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来自己慢慢摇: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一章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防疫

杭州,古井村。

苏轼和唐慎微在村中考察,带领他们的,是苏轼的好友,黄州名医庞安。

浙江今年年成极度不顺,先是闹水,后边闹旱,之后闹风,接着瘟疫。

真实历史上的这连续四场灾害,让杭州一地就损失了七十万的人口。

好在如今的两浙路,是经过苏油整治的两浙路,两浙路的核心——太湖流域,如今的溇港和水利工程早已大成。

太湖上游的诸多山溪湖泊,都被改造成了水库,加上有了方便快捷的电报通讯,水库能提前得到通知,放水增容,待到洪峰抵达,发挥出蓄水作用。

洪水最让人畏惧的就是洪峰,人类抗击自然灾害的过程,就是一个减峰消谷的过程。

利用水库抗过洪峰过境的那个短期危机,对于消弭水患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接下来就是旱情。

对付旱情到今天,尤其是在两浙路,有了丰富的经验。

首先还

文学

是水库,保证了环太湖溇港水田这个两浙路的基本盘。

前任杭州知州杨绘得到了苏油的偏心支援,除了遍地机井,还有大量的抗旱作物。

苏油下令杨绘大量推广甘薯、玉黍,改水田为旱田,同时在田边地头,推广木薯和凉薯。

虽然不能作为朝廷的税收用粮,官仓减收是无法避免的事实,但是民间存粮却极大的丰富起来,甚至超过了平年。

主要是木薯和凉薯太高产了,一亩能够收成数千斤,干燥之后也比稻子收成高。

虽然这些东西不符合宋人现在的饮食习惯,比如甘薯这玩意儿,吃多了心烧得慌,但是现在的关键是活命。

当苏轼赶到杭州的时候,不由得对苏油的先见之明额手庆幸。

前几年日子好过的时候,苏油坚定大力推行粮食储备政策,如今虽然还没有达到开辟国家商用粮库的程度,但是起码作为国家粮食大基地和南海粮食的大中转基地,两浙路的常平仓、广惠仓囤积了多年的粮食,足支五年。

还有民间,国家推行按地亩分等纳税制度之后,民间开始大力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尤其在两浙路这等鱼米之乡,家家户户都储备了不少余粮。

天降小幺叔,三十年间,大宋已经天翻地覆,否则如现在水旱连踵,家国无储,繁荣的两浙路立刻就会翻成人间地狱。

还有一处关键,就是两浙路发达的交通。

朝廷的援助能够通过铁路一日送到楚州,然后通过蒸汽运河船,海船南下杭州。

其中最关键的就是药品。

还有电报,让地方能够及时请示并得到答复,鉴于今年台风厉害,苏轼上奏朝廷,要求

文学

两浙路今年缓发朝廷漕运的请求,两个时辰就得到了朝廷回复。

苏轼命人将电报抄录到衙门外张贴,杭州粮价应声而落。

但是并不是说问题就全部解决了,两浙路基础本来就好,又是大宋三十年来第二处发展起来的地区,人口已经高达三千万,除了平野,也有山区那样朝廷能力还达不到的地方。

因此各地城镇,一样出现了流民。

如今吃饭和住宿问题不大,可是大量流民居于城镇之外,造成了严重卫生问题。

瘟疫随之而来。

幸好大宋的医疗条件也和数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赵頵搞了十来年,八百多卷的《医典》可不是开玩笑的。

病因很快搞清楚了,痢疾,这也让苏轼松了一口气。

因为苏油告诉他杭州是海贸中心,如果杭州的瘟疫经由海船传播到新宋洲、东胜洲的话,那些长期与世界隔绝的蕃人和三代遗民,甚至有被瘟疫搞到灭族之忧。

好在只是痢疾,东胜洲本身就是盛产金鸡纳霜的地方,那玩意儿治疗痢疾堪称特效。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二章

解决了行军路线问题,顾顺风的救援计划就顺利的制定了出来了。赵雪球部出动卫三鹞第三旅,于八月八日出发,经由野猪林哨卡,由南至北横穿至独门坎,出独门坎救援独立第五师。中王山独立师也将出动一个旅的兵力,出击九盘寨,抄八路军新四团的后路,确保断了这股八路的根基。

“多谢贵军的仗义援手啊,赶走了盘踞在这里的八路,我军可以出动三个旅以上的兵力,协助你们对八路军太岳区行动。具体到时候由我区副主任凌雄主持协调。”顾顺风最后一个确定的是与晋绥军独九师的合作洽谈:晋绥军负责阻挡八路军北面的援军,并派出不少于一个旅的部队,参与对八路军新四团的后期围剿。事成之后,豫北区部队抽调人马再帮回去,协助晋绥军向北压缩八路军太岳区根据地,为周勤书的独立第九师扩充地盘。

“这话说的见外了啊,大家都是友军嘛,就应该相互携手帮助,把共党武装挤出去。省的他们接着抗战的名头,行武装割据之实。”周勤书学问比较高,但思想却顽固保守的可以——在他的思想骨子里,那就是中国必须要奉国民党一家为正统,一切无条件以国民政府号令为指示。八路军、新四军这样自行其是的武装,到处建立根据地自己管理,那就是大逆不道,是叛军行为,必须要加以武力整编,或者干脆剿灭。

其实周勤书在晋绥军里混的并不算如意,就和他这种拥戴党国正统的思想倾向有莫大关系的。山西向来是阎老西起家的根本,他可是一向把这千余里的表里河山看作是他的私产的。要不是日本人打进来,他又如何能答应中.央军入晋,邀请共产党协助抗战呢?周勤书的这种思想,根本就不是阎老西所希望看到的,要不是看他还算忠心,又岂能给他一个师的编制?而且派他驻扎到豫晋边缘,又何尝没有将他排挤出山西的想法呢?!

“哈哈哈,周师长说的太在理了!往后呀,咱们可得多多的亲近亲近。那老话怎么说来的?啊,邻里好塞金宝啊!”顾顺风心情大好,拉着周勤书悄声道:“兄弟出身军统局,在重庆那边多少也认识不少人物,各方面也还能够得上一些。兄弟日后有用得上的,可尽管开口哦!”

“呀,那可真是太好了!日后可就拜托你老兄了,要多多的提携小弟啊!”周勤书也是喜出望外,虽说军统局那个特务的名声不太香,可却是手眼通天、颇有实权的组织,尤其是那个姓戴的局长,更是天子门生、最高当局的浙江乡党,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一位大人物。这要是能搭上这尊大神,倒也不失为一条捷径呢!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请请请,为我们的通力合作得好好喝一杯!”顾顺风又顺利招揽一支武装,内心大喜,拉着周勤书同赴酒宴。能向晋绥军里插上一只脚,戴局长知道了,也会好好嘉奖自己一番的吧!

…………………………..

垣曲,松本旅团部。

一场特殊的会议正在召开。

参加会议的有旅团长松本进,旅团参谋长濑谷荣一、宪兵队长郎次郎、特高科长日军菊机关派驻大员山田一郎、副科长渡边幸子(小月娥)、行动队长小昭国申,还有侦缉队长周四郎、别动队队长张小浪,全是日军特务组织的骨干力量,济济一堂。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三章

纳兰瑾年看着温暖用紫色丝带扎起的头发,那弧线优美的脖子完整的露了出来,他抬手,直接一拈,一扯,如瀑的青丝瞬间散开,将她的脖子遮住了。

只不过……

在头发四散而开的那一瞬间,纳兰瑾年愣愣的看着温暖,忘记了呼吸!

他以为这些年,他已经见过她各种各样的美了。

毕竟他看着她从一个黄毛丫头,成长到这般亭亭玉立。

可是她每每会有不经意的瞬间,美得他都回过神来,找不出形容词来形容。

只觉得,他见过这世间最美的鲜花,最夺目的珠宝,最瑰丽的色彩,最美的风景…..也不及她的一颦一笑!

难怪女子在成亲后,都会将头发梳起,原来解散头发的那一瞬间是如此的美丽动人的!

纳兰瑾年回头看了一眼,那色狼没有看见吧?

温暖是彻底懵了!

搞什么?

这披散着头发,更热了!

“你干嘛?”温暖瞪了纳兰瑾年一眼。

“你穿得少,头发放下来更保暖!”纳兰瑾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八公主也觉得十七皇叔举止怪怪的:“十七皇叔,哪里有风?树上的叶子也没动一下!我都快热晕了!”

纳兰瑾年看了她一眼:“你那宫女扇得太用力,将风都吹过来了!”

八公主:“……”

有吗?

她还嫌风太小了!

青梅愣了一下,然后忙道:“奴婢该死,奴婢不敢了!”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厉害了?

用团扇扇出来的风,还会拐个弯吹到一仗外的慧安郡主。

温暖对着纳兰瑾年翻了个白眼,然后对青梅道:“没事,我一点风都没有感受到。你要是手不累,也给我来点风吧!”

温暖抬头看了一眼那高挂在天空的太阳,散发着耀目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

她还盼着来点风,真的是热死了!

八公主也觉得热得不行:“青柠,你给慧安郡主扇扇风,这天气真的太热了!这才四月,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啊!”

温暖搁下笔,伸手重新将袖子挽起,好歹凉快一些。

纳兰瑾年马上握住了她的手,不让她挽袖子:“没事,我帮你抓着袖子,不会弄脏的!”

说着纳兰瑾年上前一步,身体靠近温暖,抓住了温暖的衣袖,微微拉开,不让布料碰到墨汁。

这么一动,他的身体正好将温暖整个人挡着,让某人看不见。

温暖却因为纳兰瑾年靠得太近,她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了!

整个人瞬间觉得更热了。

温暖推了推他,嫌弃的道:“不用,你离我远点!热死了!”

纳兰瑾年抽出插在腰间的折扇,“啪”一声打开,对着温暖扇了扇:

“我给你扇扇。”

温暖:“……”

好吧,勉强忍忍吧!

总觉得他突然变得神经兮兮的。

这时安布朗和多尔雅,已经走近了。

两人先向八公主问好。八公主点了点头,笑着免礼。

然后安布朗想走到温暖和纳兰瑾年的面前向两人打招呼。

他刚走一步,纳兰瑾年便挪一步,他再走一步,纳兰瑾年便继续挪一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