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白洁与高校长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一章

一夜无梦。因为前一天睡得早,孟檀音起得也早。

将自个儿收拾得精精神神的,又对着镜子细细打量先前异变的右眼,灼痛在昨晚睡觉之前就停止了,先在重瞳已成,瞧着并不打眼,就像是戴着深色的美瞳一样。

孟檀音瞅着仪容都没问题了,才慢腾腾下楼。

宋正明夫妇要赶回梧桐市,都已经起了,正坐在餐厅里准备用餐——他们每周都要从梧桐市回来,偶尔也会像这样早上离开,宋家的人都已经见惯不怪了,就连宋奇峰也不会特意相送。

这会儿天色还早,老爷子跟宋皎皎还没起,也没见着宋奇峰,不知道是没起还是锻炼去了,餐厅里就他们三个在。

厨娘见到孟檀音就笑眯眯跟她打了个招呼,转身去厨房给她端了一份早餐。

早餐吃得是蔬菜粥,搭了两道造型精致的广式小点。

因为宋老爷子不在场,眼下又不是严肃的正餐,食不言的规矩就成了摆设。

宋夫人见她精神不错,脸色也比昨天好多了,稍稍放下心来,神色间还是有一分担忧,柔声问道:“夷光,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是不是昨晚失眠了?”

“没有,昨天睡得很好。”孟檀音笑道,“妈跟爸要回梧桐市,我起得早,正好可以送送。”

“这孩子,常来常往的,有什么好送的?”宋夫人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挺高兴,夷光这茬的小辈,二十来岁正是贪玩的时候,有几个会细心体贴家长的?

宋正明向来寡言,眼神却是温暖的,见爱妻跟爱女在一边说说笑笑,也开口道:“夷光,你这伤,是要每天换药吧?”

孟檀音点点头:“医生是这么说的。”

宋正明道:“我给常析打过电话,他这几天会住在宋家,你若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就去找他。头上的伤,疼了痒了,都忍着,别用手去抓。”

“知道了,爸。”孟檀音笑着应道。

宋夫人看着软糯糯的小女儿,语重心长地教诲道:“夷光,我还是那句话,人争一口气。不主动招惹别人,但也别让人欺到头上来。皎皎的事,爷爷已经做了决断,我不便再插手。但你要知道,人生这样漫长,还会有第二个宋皎皎,第三个宋皎皎,你不能每次都退让。”

宋正明冷冷地道:“你是我的女儿,就算你杀人放火,爸也能给你摆平。”

孟檀音看着一脸正直严肃相的宋爸,哭笑不得:“爸……”这满满的父爱已经快要具象化了好吗?

宋夫人轻咳一声,软绵绵道:“老公,别教坏孩子。”

宋正明眼神温柔,立刻改口道:“夷光,杀人到底不是好事,让人生不如死才是本事。记住了?”

孟檀音乖乖地点头。

宋正明看向宋夫人:“老婆,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老公,咱们俩真是心有灵犀。”宋夫人微笑着送出一个飞吻。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二章

【搏击俱乐部-塔外医院】

私人病房-2103室

全身打满石膏的韩东正躺在这里的病床上。

距「康复训练」已过去整整一周的时间。

大大小小的手术陆续完成,韩东以由危险期转为平稳阶段,再等几天就能正式出院。

这样严重的伤势正是来自于「康复训练」的后半段。

由于一拳命中西髓的头骨且造成破坏性的伤势。

虽说无首大哥连忙上前压制,但控制住脾气的西髓还是要求将康复训练继续下去……后续看似正常的训练,强度却

文学

大大提高。

越发疲倦的韩东一个不小心便落得这样的结局。

【0胜0平14败】

想要在俱乐部内获得首胜还真是遥遥无期。

……

这时,病房门由外开启。

韩东习惯性将屁股对向门口,以便护士小姐姐的贴心照顾。

结果,啪的一声!一巴掌轻轻落在韩东的屁股上。

“是我。”

“无首大哥,西髓教练!”

再次见到骷髅模样的西髓时,韩东下意识地挪动身体,既是被无首压制住……否则,这一动恐怕会撕裂伤口,又得在医院里多呆好几天。

“西髓主动跟我过来探望,他有些话想要和你说说。”

“好的……西髓教练请讲。”

“首先向你抱歉,那天的确是我下重手了。

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检查一下你的身体情况,看看「康复训练」的效果如何。”

说着,西髓的骨骼手指轻轻贴上韩东的颈椎。

立即有着一股冰冷的骨液贴着颈椎流下,蔓延全身。

说是查看韩东的情况。

实际上,这些来自于西髓的骨质精华能有效疗伤,尤其是骨骼上的伤势……还能补充骨髓干细胞,让全身骨骼焕发新生活力。

“嗯……你的康复状态很不错。

【接纳神性】往往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来适应。

毕竟,任何生命体在见证真理后,都会对物质世界有着重新的理解,因真理概念的介入,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复杂。

只是,你的情况要比其它开门者更奇怪。”

“嗯?怎么说?”韩东连忙追问。

“你也知道,【真理之门】的样式与个体特性相关联,每个人所见到的真理之门是不同的。

因此,个体所窥探的真理,大多也关联着自身的特性。

一般情况下。

刚开门的个体,因真理对他们认知层面的提升,需要重新理解曾经习得的各种能力,甚至一段时间内无法使用某些以前的异能法术。

这被称作为「真理限制」。

一旦将真理概念与能力结合,突破限制,个体就能更高效、更深入、更全面地施展能力,这就是康复训练的必要性。

以上所述的真理限

文学

制,仅限于【能力】。

但你的表现,却涵盖到你的各项动作,甚至于走路、呼吸这样的基本动作都受到限制。

你在深渊里坠落了很长的时间吧?”

韩东稍作隐瞒,没有说出自己抵达深渊底部的情况,“按照引导者的说法,我的开门时间是常规值的十倍。”

“十倍?

难怪……我与无首当年也仅仅达到常规值的三倍而已。

看来在极深区域的真理,还包含着对基准物质的阐述。我与无首是挚友,这件事情我们不会乱说的。”

西髓很清楚这些问题属于韩东的隐私,他也不在多问。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三章

想告诉苏,如果我不相信他说的话,我也不相信他活不过30岁这样的鬼话。我现在忽然觉得我在陪一个有钱的神经病玩耍。这个人可能有严重的幻想症。但是确实有钱。

不过想到这里,我忽然就想通了,我想起了安妮的话,她完全就是为了工资在这个林子里瞎晃,如果陪这个神经病玩耍,就可以赚到很多钱的。谁都不会拒绝。

我的表情肯定很古怪,苏看着我:“怎么了,你想到了什么?”

我立即露出一个献媚的表情:“老板你说的对。你有什么计划?”

苏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显然对我的转变摸不着头脑,我正色道:“我想明白了,收了你的钱,就应该替你办事。”但是,我不能只收5000块钱,如果他是个神经病,那么他要找的东西可能不存在,我的巨额提成估计虚无缥缈,我需要更好的收入方式。

他看我欲言又止,就露出一个你到底想怎样的表情,我就道:“老板是这样的,我想拿月薪。”

苏打量着我,我摊手:“我要的也不多,和那个安妮差不多就得了,你放心,只要有收入,我陪你完成你的宿命。肯定帮你在30岁之前把这件事情搞定。”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神经病,想坑我的钱。”苏忽然道,我立即摇头:“没有,你知道我这种人,就图个钱,钱到位了一切都好办,其他事情,不重要。”我特地作出了不重要的表情。心说你是不是神经病真的不重要。

我和苏再次握手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有百万年薪的人了。

我找了一块石头,帮他擦拭干净让他坐下,蹲在他边上,苏就说道:“这个事情我觉得有些不对,那个黄牙我认识,他是李秀东的跟班,他不是那种能够和你说这种话的人。”

“何以见得?”

“我就是知道,你也接触那么多三教九流了,你知道一个人能说出什么话来,是和性格相关的,那个黄牙说不出这些话来。我可以认定。而且,他们在里面困了那么多年了,任何人困了那么多年,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出来,而不是继续实现我的目的。我觉得他们的状态不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