺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话音刚落,周围的声音瞬间寂静,瞪着纪平生的目光中也充满了疑惑之色。

明光主持眉头紧皱:“纪施主这是什么意思?”

纪平生没有第一时间回他,而是视线划过远方,仿佛要一眼看遍整个玄神界似的。

沉默了几秒后,纪平生收回视线,反问道:“明光主持,读佛经诵经文的意义何在?”

明光主持虽然不明白纪平生的意思,但还是回道:“锻炼心神,磨炼本心,可让未来之路走的更轻松,更简单。”

“呵。”

纪平生一声轻讽,似笑非笑的看着明光主持,质问道:“如果仅仅是读佛经诵经文就可以让未来之路畅通无阻,那苦行僧存在的意义又如何!”

“如果读佛经诵经文就是未来捷径的话,那苦行僧行走人间是为了什么,他们犯得着吃苦而磨炼自身吗?回家老老实实的念经不好吗?”

“既然念经有这么大好处,那全天天下所有的僧人都窝在寺庙里念经不就能直达真佛了吗!”

纪平生的声音越来越高,神情越说越激动,甚至他都起身站了起来,伸手遥指下方的佛门弟子,厉声高喝道:“他们为什么不回家念经,而是千里迢迢来到皇城想要跟着西游!”

他的声音,他的话如同重石一般砸在了明光主持等人的心头上,沉重的巨石令他们胸口发闷。

“当然是......当然是......”

明光主持下意识的张了张口,想要反驳纪平生,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纪平生这几句话,又将佛门中人的念佛诵经给怼了!

他这是要将整个佛门全都怼一遍的节奏啊!

“明光主持你不说,那我就继续说了!”

纪平生看到明光主持发愣,也不给他缓冲的机会,继续开口怼道:“玄神界广袤无垠,天才多如牛毛,你看看哪个成名天才是在家坐出来的!”

“就连你们佛门大能,几乎都是游走世间,苦行而成的!”

“你们让菩提佛子在圣光寺一坐就是二十年,这难道不是错误的吗?这难道不是在耽误他吗!”

“不要跟我说什么未来可期未来可期的,玄神界所有修士都在前行,就菩提佛子在原地踏步!”

一连串的话从纪平生的嘴里吐了出来,如同机关枪扫射一般突突突突的射在了明光主持和其他圣光寺高僧的身上,将他们打的遍体鳞伤。

纪平生这些话的杀伤力堪比核弹,将他们这些人的佛心炸的支离破碎。

场外的神交大师也是目瞪口呆,脑海被余波炸的嗡嗡作响。

他,甚至所有人连这一句还没有反应过来,纪平生的下一句就已经脱口而出了。

而且纪平生还不是胡言乱语,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道理满满,真真实实的砸在了他们的心头上。

这让他们不由心中惊呼。

纪施主,收了神通吧!

“念经的意义......念经的意义......”

明光主持双目无神,仿佛信仰崩塌了似的,嘴里一直在念叨着这句话。

想要从脑海中搜索出词语来反驳纪平生,却根本无话可说,只能神情苍白。

咔嚓一声。

他的佛心出现了裂痕。

他周身环绕的佛光开始溃散,身上的气息逐渐暴躁涌动了起来。

看到明光主持身上出现的现象,纪平生脸色剧变,大惊失色。

卧槽!

这是要入魔的节奏啊!

他顿时慌了,这这这这不是把明光主持逼死了吗!

他没想这么做啊!

“主持醒来!我下次说的慢一点!”

纪平生神情惊慌的冲着明光主持大喊道,却根本毫无作用。

这意外突发的太快了,让在场所有人都料想不到。

明光主持为什么会突然佛心崩塌了啊!

因为他们圣光寺,没有苦行僧,只有念经的修行僧......

就在明光主持双目已经开始泛着红光的时候,突然有一道飘渺佛音从远方滚滚而来。

“明光,醒来。”

这是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声音中充满了温和与宁静。

大佛音震心神护心魂!

明光主持的眼目瞬间清明,溃散的佛光宛如时间倒流一般重新凝聚,佛心上的裂痕也完全复原。

就这四个字,将明光主持从入魔边缘拉了回来!

这是哪里来的神仙啊!

纪平生下意识的看向了佛音传来的方向。

那是人群的边缘,站着一位身着麻衣的赤脚老僧。

老僧手中无禅杖,脖间无佛珠,除了一身麻衣以外什么也没有。

就连气息也无人能够感应的出来。

但是。

当这位老僧踏足朝着高台走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无意识的让开了一条路,身体站的笔直。

席地而坐的和尚们猛然起身,冲着那位老僧恭敬行礼。

明光主持恢复清明后,看向那位老僧第一眼,整个人骤然站了起来。

其他的圣光寺高僧也同时起立,面朝老僧恭敬行礼。

观景台上。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第三章

艾文麾下的武装力量中,除了刀口舔血久经战火的“龙骑兵”之外。

乔治亚领卫戍部队的所有士兵,也全都在每个月换防一次的“坎伯兰防线”驻守任务中,经历过长时间的战火淬炼,应对灵体怪物的经验已经十分丰富。

再加上本身的战斗信念、武器装备、指挥战术、后勤保障、抚恤制度等等这些内在要素,虽然规模不算太大,但也已经称得上是一支可堪大用的精锐部队。

哪怕是在夜间骤然遭袭,他们也在第一时间以小队为基础作战单位,背靠着奔涌的哈特森河水组织起了防御阵列。

“稳住不要慌,掷弹兵投弹!”

在基层指挥官有条不紊地指挥下。

嘭嘭嘭...

数百颗当空爆炸的【圣盐炸弹】泼洒出细小的红色晶体雨,好像凝胶一样悬滞在空中化作一条长长的“堤坝”。

下一刻。

滋啦——

从岸边林中涌来的幽绿色“鬼怪”洪流,狠狠撞在这道“堤坝”上,就好像撞在了一道烧红的烙铁上,散发着可怕恶臭的黑色烟雾腾空而起。

而更多本质轻薄的灵体,则哭嚎着越过这道高高的屏障继续向着军阵狂扑而来。

“火枪阵列,开火!”

明亮的枪焰闪烁,拖曳着细微白光的铅弹化作暴雨,在“鬼怪”洪流中再次掀起一片狂澜。许多早就被【圣盐炸弹】重创的灵体,就此化作灰烬消失无踪。

而在经历了两轮远程攻击之后,饱受蹂躏稀疏了不少的“鬼怪”们,终于来到了严阵以待的军阵之前。

“重甲卫士、超凡者准备接战!【枪客】支援!掷弹兵再次准备!”

队列前端一群身影踏前一步,像巍峨的高山一样挡在普通士兵面前。

在这支部队中超凡者和普通士兵的比例已经超过了惊人的十分之一,配制奢华足以让任何国家的正规军为之眼红。

锵——!

整齐的拔剑声连成一片,无论是【血肉傀儡】的双手重剑还是披皮人们惯用的弯刀,打磨之后的结晶化刃口在月光下都呈现出珊瑚般瑰丽的淡红色。

经过一年时间,对灵体杀伤力巨大的珊瑚钢武器,早就已经在艾文麾下的军队中彻底普及,就连火枪兵都人手拥有一柄珊瑚钢刺刀。

刃光化作红色的浪花,向着已经近在咫尺的鬼怪们狠狠斩下。

“杀!”

呜呜呜...

嗷——

人类的嘶吼声、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极度勾引

枪炮声,“鬼怪”、“自然灵”的鬼哭狼嚎连成一片,面对这些从不知道退缩为何物的灵体,战斗立刻进入了白热化。

战团中有三只至少恶灵级别的灵体凶威最盛。

【影魔】具有人形轮廓,身高不足一米。外形酷似人类幼童,却长着一对尖尖的小角,身体似乎由一团模糊不清的烟幕组成。

一旦有士兵的影子因为不特定光源延伸到它的身上,它会立刻将影子来源整个包裹进构成身体的烟幕之中,被包裹对象则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狱焰凶骨】则是一副庞大的人类骨骼,身高约2.3米,浑身都包围着明亮的白色火焰,那代表着它的温度已经达到了惊人的1500℃,同时也达到了钢的熔点。

它在阵列中毫无顾忌地横冲直撞,即使是珊瑚钢武器与之交锋一次之后也要报废,只有悍不畏死的【重甲卫士】才能稍稍阻挡它的脚步。

而最后一位【包扎人】是一个浑身缠绕在白色绷带中的尼曼斯特人恶灵,只要同时满足受伤流血和被它注视这两个条件,立刻就会被控制住身体,身不由己地吼叫着疯狂自残。

这种杀伤效率虽然不高,但是对士气的伤害却极强。

嗖!嗖!嗖!

同为巅峰正式骑士的罗伯特和威廉,这两位实力最强的指挥官分别对上了【包扎人】和【狱焰狂骨】。

而浑身散发着白色神圣光芒,没有任何影子的“天界白鹿”米妮,则扬起自己银色的犄角将【影魔】直接顶飞。

到了这个时候。

确认这支人类队伍中没有人能够威胁自己的“野牛神”贝罗,终于带着两个巫师从藏身的树林间窜上了半空,准备亲自下场享受杀戮的快感。

曾经作为“死神”乌豪的从神,杀戮本能早就刻入了他的骨髓深处。

然而。

却冷不防地,正面撞上了同样刚刚从“启明星号”跃上岸头的安琪以及三位巅峰正式巫师。

贝罗一双牛眼蓦然瞪大,盯着当先的少女不可置信地惊叫道:

“是你?!你们不是被吸入冥洞了吗?!没有死神的允许,你们为什么能够出来?!难道...死神,不,是主神复苏了?!”

一时之间,这位强大的图腾神几乎震惊到语无伦次。

在当初那场毁天灭地的大爆炸中,【派大星的终极谢幕礼1.0】将整座马尼图林湖的湖心小岛都彻底变成了历史。被秘境规则送到那里的超凡者、鬼怪、自然灵,也都在那场大爆炸中通通被一扫而空。

只有三位图腾神因为追杀夺走“灵性本源”的两个人,才最终逃过一劫。

贝罗至今每每想起,还是心有余悸。

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造成大爆炸的他们在被“死神”吸入冥洞之后还能跑出来!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129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