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全集: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少妇白洁全集 第一章

第1200章幸福从现在开始(大结局)

看着何冰进了派出所,沈浩等人随即也开车离开。

车子快到市区,酒鬼孙让白玉把车停下。

“沈浩,把信拿出来给大家读读吧。”酒鬼孙到道。

沈浩点点头,在众人注视下,拿出信,细细读了一遍。

原来田云生就是当年那个幕后人,当年狼牙帮处理商户的纷争中,侵犯了不少田云生的利益,田云生一直怀恨在心,但当时他的势力未达到击败狼牙帮,就一直隐忍不发,在与李汉生的接触中,田云生发现李汉生有篡权狼牙帮老大的野心,即诱骗李汉生,愿意帮他除掉狼牙帮老大扶他上位。

李汉生虽然心动,却依然犹豫不绝,对田云生并不完全信任。

田云生见李汉生和王会长关系亲密,王会长当时是商会副会长,一直想当会长,田云生抓住王会长的心理,表示只要王会长同意与他合作劝说李汉生,他一定全力支持王会长当上会长。

田云生说到做到,通过非常手段逼迫王会长的竞争对手退让,王会长如愿以偿当上会长。

作为回报,王会长答应了田云生的要求,说服了李汉生。

三人合谋设套,将狼牙帮众人诱入陷阱,一网打尽。

李汉生死到临头,才知道自己也中了套,但为时已晚,不仅丢了金狼头,也丢了自己性命。

事后,田云生向王会长索要金狼头,王会长从李汉生嘴里知道了金狼头暗藏的秘密,担心田云生有一天会发现这个秘密,利用金狼头作祟,便找到到制作金狼头的工匠,仿制一个假的金狼头交给田云生。

自己把金狼头和其中的秘密一直藏匿下来。

这么多年,田云生和王会长两人互相利用又互相提防,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狼牙帮重出江湖的消息传来,王会长才感到不安,意识到自己遭报应的日子越来越近。

而田云生也隐隐察觉他手里的金狼头并不是真正的金狼头,只要拥有真正的金狼头就可以控制重新撅起的狼牙帮。

因此田云生收买了王会长司机,希望利用他找机会从王会长手里得到真的金狼头。

可他不知道,王会长司机并不是贪利小人,王会长对他有救命知之恩。田云生的行动刚一实施,司机就告诉了王会长。

王会长不动声色,将计就计,两人共同稳住田云生。

王会长在临死之夜,礼佛时,突然看到孙经理的魂魄来找他,告诉王会长,是田云生派人杀了他,让王会长为他报仇。

王会长反复思量后,写了这封信,并定下让何冰假作家贼偷金狼头献给田云生,找机会除掉田云生的计策。

一切订好之后,王会长又给沈浩和酒鬼孙打了一个电话,把何冰的事告诉了酒鬼孙。

信到此为止,最后一页是孙经理笔记本上那些名字代号的解释。

王会长表示他身为商会会长十多年,为了权为了利,愧对商会众人,希望在他死后沈浩等人把隐身资产公开,还给商户,他在酒泉之下也能瞑目。

读完信,车厢里静默无声。

“孙师傅,何冰的事,你事先就知道了?”沈浩先开口问。

酒鬼孙点点头,“李汉生是我兄弟,我的身份王会长从李汉生那里听过、不过他从没说过,只在他死之前,才打电话告诉我。本来刚才是我想先动手杀了田云生,这样所有罪都由我来担,可何冰报恩心切先下了手。”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唏嘘沉默。

“白哥,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矮虎看着白玉问。

“白玉,出了这么大的事,狼牙帮肯定会受到影响,你们的日子不会长久,你们老大生前说过希望你解散狼牙帮,我认为他这个决定是对的。”沈浩道。

白玉看看众人,众人都点点头。

白玉嗯一声,“我回去就办,孙师傅,你和我一起走吧。”

酒鬼孙摇摇头,“我杀了银脸,总得有人担责任,你和矮虎走吧,越远越好,我留在这处理后边的事。”

“这怎么行,这次多亏你,我怎么能把你留在这。”白玉立刻否定。

“必须这么做。”酒鬼孙摇摇头。

“不行,你得听我的,我是你老大。”白玉提高声调。

“我是你父亲。”酒鬼孙脱口而出。

车里人都愣了。

“你说什么?”白玉愣愣道。

酒鬼孙苦笑一声,“我是你父亲,当年我年少无知辜负了你母亲,你母亲因我而死,把你留在了孤儿院,最后是刘老大收留了你,没有他,你也会和你母亲一样。后来为了感谢他,我才答应加入狼牙帮做了三眼狼,我不喜欢那种生活,所以一直没在狼牙帮出现,但我答应他,当他真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会倾尽我所能,甚至这条命帮他。今晚我的心愿了了,死也无所谓。”

酒鬼孙说着拿出酒大大喝一口,露出欣慰之笑,看着白玉,眼里满是慈爱。

白玉愣怔摇摇头,“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酒鬼孙往兜里一伸,掏出一张发黄相片,递给白玉。

众人凑前一看,照片上一男一女笑意盈盈依偎在一起,怀里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白哥,这就是你母亲,你母亲的照片我见过。”矮虎在一旁道。

白玉没说话,眼泪流出。

沈浩心头不禁也一阵酸涩。

身后被人捅一下,沈浩回头一看,是柳眉。

柳眉向他示意下车。

沈浩点点头,又给矮虎一个眼色,三人下了车。

下了车,矮虎还连连啧舌,为白玉父子相逢感叹。

大家心里都是高兴。

眼看天色放亮,白玉和酒鬼孙从车里下来,“沈浩,我和父亲已经商量好了,狼牙帮我们来处理,商会的事你自己决定。多保重有缘再见。我不会忘了你这个好兄弟。”

沈浩看看两人,笑笑,“你们也多保重。”

话一说完,双方眼睛都湿润了。

“你们结婚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白玉道。

“你也一样。”沈浩回应。

众人又都笑了。

一一重重拥抱,白玉三人上了车,消失在地平线外。

“沈浩,他们走了,我们去哪?”柳眉幽幽问。

沈浩看看手里的信,“去见张秀雅。”

“现在嘛?”柳眉追问。

沈浩摇摇头,“再等等,给白玉他们一点时间。”

柳眉嗯一声,两人依偎在一起,天空朝阳升起。

晚上张秀雅一回到家,就看到柳眉和沈浩坐在客厅等她。

张秀雅一愣,“沈浩,你们?”

“张市长,我们是来给你送东西的,不知你敢不敢收?”

沈浩看着张秀雅。

张秀雅也看着他俩,用力点点头。

沈浩笑笑,把一个盒子郑重递给张秀雅。

走出市府家属院,沈浩两人都一身轻松。

“沈浩,我们总算解脱了。”柳眉大大吸口气。

沈浩点点头,掏出按键手机,“可有一点我还是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人?”

柳眉一愣,“我也不明白。”

两人笑笑,会明白的。

两人刚笑完,沈浩手机响了,一接,听到一个悦耳的声音,“哥,你在哪,怎么不在家?”

赵乐梅。沈浩一愣,“你回来了。”

“我刚进门。”赵乐梅痛快答应一声,“我还给你带了礼物,你赶紧回来,再晚礼物就飞了。”

赵乐梅这话有点奇怪。

沈浩答应着放下电话,看看柳眉。

“能带我一起回去吗?”柳眉也看着他,笑问。

“当然。”沈浩笑着点点头。

两人牵手上了车,直奔沈浩家。

进屋一开门,沈浩愣住了,屋里除了赵乐梅,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张东升,一个是居然是苏倩。

我的天,他们怎么会突然出现。

见沈浩傻愣在门口,张东升几步上前,给沈浩一拳,“怎么,连老朋友都不认识了。”

沈浩这才如梦初醒,指指张东升和苏倩。

“东升,你们两个?”

众人坐定,张东升一解释,沈浩才明白。

原来马龙和苏倩离开江城后,马龙恶习未改又染上赌博,结果因为欠债被债主所杀。

苏倩走投无路之际,正巧碰到去外地经商的张东升,两人相见,张东升对苏倩施以援手,两人旧情重燃,重新走在一起。

为防止再生变故,张东升刻意不再与旧人联系。

但他们始终没忘记沈浩曾对他们的帮助,赵乐梅去外地进货时,遇到的供货商正好是苏倩,双方一聊,苏倩知道了赵乐梅与沈浩的关系,立刻和赵乐梅亲近有加。

沈浩听着,现在才明白白玉给自己看的照片上,坐在赵乐梅对面的女人是谁,原来是苏倩。

“赵乐梅,你电话里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沈浩笑问。

赵乐梅还没答话。

张东升先开口,“是我不让她说的,当时我在谈一笔大生意,我想在谈成之后给你个惊喜。”

“给我个惊喜?”沈浩愣愣。

张东升笑着点点头。“那笔生意的客户叫方云台。”

沈浩又愣愣。

柳眉插话道,“方云台,难道是南旗公司的老总,方君儒的父亲?”

张东升一笑,“一点不错,还是柳校长反应快。”

柳眉闻言,脸微微一红。

“我在外地还做古董生意,经人介绍认识了方云台,方云台也是个收藏爱好者,而且很痴迷,他很喜欢明清家具,我帮他收购了几套品相相当不错的家具,我们相谈甚欢,成了忘年交,关于南旗公司未来继承人的事,他也咨询了我的意见。沈浩,如果方君儒再为难你,我就可以说动方老爷子把方君儒调离江城,甚至剥夺他继承人的资格,你说这算不算给你的惊喜。”

少妇白洁全集 第二章

@@求支持。。。。。。。。。。求推荐票。。@@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少妇白洁全集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