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杂交,撩我妈结果成功了

人杂交 第一章

然而让倪可熠更加绝望的事情还在后面,通过眼睛的余光,他看见先前撞他的那辆保时捷的车门居然被打开了!

从车上走下来的,竟是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眼前的“倪可熠”此刻脸上一副狰狞的表情,同样发出着尖锐的嘻嘻声,然后慢慢的接近倪可熠。

下一秒“倪可熠”的眼睛开始充血,皮肤开始溃烂,最后变成了干脆变成了和头顶长相一模一样的蜥蜴人,相比起来它皮肤上的颜色还要更深一些!在走到了一个和倪可熠相当近的距离后停了下来。

“不…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见此情景倪可熠整个人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了。

这时天花板上的那位从倪可熠头上一跃而下站在了他的同伴身旁,用一种极为得意的语气看着倪可熠说道:

“说吧说吧,你想要个怎么样的死法?是被放进火炉里烤呢…还是用刀一片片把你肉割下来做刺身呢?”

文学

“别这样别这样,你都吓到人家了,怎么能再用出这么残忍的措辞呢?我们可是一个善良的种族啊。”

一旁的同伴赶紧说到,见状倪可熠稍稍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安全了,毕竟这才剧本刚刚开始,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出现死亡剧情吧。而就在下一刻同伴突然语风一变:

“我们应该…直接把他给一口吞掉!”

“不!你们…你们不能这样!不!”

这句话另倪可熠大惊失色,在短短的几秒内又从天堂跌入了地狱,现在他想走也走不掉了…只能绝望的发出咆哮。而两个蜥蜴人则是默契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向着倪可熠扑了过来。

“啊!”

倪可熠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在面对死亡的那一刻,没有是不会害怕,那是人类本能的对于死亡这一未知领域的恐惧,而就在这时形势又一次发生了转变,当这倪可熠都开始会想起自己的一生都已经回想到自己大学时期夜闯女寝的事迹时…

“诶?为什么我还没死啊?按道理来说系统应该提示我已经挂了…哦不应该是已经升天了才对啊…”

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然后他就看见两双暗红的眼睛正贴在他的面前,在其中的一个蜥蜴人还用湿漉漉的舌头舔了舔他的侧脸后,他们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相互之间击了个掌,甚至还做出了一套嘻哈动作,看的倪可熠是一愣一愣的。

“怎么了怎么了?还没反应过来我们是在逗你玩啊?看起来是我们演的太好了呢H4223。”

“是的呢是的呢H2118,你看这家伙不会是被吓傻了吧…喂喂喂给点反应行不行啊。”H4223一脸抱怨的看着倪可熠,不过显然他对于倪可熠脸上的表情非常满意。

“喂…你们这副样子哪里是在开玩笑啊?这直接就是要送我上天了好吗?”

此刻的倪可熠虽然很想站起来指着它们的鼻子吐槽它们,但出于双方实力和生命安全的考虑,还是决定继续趴在地上一声不吭。

就这样在场面持续了大约半分钟左右,原本就显得较为怪异的气氛变得更冷了,H4223实看不下去了,它不耐烦的对着H2118说道:

“看起来看起来,他确实是被吓傻了,咱们还是先把正事放一放先来取取暖吧,地球这鬼天气我都快被冻得走不了路了呢。”在看见了H2118点过头之后,他拍了拍自己的双手。

仅仅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倪可熠发现他面前的两个蜥蜴人突然消失不见了!同时四周的场景突然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原本光滑的地面也开始变得湿漉漉的,原先周围昏暗的停车场被开始快速上升的温度并弥漫起雾茫茫的水蒸气弄得模糊不清,什么都看不见了。

倪可熠见

文学

状赶紧从地上爬起,这时水流哗哗的下坠到地面的声音开始传入了他的耳朵,雾气稍稍散去了一些,惊魂未定的他嘴里喃喃道:

“这又是什么情况啊…难道说他们放过我了?还有这里…这么越看越像是个澡堂啊…不对这压根就是澡堂啊。”

倪可熠话音刚落,左前方的水雾中就传来了H4223的声音:“想啥呢想啥呢,还不快赶紧过来?”

他没有过多的犹豫,直径向着那个方向走去,原因其实很简单,要是那两个怪物想要弄死自己的话,还会让自己活到现在吗?这就说明他们并不处于绝对的敌对关系,要是跟着这两个NPC走,按照他们说的做,万一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人杂交 第二章

“陆雪琪性子清冷,和小兮儿却很投缘,小兮儿很喜欢她不在我们几个娘亲之下,白姐姐索性就让她专门负责照顾小兮儿了。”

徐晚娘继续说道,每次陈勾回来她都会将各个世界的发展状况和陈勾说一遍,让他心中有个大致了解,不至于对自己的领地都一无所知。

而且,很明显,她是按照顺序将每个世界重要的人事安排都说一遍。

归根结底,每个世界最大的宝藏都是人才!

“也好。”

陈勾想了想,从储物空间将在聊斋世界七夜拜师送的那道剑胎取出,反手递了过去。

“把这枚剑胎给雪琪融入天琊神剑,以后她的地位与小兮儿等同!”

对于陆雪琪,陈勾的感情的确有些许特殊,他并不是傻子,有些事他自然也能感受到。

不过既然没有点开,那一切就顺其自然,陈勾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继续提升实力。

“将夜书院的几个弟子,白姐姐都让他们去了山海神界建了一座书院分院,负责教导领地周围的蛮民。不过宁缺这段时间很消沉,一直想要去天界找桑桑的转世。”

徐晚娘收下剑胎后忽然将陈勾翻了个身,正面对着自己,她身着轻纱,丰盈曼妙的身姿迷人登时全都落入陈勾眼中。

陈勾双手从美人大腿攀了上去:“那就送他进去,虽然以他现在的实力去天界有危险,但他的心计不俗,低调行事之下应该可以自保。”

不经历风雨,又怎能见到彩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劫与难要经历,陈勾也不可能将每一个“徒弟”都完全庇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他们也需要有自己的磨砺和人生。

“嗯……”

徐晚娘发出娇慵的轻吟,玉臀不安的扭动了一下,接着说道:“山海神界领地的发展速度也很快,在炎神族的帮助下,部落族人数量已经突破五万,大多是从周围深山古林中收服的蛮民。战卫两千,全都是四阶以上的精锐。”

陈勾掌握的各个世界领地中,无疑以苍澜花岛和山海神领最为重要。

前者是各界中转站,交通枢纽。

后者则是发展方向,潜力之所在。

其实真说起来,距离陈勾上次离开山海神界并没过去太久,充其量也才一年左右,但他在神界的领地发展却可谓日新月异。

主要原因还是有炎神族以及陈勾自己从各个世界调集的资源支持,任何一个新兴势力的壮大无非都是两个要素——钱和人。

人不必多说,炎神族子弟天赋个个不俗,书院弟子和岳绮罗、张小凡等人也无不是英杰翘楚。

至于钱,在修行界指的就是各种修炼资源。

炎神族本来就底蕴深厚,陈勾从各个世界调集过去的也相当不俗,如此有一大神族皇族和几个世界的供应来发展一个领地,没有不繁盛的道理。

陈勾双手不安分地从美人大腿继续向上摸索,笑道:“山海领地不必求大,精兵强将策略更适合我们现在的情况,全力收集与冲击神王境有关的信息的玄秘。”

“另外,聊斋世界那边,七夜差不多也要长大成人了,你带着我的信物亲自走一趟,将他带到苍澜或送去山海磨砺。身为大师兄,他也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了。”

其实,聊斋世界陈勾本想亲自去一趟的。

不只因为和七夜已经许久没见,更因为他隐约感觉忘情森林中的阴世幽泉里隐藏了大秘密,值得一探究竟。

只不过,两相比较之下,陈勾还是更想进入遮天世界完成鬼道道身的修炼实现双道同修,继而真正晋升天神境。

原本,陈勾是打算进入天界实现这个目标,但既然遮天世界的通道已经可以打开,他就临时改变了主意。

无论是作为重新孕育肉身的强大雌性母体,还是领悟生死轮回法则的契机,遮天世界比天界都只强不弱。

虽然万族林立的遮天可能更危险,却意味着有更多的机缘。

况且,陈勾这次领悟完整的生死轮回奥秘,必须“身死”一次,太安全的世界反而不好。

所以,深思熟虑之后,陈勾才决定将下一次的深渊之行放在遮天世界,而非天界。

陈勾说完,就突然用力翻身,和徐晚娘换了个体位将美人压在身下,胸前顿时感受到惊人的弹性。

“姐姐,咱们今天学一个新成语。”

“嗯……”

“大器晚成。”

“……”

三天后,陈勾站在花岛湖山山顶,左手手中捏着深海精灵制作的寻星图,右手捏着本命面具,准备开启通往遮天世界的通道。

人杂交 第三章

第889章答案

杀人诛心,小纪终于被介这番话吓着了,她瞪着无神的大眼睛,倏地抬起头,哭哭戚戚的喊道:“杀了我,快点杀了我………。”

介手指轻轻一点,止住继续流淌的鲜血,面色淡然道:“人就是这样,无论你本身见证过或实施过多么残酷的事情,只有当残酷降临道自身的那一刻,才能真正感受到受创者心里那种畏惧。

现在的你,体会到恐惧了吗?”

小纪轻轻转动脑袋,看着天空中的太阳眨了眨眼,胸脯大幅度起伏了几下,倏地手掌成刀刺向自己的心口。

不过才刺到一半,她就发现她的动作就像被无形的空气阻隔了一眼,无论她多么用力,手掌都保持着一巴掌距离,迟迟无法刺入心口。

介淡淡道:“你今后的生活,是被我关在笼子里,牵往各地游行参观,我会让所有人见证你这个缺胳膊短腿的畸形儿,就像被关在玻璃柜里的马戏团小丑那样。

死!对你来说并不是解脱,为了防止你会继续求死,我看这两条胳膊不如也一并剁掉吧,毕竟那样才符合马戏团里的小丑……..。”说着、介将小纪的胳膊缓缓拉直,再次抬起了手。

“不要!”哭喊声响起,小纪似拨浪鼓一般摇着脑袋,大眼睛里里的汹涌的泪水,抑制不住的往外流:“求求你不要,我………我知道错了。”

介心中一松,终于屈服了,即便明知道不管小纪多么凄惨,对他来说都不过打响指的问题。

但强忍着怜悯,将一个少女如此糟蹋,折磨的血淋淋的,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极其不舒服的。

好在女孩终究是年纪太小,没能抵御住双重折磨。

略微一顿,介露出一个自认为柔和的笑容道:“很好、那么第一个问题,你和那家伙是怎么认识的?”

小纪擦了把眼泪,略一踌躇答道:“我…….我不认识她,是她自己找上我的。”

“哦、说的详细一点。”

“有一天晚上,她突然闯入我家里,问我害不害怕。”

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你家里,还问你害不害怕?介摸了摸脑袋,心中浮现一抹怪异。

小纪继续说道:“她问我眼睁睁看着那些怪物肆意为祸,一定很害怕吧?还问我有没有想过要除掉那些东西。”

介插话道:“怪物!是指虚吗?你天生就可以看到那种东西?”

小纪抽了抽鼻子,点头道:“是的。”

闻言,介心中将力量感知排出选项,毕竟星可看不到虚。

稍一沉思介继续问道:“你的力量得自于哪里?她的教导?还是说她的赋予?”

小纪摇头:“她并没有教导过我,只是说,将身体借给她,她就可以回馈给我力量,我现在所掌握的,就是她回馈给我的。”

介疑惑道:“代价呢?不会没有代价吧?”

“代价!”小纪沉思了几息道:“没有代价,不过继承这种力量是要求的。”

介眯了眯眼:“什么要求?”

小纪摇摇头:“具体的我不知道,只知道被选中的人一定要没做过H的事。”

处子!介目光一动,心中泛起一丝丝波澜:“你和她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就是铲除那些怪物,然后杀一些四处为恶的家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