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少妇人妻呻呤

床笫之欢 第一章

“陛下,根据我们的线人传递的消息,天狼帝国的皇帝,大祭祀,各个部族首领都已经消失了十天以上,根据我们玄冰台的判断,其对帝国出兵的可能有八成。”

沧海行宫当中,玄二十三的身影隐藏在阴影当中,声音平静地向李长风报告。

“边关有收到外敌入侵的信息吗?”李长风站在一副巨大的舆图前,有些皱眉。

仅仅只是看帝国和天狼帝国的漫长边境线,就知道想要探查到对方进攻的方向就非常困难了,特别是在天狼帝国主动进攻的情况下。

“没有,根据各地情况的汇总来看,边关一片风平浪静,就连这个季节天狼帝国的小股部落骚扰都没有。”

玄二十三的语气平静,丝毫听不出来任何焦虑的情绪。

李长风点点头:“知道了,玄冰台密切关注这方面的信息,另外,有关方丈岛的信息说一下。”

“是,方丈岛最早出现于千年之前,在沧海东部的天空当中出现,当时沧海王认为那是一个新的修行秘境,派部队进入探索,结果损失惨重。无奈之下,只能将其公布于世,希望能够得到收获,最终,有一人在其中得到了大机缘,实力突飞猛进,最终成为一代无敌帝王。”

“哦?你说的是千年前的狂帝?”李长风搜索了一下这段时间里看到的书籍,立刻作出了自己的判断。

“正是,此后方丈岛出世过三次,每一次都是在朝代更迭无比混乱的时候,而每一个从方丈岛当中获得了最大好处的人,最终都成为了一代的开国之主,因此,方丈岛又被称为帝王岛。”

玄二十三的语气平静,丝毫不害怕自己说的话会让李长风不舒服。

“原来如此。”李长风点点头,怪不得前身听到方丈岛要出世就立刻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原来是自己的皇位遭到威胁了啊……

旋即李长风又感觉到了奇怪,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方丈岛出世还真是没什么差别,帝国真正的皇帝——前身实际上已经死了,死在了那诡异无比的伤魂七箭之下。

而前身的手下,看起来最为倚重的上将军雷毅居然都是一个不怀好意的和那个门派的云道长勾结,谋取自己的利益。

内忧有了,外患同样也在,天狼帝国大军出动,隐藏在一边,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就要给帝国一个沉重的打击。

而且,根据玄冰台之前的情报,南边南蛮帝国也有异动。

种种原因下来,帝国还真的有可能分崩离析。

而这个时候,再有一个从方丈岛里得到了巨大收获的野心家出来,振臂一呼,说不定真的还能够改朝换代,证实方丈岛是帝王岛的传说。

至于说因为这个方丈岛出世,到底有多少人死去,多少家庭破灭,人们是根本就不在乎的,记载的历史也不会在意的。

最多也就是一句“帝崩,天狼,南蛮入侵,天下遂乱”罢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对于漫长的时间来说,就算如今这沧海发生的所有灾难,都只不过是时光长河的一粒沙尘而已。

但是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就是一座山。

对于已经灭亡了的姜家来说同样如此,时代的沙尘落在了他们的头上,让他们变成了尘埃,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很快就会被人忘记,甚至在史书上,都不会有超过几句话的记载。

床笫之欢 第二章

卡拉瓦的士官长,莫里格斯最近非常的头疼!!

作为埃拉西亚与迪雅之间的军事缓冲区,“绿野”,是后续迁徙而来的农民对这片新开发区域的简称,意指“绿色肥沃的丰收之野”。

毕竟此地毗邻图拉里昂大森林,土地肥沃、粮食产出也算不错,算是让那些不用缴纳沉重赋税的拓荒民过了几年轻松日子……

然而对于负责保卫此地……又或者说监视北面迪雅地区的重要前进基地,也是周边除开哈蒙代尔外最主要的战略要塞的卡拉瓦,肩头的任务却也算不得轻。

虽然东边有哈蒙代尔作为屏障挡住了欧弗地区的恶魔肆虐,但问题是相比哈蒙代尔,卡拉瓦无论是在驻兵规模亦或是城防建设上都远远不能相比,此地目前也就驻扎着一支扩编大队(800人上下),据点里最强的甚至也只不过是作为三阶老兵的莫里格斯士官长本人,面对着北面那些个不死的……又或者是死了还能满地乱跑的鬼怪,这让全军上下心里如何不慌?

原本卡拉瓦地区的军队士气就不高,前阵子北面那边的怪物们忽然就有了动静,根据莫里格斯亲自带队侦查之后确认,远方灰黑色的死亡原野上,正有着大量亡灵怪物陆陆续续向着南方“迁徙”……

虽说基本已经能确认是迪雅方面发动军士侵扰了,但关键是莫里格斯发出去的求援信息却并没有回应啊!!

“嘭~”

莫里格斯重重一拳擂在了桌案上,颇是有些咬牙切齿的道:“该死!上头的增援还没下来!!那些混蛋老爷们办起事来难道要比磨磨蹭蹭的亡灵怪物还慢么?他们根本就是不在乎我们的死活!!”

莫里格斯脸上狰狞的表情吓得他的副官不由得一哆嗦,然而或许正因为他的这点小动静反而是提醒了暴怒中的莫里格斯此地还有人,因而他才算是勉强止住了自己后半句即将脱口的诅咒,改为面色漆黑道:“……村民那边呢?避难通知传达下去了么?”

“报……报告长官……通知是……传达下去了……可是……”

“可是?这还有什么好可是的?!难道你们就没说清楚正在来袭的是无边无际的亡灵怪物么?!”

“怎么会!!长官,我发誓我们的人都把话说清楚了!可是……可是那些该死的蠢民就是死守着他们的那点地苗不肯走啊……咱们总不能说真的掏刀子砍人吧……”

副官也是一脸的纠结,然而似乎他更怕自己的长官发怒,只得是老实交代了情况~

类似卡拉瓦这样的“开拓地”,其实就是曾经强盛无比的埃拉西亚一点点扩张自身地盘的“粗浅”手段。

毕竟当初立国的时候,埃拉西亚也不过就是个聚集在五湖地带区域的刚刚定居下来的游牧民族而已,随后随着国力的提升、人口的膨胀,埃拉西亚才一点点扩张开去,版图逐渐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在埃拉西亚的先贤英雄们最是奋勇争先的年代里,这样的“开拓”是必然有着强大的贵族,又或是果敢强大的将领带着大军支持的。

代表着王国实力的正规军护卫在旁,而大批的开拓领民又或者流民随后跟进,一点点将蛮荒但却肥沃的土地开垦养熟,一点点将原本无垠的平原、草地、湖泊滩涂又或者是森林变成了能够产出大量粮食的养人地……

然而无论埃拉西亚人如何夸赞着自身的勇武,无论王国的骑士们如何的鲜衣怒马,但至少已经严重迟缓下来的扩张脚步却从某些侧面反应了王国如今的发展迟滞……又或者是某些方面的力量衰退?

贵族们纵情声色不再孜孜不倦,士兵们安于和平不再血勇搏杀,甚至就连那位王国上的至高者,如今掰着指头细数的也不过就是自己能够多活几个日头,能够在那宝座上再苟延多少时日……

是的,埃拉西亚人依旧骄傲,然而那凌人的骄傲之下,无法掩盖的却是整个王国活力的

文学

极大衰退——像卡拉瓦这里,说是什么“开拓地”,不如说只是一个为了监视敌国而安置的前哨基地。

只不过为了供应这处军事基地的后勤物资,为了减少从大后方调集大量生活必需品的成本,因而才很“随便”地携带了一批开荒民众过来。

这也亏得是这些年卡拉瓦地区没发生什么正经的大战,否则就仅仅凭借卡拉瓦据点里的那不足千号士兵,只怕这块土地根本就等不到养熟的时刻……

只是虽说“开荒”的部分办的太过随意,但至少相应的规矩还算不太乱,被流民们称为“绿野”的这块土地上,大大小小的村镇集落除了要供应卡拉瓦的“军资”外,倒也确实不用承担其他的王国赋税,甚至连兵役都要轻得多——因为卡拉瓦基地并没有遇到过什么像样的战斗,因而也就没有盲目扩大自身的规模了,毕竟士兵多了也就更需要庞大的军粮不是?

而这般的逍遥日子过了几年,绿野地区的人民自然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放弃当下的一切了!

迁徙来这里的大部分都是王国内陆破产的自由民,又或者是曾经作为农奴被大军携带过来的。除了当下已有的一切,再回到王国内陆的话,几乎等于他们就要放弃自己全部的财产!

更别说眼下春季刚过,地里的禾苗种子什么的刚发芽,收必然是收不到任何粮食的,甚至当初为了满足自家开垦土地的禾苗需求,有些收入不高的农户还是向旁人借贷之后才下的种。

这要是真的放弃了……

那哪里是一无所有啊?简直还倒欠了一屁股债,是根本不可能轻易下的决定!

而且无知的人民基本都是短视的——士兵们固然已经来提醒说不日即将有可怕的不死怪物向这边侵略而来,可关键这不是还没杀到家门口么?

只要眼前还没看见,那这些巴巴眼望着自家地里收成的农民就敢两耳一闭假装听不到外面的风雨雷霆——再者说了,真要是有什么怪物来了,不是还有咱们王国强悍的军人么?

埃拉西亚的军队是无敌!狮鹫帝国的城堡都是不会陷落的要塞!

床笫之欢 第三章

天空中稀疏的星点若隐若现,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了整座城市。

刚在孤儿院门口下车,一辆黑色轿车

文学

便打着远光灯从两人身旁疾驰而过,猝不及防之下,他们差点没被那车子给闪瞎!

“我靠!特么是故意的吧?”

林远极为不爽的放下胳膊,指着那辆极速远去的轿车,骂道:“小志你看清车牌没有?下次老子碰见了非得往他排气筒塞泥巴!”

“我没看清。”

小志同样满脸愤懑:“不过一看就知道是新司机,哪有见人还开远光灯的,太没素质了!”

“岂止没素质,简直是道德沦丧!以后出门记得随身带块镜子,专门反弹这些道德沦丧的远光狗!”

“……”

小志眼珠子一转,讨好的望向林远,笑嘻嘻的道:“对对,不能放过远光狗!嘿嘿,哥,和你商量个事儿呗~待会儿你千万别说我拿学校的补助金去网吧打比赛了呀,爷爷知道了会生气的。”

林远瞄了眼小志,见他的样子活像斗输了的公鸡一样,不禁笑道:“好啊!不过,我既然帮你保守了秘密,你是不是也得给我一笔封口费?”

“啊?还要封口费啊?”小志苦着脸,讷讷道:“我现在一穷二白,都快回到解放前了,求你了哥,看在咱们俩兄弟情分上……”

“亲兄弟明算账,没钱打个欠条,以后再还上就是了。”

“可是哥……”

“别可是了,快开门。”

林远不由分说的把他推到了大门口,小志没办法,只能去拿钥匙开门了。

新孤儿院修得其实蛮不错,两座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大楼遥相对应,首尾和中间用楼道相互衔接。

从空中俯瞰好似一个“日”字型的构造,中间的空白被单独建成了两座花园,设计倒是非常别致。

林远来过几次这里,还算比较熟悉。

两人循着大门中间单独供人进出的小门,一前一后摸了进去。

进门后,他下意识的往四周环顾了一番,发现偌大的孤儿院里竟看不到半个人影,只有几盏路灯孤零零的伫立在路旁。

不仅如此,周围更是静得不像话,连虫鸣声都听不到!

林远奇怪的问道:“怎么这么安静,睡觉时间不会提前到八点钟了吧?”

“不会,估计是爷爷带小孩去放映厅看电影了,平时可闹腾了。”

小志轻手轻脚的关好门,收起钥匙,挤眉弄眼的对林远说道:“哥,咱们先去看香香吧,她要知道你回来了,别提多高兴呢!”

“哟,你小子真是好单纯好不做作。”林远拍了他一巴掌,笑骂道:“自己想献殷勤还给我戴高帽子,可以啊,跟谁学的?”

“嘿嘿,谢谢夸奖,我是自学成才!”

“……可以,很自学成才。”

……

两栋楼的分工非常明确,左边是宿舍,右边则是集学习娱乐等等于一体的“多功能”大楼。

一边上楼,小志一边不甘寂寞的问道:“哥,你这次回来准备呆多久啊?其实我们大家都很想你呢,要不留在院里多住几天呗?”

林远摇摇头,道:“我这次回来是为了办手续,待不了几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