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情深一寸(h)、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快穿之情深一寸(h) 第一章

本人的玄幻格斗小说《我可能是开挂的拳皇》的章节全部发布完毕,终于完本了,心情是复杂的,不用再每天打开电脑和手机码字了,不想彻夜不眠去思考剧情和情节了,有满足也有失落,有开心也有辛酸。

这是第一部作品,也许有着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对于我,已经是竭尽全力去写了,对得起自己,亦对得起一众支持的读者,起码这本书正式完本了,兑现了对读者的承诺。

虽然在写书,实际上也在写我对人生、感情、生活等等的想法和态度,这本书装载了我的很多很多。闲话休提,在这里,我想再次提提这本书最触动我的地方。

1.小志嘟囔一声,垂头丧气地坐在石头上,说道:“爸妈老早去世了,只得我一个人,他们不照料不保护我就算了,却又把我生得那么弱小,什么人都能欺负我!让我吃尽苦头!唉,他们到底生我下来干什么?”

听着他的抱怨,凤麒阳静静地看着小志,也不答话。

小志一惊,以为自己开罪了他,不敢正视凤麒阳的眼睛。

半晌,凤麒阳收回目光,缓缓说道:“你知道吗?每个孩子对他们的父母来说都是最宝贵的礼物,是上天派下来的天使。遗憾的是,父母不可能一直守护着我们,或早或迟,他们总要放手

文学

,让我们成长,让我们独自承担自己的世界。”

小志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他以为眼前的大哥哥会做什么能帮到自己,哪知道一开口就如同桂姨那种老掉牙得几乎让耳朵听得生茧的调子。

他无趣地站起来,想要离开。

凤麒阳继续道:“父母过早离开了你,当遇到不幸的事情,你总会不由自主归咎于已经不在你身边的他们,就像被人欺负一样……”

“我想告诉你的是,上天只会下冷雨,不会掉馅饼,生活不会因为你际遇坎坷或心地善良就予以你温柔对待,甚至于,它会给你一次又一次的暴击,尝试着把你打趴,直至你站不起来。”

“蒙混和洒脱,眼泪和抱怨,不能用来洗刷命运,更不是无休止地回顾伤害的细节让自己变得敏感和软弱,或者不断向看客放大伤害,祈求施舍怜悯,来幻想未来的岁月静好,你只能用你的拳头来反抗!真正的强者不在于你打败了多少人,而是生活永远打不倒你,你永远站着,不断前进!这才是男子汉的真谛!!”

“如果你想得到你从未得到的价值,那就必须做你从来没做过的事。你想要得到,那就自己动手。”

凤麒阳提高声音道:“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前提只要你付出相应的代价,而不是躲在角落生闷气,乱砸破碎的花盆,那是懦夫所为,男子汉不应该这样!!!”

——小志天生瘦弱,受同村的大孩子欺负,直到凤麒阳告诉他,自怨自艾是懦夫所为,铁铮铮的男子汉不在于打败无数人,而是承受住所有打击和挫折,永远向前走,这就是男子汉应该有的不屈不挠的精神,也是我想在书里想表达的一种思想。

2.一双雪白的莲足出现在他身后,莲足的主人是属于一个身姿窈窕婀娜的清丽少女,正是柳菱霜。

她不忍见到凤麒阳如此苦恼,玉手轻轻搭在他肩膀上,柔声道:“不要这样对自己好吗?力量总可以练回来,放松些吧!”

现在的他哪里听得进这些?一把推开柳菱霜,大声道:“别惺惺作态!你能明白我吗?你能理解我吗?滚,别再靠近我!”

他发足狂奔,凤麒阳现在对任何事情都失去了信心,他只想逃离这里,逃到一个没有任何人的地方去!

但,一个“称呼”让他猝然停步。

“懦夫!”

“我知道的,你害怕弱小,讨厌安慰,想要逃避,我绝对了解你现在的心情!”柳菱霜正色道。

“但你要明白,你越是逃避,越是解决不了问题,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我所认识的凤麒阳,是一个勇敢自信,永不言败,无惧所有挑战的男人,我喜欢的就是他,我喜欢那样的凤麒阳!”

说出来了,柳菱霜一直深埋在心底的感情,终于这个时候向凤麒阳吐露出来。

她的指责和表白,令凤麒阳原本阴暗的心里掀起了很大的波澜。

凤麒阳终于回头,直视着柳菱霜明亮的眼眸,后者不顾少女的羞涩,已把自己的感情完全释放出来了,那他呢?

他怔怔地说道:“可是,我经脉尽断,已经无法拥有力量了。”

柳菱霜一步步地走近,纤指轻轻按住他的嘴唇,道:“不要紧,真的不要紧,你只要记住你是谁,你是提亚城的骄傲,你是创出七色源力的先行者,你是凭一己之力对抗暗黑邪盟的英雄,而你,永远是我心里的冠军,格斗之皇,凤麒阳!”

快穿之情深一寸(h)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快穿之情深一寸(h) 第三章

爹爹为何不给他写信?

“音夕师姐,我怎么觉得宗主在逗那女子在玩儿?”

“音夕师姐,那女子是瑾师兄的妹妹,没想到她如此厉害,都敢和宗主对战。”

“音夕师姐,宗主该不会喜欢那女子吧?”

……

“音夕师姐……”

霍千羽听着耳边一众师姐妹带着些许幸灾乐祸,不时地与莫音夕说话,不由担心地唤了莫音夕一声。在天云宗,大家都在传莫音夕是宗主自幼带回天云宗的,都

文学

在传宗主对莫音夕是特别的,都在传莫音夕倾慕宗主。

倾慕?

呵!门宗女弟子又有哪个不倾心宗主?然,哪个又真敢去奢望宗主垂青?

宗主在她们心里就是神,只可远观,不可谛视,更不敢去亵渎!

而莫音夕以为她是谁啊,以为就凭着她自幼被宗主带回天云宗,宗主对她特别的传言,就能在宗主身上打主意?霍千羽心中冷笑,比起讨厌西域郡国世家之首黎家的嫡小姐黎乐萱,她更讨厌惯会装的莫音夕。

至于接近莫音夕,还有黎乐萱口中的“讨好”莫音夕,只不过是她想借助莫音夕在天云宗过得顺风顺水些,毕竟宗门几位长老对莫音夕的态度都比较好,由此不难让人猜到,长老们对待莫音夕的态度与宗主只怕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莫音夕盯着虚空中的两抹身影,眼神晦暗不明,哪个要是在这会儿留意她握剑的手,会不难发现她手背青筋清晰可见。她对于耳边的幸灾乐祸,对于那些针对自己的话语恍若未闻,脸部表情和平日里没两样,直至听到霍千羽的声音,她从虚空收回目光,意味不明地看了眼对方,“千羽师妹想对我说什么?”她微启唇,声音如黄鹂鸣啼,婉转悦耳,落在霍千羽耳中,却如鬼魅在吟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