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缘小说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都市情缘小说 第一章

第1021章神秘的人

那个人被雷云峰问的有些不自在,扫了一眼站在雷云峰身边的苏小嫚和韩妮娜,吞吞吐吐的好像有隐秘不可言说。

“你俩先到外面等我,看住了,不得任何人进来。”

“老大,这个人算个啥,有啥资格把我两人赶出去?”

“韩中校,不是这个人要叫你们出去,是我,难道你没听到吗?你和阿嫚赶紧出去,在外面替我站岗,这是命令。”

韩妮娜不满的拉着苏小嫚走出去,站在门口问苏小嫚:“你说这个人啥来头,为啥不敢在咱俩跟前表明身份,我看这里一定有鬼,再说老大身体还很虚弱,如果这人趁机……。”

“放心吧,那个人不是坏人,不敢把老大怎么样。”

“阿嫚,听你说话的意思好像认识他,那你说这个身份不明的人到底是啥人?为啥不敢在咱俩跟前亮明身份?”

“韩姐,你就不要多疑的瞎猜了,等老大出来不就啥都明白了吗?耐心等待,总会有结果。”

苏小嫚虽然对韩妮娜这么说,但她对这个人的身份也感到怀疑,因为她在天亮后再次见到他,好像有一点点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更想不清楚这人到底是谁。

雷云峰等苏小嫚和韩妮娜走出去,靠近那人低声说道:“老兄,你怎么会出现在永济城,又怎么被鬼子抓捕投进教堂的地下室,要是不违反你们的纪律可以告诉我吗?”

“雷长官,没想到还是被你认了出来,我这次带着四名兄弟潜入永济城,本来是想与潜伏在城里的人接头,没想到我们联络站的一个人被抓捕经不起敌人的折磨叛变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你事先一点都不知道?”

“事出突然,等我带着兄弟们赶到联络站,谁想掉进敌人提前布下的埋伏,竟然被包围在屋子里。在与敌人展开拼死激战为了掩护其他三名兄弟冲出去,最后弹尽粮绝还没来得及自我解决,就被扑进来的鬼子抓捕。”

“陈兄,你带领四名兄弟冒

文学

险潜入被日军刚占领的永济城,是不是要执行特殊任务,可以说你要执行啥任务吗?”

“实际我说出要执行的任务也不怕你,这次带领四名兄弟潜入进城,主要是想通过城里的组织购买一些部队急需的消炎药,可任务没完成还伤亡了三名兄弟,我和小刘又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被捕,要不是你冒险搭救,恐怕……。”

“陈兄过谦了,我俩虽然处于不同阵营,大敌当前能一块儿共同抗日杀鬼子,就通过这,我也应该救你和小刘。”

雷云峰又跟这位自称姓陈的人说了一阵话,不到十五分钟就从屋子里走出来,对站在院子里的苏小嫚和韩妮娜说道:“咱们马上返回队部,我想很快就会得到上峰新的指令。”

走在路上,韩妮娜看雷云峰一点都没有想说那个身份不明的人到底是谁,实在憋不住的问道:“老大,你快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再不说会憋死我的。”

“这么替那人着急呀?告诉你吧,这个人是我带着阿超和阿嫚潜入沁水城,第一个接触的小商人,算他倒霉,被突破永济城的鬼子堵在城里,看他不顺眼就把他和伙计小刘抓了起来,实际是一个受冤枉的老实人。”

“不、不对吧?我跟随猎豹突击队赶到永济城外接应你和阿嫚,可亲眼看到这个人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跟小鬼子拼命,看那架势就是一名经过训练的军人,根本就不像是你说的小商人,他一定在骗你。”

都市情缘小说 第二章

原来,就在张廷瑞率领的四个人冲出村子,即将摆脱敌人的追踪时,单秘书突然发现文件包不见了。心想:肯定是出来时过于匆忙,将文件包落在了老乡家里了。于是,就赶紧将情况报告给了张廷瑞。

张廷瑞一听就急了。瞪大眼睛对所有人喊道:“机密文件关系到党的生命,绝对不能落在敌人手里。”

单秘书几乎是哭着说:“县长,都是我太大意了。既然是我把文件弄丢了,这个责任就该由我来负。敌人就在身后追捕我们,您先带领其他同志过河去吧。我回村里取文件包。取回文件包后,我会想办法过河与你们会面的。若文件找不回来,我也就不回来了,就和敌人同归于尽了。”

张廷瑞说:“荒唐!现在是追究谁是谁非的时候吗?还是人多力量大。”接着一挥手枪,“跟我来。不找到文件绝不能离开这里。要死咱们大家也要死在一块。”

所幸的是:当张廷瑞带着几名同志拚着性命返回老乡家时,杨伟华说:“我担心你们会回来取文件包。所以早让勤务兵小唐把文件包带走了。你们快去河边追赶小唐去吧!这次敌人来的人太多,你们在村里多停留一秒钟就多一分危险。快走吧!”

于是,张廷瑞又第二次带领同志们冲出了包围圈,向河岸冲去。

在距离河岸二三百米处,张廷瑞命令所有人停下来,隐蔽在青纱帐中观察敌情。

五分钟过去了,没有发现自己同志的影子。十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

这时,张廷瑞满意地点点头说:“嗯!看来我们的人都已安全过河了。太好了。走,咱们也过河去。”

孟瘸子机警地拦住张廷瑞说:“县长,先不要着急,我感觉河岸的气氛有点不对劲。咱们得试探一下有没有埋伏。”

张廷瑞点头同意。

于是,孟瘸子单膝跪地,用双手做成喇叭状,对着河岸的方向,发出一串瘆人的狼叫声:“嗷……”

几声狼叫停下后,河岸上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动静。孟瘸子依然不放心,又拾起几块石头投向河岸。又仔细听了听,仍没有任何反应。

之后,孟瘸子对张廷瑞说:“县长,看来真没什么情况。如果有埋伏,我刚才的那几声狼叫,怎么也得引发出点动静来。”

王忠提醒说:“县长您听,咱们身后好像有点动静。不会是敌人摸上来了吧!”

张廷瑞愣着听了听,果然能听到轻微的唰!唰!声,严肃地说:“不像是风的声音。事不宜迟,大家做好过河的准备。只要上了对面堤岸,我们就算一百个安全了。行动!”

三天前连续降的几场暴雨,致使河水暴涨,河面变得又宽又深。再加上浑河水也在不断地汇入大清河的河槽,这无形中又加剧了水流的湍急程度。一眼望去,河槽中就如同有若干匹奔腾的野马在咆哮驰骋。

张廷瑞等五名同志手挽着手,顺着堤坡有序地下到河里,顿时被卷着漩涡、齐腰深的水流冲得东倒西歪,根本站不住脚。身体轻飘的仿佛是一枚干树叶,在波涛汹涌的水面漂浮着,随时都有被滚滚巨浪吞噬的可能。

但是,这五名钢铁般的汉子没有向随时威胁着他们的死神做任何地让步,而是各个咬紧牙关,拚出力气向着对岸一步一步艰难地行进着。

在行进过程中,张廷瑞还不停地鼓励大家说:“同志们!我们革命战士都是钢铁之躯,任何困难都难不倒我们。只要我们的信仰不变,远大的革命理

文学

想不变,对人民的一腔热忱不变,最终的胜利必然要属于我们。让一切***反动派们都见鬼去吧。共产主义万岁!人民万岁!”

张廷瑞的话音刚落,其他人都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异口同声,有节奏地喊道:“共产主义万岁!人民万岁!”

接着,张廷瑞又带头唱起了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嘹亮悲壮的歌声,伴着咆哮的河水,在大清河上空久久回荡着……

就在这时,从河两岸突然冒出许多敌人来,一支支乌黑的枪口,同时对准了河中心的五位铁塔般的汉子。

只听岸上有人喊道:“弟兄们!大鱼终于上钩了,先不要射击,要抓活的。他们今天一个也跑不了了。”接着,是一阵狂妄的笑声。

孟瘸子反映很快。只见他第一个端起枪来冲向对岸的敌方,对张廷瑞说:“县长,我们中埋伏了。我来掩护你们转移吧!”

“不!我来掩护。”

“我的水性好。我来掩护。”

“我从小就是在河边长大的,我留下。”

“还是咱们大家一起掩护张县长撤退吧!”

张廷瑞冷静地说:“大家都不要争了,面对这么多的敌人,我们没有更多的选择,只有一条道可走,那就是和敌人拚了。同志们!党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子弹肯定不够用,听我的命令:都把刺刀上好。就是死也要死出八路军战士的英雄气概来。我们共产党人是为正义而战的,我们的灵魂是纯洁的、高尚的,宁可粉身碎骨,但绝对不当俘虏。听到没有?”

都市情缘小说 第三章

他在乎的,只是能用这个案子给朝廷换取多少利益,或许说,能给自己捞取多少政治资本。

伪君子最忌讳的,就是被人拆穿假面具,叶天的话,已经让渊理沙彻底发怒了。

“叶天!本官好像给你一次机会,你却如此不珍惜,反而羞辱本官?你以为,你背后的大周可以帮你遮掩住任何罪行么?”

“公道自在人心,你休想栽赃嫁祸。”

“事到如今,你还嘴硬,好,咱们就等着,本官要看看,人赃俱获的时候,你还有何话可说!”

两人没有就等,不到半个时辰,前方就响起了号炮,紧接着,一大片火把被点燃。

看火把移动,边绘已经成功将人团团围住了。

“大人,前面发现车队,上面有很多口大箱子,是银箱!”

得到了确切消息,渊理沙心情大好。

“呵呵,叶天,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过放过你的条件,可要重新谈一谈了。”

“只是抓了人而已,你凭什么说是我的人?”

冷哼一声,渊理沙满脸不屑道:“不见棺材不掉泪,好,本官现在就带着你一起过去。”

沈若辰刚要带人跟上,就被渊理沙身边的士兵阻拦。

不等叶天发话,渊理沙却先开口了。

“让他们跟着吧,这么多军队在此,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说完,渊理沙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叶天一眼。

他不怕叶天乱来,只怕事情闹得别不够大,别看央青山这段时间和叶天眉来眼去的。

可双方若是爆发了武力冲突,央青山就算想帮叶天,他手下的偏将牙校们也不会同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