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裸睡的丹丹 下部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第一章

谁也没想到,玄黄国的一个执行人家族首领古月皓之死,掀起了一场波及整个玄黄国的大动乱。短短一周时间,近半城市陷入暴乱之中,连在其他执行人国家,都引发连锁反应。动乱之严重,逼得东方粟也发表讲话,威胁要出动异端审判局镇压冢原橘子。

发生这场大动乱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极端糟糕的反刺杀表现,既让大众时刻生活在感染阴影下,同时又触发大量失业和物价飞涨,社会大众——尤其是穷人怨气不断增长,而玄黄国的贫富差距、种族差异又因这次刺杀运动而充分暴露,再叠加东方粟上台以来,社会极化和对立不断加剧的现实,种种问题,汇聚到一起,终于让下层民众,尤其是低阶执行人的怨愤,在这一时间段达到了顶峰,突破了临界点,最终借着冢原橘子事件的突破口爆发出来,并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大家最关心的是,动乱会发酵到什么程度?形势会不会彻底失控?玄黄国经济乃至社会,会不会因此走向瓦解?

首先,可以肯定的说,本次动乱并不会持续太久,更不会激化到不可收拾的局面。

就这次动乱本身而言,更多的是情绪的发泄,而非利益的诉求。虽然在动乱过程中,也有很多政治正确的口号出现,但皆空泛杂乱,缺乏明确且统一的主张,更没有科学的实践路线和科学的组织体系。

说白了,到现在为止,所谓的暴徒,就是一群冲动的乌合之众而已。

既然是乌合之众,面对暴力机器镇压,自然是很容易的打垮的。而从历史上来看,这种盲流暴乱,在玄黄国基本上就是家常便饭,几乎每隔几年就来一次,而每次都是转瞬即逝,不成气候。

当然,地球人都知道,镇压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只是将矛盾暂时性强行压制,而且,镇压本身还会导致反抗情绪更激烈,矛盾积累的更深,所以下一次爆发,会比上一次更猛。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必指望玄黄国的这场暴动,能在未来发展成什么改天换地的革命战争。

在这个过程中,体制弊端、社会矛盾、经济危机,各种不利因素都逐渐显现,并逐渐形成不可逆转的趋势。

在这个过程中的绝大部分时候,社会秩序都会是十分稳定的,不会给内部暴乱得逞的空间——毕竟体制的生存特性,决定了其但凡还有基本的力量,都会竭尽全力的维持社会稳定。只有在体制资源耗尽,连基本的秩序都无法维持时,才会社会严重失序,改天换地能级的革命战争也才会在这种阶段出现。

而现在的玄黄国,很明显,就算是衰落,也只是刚刚开始,国家的资源还无比雄厚,暴力机器更是强大到任人目眩神迷。这种情况下,想一场暴动就引发革命,完全不可能。

一旦滑向崩溃,也不过是转瞬间事——法国大革命爆发前,路易十六刚刚支持玄黄国打赢了独立战争,给予英国重创,在欧陆也是强势如牛,舍我其谁;苏联在整个70年代,都还保持着对其他国家的相对攻势,气焰熏天。可就在二者触及巅峰后不久,就被民众给扫进了地狱。

既然法国波旁王朝如此,苏联如此,那么,从巅峰滑落下来没多久的玄黄国,会不会也如此?这场刺杀运动,以及由此触发的这次低阶执行人暴动,会不会就是当代玄黄国的巴士底狱,阿富汗战争?

表面上看,不乏这种可能。当年波旁王朝和苏联,之所以迅速从巅峰滑落谷底,根本原因在于财政破产——过度的向上攀登,耗尽了其之财政,也就相当于耗尽了体制用来维持秩序的资源,以至于其空有强大躯壳,一旦出现内部肌理溃烂,就束手无策,以至于直线坠落,粉身碎骨。

而现在,玄黄国也面临类似处境——联邦财政赤字已经高到无以复加——按照苏联和波旁王朝时的标准,它早就已经破产。而在这个节骨眼,又遭遇了不期而至的重击,以及由此引发的社会大动乱——这看上去,倒真是有几分将其一脚揣进地狱的势头。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虽然玄黄国现在的处境,尤其是财政状况,跟波旁王朝和苏联晚期有极大相似之处,但玄黄国的回旋余地,也比二者要大的多——一方面,现代西方金融的技术手段,远比波旁王朝时的法国,以及上世纪的苏联要高明和发达;另一方面,玄黄国还有印钞这个杀手锏——它掌握了全世界的铸币权。只在钞票信用还在,玄黄国就可以不停的通过印钞票,花全世界的钱,来填自己的亏空,来让自己筹集资源,应对或者暴乱的冲击。

这波旁和苏联所不具备的。对这二者来说,财政破产基本上就意味着完蛋——它们拿不到一个字儿来安抚不满的民众,来支付镇压和维稳的经费。但对玄黄国来说,因为有印钞权,这意味着即便其财政破产,也可以通过印钞来让全世界为自己买单,帮自己渡过危机。

钞票的信用,背后是玄黄国的金融霸权、科技霸权和军事霸权——这些并没有因为和低阶执行人暴动而受冲击——甚至,在玄黄国疯狂印钞的同时,鉴于各国央行不得不跟随印钞,反而起到了催动资金回流玄黄国的效果,让玄黄国能够从容筹集资源。

既然还有用不完的钱,还能源源不断的筹集到资源,那体制岂有崩盘之理?

所以,指望低阶执行人暴动和击垮玄黄国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虽然一些左派自媒体大打鸡血,但现实是不会以左派自媒体意愿为转移的。

但是,被鸡血打的热血沸腾的同志也不必太失望。玄黄国虽然肯定不会因这场暴动垮掉,但却必然会以这场暴动为始,陷入长期间,高频次的类似动荡当中。接下来,玄黄国的经济和社会的衰败,也会因为这种高频词的大规模暴动,而进一步加剧。

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从短期的技术性层面分析。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第二章

北境蜿蜒长城,每隔数十丈有烽燧台座熊熊燃烧,连绵成一条炽烈明亮的火龙龙脊。

北境长城的对面,是浩荡的星辰大海。

月坠于海。

潮水起伏,沙粒被冲刷出簌簌哑音,年轻人推着轮椅,缓步走在倒悬海的海岸线旁。

“就在这停下吧。”

轮椅上的男人摘下束额发带,搁置在膝前。

沉渊的长发被海风吹动,如飘摇的火星,他远眺北方大海,漆黑的瞳仁中也燃着璀璨的火光。

北方巨海中的那边,有一座广袤更胜大隋的天地。

宁奕双手轻轻搭在轮椅椅背之上。

他即将入山闭关。

不出意料,再与师兄相见,要很长一段时日了。

“倒悬海拦住了大隋北伐,也拦住了妖族南下。”沉渊君轻声道:“否则妖族天下的那两尊皇帝,必定在彼此开战之前,先联手合击,横扫北境长城。”

他问道:“北妖域和东妖域的战争……近况如何?”

“妖圣级别的大修行者尚未出面。”宁奕道:“龙皇白帝各有心思,知道这场战争意味着什么……两位皇帝如果碰面了,胜负也就分出来了。这两位,都想坐在天下最高的位置

文学

,彼此眼中都容不下对方,打一场是避免不了的。灞都城的坠落,只不过是战争的引子而已。”

“师兄。”

宁奕顿了顿,道:“如果没有猜错,北妖域龙皇并不想与白亘直接交手。”

沉渊君坐于星辰大海之前,独对潮起潮落。

他笑了笑,道:“龙皇想要栽培火凤,灞都城坠落了,没有关系……这座皇城的核心战力全都纳于北妖域麾下,只要火凤能够参悟生死道果,成为妖族天下的第三位皇帝,那么这场战争,就是北妖域胜利了。”

“不错。”

宁奕轻叹道:“所以龙皇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想给白亘。他麾下的玄螭大圣,也深谙其意,根本不与金乌碰面,二人在云海禁区联手一次之后,便互相牵扯,互相制衡……北方的战争,如果要耗起来,时日可就久了。”

龙皇与白帝缠斗多年。

北妖域执意守御,白帝根本无可奈何……而龙皇做出庇护灞都城弟子的选择之时,便已经想好了这一局棋该怎么走。

既然灞都与芥子山的仇怨,已无法化解。

那他这位北妖域主人,也不必与白亘拼生死,分胜负……只要火凤成为新皇,灞都门下弟子挨个突破成为妖圣,北方天下的战争,便有了结果。

“师父说过,北妖域的瘸子皇帝……总是喜欢当幕后的垂钓人。”沉渊君淡淡笑了,“利用灞都的怒火,来压制白亘,坐拥渔翁之利,的确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只不过我了解火凤……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怒火冲昏头脑的人物。”

“百年前火凤无敌妖族天下之后,便闭关破境……”宁奕也笑了,道:“如果没有记错,师兄不过与火凤见面一次,交手一次而已。”

“见面一次,交手一次,足矣。”沉渊君道:“我与他虽是敌对,但颇为相惜。我有预感……若真有北伐那一日,我与火凤,还会再交手的。”

“更何况。”

师兄语气有些凝滞,无人看见的神色中有些难言的惆怅,他握了握手掌,呢喃笑道:“生死道果……哪有那么好参悟?”

龙皇要替火凤拦下芥子山的劫,直到其参悟生死道果,成为第三位皇帝。

可妖族天下,这数千年来,又有几人,成功悟出道果?

玄螭大圣和金乌大圣,到如今快要身死道消,也不过是涅槃圆满……距离参透生死,仍差一线。

这一线,便是天堑。

“生死道果……”

宁奕也忍不住轻轻念了这四个字。

这近乎于梦幻空花的境界,本该与“不朽”二字一样,远在天边,几时变成了……近在眼前的东西?

“我有些好奇,在烈潮那一日……徐藏所递出的那一剑,抵达了什么境界?”

宁奕问道:“那一剑,直接重伤了即将登神的太宗皇帝,如果不是承载剑意的细雪破碎……或许他就成功了。”

沉渊君的神色陷入了追忆之中。

“藏师弟的那一剑啊……”

潮起潮落,碧波抖出粼粼碎浪。

大师兄笑道:“那是集天时,地利,人和,赌上了性命,因果,生死的一剑……时至如今,我再也没有见过比藏师弟更快的剑。我只知道,在参透生死道果之前,我绝对无法递出那样决绝而又坚韧的一剑。”

宁奕心神一震。

“与灰界,我和白亘打了一架。”

沉渊说出了这段禁忌之战,无人知晓的细节。

“可以确定的是,白亘陷入了修行上的瓶颈,处于某个混乱而又癫狂的状态……战力下跌了一个大层次。即便如此,我和紫山山主二人,依旧不是对手。”沉渊低眉道:“踏入那个禁忌境界之后,距离不朽……便真的只差最后一丝了。师尊是那个境界的人,太宗皇帝也是。想我和楚绡山主,二人拼尽性命,也不过摘下白亘的一片眉心鳞……藏师弟修行短短数十载,便可以做到剑杀太宗,这一剑,已经超越了涅槃圆满的上限。”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第三章

风岩双臂的血口缓缓愈合,道:“青姑娘快去助我大哥,修辰天神毕竟曾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存在,哪怕伤得极重,依旧相当危险。”

轩辕青向上空看了一眼,见风族神灵已向这边赶来,于是,不再耽搁,追向冲入虚无世界的张若尘。

张若尘是她拉拢星桓天和星天崖的关键人物,绝不能有失。

“小辈,你到底是谁?”

修辰天神的神躯再次凝聚出来,但气息很不稳定,远不如巅峰时期。

神器和剑道奥义,磨灭了它大量神魂和精神。

“本座乃是虚天座下大弟子。”张若尘将一张神符贴在身上,光明之力笼罩全身,速度不输前方的修辰。

修辰天神信他才是怪事。

虚天的弟子,会与昊天的女儿和风族的神灵同行?

它贝齿紧咬,若非忌惮张若尘手中的青萍剑,早已折返回去,将这个阴险无耻的小辈撕成碎片。

张若尘再次传音,道:“天神,本座说的都是实话,没有一句虚言。现在这副面孔,并非本座真容,是为了诓骗那天尊之女和纯阳神剑的执掌者,刚才那一剑,非本座之意。你快停下,本座有重要的事要与你商议。”

修辰天神的速度越来越快,张若尘与它的距离越拉越远。

“无论你是谁,今次我们的仇怨,算是结下了……血绝……”

修辰天神猛然停下,目光看向悬浮在前方的五重海。

猩红色的血海,赤红色的神焰火海,紫色雷海,灰色死雾之海,黑色暗海,五重神海飘在虚无世界,能量汹涌,规则密集。

血绝战神披着铠甲,神躯卓伟,手持血龙战戟,目光死死锁定修辰天神,冷喝道:“修辰,你还想往哪里逃?”

修辰天神乌黑长发凌乱披散,心中郁闷到极点,道:“血绝,我们的恩怨,不是早就清了吗?休要欺人太甚,本神没有族人,但你血绝家族可是家大业大,小心绝后。

文学

血绝战神怒道:“我血绝家族那位家人,当初被你夺舍,留下了严重后遗症。本想请你出手,帮她化解,也算是恩怨两清。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威胁本座,看来是留不得你。”

“外公,留它性命,有大用。”

张若尘追了上来,取下面孔,露出真容。

修辰天神回身看去,看着那张年轻俊美,又颇为熟悉的面容,心中惊恨掺半。

惊的是,短短千年时间,当初那个圣境小辈,居然已经达到大神境界。

恨的是,自己先前居然真的相信了他的鬼话。

血绝战神双目大亮,爽朗一笑:“血屠告诉我,你已经踏入大神境界,原本还有些不信,哪想到我孙竟如此了得。这么快的修炼速度,将外公都超了过去,超得好,就该如此,一代更比一代强!哈哈!”

修辰天神右手纤长的玉臂,劈开虚无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光壁,欲要遁逃。

“哪里走?”

不死血神从真实世界中一掌拍来,形成一道千里长的手印,将修辰天神打得飞了回去,重新坠入虚无。

不死血神的容貌与血绝战神一模一样,背上血翼一对对,血气凝化成云。

三个方位皆被堵死,完全是绝了修辰天神的逃生之路。

血绝战神笑道:“若尘,你留它性命,莫不是又打算炼一炉神丹?”

修辰天神脸色一变,若是真落得炼制成丹的下场,才是英明毁尽,不知要被后世修士嘲笑多少万年。

若是还有神源在,它恨不得立即与血绝战神和张若尘玉石俱焚。

修辰天神道:“血绝,你真以为自己是血天部族的大族宰,就能为所欲为?本神乃是修罗族大神,加入了青鹿神殿。你们敢杀本神,必将激怒修罗族。你觉得,青鹿神王真是一尊神王那么简单?你惹得起吗?”

血绝战神没有理它,目光向张若尘后方的虚无深空看了一眼,眼中杀芒一闪,传音问道:“那女子,你保不保她性命?”

张若尘知道血绝战神说的是轩辕青,沉思片刻,道:“她是昊天之女,杀她必给血绝家族,乃至整个不死血族招来无穷祸患,得不偿失。”

“且当你是在保她性命。”

血绝战神露出一道复杂的笑意,放任轩辕青退走。

昊天之女又如何?

不能杀,还不能擒?

但张若尘都开口了,加上血绝战神今天心情极好,怎么也得应下。

随即,张若尘将星天崖崖主的话,讲述给了血绝战神,道:“若能将日晷完全修复,外公踏入无量,指日可待。”

血绝战神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慎重之色,难抑心中的激动情绪。

这可真是了不得的大事!

之前,张若尘还是大圣修为的时候,在地狱界没有神灵打日晷的主意,乃是因为诸神都知道日晷受损严重,无法支撑神灵修炼,十分鸡肋。

强行去夺取,还要触怒血绝战神。

后来日晷修复了一些,倒是造成轰动,但也只能支撑一位大神修炼而已。星桓天很是敏感,又有一位精神力天圆无缺的强者坐镇,谁都不敢去夺。

血绝战神虽然也有些动心,但自己乃是长辈,完全拉不下脸去和一群小辈抢这种修炼资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