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7;军警雄液

妈妈的朋友7 第一章

“好了,这大营已经乱了起来,咱们可以跟着乱跑了。”

许攸见大营越来越乱,招呼着张郃和高览跟上,加入了搜寻自己的队伍。

“许攸、张郃、高览竟敢逃跑!给我派人去追,一定要杀了他们!”

袁绍正准备下令士卒分批沿大河向东撤离,突然得到士卒禀报,气得连面前的矮几都掀翻了。

“主公,如今头等大事是撤离,冀州危急,许攸他们这些事还是先放一边吧。”

沮授对着袁绍行礼说道,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冀州的情况。

“主公,属下有不同的看法,冀州危急,撤退肯定是要的,但叛徒不能不追究,这首恶就是许攸。”

郭图开口说道。

“许攸?”

袁绍脸色更加难看。

“不错,以张郃和高览的胆略怎么敢背叛主公,更何况这大营守卫森严,三个人想跑哪有那么容易,依属下看这些都是许攸的主意。”

郭图趁机抹黑着许攸,在袁绍手下的谋士中,许攸是跟在袁绍身边最久的,这次虽然有罪,但却不致死,如今竟然敢私逃,正好置许攸于死地。

“许攸这叛徒,我待他不薄,他竟然敢背叛,传令下去,追杀许攸,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袁绍一听更是火大,他还没有杀死许攸的想法只是想小惩大诫,让许攸知道该做什么,但许攸竟然敢直接反叛。

“主公,那撤离的事?”

沮授提醒着袁绍,撤离才是头等大事,若是冀州出事或者是曹操追杀而来,他们就真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大军正常撤离!”

袁绍挥了挥手,许攸、张郃、高览只有三人,根本不用大军去追杀。

……

“好了,现在可以混进追捕的队伍了。”

许攸指着一队队出营的队伍,按正常情况,出营之前都会仔细检查人员,但现在大军要撤离了,守卫根本没时间管这些,凡是出营的随便走。

“终于是逃出来了!”

跟着一队追兵除了营的高览找了个机会就和张郃、许攸脱离了队伍,真正逃出了袁绍的控制。

“两位将军,如今已然安全,不知两位将军准备去往何处?”

许攸摘下头盔笑着看着张郃和高览。

“对呀,咱们去哪里呢?”

高览这才想起他们还没有去处。

“不如就往南走吧,北方不是袁绍就是吕布,咱们去河北就是找死,南方就混乱多了。”

高览指着南方说道。

“许攸你这是想带我们去投曹操吧,听说你和曹操关系不错,还是老友。”

张郃看着许攸问道,许攸这一开口他大概就能猜到一些,如今天下能让他们去投靠的人已经不多了。

“不行,咱们刚刚和曹操大战,现在去找曹操那不是送死么!我不同意!”

高览直接否决了许攸这个想法。

“高将军想错了,曹孟德的胸襟可不是袁绍能比的,有两位将军去投靠,那肯定会倒履相迎,绝不会提以前的事。”

妈妈的朋友7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妈妈的朋友7 第三章

“主任,您这么说,那学生可就不客气了!”面对耍“光棍”的戴老板,罗耀也不打算客气了。

他很清楚,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

这个是时候不要点儿东西,那怕是“许诺”也行呀,不能空手就这么回去呀,那不是白来了。

“我要这个,这条必须有……”

“不行,绝对不行,这个我不能答应你。”

“你要是不答应,我今晚就不走了!”

“你居然敢在我这里耍无赖……”

“我就耍了,怎么的,既要马儿跑得快,又不让马儿吃草,有您这么使唤人的吗……”

“信不信,我现在就命人把你架出去?”

“我信。”但眼神里全都是挑衅的意思:“你倒是叫人来把我拉出去呀?”

“这个人,你有本事,你自己去跟他说,他要是跟你走,我去帮你去协调关系!”戴雨农气的一咬牙。

“成交!”

“咳……”戴雨农忍不住吸了一口气,咳嗦一声,答应快了,掉这小子设的坑里了。

……

“王秘书,怎么回事儿,戴老板在跟谁吵架?”一名身着开叉旗袍,身段妖娆的年轻女子上楼来。

王秘书忙微微欠身,目光投向别处。

“周小姐好。”

“我问你话呢,谁这么大胆跟戴老板吵架?”那周小姐冷哼一声,十分傲慢的质问道。

“这个……”王秘书怎么敢乱说话,虽然里面吵得厉害,可是戴老板一点儿没有要喊人的意思。

很明显这两人关系不一般呀,他要是胡乱搬弄是非的话,除非是不想干了。

“怎么,不好说?”

“周小姐,这事儿您最好别管。”王秘书好心的提醒一声。

“我怎么不能管?”周小姐眉头一挑,抬脚就要朝戴雨农的书房走过去,王秘书连忙伸手拦住了,“周小姐,戴老板正在见客,您不能过去。”

“把手拿开,你什么身份,敢拦我?”周小姐喝斥一声。

“周小姐,您要进去的话,能否让我进去禀告一声?”王秘书恳求道,这周小姐的身份,他确实不敢得罪,只能委屈求全。

“不用,我自己去……”

门外说话的声音还是惊动了里面争吵的戴雨农和罗耀,两人停了下来,你看我,我看你。

罗耀不傻,这个周小姐怕是戴雨农某个枕边人之一,不过,这么嚣张跋扈的,还真是少见。

不过这样恃宠生骄的女人怕是没有什么好下场。

“主任,要不然,我就先回去吧。”这种复杂的男女关系,罗耀就想躲得远远的,沾着肯定没好事儿。

“嗯,那件事就先到这儿,我让王秘书送你回去。”戴雨农点了点头,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罗耀都看在眼里,这应该不是冲着他去的,应该是外面那名姓“周”的女子。

“是,学生先告辞了。”罗耀忙道,今天晚上他已经拿了不少好处了,得懂得见好就收。

有些条件还不能让戴雨农有反悔的机会,刚好这“周小姐”出现了,倒是帮他不小的忙。

罗耀从书房内出来,直接拉着王秘书就往楼梯口方向走去。

“老戴,这人是谁呀,一点儿礼貌都没有……”

“老戴是你叫的吗?你给我进来!”戴雨农铁青着一张脸,冲着那位周小姐了冷哼一声。

……

“罗组长,你拉我干什么?”

“戴主任叫你送我回去,我不拉你做什么?”罗耀嘿嘿一笑,“难不成,你愿意杵在那儿?”

王秘书顿时醒悟了,罗耀拉走他,是避免他尴尬,夹在戴雨农和那位周小姐之间不好说话。

何况戴老板也不见得待见他继续留下来。

“罗组长,这个周小姐,你遇上了,可小心点儿。”上了汽车后,王秘书发动后,悄悄的对罗耀说道。

罗耀点了点头,王秘书这是投桃报李呢。

“对了,王秘书,这个周小姐是什么来头?”

王秘书道:“罗组长,叫我王汉光就行了。”

“汉光兄。”

“这个周小姐来头可不小,戴老板开办浙江警校的时候,就认识了,这几年基本上陪伴在身边……”

王汉光作为戴雨农的贴身秘书,对老板的私生活自然是了解的,有时候还需要出面解决一些事情,这不了解也不行呀。

王汉光一边开车,一边跟罗耀说话,说了是一路。

大概是平时没有人能够让他倾诉这些话,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就凭罗耀能够跟戴雨农吵架的这关系,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回到公馆。

“汉光兄,有空来我这里坐坐,喝杯茶?”罗耀从车上下来。

“行,不过在戴老板身边做事儿,怕是难有自己的时间,天生劳碌命。”王汉光慨叹一声。

“不说了,你晚上回去开车慢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