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欲h鸽塔、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燃欲h鸽塔 第一章

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后,来自旧大陆的殖民者怀着发财梦蜂拥而至,印第安人血与泪的历史从此开启。

当五月花号停靠在普利茅斯的海滩,被长期迫害的清教徒踏上了这块充满未知的土

文学

地,他们的后代将建立一个新的罗马。

张凡罕见地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来仔细阅读这些他过去并不感兴趣的历史,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才合上书页将这本《全球通史》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

江澜清被张凡的动作所吵醒,眯着眼睛对他问道:“昨晚没睡?”

“睡不着。”张凡点了点头。

“是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江澜清打完哈欠后,又问道。

“不是,我只在想我们的未来。”张凡摇了摇头。

“什么未来?”

“当一个火星人你觉得怎么样?”张凡捏住江澜清的鼻子打趣道。

“那是我们孙孙孙孙子辈该考虑的问题。”

江澜清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张凡的想法在她看来太异想天开。

虽然有无数的人心心念念人类殖民火星,但是江澜清是一个理科生,她知道在21世纪这只会是一个幻想,23世纪的人们也许还能看到一丝丝地希望。

“那我们先替他们探探路如何?”张凡笑着问道,同时把捏住江澜清鼻子的手松开了。

这丫头刚刚在尝试用舌头舔他的手掌心,再加上她胸前暴露的春光,张凡不想大早上还跟她大战一场,他们两个今天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江澜清十分鄙视把视线从他厅里的小弟上收了回来,一边带胸罩,一边说道:“如果我们这辈子能够去火星旅游一圈也挺不错的。”

她说这话时的神情带着向往,在她看来这无疑是一件非常非常酷的事情。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

张凡笑了起来,也开始穿衣服。

=

上午九点整,张凡准时来到公司,刚刚做到办公椅上就把王佳佳喊到了他的办公室。

“佳佳姐,你放出口风,就说三叶草需要一笔十亿美元的贷款。我会把京城三叶草科技公司的全部股权转移到三叶草集团之下,到时候让京城三叶草作为借款人,母公司作为担保人。”

三叶草集团是于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有限公司,张凡最开始只是想着有备无患,而现在它将成为三叶草母公司。

公司注册在开曼群岛能够帮助企业更好地展开跨国经营、海外上市和合理的避税,还具有高度的保密性和无外汇管制的优势。

这也是国内的企鹅、阿里、新浪、百度等等企业选择注册在这里的原因。

张凡过去虽然把“资本家”三个字挂在嘴边,但是他做的事情确实算不上一个合格的资本家,有时候还很天真。

而现在他将舍弃这一份天真,只回了让自己将来拥有充足的资本和技术来实现他那个宏大的理想。

王佳佳之前就对张凡提议过把重要资产转移到境外这件事,一是安全,二是融资更加方便,今后在纳斯达克上市也更容易。

燃欲h鸽塔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燃欲h鸽塔 第三章

“恭喜方医生!”

“方医生,恭喜恭喜!”

五月份,是规定的主治医师考核的时间,基础知识、相关专业知识、专业知识、专业实践能力4个科目。

四个科目全部过关,才能申请主治医师资格,每一科的有效时间是两年,也就是说两年之内,四个科目全部通过,就能申请主治医师资格。

四个科目,每个人都有两年的时间。

像之前叶开、李小飞,都是在担任住院总期间就已经开始准备,考过一门或者两门,然后逐渐积累,这一次李小飞同样还有两个科目。

当然,两年的前提是,第一年有某个科目没有过,第二年可以再次参加考试,原本通过的科目如果有效期没过,不需要重复考试。

不过对方寒来说,这个两年是不存在的,四个科目,中西医八个科目,方寒全部一次过关,成绩已经公布。

早上方寒来到科室,一群人是纷纷恭喜。

虽然主治医师考试在很多人看来对方寒来说压根没什么难度,可依旧是一件值得恭喜的事情。

通过主治医师考核,拿到主治医师资格证书,对方寒来说其他方面是不用考虑的,从今天起,方寒就是主治医师了。

“我也过了,你们只恭喜老师,也不说恭喜恭喜我?”

李小飞弱弱的插了一句嘴。

“李小飞,你这个时候可以走远一点了。”

林广才笑着道。

“就是,你这会儿不说话,其实才是明智的,老师和学生同时拿到主治医师资格,这是对方医生的侮辱。”江枫也笑呵呵的插嘴。

原本不少人都没想到,江枫这么一说,众人一愣,别说,还真是。

要是不考虑方寒的年龄和年资,单单从这方面来说,老师和学生同时拿到主治医师资格,确实算是对老师的侮辱了。

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所以说李医生,你这会儿就不应该插嘴,破坏气氛。”林光亮也笑着打趣。

“好吧,我闭嘴。”

李小飞那个郁闷,自己成主治了,主治医师啊,多么高兴的一件事,现在竟然不让自己说话。

虽然老师和学生同时拿到主治医师资格是不好听,可自己这个老师入行才多久?

他这个老师要比他小三岁呢。

“哈哈,方寒。”

一群人正说着笑,方浩洋也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从今天起,方医生名副其实了。”

在很多大医院,同行之间称呼,也只有主治医师才会被人冠以某医生,住院医之流那就是小李、小叶之类的。

方浩洋说方医生名副其实,也是这个原因。

“方主任好。”

方寒笑着向方浩洋打招呼。

“小方,晋升主治了,是不是应该请个客?”方浩洋笑呵呵的道。

这一刻方主任也是相当高兴。

看着方寒一步一步成长,由原本青涩的实习生,一路到现在晋升主治,全国名医,方浩洋真的是有种看着儿子长大了出息了的父亲心理。

“请,您说了算。”

“你这回答我怎么感觉不到诚意呢?”

方浩洋笑着道:“让人听着好像是被我胁迫的。”

“这不是很显然嘛,官大一级压死人呐。”方寒叹着气。

“那行,晚上请客,不值班的都去啊。”

方浩洋笑呵呵的。

送走方主任,方寒带着人查了病房,刚到办公室喝了口茶,陈远进来了:“方医生,赵思勇来了。”

“你和他谈一谈就行。”

方寒很是随意的对陈远道。

赵思勇要过来,陈远早就给方寒说过了,赵思勇想当面和方寒谈一谈这个方寒原本是没什么意见的,只是后来冼奋知道以后给方寒出了主意。

医疗小组成员这边,特别是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的时候,冼奋是不希望方寒直接和某一位接触或者表态的,所以方寒才让陈远先接触。

该怎么说,什么情况,方寒也都交代了。

“那方医生,我就去了。”

“嗯。”

方寒点了点头,道:“咱们这边不缺人,但是也不缺人,要的是精英。”

“我明白分寸。”

陈远笑了笑,然后出了办公室。

赵思勇这会儿就在值班室坐着,陈远进去之后,赵思勇急忙起身:“陈医生。”

“坐吧。”

陈远客气的笑了笑,问:“喝点什么?”

“陈医生,您不用客气。”

赵思勇笑了笑,有点拘谨。

上次他来的时候还是相当有斗志的,当时陈远给他说问他有没有兴趣来江中院的时候,他还有些瞧不起陈远。

可这一次再见陈远,赵思勇已经是别样的心思了。

现在距离上一次已经过了快两个月了,这两个月赵思勇一方面是各种考虑,一方面也是打听准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