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新婚同事紧窄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一章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在林云进入三生秘境冲击境界时,小贼猫带着白青雨也藏了起来。

它举起一块山石,而后挥动双爪,以极快的速度挖了一个洞,最后将石头盖上。

一片漆黑的洞口中,它又吐出一枚炎晶石,地洞变得光亮和暖和起来。

白青雨悠悠睁开双目,她稍稍动了下,立刻痛的面色抽搐起来。

她肩膀有两个血洞,那是血鸦留下的伤口,她的胸前肋骨尽断。

“嘤嘤嘤……”

白青雨脸色苍白,痛的呜咽起来,眼泪都流了出来。

她不仅仅肉身受到了重创,她的龙脉也毁了大半,想要运转功法都无法做到。

她废掉了!

“为什么……”

白青雨的心中顿时无比惊恐,她绝望的发现,自己就算不死,以后也多半是个废人了。

作为一个天之骄子,从小就被人捧在手心,受万千追捧的白家千金。

这一刻,她从云端掉到了峡谷,还沾满了泥土连小丫头都比不上了。

最重要的是止水剑也没了,那是姐姐送给她的。

“为什么,呜呜呜!”

她彻底崩溃了,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你哭的这么大声,想把人引过来嘛,真的烦人。我大哥救你,可是费了很大心思的。”

小贼猫靠在墙边,磨着牙齿,一脸嫌弃的道。

它是不想管白青雨的,它在萧景琰身上,感受到了极为可怕的气息。

从小贼猫的角度来讲,肯定是想留下来帮助林云。

“可是好痛。”

白青雨小声抽泣,委屈的道。

“烦人。”

小贼猫取出一粒圣丹,就要递过去喂到对方嘴里。

“我不吃,你让我死了吧。”白青雨闭着嘴巴,倔强的道。

她宁愿死在萧景琰手里,也不愿这般存活。

若死在对方手中,至少不亏欠夜倾天什么,自己变成了鬼,再去码他的时候也不会心虚了。

“这点伤就要死要活,我大哥以前比你伤重百倍,都没有丁点向死之心……”

小贼猫说到这里,察觉到自己失言,忽然闭嘴。

“对哦,夜倾天曾经章岳几乎废掉了,他有办法让我恢复对不对?”

白青雨眼前一亮。

“不知道,就算大哥没有,神凤大人也能救你。不过她应该很讨厌你就是了,未必会救你。”

“你……”

白青雨气不过正要反驳过去,小贼猫却不管那么多,骗她开口就直接把逢春丹塞进她嘴里。

圣丹入口,白青雨舒服了许多。

不多时,她的外伤渐渐恢复,不过龙脉受损却无法恢复,内脏一时半会也好不了。

白青雨也知道,自己的伤靠丹药无法恢复。

她现在恢复了些,瞥过头看去,看见小贼猫孤零零的在角落舔着伤口。

立刻就心软了,又想起它化身龙猿,为自己挡下许多杀招,心中更是感动不已。

“小猫猫,这个给你。”

白青雨走过去,在储物袋中取出一枚金色圣丹,伸手递了过去。

“生玄丹!”

小贼猫诧异的道,看了白青雨一眼道:“你真厉害。”

而后不客气的将生玄丹吞入口中,生玄丹是九品疗伤圣丹,效果比逢春丹还要好几倍。

“哼,本小姐宝贝多着呢,你这贼猫乖乖听话,本小姐有的是好处给你。”

白青雨得意的道。

贼猫吞下去后,发现伤势几乎瞬间好转,瞥了瞥嘴道:“你这丫头,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

白青雨白了它一眼,道:“谁叫之前说我重了,重就是胖,我才不胖呢,我是大美女。”

小贼猫不以为意,懒洋洋的道:“以猫的眼光来看,你确实很胖。”

谁知道白青雨听了此话,却是欣喜无比,道:“你是说我和猫猫一样可爱?”

小贼猫吃人嘴软,道:“算是吧。不过你这么可爱,干嘛非要和我大哥作对。”

白青雨沉默片刻,神色黯然道:“你是一只猫,不晓得与家族割裂意味着什么,我姐姐受了那么大委屈,我肯定要为她出气啊。”

小贼猫道:“可不这关我大哥的事。我大哥与你姐姐关系好着呢,你姐姐临走前还教了大哥剑法。”

白青雨低下脑袋,羞愧的道:“我知道错了。”

她早就知道自己错了,所以才想拼命弥补,可好像每次都无法弥补,反而带给对方更大麻烦。

这让她很难受,她甚至宁愿一死也想帮到林云。

小贼猫提到此事,白青雨稍稍好转的情绪,立刻变得低落下来,眼泪又开始转圈圈了。

小贼猫见状,有些慌了神道:“别哭呀,本猫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你哭了就不好看了,本猫曾经听说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我大哥肯定不会怪你的。”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二章

随着十条冰滑道的延伸,一艘艘军舰在青雉的安排下,登上了冰滑道!

“咻!”

“咻!”

“咻!”

一艘艘的军舰,承载着满满的士兵,沿着天空之中的冰滑道,飞快的朝着圣马丁方向冲过去!

而其中,曾经的海军元帅,现在的海军大督查战国,就在冲在最前面的军舰上!

“所有人听着,等下如果有火焰攻击降临,都出各自用出自己的能力,用出武装色霸气,给我顶住了!!!”战国暴喝着下令道。

此时,这些海军军舰的速度很快,正常人在上面除了感觉到站不稳外,连说话都困难,甚至于旁边的人说话也听不见,只能听见飓风呼啸的声音。

但就是这样,战国的暴喝声还是清晰的传入了船上,以及周围船只上的众人的耳朵之中!

“是!!!”

而最前面的这些军舰上的众人听着,也纷纷答应了!

在答应声中,无数道强劲无比的气势从这些军舰上的众人身上涌出,直冲云霄!

最前面的这些船只上的人,就是这次世界政府方面全部的强者,足足有三百之数的中将级战力以及足足有三十的大将级战力!

而战国就是负责指挥他们的人!

嗯,这么多的强者,青雉想指挥他们可不容易!

至于原因嘛…

年老的,实力虽然有所衰退,但资格老,觉得青雉就是一个小青年,没有资格指挥自己。

年轻的,实力依旧保持着巅峰,同时心气也保持着巅峰,谁也不服,觉得青雉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也没有资格指挥自己。

所以,在场的强者之中,除了少部分人以外,青雉想要指挥谁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不过,世界政府早已有预料。

于是…

原本处于半退休状态的战国也被派来,参加了进来这场战争!

战国在大将之中也算是个老资格了,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走下来,在场的大将们或多或少都跟他交过手,甚至于是听着他的传说长大!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大将对于战国的命令还是比较服帖的!

另一边!

看着沿着天空之中的冰滑道,直接朝着己方这边冲过来的海军军舰上,突然爆发出的无数道惊人的气势,亚瑟心头一禀,顿时明了—这恐怕是世界政府强者来了啊!

不过,对此亚瑟倒也没有什么害怕!

反而是有些兴奋!

“热身过来,看来要进入真正的战斗了啊!”亚瑟略带兴奋的呢喃着,眼中闪烁起了浓浓的战意!

没错!

之前那些和平主义者和蒸汽机甲的战斗,在亚瑟看来只是这场战争的前奏,这场战争的热身!

而此时真正的战斗才要到来!

想着,亚瑟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大喝道,“所有人听令,敌人来了,各自检查好回生药剂,或者干脆含在嘴中,然后…准备上了!”

说着的同时,他身体一抖,直接将身上的披风给抖了下来,露出里面健壮的身型,并且开始活动起了手脚。

而听着亚瑟的话语,看着亚瑟的动作,圣斗士,死神,虚等等圣马丁的顶级战力们,也开始各自活动起了手脚。

顿时,一股比世界政府军队更强劲的气势席卷而出!

感受着这些气势,亚瑟一边活动着手脚,一边在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有了这些人,这场战斗的胜利,他们一定会拿下的!

这些年间,圣斗士们除了黄金圣斗士全部达到大将级别外,白银圣斗士之中的几个天才人物,如水镜,奥路菲等等,也都达到了大将级别!

在这种情况下,光圣斗士之中,就出现了十六个大将级别的角色!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三章

敖炎看了眼皇宫的方向,“我看看。”

施展龙族秘术,双目凝聚灵力,朝皇宫方向仔细的看了一圈。

“那个位置是不是贵妃宫殿?”

“对就是那。”

“那有很浓的妖气。”

敖炎精准的指出了位置,并且还说了,“她还生了三个孩子,两个儿子,图谋不小啊。”

“哥,怎么办,处理不好我要挨罚雷的,功德清零修为倒退。这些混蛋!”

瑄儿如此着急肯定是事关个人,罚雷是真的很恐怖,九死一生,那仅有的生还机会是存在于被强行契约的灵兽解除契约,罚雷后才有可能生还。

其他种族没有任何活下来的可能性。

敖炎深吸一口气拍拍她的后背,“慌什么,还有哥哥在呢,都做界主的人了更要冷静沉着。”

“是,那现在我们先去找她的种族。”

“鲤鱼精……,不急,这样你去捏着她的孩子,我去找他们的

文学

聚集地,我们两边一起行动。”

“好,哥,会不会离这里很远?”

“不会,鱼类不会离开湖泊很远,就算修成人形也是一样,她们定期要下水,不化龙永远离不开水。”

敖炎冷笑一声,拳头捏的咔吧咔吧响。

“你等我信在动手。”

敖炎一闪身就飞走了,一路训着细微的踪迹寻过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天然的湖泊。

瑄儿又去皇宫,赶巧今日是贵妃的家宴,在自己寝殿请皇帝和孩子们吃团圆饭,当然没有其他人什么事。

眼看着人都到齐了,一家人其乐融融,不得不说贵妃长得娇媚动人,气质也是温柔婉约,确实很动人。

瑄儿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贵妃见了抬手就想有动作,被她挥手打断,所有人全部陷入时间停滞之中。

但可以听到,也能说话唯独不能动弹。

“鲤鱼精,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吸国运?”

鲤鱼精一听脸就白了,她知道瑄儿肯定是龙族的人了。

血脉的压制就让她清晰的感受到差距,完全没有任何可能逃走。

“鲤鱼精,告诉我,你的族群在哪?剩下的国运去了谁的肚子?说!”

瑄儿此时怒火中烧。

“我,我……不知道。”

瑄儿轻笑一声,“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一挥手一道白光打入宴席上一个年轻男孩的额头里,几乎是同时,男孩发出了惨叫声。

“你不能这么做,他是凡人。”

鲤鱼精急眼了。

“我为何不能如此做,你可知道你吸取国运违反了龙族的族规,且影响了国运,导致凡人生灵涂炭,你造的孽大了去了。”

“我真的不能说。”

“你说了你的孩子们也许还能留一条命,不说他们都得死,一个都活不了,本尊没有耐心陪你耗着,说!”

瑄儿厉喝一声。

“啊……母妃救我呀,我好疼……”

年轻皇子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在座之人都吓得心惊胆战,而那个老皇帝则身体太虚,看见瑄儿出现的时候就吓晕过去了。

“我说,我说,你放过我的孩子,我跟你走。”

鲤鱼精哭喊着求饶。

“说。”

瑄儿解开了三个孩子的禁制,却不曾解开鲤鱼精的禁锢。

“就在离这里不远的东南方一个山谷里,有一个很大的湖泊,湖水是流向大海的,进可攻退可守,那里就是我们的族地。

我的国运吸取后并没有自己留下全都被天赋最好血脉最高的姑姑给拿走了,她还有个侄女也有份。”

“跟我

文学

走,带路。”

瑄儿解开了她的禁制

“好。”

鲤鱼精从贵妃的躯体中脱离出来,贵妃的肉身倒在了地上,缓缓地气绝身亡了。

“我是附身在她身上的,她有自己的爱人却早早死了,她也想跟着爱人一起去投胎,但还剩下几十年寿命,我就附身在她的躯体上。

我能生三个孩子没有妖气就是因为她生前是个善良的人,做了很多好事有功德在身,且有贵妃的大运。”

鲤鱼精脱身出来后跪在地上,她本来的容貌远不如贵妃的肉身好看。

“走吧。”

“大人,我能跟孩子们说几句话么,我知道难逃一死,我只求放过我的孩子。”

瑄儿叹息一声,“没用的,你吸取了国运,也影响了三个孩子,我不杀他们,太子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鲤鱼精跪在地上嚎嚎痛哭。

瑄儿抓着她离开了宫廷。

鲤鱼精带路找到族地就方便很多了,敖炎得了消息赶过来,看到鲤鱼精气的反手给了她一个嘴巴子。

“孽畜!”

鲤鱼精瑟瑟发抖一句话都不敢说。

这个鲤鱼精出自金龙一族的血脉,虽然是鱼族的后代,但确实有金龙的血脉。

金龙一直都是尊位帝位的候选,甚至会去人间投胎做皇帝以此来历练,皇帝从来都不是随便的人选。

“走,敢说半句假话,我就弄死你三个孩子,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敖炎捏着她的脖子在前头开路。

瑄儿叹息一声,发了消息给腾晖,让他着手下一步,可以把老皇帝给掀翻了。

他们三人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山谷,这里确实有湿气却看不到水源。

敖炎捏着鲤鱼精的脖子的手动了一下,“把禁制打开,敢耍小动作,你就死定了。”

“是。”

鲤鱼精打出了繁复的手决,将隐藏在阵法下的禁制给打开了。

打着他们一路进入山谷深处,这里果然有一处天然的湖泊,景色优美。

敖炎手一动,鲤鱼精就被掐死了,手一抬将她身上的气运全部吸了出来化作一个小小的光团收了起来。

死透的鲤鱼精化作金色的鲤鱼被丢在一边。

“你藏起来吧。”

敖炎看了瑄儿一眼,脸色尤其慎重冷凝。

“好。”

瑄儿想了想同意了,这到底是龙族后裔,由敖炎处置最合适,隐身飞入天空云层之中。

“昂嗷!”

敖炎化作青龙盘旋在湖泊之上,这一声龙吼也是警告。

很快好几个鲤鱼精跃出水面,有男有女,还有一个妇人年纪略大些,修为都比较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