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男人10处有痣是富贵痣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一章

仲夏夜晚,微风拂去了白日的些许燥热,周昊躺在四合院的葡萄架下的一张逍遥椅上,听着不远处蛐蛐有一搭没一搭的鸣叫声,懒懒的摇动着手中的蒲扇。

“老祖,后土祖婆婆没有合身六道轮回前,死去的灵魂都去了哪里?”

一个五六岁大小的男孩像模像样的坐在一张小马扎上,两手托腮,两眼直直的看着周昊问。小小年纪,眉宇间居然有着他这个年龄本不该有的深思。

“呃……”

周昊手中的蒲扇猛的一顿,然后不紧不慢的摇动了几下,用脚踢了踢趴在椅子前正用一只爪子帮他摇动椅子的一条大白狗。

“笨笨,这事情你这个号称无所不晓的谛听,应该知道吧?”

笨笨灵动的狗眼转动了一下后居然出现迷茫的神色,就在它似乎要做出摇头动作时,突然耳尖一动,然后抬头望天,全身白毛根根竖起,一声沉闷的呜呜声从它喉间传出,似乎漫天星空中骤然出现了敌人似的。

“好了,是熟人……”周昊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用蒲扇在笨笨头上拍了一下后,转头对小男生笑呵呵的说道,“宝宝,回答这个问题的正主儿到了……”

“正主儿?”小男生疑惑的抬头,恰好一只白皙的手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男生额头前,屈指轻轻一弹,同时一道非常清脆且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屁大的毛猴儿却天天想着圣人的算计,就不怕心眼被压住长不大么?”

话音刚落,一道身穿白色麻袍的丽人已经出现在周昊和小男生面前,长发披肩、眉眼如画,言语中虽然带着轻松、宠溺,可依稀间依然能听的出:她很累……

小男生怔怔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女子一个呼吸后,小大人般站起,两只肉嘟嘟的小手一抬,“姐姐,您好漂亮!”

周昊尴尬的用手拍了拍脑门,急忙翻身站起,规规矩矩的一个长揖:“九凤姨,这个……隔了许多代的小孙子,有些宠溺过头,您多包涵……”

小男孩见到老祖突然摆出如此姿态后,脸蛋一红,又抬手一揖然后一言不发的腾身而起,闪电般向后院射去。片刻,一声童声响起,“祖奶奶,好像是老祖说的那个霸道姨婆来了,她会不会打我屁屁?”

“有孩子好啊!”

九凤用羡慕、惆怅的眼睛看着那个叫宝宝的男孩消失的方向叹息一声,对着后院轻声说了一句“萌萌啊,我和阿昊说点悄悄话,你就不用过来了。”

语音刚落,后院月门前已经出现了一个双十年华的女子,听到九凤的话后,两手交叠放在右腰间,两腿微屈,俏俏地福了一礼,嘴里说着:“凤姨这么说,萌萌在这里见过凤姨了。不过凤姨难得来一次,好歹多住段日子啊!”

“巫星那么大摊子,没你男人那么好命……”

九凤手虚虚抬了一下,说话间两眼却瞥向此

文学

时虽然站立,全身却发散出一股子慵懒味道的周昊,不过,她马上有转头看向李萌,充满倦意却依然好看的凤眼一眯,诧异的道,“咦,萌萌,上一次见面不过百年,你也成大巫了?你们人族修巫居然比我们巫族还要契合?”

李萌微微抿嘴一笑,这句话她真心不好回答,总不能告诉眼前这位长辈:这都是双修的功劳……

周昊安静的看着眼前两位与自己很亲近的女人说着家常,虽然眼前的情形非常温馨,但他心里却一直在不停的琢磨着,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眼前这位若没有事情绝不会轻易来自己这边,来,就一定没好事!

或许感觉到周昊心思,李萌并没有和九凤继续聊下去,而是再度福了一礼后,退回了月门内。这千年过来,偌大的宇宙中,老公最头疼的事情就是巫星那帮疯子的事情,有后土师尊在,真正是打不得、罚不得……戴林和子墨太坏了!

九凤见李萌退走后,很没有仪态地坐在小男孩刚刚空出来的小马扎上,幽幽的道,“这个百年,巫星只有七名新生儿出世,大道真要灭绝我族?”

周昊有些头疼,果然又是这件事情。饶是他已超脱圣人,甚至在鸿蒙界面也是排名前十的大能,可谓伸手时间倒流、反手宇宙毁灭,可这巫族生孩子的事情他真心管不到啊……可九凤就是不听,奈何!

九凤见周昊的表现后柳眉一皱,旋即恢复了平静,只是脸上却挂上了寒霜,银牙咬的咯咯直响,只管用一双带着杀气的眼睛瞪着周昊。

在九凤心目中,眼前这位就算统治了无数宇宙平日里和鸿蒙霸主称兄道弟的大能又怎样,依然是当年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的小屁孩,更何况,九凤来前已经打定了主意:这次一定拉周昊下水,真不行就逼着他把巫星送回洪荒时间,就不信打不赢……

九凤所思所想自然瞒不过此时的周昊,如此强烈的思绪,不想接受都不行。

“好战分子啊!”

周昊心中哀叹了一声,可他心里也明白,就凭眼前这位在自己成长初期的各种暗中相助,如果她真的提出要进入洪荒时间,自己还真的要拼了,哪怕后果是自己休眠兆亿宇宙年。

“走吧,我去见见师傅,有些事情不想问都不行,你们不说清楚前因后果,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做!”周昊说完后手微微一带,不容九凤有任何反应,两人已经消失在这片星空之下。

巫星星域。

这里有着全宇宙最浓郁的灵气,浓郁到挥手一握就能从手指缝中挤出灵液,路边的一根野草拿到外星域就是能让普通凡人一夜成神的神草。

这里有着全宇宙最好、最漂亮的星系,据说所有星系的运行轨迹都是一道道最完美、最完整的大道规则,在这里仰望星空,随时可以让修者进入顿悟。

这里,是无数宇宙之共主、掌握了兆亿混沌世界的鸿蒙霸主昊天亲自划出的一片星宇,这里对所有宇宙活体生命而言都是一片禁区,未得允许而进入这片星域者:血脉湮灭。

有死就有生,这里对生命体是禁区,但对所有精神体而言却是天堂,只要属于精神体,无论是精神体形态存于宇宙的种族还是脱离躯体以精神体形态延续生命的大能者,只要乐意将自己对精神、灵魂的经验贡献出来并乐意继续在这里研究、修炼并永生不离……这里,来者不拒。

后土一袭黄袍,安静的站立在一处山坡的巨石上,目光慈爱的看着山坡草甸,嘴角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

那里,几个身高数丈的大汉正在疯狂的扭打在一起,肌肉的碰撞声犹如天空中打着闷雷,碗大的汗滴如雨,已经将草甸的土地打湿,泥浆糊在大汉的身上、脸上,让他们全身犹如泥人一般。

后土喜欢现在的生活,虽然族群的数量少了一些,虽然其他十一位兄弟姐们已经真灵湮灭,可后土却觉得经历几次大劫后,巫族依然能够有一片自由自在的天地,够了……

就是这帮孩子皮了一点,总是偷偷溜出去闯祸,然后再被戴林给抓住告到自己面前……

想到这里,后土头微微偏了一下,眼睛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一名青年,“说吧,又惹什么乱子了,让你这个暗夜帝王又跑来我这里告状。你小子就不能跟你哥学学,抓大放小……懂不懂?”

“师傅啊,这已经是抓大放小了,这帮兄弟一口气溜出去几千人,喝酒不付钱倒也罢了,还发酒疯毁了三颗星球,这倒也罢了,那里是自然星球没有居民,可他们还毁了子墨的几颗中子战星,您知道昊哥对华夏宇宙那种护犊子的态度……我怕昊哥回头问起,我交代不过去。”

戴林表情随着事情的叙述越来越委屈,甚至眼圈都有些红、声音略有些发颤。眼见周昊最好的兄弟被自家孩儿折腾成这样,后土也有些不好意思,沉吟了一下后,低声道,“这事儿是不是只要吴子墨不生气就算了解了?”

“师傅英明,只要封住子墨的嘴巴让他不告状,我绝对不会跟昊哥说这事情的,他最尊重您了,我们可不敢在这些事情上惹他生气……”戴林神色如常,一如既往的恭敬。

“巫星这边刚刚弄出来的最新精神修炼法加上一万块标准精神结晶,这事情算是过去了?”后土很认可的点了点头,最后一个“了”字音调不升反降,带着一股子不允许反对的意味。

“都听师傅的!”戴林眼皮一跳,语气间依然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后土深深的看了一眼戴林,突然屈指一弹,将一枚储物戒指打在戴林的怀里,嘴里还笑骂着,“每次有了好东西你们两个小混蛋就会想办法怂恿我族战士出去鬼混,等他们祸害东西后再找我要赔偿……小混蛋,下次算计我时要更乖巧一些,看打!”

随着后土的一声“看打”,也没见她做任何动作,一股伟力也重重的撞击在戴林全身,将他整个人打着转儿撞飞,撞到半空中……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二章

“没有,不过是化妆品的美白效果罢了。”

司空申令摇头说道,虽然小姨子身材绝佳,姿色上等,但肤色变得黑了些,看起来总感觉有些别扭。

这就是每个人的审美方式不一样了。有些女人小麦色的肌肤会给人一种放荡狂野的美感,但若是一个气质宜人、兰心蕙质的女人肤色变得黑了些,看上去总感觉有些不伦不类。

当然了,这里的黑只是肤色层次上的黑,不要过度解读。

“好吧。”

“没事,姐姐底子好,没一阵子就养白了。”

司空明月话语有些迟缓,她心中一直在思考这一件事情——既然白洁已经涂抹好了化妆品,为什么堂哥还知道她变黑了呢?

要知道,白洁跟堂哥的关系算是非常亲密了,这些年来堂哥一直对她照顾有加。有时候自己还会撞见他们在家里一起吃饭。

吃饭嘛,与小姨子吃饭倒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情不自禁地看了司空申令一眼,司空明月心中那种直觉愈发强烈。堂哥丧妻多年,这几年来也一直没有再婚,打着顶级钻石王老五的身份,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一想到某种可能性,司空明月心中就更加惴惴不安,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司空申令缄口不言,默默抽起一根烟,见到李天松似乎有些出神,心里这才放心下来。

一边的李天松倒没有从兄妹俩的对话中察觉到什么关键性因素,若是在平常的时候他还能思考一二,但现在不行!

他那飘忽不定的眼神看着下面的一对男女,淡淡道:“曲雅晴也算是今年来影视圈不可多得的新星,之前还获得了百花奖最佳女配角,也算是前途广阔。”

“不过,同为明星。为什么我感觉她与明月小姐的差距就如此之大呢?”

“一位就像落地的野鸡格格不入,另外一位则像是九天展翅的凤凰,完全没有半分可比性。”

对于这样的夸奖,司空明月只是淡淡一笑:“都是李少的刻板印象罢了,可能是因为这是曲小姐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所以一时间有些拘谨吧。”

“应该是这样。”

李天松不置可否,此时的曲雅晴就在下方宴厅,跟在一个陌生男人身边,那陌生男

文学

人就是他们圈子里一位少爷,付兴权。

虽然晚上的曲雅晴精心修饰,妆容精致,裹着肉色丝袜的双腿修长浑圆,一双桃花眼有着丝丝媚意。

她确实已经足够好看了!

只不过,身上那种宛如丑小鸭小心翼翼的气质,却让李天松心里没由来得升起一股厌烦,还有破坏感!

呵,卑微下贱的人永远只能做着卑微下贱的工作,即便再怎么装扮,也无法掩饰身上肮脏低下的臭水沟味,永远只能像寄生虫一样,稍有不慎就灰飞烟灭!

手插进口袋里,李天松默默按下了一个开关。

下方,一席黑天鹅礼服的曲雅晴身子一顿,脸上的腮红变得更为明显,轻轻喘气,求饶似的看向大厅上方。

只是,二层主台是单向可视玻璃,她看不到自己的主人!

李天松邪恶地笑了笑,继续把开关往上调。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三章

即便拥有黑暗之月,可神器是这方世界酝酿的宝物,只有五件,对他而言,比黑暗之月还重要。

可惜,猛枭的速度再快,却也躲不开怜星哀伤的眼泪。

泪珠落在落星弓和命运宝光上,最后两件神器也碎了。

看见神器碎裂,猛枭整个人忽然变得疯魔起来。

“秦阳,你该死,还我神器,还我神器!”

他浑然忘记,秦阳已经死了,一个人捂着刀四下乱砍。

魔气纷飞,大地哀鸣!

数千年一直围绕着神器而战,如今神器碎裂,猛枭居然因此疯了。

远处观战的孙敏、张倩、雅儿、韩薇纷纷落泪,秦阳的气息已经消失,猛枭四下狂舞魔刀。

虽然,秦阳没有最后战胜猛枭,但猛枭已疯,心智混乱,虽然依旧无人是他的对手,但他却无法继续操控暗之结界,无法毁灭混沌世界。

暗之结界也因为失去了猛枭的操控,停止吸收五大最高神的本源。

孙敏强忍悲伤,和始皇帝一起出手,使用强大法力,将天机老人等五人从封印中救出来,远远避开疯狂的猛枭。

同时,各大最高神轮流监视猛枭,只要他不靠近内世界,绝对没人去招惹他。

世界安宁了,时间一点点过去。

一年、三年、五年。

四个女人将悲伤隐藏,脸上恢复了笑意。

此时他们回到了凡间世外桃源中居住,因为有一件喜事传来。

原来当日在轮回客栈中最后成为新娘的张倩和韩薇都有了秦阳的血脉。

为了让秦阳的孩子出生在秦阳的家乡,所以他们才回到了世外桃源。

身为海女和智慧天书的掌控者,怀胎时间竟然十分长,十年过去,这才接近临盆时间。

孙敏和雅儿忙里往外,准备接生。

神仙们纷纷前来道贺。

在轮回客栈中还有一个男人天天口里喊着大师母、二师母、三师母、四师母,任由差遣。

此人竟然是当日在穆兰世界中秦阳收的徒弟兰旭大师。

“大师母,财神送上招财进宝一对,恭贺还未出世的小少爷、小公主。”

“二师母,月老送上情比金坚玉佩一双。”

“赤脚大仙送上虎头鞋两双……”

一时间,神仙们纷纷来贺,那些小仙女们主动承担了家务活,招待各路神仙。

孙敏和雅儿则陪着紧张的张倩和韩薇,一刻也不分离。

得到空隙时,雅儿悄悄问孙敏。

“姐姐,老爷真的陨落了吗,为何这些年我一直都不相信呢。”

孙敏道:“妹妹,我曾数百次想要潜入暗之结界附近查看,可一到周围就被结界排斥,无法靠近,探查不到什么消息。”

“至于那些曜日甲境界的人去查看,根本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说到这里,二女双眼微红。

许多年来,她们都知道,秦阳真的被猛枭杀死了,可就是不愿意相信。

当世外桃源中忙于迎接新生命时,天机老人却在自己的住处来回走动。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实力已经恢复,却感觉到心中不安。”

“难道疯了的猛枭还要作恶不成。”

“不对,不对。”

天机老人正在焦虑时,忽然长弓战神、兽妖大帝、瑶池圣母、月寒天女一起划破虚空赶来。

“老头,快走,暗之结界有异动。”

五人急忙赶往暗之集结。

到了暗之结界外一看,那结界中再度扩散出黑气,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样。

“快,布阵。”

“这次不管是什么出来,我们五人都要同时将他毁灭。”

因为不敢靠近,五人只能在暗之结界力量覆盖之外的地方布下大阵,严阵以待。

此时,暗之结界内,漂浮着一团浑浊之气和一团青明之气。

在两团气体中站在一人,此人居然是陨落的秦阳,只是他现在却只是一个凡人,一声修为全部消失。

他的面前还有一位老妪,一位尽显沧桑,却又十分神秘的老妇人。

老妇人道:“秦阳,你在我的暗之结界中呆了十年了,总应该给我一个答案了吧!”

秦阳笑道:“那一日我输了,被猛枭斩杀。”

“但死亡的瞬间,我却悟透了生死,后来受到怜星公主眼泪洗礼,瞬间达到黑轮大圆满境界。”

“那时我才明白,原来身为轮回客栈大掌柜想要修炼至大成境界,一定要亲身经历一次轮回才行,否则无论如何也无法达到黑轮境界,现在想来都很侥幸。”

老妇人笑道:“我可不是问你这个,不过话说回来,当日你度过轮回,成为帝圣双道之大圆满境界,明明可以轻松斩杀猛枭的,为何不杀他。”

秦阳依旧微笑:“老人家,难道你还不清楚吗,即便我不杀他,可只要有我在,他也威胁不了混沌世界了,他们六人都是混沌世界当年的一点灵光,何必赶尽杀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