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美女如何驻颜美容?武则天衷情益母草杨贵妃偏爱玉红膏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女性,对容颜的关注更胜于男性。所以,从古至今,人们在“美”之一事上,是花不了少功夫的。远古时代,由于物资匮乏,美容材料稀少,但是,聪明的古人却能因地制宜、适材而用,他们将食用过后的贝壳串成项链或手串,用于妆扮自己。现代那些昂贵的首饰,即起源于此。

再往后,人们又从常见植物中提取颜料来妆饰面庞,像《木兰诗》中的“对镜贴花黄”就是其中一例。相传,这一习俗源自南朝宋武帝刘裕女儿寿阳公主的“梅花妆”。寿阳公主生得非常漂亮,有年正月的一天,玩累了的寿阳公主躺在含章殿的檐下小憩,恰好有几瓣落梅吹到她额上,经汗水渍染后,寿阳公主的前额留下了腊梅花样的淡淡花痕,像是印到肌肤上了,拂之不去。在梅花花痕的印衬下,寿阳公主显得更加迷人。

此后,寿阳公主便时常摘几片腊梅花,粘贴在自己前额上,以助美观。宫女们见了,个个称奇,并跟着仿效起来。并且,这一做法渐渐由宫里传入民间,这种妆扮还被人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梅花妆”(或简称“梅妆”)。因为这种淡花黄的“额花”深受未婚女子的青睐,待字闺中的少女们都会对镜巧着“梅花妆”,并由此产生了一个熟语——黄花闺女。

慢慢地,由于炼金术的发展,一些带有铅与此同汞等成分的花妆品被推出,由于其工艺简单,成本相对低廉,所以,很快得到普及。这些含有铅和汞的化妆品,短时间里可以使容颜焕发,但长期使用就会造成色素沉淀,加速老化,所以,年纪越大的女性,受害时间长且深,当初的“黄花闺女”慢慢地就成了“黄脸婆”。为了找到安全无毒负作用的替代品,各色爱美女性都会另辟蹊径,探寻适合自己的美容妙方。

南北朝时南陈后主陈叔宝有个宠妃叫张丽华,她以色媚君,朝政,导致南陈急速衰败。当隋朝的兵马攻入南陈的帝都建康时,陈后主仍然舍不得妖媚迷人的张丽华,便找了根绳子将张丽华与另一个孔姓绑在腰间,躲到后宫的一口枯井里。没想到,他们却被宫人给出卖了,隋兵围住枯井,让他们赶快出来,井下无人回答。当隋朝士兵扬言要往井里砸石头时,陈后主不得已才在井下呼救,这就是“落进下石”的来历。

张丽华之所以能将陈后主迷得不辨东西,是因为张丽华也是个很会养颜主儿。为博陈叔宝欢心,她千方百计寻求美容秘方,后在一本名为《枕中方》的古书中找到了一方,使用之后,竟然变得更加美貌无比。后人称她的美容秘方为“张贵妃面膏”。到了明朝,永乐帝朱棣让人将“张贵妃面膏”做了改进,后妃们使用之后,个个美颜如玉,由此,此方又有了个新名称——“美人红”。

比如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她富有天下,可是容颜易老啊,为了永葆青春,她拿出了男皇帝们寻求长生不老丹的劲头,来研制适合自己的美容秘方。据《新修本草》、《外台秘要》等唐代书籍所载,武则天使用的美容仙方,名为“天后炼益母草泽面方”,也有称“则天大圣皇后炼益母草留颜方”。武则天由于长期使用这一美容秘方,所以到了四五十岁时仍像二十五六岁的青春少女一样年轻,她到了83岁高龄时,仍然保持着美丽如玉的容颜。

再如唐玄宗的宠妃杨贵妃,她之所以能“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从而集“三千宠爱于一身”,除了李隆基的痴情外,也与她驻颜有术分不开。史载杨贵妃经常使用的化妆品名为“玉红膏”,后人称之为“杨太真玉红膏”,其配方为杏仁、滑石、轻粉各等份,龙脑、麝香少许,鸡蛋清适量。调剂方法是先将杏仁、滑石、轻粉研为细末,上龙蒸过,然后加入龙脑、麝香,用鸡蛋清调匀,每天造成用以敷面。文献记载,此法能“令面红润悦泽,旬日后色如红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 2020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