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这么湿想要吗|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第一章

这一刻。

周亥剑心中掀起了滔天骇浪。

惊喜交加,难以平复。

他没想到,仅仅是第二场酒局,竟然就直接完成了任务!

这好大哥……可真够奥利给的!

激动归激动,周亥剑依旧故作镇定:“确实有些搞笑了,不过那个叫阿蛮的女孩能让公主这么做,一定有特殊之处吧?”

“特殊?!”

魁罡虎目一瞪,砰咙一拳砸在桌上,震得桌面碗碟铛铛作响。

他倒上一碗血酒,一口饮尽,抹了一把嘴角,这才说道:“周老弟,我也不怕你笑话,今晚就跟你交个底。”

“好大哥!”

周亥剑端起酒碗:“交心之意,全在这碗酒里,敬我好大哥!”

随即一饮而尽。

魁罡摆摆手,醉眼朦胧,口吐酒气,继续说道:“哪有什么特殊的啊?那女孩就是个村子被灭,爹妈被杀,差点成了奴隶的人,全都靠一个男人翻身改命,如今就算是阶下囚,也愣是被公主改成了小主子命了。”

相较于魁罡的醉意上头。

此刻的周亥剑,神智可是清醒的一匹。

他静静地听着。

魁罡打了个酒嗝,说道:“要我说啊,公主哪是心疼那个小阿蛮啊,分明是因为小阿蛮和那个男人有羁绊在,好好待着小阿蛮,护着小阿蛮,给她自己留个念想。”

闻言。

周亥剑心神大定。

照魁罡的意思,阿蛮不仅活着,而且因为公主的关系,还活得很好,过程中虽然有坎坷,但终究有公主护着。

在匈奴,公主护着,还不能高枕无忧?

紧跟着。

“我恨啊!”

魁罡握拳擂了一拳胸口:“想我魁罡,好歹是匈奴第一勇士,居然得不到公主芳心,倒是让那个域内的杂碎让公主一亲芳泽了,周老弟,你说说,我魁罡到底有哪里比不上那个域内杂碎?”

正倾听着的周亥剑登时怔住了。

等等!

这味道怎么有些不对啊?

好大哥是少主的……情敌?

而且是手下败将的那种?

瞬息间,周亥剑回忆了一下陈东在匈奴的惊天经历,再看魁罡,却是心中鄙夷。

我家少主可是丰碑立像了!

我家少主可是夺了你第一勇士的称号!

我家少主还横刀夺爱,夺了你的公主!

你拿什么和我家少主比?

我家少爷丰神俊秀,你个铁憨憨糙汉子,公主眼睛不瞎都知道怎么选!

不过,想归想,周亥剑还是严肃地说:“我好大哥魁罡大人,匈奴第一勇士,谁能比得上,再敬好大哥一碗酒,小弟先干了!”

说着,便是倒酒满满一碗,一饮而尽。

“我就喜欢老弟你这耿直的实话!”

魁罡醉意朦胧,同样将碗中血酒一饮而尽。

这个过程中,他却丝毫没注意到,周亥剑正用一种怪异的笑眼看着他。

“啥啥都输给我家少主,临了了,还是你给我们送了阿蛮的情报,你不是我的好大哥,谁是我的好大哥?”

这是周亥剑心中的想法。

魁罡放下酒碗,醉眼看着周亥剑:“今天我也是实在气不过,所以才想找周老弟一述衷肠啊,在匈奴这个地方,能交心的人很少,在我这个位置,交心之人更是聊聊可无。”

这是实话。

奉行弱肉强食生存法则的雪原上,一切都是竞争抗衡。

哪怕是魁罡在天狼院中,看似风光,看似坐拥匈奴第一勇士的光环,可实际上,这光环和风光,尽皆是竞争得来的。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第二章

“哥。”许久的沉默之后,赵念大叫着扑进赵毅的怀里。

赵毅凌空把赵念抱在怀里,笑着说道:“长高了,再过两年,都要超过哥哥了。”

赵念脸颊上的泪水不停滑落,双手捧着赵毅的脸,说道:“哥哥,真的是你吗?”

“真的是我,我没死。”赵毅笑着说道。

“太好了,太好了。”赵念紧紧的搂着赵毅的脖子,不停的说道:“赵念还有哥哥,赵念还有哥哥。”

抱着赵念,走到车颖和叶楠两人面前,赵毅说道:“怎么跟见了鬼一样?”

“啊。”

“恩。”

车颖和叶楠木讷的点着头,对她们来说,现在的感觉不就是见了鬼吗?死了三年的人突然出现,不是鬼还能是什么?

赵毅看着两人的反应,无奈一笑,对她们解释起了三年前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在这三年当中失忆的过程。

车颖和叶楠听得非常不可思议,赵毅竟然真的没死。

车颖突然走到赵毅面前,一拳锤在他胸口,说道:“你赔我眼泪,知道这三年来,我哭了多少次吗?”

赵毅还没说话,赵念就在耳边对赵毅说道:“颖子姐说很后悔以前没有答应你,楠姐也经常在夜里哭,哥哥,你得赔偿她们。”

听到赵念的话,两女羞涩的低着头。

“放心吧,哥哥一定会好好补偿她们的。”赵毅说道,然后对两人问道:“你们愿意跟我离开这个地方吗?找个世外桃源,放下所有的俗事。”

两人轻微的点着头,对她们来说,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赵毅在一起,这时候又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对了,我们得赶紧回江城,把你的坟墓拆了,不然不吉利。”车颖突然抬头说道。

赵毅摇着头说道:“不需要,对他们来说,我既然已经死了,就没有必要再出现,何必再给自己添麻烦呢。

文学

既然赵毅这么说,车颖自然会尊重他的意见,而且车颖能够感觉得出来,赵毅此刻与世无争的心境,他并不在乎世人是否还记得他。

“我们要去哪?”叶楠好奇的问道。

赵毅笑了笑,说道:“当然是个好地方,不过去之前,我还得见个人才行,你们在这里等着我。”

玫瑰是赵毅的奶奶,既然他要回赵家岛生活,最好是能够把玫瑰带着一起,这样才能够尽孝,虽然玫瑰很有可能不愿意,但总归要试一试。

见到玫瑰,赵毅还没有表明来意,玫瑰便说道:“如果你想让我跟你一起去赵家岛的话,打消这个念头。”

“奶奶。”赵毅走到玫瑰身边,挽着手说道:“我知道你恨某些人,可是没有你,我怎么把他赶出赵家岛呢,你得帮我才是啊。”

玫瑰斜眼看着赵毅,冷哼道:“你这个臭小子,会把他赶走吗?别来骗我,虽然老太婆一把年纪,但脑子还没有糊涂。”

“奶奶英明,但是赵家岛那么大,你住南边,把他赶到北边不就行了,不喜欢他,就不跟他见面,我可以给你保证,他不会随意打扰你。”赵毅说道。

“先把我骗上岛,然后当墙头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玫瑰说道。

“奶奶,你放心,你肯定是人,至于他,爱当什么都行,而且你就不想看看曾孙吗?”赵毅笑着道。

曾孙这两个字让玫瑰非常动容,她没有多少时光可活,如果真的能够看到曾孙出世,也就瞑目了。

“除非你能保证一年之内让我抱曾孙。”玫瑰说道。

赵毅一脸尴尬,这种事情怎么说的准,得看老天爷什么时候开眼才行。

“这个……奶奶,我只能给你保证,孙儿会努力,实在不行,我加班,您看怎么样?”赵毅说道。

“我没什么东西可以收拾。”玫瑰说道。

赵毅面色一喜,说道:“奶奶,不用收拾,咱有的是钱,神榜那些黄金现在可都是我的,你要住黄金屋都不成问题。”

“奶奶要什么黄金屋,不过你要把白莲找回来,我曾经威胁她去保护你,不过我看得出来,她还是喜欢你的。”玫瑰说道。

“保证完成任务。”

对于白莲,赵毅自然不会任由她留在华夏,哪怕是绑,也得绑回赵家岛。

……

一个名叫葫芦镇的小镇,镇上前些天引起过一阵骚动,因为一个外来的女人突然住进了镇里。

外来人员算不上什么稀奇,可稀奇的是女子的样貌惊为天人,漂亮得不可方物,让无数男人看傻了眼。

这些天不断有当地的流氓去女子家里找麻烦,想要一亲芳泽,但下场无一例外被打了出来,于是镇上的人都知道,这位女子不止是长得漂亮,而且还非常能打,让人

文学

奇怪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时间没过几天,当地都传开了,这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只能远观不能亵玩,哪怕是那些流氓混子也不敢再有半点觊觎之心,不过每天还是有很多人在她家门远处,就为了能够多看她一眼。

这天,一个年轻人,嘴里叼着狗尾草,一副吊儿郎当的流氓模样站在门口。

“兄弟,你不是本地人吧?”当地的混子走到年轻人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问道。

“听说这里住着一个大美女,我来看看,顺便掳回家当媳妇。”年轻人说道。

混子瘪了瘪嘴,说道:“兄弟,我劝你还是有多远滚多远,这位美女可不是好惹的,好几个汉子都打不过,就你这身板,还是别去挨打了,否者进了医院还得花钱,多可惜啊。”

年轻人有滋有味的嘬着狗尾巴草,不屑的说道:“连一个娘们都打不过,你也算男人?”

“你……”混子被这番话怼得七窍生烟,指着年轻人的手直发抖,说道:“好心当成驴肝肺,你愿意挨打就去吧,我倒要看看你被扔出来的下场。”

“等着,哥给你表演。”说完,年轻人朝着家里走去。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第三章

当天午后,易卫然连续去了几家银行,总共取出了九十万港币的现金。

傍晚时分,他拎着装满现金的手提箱,步履缓慢但又异常坚定地走进了新界丽人夜总会。

……

肖马哥经过紧急抢救,在事发第三天中午才真正清醒过来的。

一睁开眼,肖马哥就看到哈里斯家族的管家劳伦斯,与泰坦力量保安公司的副总,都坐在病房中。

架设未来的斯蒂文与香江泰坦力量的经理阿山也在,正陪着劳伦斯他们说话。

肖马哥主要是因为手术,所以才昏迷这么久的。他身上大伤小伤无数,不过都不是致命的,也算他危机关头没有犯糊涂,采取的自我保护得当吧。

见到他已经醒来,阿山赶紧叫过医生,对他进行全面的术后检查。

肖马哥年轻,身体的底子打得又非常好。此时虽然他浑身都是伤,但却没有什么大碍了。

“患者很年轻,身体强壮且活力十足,他大概需要住院治疗两周左右,然后就可以回家静养了。

这次的外伤,对他来说,最严重的要算骨折和骨裂了,但幸运的是,他受到的伤害并没有损伤到主要神经,也没有给他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按照我的经验,患者大概需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进行恢复。以后我会根据他的情况,给他设计康复计划。

如果患者能按照计划进行康复训练的话,预计在半年后,他的身体至少可以恢复到受伤前的八成以上。

至于以后的恢复,患者就会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慢慢调理了。”

彭博士是养和医院的外伤科权威,他做出的诊断,就连高傲的外国医学专家,也会点头认可。

此时,架设未来这边并不知道肖马哥的真正底细。

但作为合作企业派来的培训专家,又是勇于跟歹徒搏斗,从而解救了公司员工邱馨婕。

因此公司对他毫不吝啬,直接将他和邱馨婕送到了合作医院香江养和医院进行救治。

养和医院是香江的顶级私立医院,与架设未来也建立合作关系。公司中高层每年的体检都定在了这里。

这里距离未来大厦只有四公里的车程,将身受重伤的肖马哥送到这里,也是最合理的选择。

邱馨婕没有大碍,在养和医院观察了几个小时就离开了。

肖马哥由于伤处较多,因此总共进行了十个小时的手术,才算完成救治工作。

至于彭教授,则是乔宏伟亲自打电话请来的。彭教授也是香江的名人,与乔宏伟在许多场合有过接触。

这次还是乔宏伟第一次用到与彭教授的关系,请他来帮忙处理患者。

有了彭教授的亲自坐镇和调度,养和医院各科室紧密配合,将这次急救工作完成得非常顺利。

劳伦斯是哈里斯家族的第二管家,同时负责代表哈里斯家族同其他国家的政府和各种组织进行联系。

很多时候,他都是以哈里斯家族代言人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甚至比哈里斯家族许多嫡系成员更具权威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