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被打屁股缝里夹姜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一章

天师剑:……

半天,那道有些苍老的声音,才从剑中传出。

“小娃娃,老夫乃是这剑的第一代主人,也是铸造这把剑的师傅。宝剑之所以能够发出声音,与你对话,是因为我的灵魂进入了剑身,充作剑灵的缘故。并非宝剑成精了,你也不必担心,老夫没有恶意,只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姜媛媛再次后退,她对于那剑中的灵魂,并不是很信任。她捏了一个法诀,似乎正准备动手。

“不管你是谁,还请你立即离开这把剑,这把剑是师祖留下的,是我爹从外公那里取回来的。我不知道你与这剑,有着什么渊源和关系,我只知道现在这把剑……是我的!”

剑中声音突然一顿,许久,只见天师剑上发出一道犀利的光芒,几道剑影从天师剑身上分出,剑影落下将姜媛媛困在了剑阵当中。

“小娃娃稍安勿躁,倘若老夫要想对你动手,即便你和你身后那两只僵尸联手,也不是老夫的对手。”

从天师剑中传来的声音,让姜媛媛面色有些惊讶,同时只觉得一股无力反抗的感觉,从心里生出。

“砰!”

“砰!”

只见,姜媛媛身后,那两间低矮破旧的房屋里,两具棺材猛地飞出。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天师剑再次爆发无限光芒,一道道剑影挥出,将两具棺材定格在空中。

“爹!娘!”

姜媛媛连忙喊了一句,似乎是有些惊慌,她的瞳孔里逐渐透露出一丝异彩,体内的尸毒再次发作。

“媛媛,不要!我们不是这位前辈的对手!”

突然,左边那具棺材中,一道沉闷的男声传来。

“雷哥!”

右边那具棺材里,也传出了一道清脆沙哑的女声。

忽然,两具棺材缓缓落地,并在剑影的安排下,进入姜媛媛的剑阵当中。棺材落地,定格它们的剑影,重新加入封住姜媛媛的剑阵,剑影舞动,一个更为强大的剑阵悄然出现。

“雷……果然如此,风雨雷电这四个代号,还是一代一代传了下来啊。”

剑中声音再次传出,似乎是有些感慨。

“吱呀!”

两具棺材的盖板突然打开,两道人影直挺挺地站了起来,眼睛微微睁开。

“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男人抱了抱拳,同时将妻儿护在身后。

“你就是雷吧,不必担心,说起来我也是你的师祖。你女儿所动用的法术,不正是我们钦天监一脉嘛。”

听到这话,男人微微一愣

文学

,这些字眼,他已经许久未曾听到了。

“敢问,前辈是门内哪一位高人?”

姜雷突然拱了拱手,郑重地询问了一句,他本无姓,只因认姜老爷做义父,这才取姓为姜。

“中。”

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姜雷却不由得愣了愣,有些不确定地重复道:“中?”

“明天启年,五官正之中。”

(PS:五官正,钦天监官职:春、夏、中、秋、冬官正的简称,各一人,正六品,掌推历法,定四时。)

姜雷这才确定了剑中那人的身份,态度立即便端正了不少,他似乎略有惭愧,不敢抬头直视宝剑。

“晚辈雷,清道光年五官灵台郎,在此拜见师祖!”

(PS:五官灵台郎,钦天监官职:四人,从七品,观测天象变化。)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二章

步云进门之后先看到了“温顺”的丧尸们,眼神闪了闪。

“老实点!”

匡平装模作样的冲情绪崩溃的丛尚敏低呵一声,又抬起头来向步云解释:“你不用害怕,这些丧尸被大嫂困住了,兴不起风浪。至于他们,你也不用搭理,不是什么好人,被大嫂关在这儿,略施小惩,对,就是这个成语,哈哈哈哈~”

匡平说话时总带着他惯有的笑容,痞痞的又有几分洒脱,他语调活泼,不必刻意提高音量就能达到大声说话的目的。

一起进来的徐傅明和宋殄并没有要附和他的意思,整个机舱里充斥着匡平的笑声,仔细听听还有回音。

步云初来乍到,不好不配合。于是他象征性的扯了扯嘴角,好歹算个回应,毕竟这是给他的下马威。

其实,步云真没什么坏心思。如果灵梦他们不救他,过几天他饿也要被饿死了。

如今知道他进了一支厉害的团队,反而更安心了。

为表诚意他称赞到:“大嫂真厉害!”

匡平看他的眼神顿时慈爱了,他走过去不算怎么亲昵的拍了拍步云的肩:“那必须的!”

徐傅明冷眼看着两人哥俩好

文学

的模样,而后偏过头发不再多看:“行了,走吧。”

一次不算高明的下马威,但双方双方都感受到了对方的目的,并且达到了预想的结果。

算是很大的成功。

匡平让步云走在前面。

踏出门前,步云听到了身后的声音:“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大嫂不杀你们已经很仁慈了。”

丛尚敏气若游丝的嘟囔了句:“她不是慕灵梦,当心养虎为患。”

“慕?”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三章

赵子安看了曲九原的亲笔信后,脸色骤然一变。

他立刻命人打开随信笺一起送来的那卷地图。

这是一张玉门关附近的地形图,很大,覆盖的区域却很小,只有方圆两百多里,将玉门关周围大大小小的地方,都标注的清清楚楚。

上面有很多箭头。

箭头分为四种颜色,在箭头旁边有标识每一种箭头代表的是什么部队。

红色的箭头,代表的是曲九原部,

蓝色的箭头,代表的是北面正在激战的南疆兽骑。

绿色的箭头,代表的是部署在枯木荒原上的人间骑兵。

黑色的箭头,代表是天界的暴风军团。

上面的四种颜色的箭头错综复杂,密密麻麻的有上百个之多。

这是一份进攻的地图,也是一份撤退的地图。

一般人的军事小白看不懂,但赵子安与身边的高级将领,自然是能看的明白的。

红色的箭头从西南方向一直往北走,直扑龙门古城。

意思是表示,曲九原要带领镇西军,支援龙门古城战场。

但是红色箭头在抵达龙门古城之后,随即转道向东,直扑玉门关。

这就是表示,曲九原没有死战龙门的意思,他想要从龙门撤退,最近的距离,就是玉门关。

他是想让赵子安打开封关的巨石,给他们留一条撤退的道路。

北面南疆兽骑的蓝色箭头,是慢慢往西面库和城方向聚集的,表示南疆兽骑在完成阻击任务后,向西域沙漠深处撤退,只有这条路,才有可能跳出天界的南北夹击。

想要完成龙门撤退任务,枯木荒原上的人间骑兵,得拖住龙门西南与东南两个方向的二十万暴风军团。

结合信笺上的内容,看着地图上的箭头,赵子安由于睡眠不足导致充血的双眸,忽然亮了起来。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不是龙门,也不是枯木荒原,而是北面的兽骑。

赵子安喃喃的道:南疆兽骑已经在北面坚守了四天,他们还能再坚持四天吗?

他心中在质疑南疆兽骑的战力。

但是,他也清楚,一旦南疆兽骑再坚持三到四日,龙门会战就将以人间的大胜,永远被载入史册,存放在南疆巫山玉简藏洞之内,供后世万代瞻仰膜拜。

当然,南疆兽骑会不会选择继续在北面拖住天界南下的主力,还得看今天龙背山阵地会不会丢。

只有保住了龙背山的阵地,南疆兽骑在北面的战事,才会有意义。

如果龙背山阵地失守,南疆兽骑将在今天晚上,乘着夜色向西转移。

赵子安沉吟片刻,随即做了决定。

曲九原的计策可行!

他决定按照曲九原的部署,将龙门大会战,彻底变成一场阻击战的经典案例!

他对红翎急使道:回去告诉你们曲大帅,本帅同意他的战术,此战若能成功,我便免了他擅自出兵之罪!

正道苍云门的轮回大殿,安放着一块巨大的魔音镜,实时转播龙门大战的具体战况。

在魔教的五行大殿内,同样也有一块超大的魔音镜。

此刻魔教数百位大佬齐聚一堂,伸着脑袋在看魔音镜上的画面。

他们亲眼看到温荷第一个解决了对手,当时的欢呼声啊,别提有多大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