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黄情欲小说|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纯黄情欲小说 第一章

玄龟厚重古朴的龟甲上,五枚明珠高高的挂着,珠子里面烟气缭绕,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又有四方模糊的虚影世界浮现在龟甲上,其中沉浮难定,处在不断的变化中,一个呼吸就演化了一回世界生灭。

“任道友两仪微尘之阵,当真是太清真传,大道之基,演化世界生死幻灭,缩须弥山于介子之间,这四颗玄珠得到道友的点化,能展开四个真幻世界,处于真实与虚幻之间,配合玄龟的背甲大阵,当真有不世之威。”杜旭抬手收下两枚玄珠,对任寿说道。

“此世之外又有几方天地?杜道友,你演化诸方世界,神韵备至,想必是亲眼见过那些世界的,我想问问你,这世界之外是什么?”任寿看着杜旭演化的两方世界,叹息道。

“大千之境,如恒河沙数,实不可数!”

“天地竟然如此广大吗?”任寿神往道:“这世界于我,也不是囚牢啊!日后机缘至时,我也要出去看看,探索这世界之外的奇境。”

玄龟解下心头的大患,赶路越发越卖力起来,不过数日功夫就来到了东海,紫云宫虽然是天一金母的清修之所,但此时8还没有沉入地穴之中,只是比较隐蔽,但长居东海的散修、水族大多的知道位置,更何况还有金母弟子引路。

不过是在水脉中曲折两次,杜旭等人就来到了紫云宫中,紫云宫空间广大,深有百里。上下共分六十三层。端是仙家景象。不同凡响,日后初凤三姐妹得了仙府的遗泽,却把仙府藏在了地窍之中,又布下许多厉害的禁制,除了一条神砂通道,其他都不可以出入。

如今紫云宫主人尚在,天一金母的手段是何其惊人,那里还要防备宵小。自然不会像初凤三姐妹一样紧闭仙府,激发禁制。

不过,就算这样,出入仙府的散修也要先去延光亭,那里有宫中侍女轮班值守,接待外客,杜旭和任寿有金母弟子带领,自然不用等候,径直往仙府中去,一位明眸皓齿的女子看到他们。笑盈盈的迎了上来。

“温师姐、谢师姐来的正好,那恼人的恶鳌又快来了。两位师姐不在,我们可万万挡它不住!”她看上去倒是有些根骨,只不过仍然有些浅薄,虽然是紫云宫的侍女,但也能称呼温萱、谢灵韵一声师姐,说是侍女,其实和宫人弟子也不差了。

难怪日后和紫云宫还有一段缘分。

“你不用管它,等会它就自在不了多久了!先去摘些瓜果来,我要在玉琼殿设宴款待两位道兄,这位是峨眉高足任真人,这位是杜真人!”温萱笑着和她打个招呼,那女子笑盈盈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温萱在前面引路道:“大女心性还好,师傅说:等她转世一劫,便收她为弟子,我瞧她也是一个善心人,便常常与她亲厚,只是她相好的两个姐妹,却是不堪造就的,日后只恐延误了她的劫数。”

说着便拿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们,语气里的意味呼之欲出,杜旭笑着摇头道:“我家还有两个弟子,其中一个也是不成器的,日后恐怕要招惹很大麻烦,再没心思带一位了。等她劫数到时,我点化一番也就罢了!你还是瞧瞧任道友,他和紫云宫有些缘分,托付弟子之事,应该是当仁不让的。”

任寿听了便笑了,“此事金母自有论断,日后她劫数到时,我也当有后手救她一救,青城、峨眉具有缘分,由她选择罢!”

“那我就代她谢谢两位道友了!”温萱盈盈一拜。

很快几人就端坐在玉琼殿上,海中的奇花异果、珍奇灵药摆满了一桌,紫云宫真不愧的仙家福地,灵秀非常,温萱捻起一片巴掌大的肥厚灵藻,笑道:“这紫云藻是仅在紫云宫宫外有生长的灵物,滋味酣美,竟然惹得这东海的精怪海兽,每每来偷食!”

纯黄情欲小说 第二章

当然只要分离出任何一种血脉来,制成药剂,那所能够获得的利润,都是以百亿千亿来计算。

最初分离出强壮药剂的未来生物,单凭这种血脉药剂所获得的利润起码就已经有着上千亿之多。

这还是为了促进整个行业发展,将技术扩散出去的结果。

若是未来生物垄断这种技术的话,等到全民武道时代的到来,那么他们所能够获得的利润可能是万亿,十万亿。

不过谁让未来生物有着官方背景,还有着茅屋山背景?

对于这两家来说,利润不是最重要的,推动武道发展才最重要。

也因此未来生物公开了技术,而且放弃了专利。

这才有了市面上七八种强壮药剂的出现!

然而哪怕是技术都被公开了,才有七八种强壮药剂的出现,也可以见到技术门槛之高了。

所以博盛公司,虽然在行业里只是小公司而已。

然而资产规模也有数十亿,其麾下同样有着强大的技术力量。

否则给你血脉药剂的技术,你都整不明白。

而现在博盛公司在凭借强壮药剂完成了原始积累之后,正在准备研发一种新型血脉药剂。

而这种血脉药剂的研发投入第一期就高达十亿……

对于博盛公司这样的“小公司”来说,完全可以说是孤注一掷。

一旦研发不顺利,就有可能破产。

而公司正需要郑昊然这种武道天才来帮助血脉药剂的研发。

虽然人力有时而穷,但是十多年前那些觉醒者的出现,就告诉人们,人体依旧有着很强大的潜力深藏,没有发掘出来。

新武道再不走武道先天,演化内气的路子之后,其发展方向,也就是激活体内的潜藏血脉。

毕竟,人类本身也是上古巫神后裔。尽管现在血脉微薄到了极点。

但是新武道却可以提纯血脉!

强壮血脉就是未来生物通过研究最初的那些觉醒者,通过对比太岁魔血,而找出的。

现在,博盛公司所需要的也是这个。

他们现在需要的是矦青云自己修炼提纯血脉,然后觉醒强大的血脉能力,好进行研究。

血脉药剂是给大多数平庸之辈准备的。

自己提纯血脉之力,才是天才所走的路子。

这也是各公司追求天才的重要原因!

而对于这些,郑昊然也是参观完了整个

文学

研究基地之后方才明白的。

“提纯血脉么?这个《万劫长生九变造化经》当中倒是提过。

经中将提纯血脉称之为变。

是了,我现在应该能够完成九变的第一变,身心变了。

身心变的最关键地方就在于,血气和心灵力量融合,彻底掌控身心。我现在已经差不多了。

接下来第二变就是入微变,身心变对于身心的掌控还是很粗陋的。

而入微变对于身心掌控却是要达到变态级别,要掌握身心最微小的变化,到了血脉细胞这种层次。

呵呵,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原来是达到入微层次,才能观察到血脉的变化。

连观察都达不到,谈何提纯?

这武道到底是谁创造出来的?为何如此变态?”

纯黄情欲小说 第三章

两天之后,李云起带着白胖出门了,他和曹子师说过今天有事,晚上不一定会回寺里。

曹子师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应了声表示知道了,不过挽留似乎猜到有事要发生,但李云起没说,他也不问。

本来李云起不想带白胖出来的,这次行动凶险未知,带着白胖说不定更危险,只是它硬要跟来,李云起也不可能在曹子师他们面前和白胖吵起来,只好先带着它出门,心想一会喂好它,哄它睡着便行。

背篓里除了白胖,还有一个布袋和把用布包着的‘黯灭’!

白胖一边啃玉米,一边望那‘剑’。

……

“咦咦!那家店好像很不错,去看看。”白胖在背篓里用劲拍打着李云起的背部。

“知道了!”李云起翻了翻白眼,走了过去。

四季鲜的东家是长安著名商人沈六,这人幼年时老家闹旱灾,便流落到长安,靠着天生的商业头脑,在长安创下一片基业,并且嫁到当时落魄的秦王府,在长安也算是小有名气,有传言他与当今皇帝相识,但不知真假。

沈六将秦王府在城外的地产做了两个规划,一是将地段好的土地全部整改,建好房子后,都租了出去,现在那里已经是城外有名的集市之一!

二是将荒地开垦,专门种植瓜果蔬菜,尤其在秋冬之际,生意极为火爆!不仅有一部分供应宫中,各大王府也时不时前来光顾!

对白胖来说,这点手段实在不值一提,在地球已经司空见惯!但在胜洲其实已经是惊人之举,沈六也是不少商人寒门的偶像,不少家族富绅都曾拜会过他。

李云起刚走到店门口,一位男童就迎了上来:“这位公子,您想买点什么,本店的时鲜便宜,更有不少罕见水果,得自异邦,自己尝鲜也好,送人也不失面子!咱们店在长安也是名声极好,最是童叟无欺,信誉如金!”

若是一般店铺的人见李云起背个背篓的怪样,铁定是不待见的,这一点李云起在长安已经体会过多次!但这四季鲜的门童一点嫌弃都没有,满脸喜意,让人感觉亲切。李云起暗暗点头‘四季鲜不愧闻名长安,一个门童都如此有礼,实在难得!’

他笑说道:“我自己看看,有事再麻烦你,你去吧!”

小童点点头,指着右边说到:“公子,价格都在柜子上,一眼便可看到,称重之后去那屋子结账,还有茶水供应,也是供人休息的。”

小童走开以后,李云起便随便在店里看看,白胖的鼻子很灵,能闻出店里果蔬的新鲜度,它小声的说到:“这店真的蛮好,东西很新鲜啊!”

“我知道,你别说话。”李云起轻拍了一下背篓,然后在店里转悠,片刻之后,李云起也对四季鲜有点佩服了,临近深秋,此时店里还有香瓜、荔枝、草莓等水果,独步长安,确实名不虚传!。

“咦?这是什么?”李云起拿

文学

着一个细小红色的果实问道。

旁边的男侍走近答道:“这是红椒,是西野之地的特产。”

“西野之地?”李云起诧异道:“那还在楚地西极之西啊!普通人一辈子都到不了,你们是如何弄到的?”

男侍自豪的笑回道:“其实这也不算秘密,我们东家花了很多心思,特地请几位修行者领队,跋山涉水,远赴他国,将当地特产带回培育!中间花费不菲,是以异邦特产均不便宜,公子您购买前要好好考虑。”

李云起闻了一下,诧异道:“这果子是辛的?”

男侍点头:“红椒主要是用来做菜的,辛味独特,与中原的茱萸、花椒都不相同,现在已经是城中不少大酒楼必进之物,供不应求,本店也只是限量供应给城里的百姓,公子你若去过那些酒楼,定能吃到它做出来的菜。”

李云起恍然道:“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感觉好像最近吃过。”

男侍心中暗惊,这红椒极贵,放在店里做个招牌而已,主要是供应宫中还有城里最有名望的四大酒楼,在酒楼中的卖价恐怕还得翻上几倍,当真是天价菜,一般富商也享受不起,眼前的少年一身普通的衣服,背着个背篓,不伦不类,没想到竟深藏不露,真应了古人的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他也想过是不是少年买不起,说大话装逼罢了,不过李云起也没问价格,只是随口一说,越是漫不经心,越表明他说话的真实性!眼前的少年说不定是皇室的公子,今天穿了一身仆人的衣裳,逃出来玩耍罢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

心中一番念头运转,男侍再说话时就更加恭敬,每每李云起询问,他都弯腰低头,让别的店员惊讶不已,心想阿弘平常都有点傲气,怎么今天这么客气,难道那背着背篓的怪小子有什么来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