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箩莉h文;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

小箩莉h文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箩莉h文 第二章

真当怕你撕了房本不成?小戏精一个。暗笑不已的齐景年瞥了她一眼,毫不犹豫地坐回原位继续整理。

等着!

让你乱用美人计。

小七的办事能力还是相当靠谱的,以至于有些细节上的问题就是他并未提出,这小子也已考虑到位。

每份文件袋全有密封条封死了上下两头封口处,并且还在上面加盖了专用印签,又标有一行数字年月日期。

如此一来,除了能及时查看出在他封死之后有没有被人盗看之外,还省了要先考虑从哪一份开始着手更好。

“怕了?果然,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关平安伸直了右腿,看似不经意之间脚丫子划了一下齐景年的腿。

不上当!

绝不上当!!!

齐景年深吸了口气,“哪来的新人?少冤枉我。我身边除了你一个,连个母蚊子都没有,哪来的新人。”

“听说有洋美人邀请喝咖啡哟~”关平安冷哼一声,“茶不香?没见识!臭不要脸的,X大无脑!”

“谁?”顾不上手上拆开的文件袋,齐景年立即抬头,“不可能!我从未接受异性邀请,更别说一起喝咖啡。”

“没说你和人家一起喝咖啡。要是接受邀请一起出去喝咖啡,你早就完蛋了!我是讨厌有野女人勾引你。”

“吃醋了?”齐景年很是开心地看着她,“要说没人邀请,肯定是不可能的。我说了,你也不信。

不过没想你的邪乎,谁不知我有你。你应该是听爱丽丝她们开玩笑说的吧?应该就是那次我们几个聚会那次。

当天我还打过电话问过你要不要一起,就是你说在场都是男的,不去的那次。就那次连你哥也有事儿没在场。”

言外之意,平时都有我哥在场,就是最好的证明是不?暗暗偷乐的关平安抿着嘴莫有表情地看着他。

看你怕不怕!

“当时我们宿舍几个连同爱德华他们去的是距离地铁站不远的那家餐馆,吃到了一半好像是有谁的女朋友带人来了。

你知道的,我对这些不关心,反正你又没在场。再说当时我和爱德华他们几个聊得正开心,根本没怎么注意。

倒是要离开时,好像是有人问我要不要一起喝咖啡。可你男人我是谁啊?天都快要黑了,还一起喝咖啡?”

关平安再也绷不住,语气幽幽地来了一句,“是呀,天黑了可不正好一起喝咖啡,哎呀呀,咖啡倒身

文学

上了,你懂的。”

不!

不懂!

“像那种货色,你男人我可见多了,不然你男人我怎么能为你守身如玉对吧?真当我饥不择食?

当时我就没搭理直接拽过爱德华离开了。有些人就根本不知所谓,你越搭理,反而还会越来劲儿。

其实对付那种人,无视就是最好的态度。再缠上来?那就根本无须客气,直接一脚踹过去就对了。”

哟~

挺有经验的嘛。

“爱德华当时还笑话我怕你,我就直说是怕你不高兴。那大嘴巴肯定是当成趣事回去跟爱丽丝说了。”

可不是嘛,不过不是爱丽丝说的。关平安摇了摇头,“是莫莉说的,她说你在学校也非常受欢迎。”

小箩莉h文 第三章

一道声音突然插了进来,众人回头望去,就见一穿着明黄龙袍的身影大步而来!

众人连忙跪拜,只有谢琳琅不动,而后,她们就看到绣着龙纹的重木底鞋从她们面前匆匆掠过,径直走到了谢琳琅身边。

谢琳琅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来了?”这点小事,她稍稍恐吓一下,那些世家家主自然能听出她潜在的威胁,进而乖乖听话,他实在没必要亲自过来。

秦珏握着她的手,然后有些不悦的扫了那个之前说话的贵女,沉声说道。

“朕若不来,都不知道有人如此大胆,连国母都敢质疑顶撞!”

那少女闻言一惊,吓得连忙磕头!

“陛下恕罪!皇后娘娘恕罪!臣女不是有意的,臣女只是……只是书上都是这么写的……难道前人也错了吗?”

听得此言,秦珏嗤笑一声。

“书上教你不做天鹅,甘为水鸟?若是如此,这样的书烧了也罢!”

“而且你顶撞国母,目无法纪,朕罚你禁足三月,以儆效尤!”

他罚得不重,但被皇帝责罚,本身就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少女脸色苍白,而秦珏已经重新看向谢琳琅了。

“琳琅,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要前朝南文帝的真迹?我已经给你找来了,我带你去看看。”

秦珏的话让在场还跪着的贵女都是一阵心惊!

前朝皇帝之物,一般都是现任皇帝最忌讳的东西,不仅不会碰,还会重罚收藏的人。

但因为谢琳琅一句喜欢,他就将前朝皇帝的真迹都找来了!

加上这满院子的成双成对……到底要喜欢一个人到什么地步,才会如此珍重?

谢琳琅有些无奈的瞥他一眼,但他这么上心,她真的很高兴,于是趁别人都低着头,她当着所有人的面,甜蜜蜜的吻了一下秦珏的唇角。

可她不知道的是,这自然亲近的一幕却成了水面上的倒影,印在了很多人的心里……

“多谢夫君,晚上……我给你做蛋糕吃!”

秦珏闻言,唇角微勾,“还是我来吧,我已经学会了。”

他们说着,就像寻常夫妻一样,旁若无人的离开。

他们之间那么契合,那么甜蜜,当真是插不进第三个人的。

若是强插进去,只怕也是天鹅和水鸟的距离,两者之间的不匹配,足够让所有水鸟自惭形愧,她们又何必非要自取屈辱,去当什么鸳鸯呢?

花会之后,贵女将皇后的问题说给自家父亲听,最后只换来一声叹息。

谢琳琅虽然没有明说,但她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她和秦珏之间,如天鹅忠贞,纵然一死,也容不下第三者。

她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如果他们还是要强行介入,明摆了就是要跟她作对!

而跟她作对有什么好处?天下财富尽在她掌控之中,论智慧论

文学

阴谋,他们还能玩的过她不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